🏡
PTT小說網
x
    劍光與雷龍當空相撞,天光破碎,一道閃電般的黑痕在殘光中炸裂,又瞬間消失。

    「空間……裂痕!?」

    「兩個神靈境,兩個年齡才半個甲子的年輕人,居然打出了空間裂痕!」

    雲澈的耳邊傳來無數的抽氣聲,他的心中亦是劇烈震蕩。在天玄大陸,他可以隨意震碎,甚至塌陷空間。但神界的空間法則層次之高,遠非下界可比,雲澈縱然是極限狀態的全力一擊,別說空間裂痕,連一絲空間漣漪都不可能打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轟轟轟……

    破碎的玄光之中,兩道劍芒隔著遙遠距離猛烈交擊,轉眼之間已是數百次碰撞,每一次都會帶起驟閃的玄光,聲響時而是幾欲撕裂耳膜的嘶鳴,時而如九霄雷霆般的轟鳴。

    「洛長生的全力狀態,強橫的簡直讓人難以置信,而君惜淚……居然能與之抗衡!」沐渙之面帶深深驚容。

    「不……只能算是勉強。」沐冰雲道:「用不了太久,君惜淚就會被全面壓制。」

    沐冰雲聲音落下沒有太久,一道雷光突兀的炸開,雷光漫天,吞沒了所有劍影,君惜淚一聲輕哼,從紫光中狠狠墜下。

    「這……看來,勝負已分。」沐渙之道。

    君惜淚飛墜如流星,身影在觸地之時,忽然輕輕一轉,身體掠起一道華麗的弧線,光芒驟黯,聲音漸消,「無心劍域」重新張開,直覆洛長生。

    「在這種情形下居然還能如此之快的劍心歸一,此女當真不同凡響。」洛孤邪目綻奇光,輕嘆道。

    劍域之中,繁星乍現,劍氣凜然。但這一次,無心劍域卻未能將洛長生覆於其中,洛長生所在的區域,一個湛紫雷域以極快的速度生成,如紫星忽綻,一瞬間便張開百里,將君惜淚的無心劍域生生斥開。

    雷域之中,隱約有一隻巨狼之影在仰天長嘯。

    君惜淚月眉大皺,瞳孔眸光再凝,劍域之中繁星閃動,無數劍芒如流星暴雨,撕空墜落。

    兩個強大領域短暫僵持后,力量同時爆發,一瞬間,封神台的上空出現了兩個巨大旋渦,劍絞天雷,雷湮劍芒,天地彷彿被忽然分割,一方劍芒耀空,一方紫霞漫天。

    這種僵持並沒有持續太久,隨著一聲震魂狼嘯,紫色雷域忽然暴漲,將劍域狠狠壓下,而這種壓制一旦形成,便勢不可遏,雷域步步緊逼,劍域步步收緊。

    原本兩大領域分庭抗衡,但不過十數息,君惜淚的劍域便已被壓制至不足五十里,而洛長生的雷域已覆沒七成的封神台空間。

    君惜淚的身影亦在後退,她螓首緩緩抬起,失卻瞳仁的雙目再次陡綻異芒。

    嘩!

    一道劍影從她的身後浮現,快速增長,而劍影每膨脹一分,所釋劍威亦隨之瘋狂增長。

    洛長生臉色一沉,如遭萬岳壓身,雷域在巨大的壓制下極速收縮。

    「這是……雙重劍域!」那些劍道高手無不失聲驚呼。

    不過頃刻之間,劍影便已達到百里之巨,如天道聖劍,傲立天地之間,將洛長生本是佔據著絕對優勢的領域無比霸道的壓下。

    洛長生步步後退,而這時,雷域忽然被狠狠撕開一個巨大缺口,大量劍芒直襲而入,穿過層層雷電,直刺洛長生。

    洛長生毫無驚亂,輕描淡寫的伸手,頓時,一層弧狀屏障現於身前,那些劍芒碰撞到屏障之時全部崩散,無一可以碰觸到洛長生分毫。

    洛長安嘴唇輕動,一道深邃無比的紫光在他瞳眸深處閃動,然後忽然一聲爆喝……

    轟————

    他的身上,像是有一道天劫雷光忽然炸開,紫芒漫天。

    已被壓制到極的雷域忽然間紫光大盛,將君惜淚的雙重劍域狠狠震開,而下一瞬間,領域忽然扭曲化形,一隻百里雷狼如神靈降世,傲凌當空,一聲長嘯,直撲君惜淚,巨大的狼口張開之時,竟將君惜淚的劍域完全吞沒。

    嚓!!

    劍影如狼影同時崩碎,堅韌到極致的封神台上,陡然裂開一道百丈之長的裂痕……裂開之音,猶勝天雷炸空。

    混亂的殘光之中,君惜淚遠遠飛落,重重墜地,連退幾十步。她臉色蒼白,身體連晃,卻是硬生生站定。

    她的前方,洛長生輕飄飄的落下,雖然胸口起伏頗為劇烈,但身上卻沒有新的傷痕。

    君惜淚眉頭緊凝,雪手重新舉起霧光劍,但,她剛聚玄力,臉色忽然一白,一道血箭狂噴而出,身影也跪落而下,全身劇顫,許久無法站起。

    勝負,已見分曉。

    這個年齡尚不足半個甲子的少女,她的劍,卻是驚撼著東神域所有劍道玄者。經過這一戰,尊她為東神域年輕一輩劍道第一人,再不會有任何人質疑。哪怕現在便說她是未來的東神域劍道第一人,也定不會有人反駁。

    她會敗,只因對手是洛長生。整個東神域天子驕子無數,卻也唯有洛長生可以敗她。

    「淚兒,便到這裡吧。」君無名的聲音遙遙傳來,平和如風。這個結果,他早已預見。

    君惜淚對君無名極為敬重,也從不會違抗師命。但,在君無名的聲音之下,她卻是緩緩站起,手中霧光劍再綻劍芒。

    「我……不……」

    君惜淚忽然飛空,明明已是受了不輕的內傷,卻是頃刻間劍意彌天,一道霧光劍影如流星飛墜,但在飛墜之時卻忽然分裂,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化萬……

    「閻星劍陣!?」洛孤邪眉頭猛地一蹙,語氣帶著明顯的難以置信。

    洛長生聖雷劍雷光閃動,臉色一片平和,但當萬劍臨身時,他心魂忽然一跳,驟近的危險感讓他身形爆退,全身玄力毫無保留湧上,聖雷劍風吼雷鳴,飛射而出,轉眼之間,已綻開千丈風刃雷芒,遠遠看去,似是化作了一把千丈巨劍。

    一聲巨響,彌天劍陣和風雷巨劍當空相撞,封神台再次玄光漫天,如降天災。

    君惜淚重創之下的劍陣依舊威力奇大,但,洛長生全力射出的風雷巨劍威力何其恐怖,漫天殘光之中,萬千劍影被片片轟碎,層層刺穿,短短數息,劍陣已被湮滅七成,而風雷之力,只衰減不足五成。

    君惜淚握劍的手臂微顫,臉上浮現痛楚,全力支撐劍陣的她逐漸感覺到劍陣已瀕臨崩潰邊緣。

    而這時,她竟忽然將力量從劍陣抽離,亦沒有去全力抵禦和避開逼近的風雷巨劍,一道流光忽然劃破空間,飛射洛長生。

    這道流光灼目異常,如在所有人心魂中閃過,時間,都彷彿因為它的出現而緩慢了下來……而這道劍芒,人們並非第一次見到。

    火破雲,便是因這道劍芒一瞬落敗。

    洛長生顯然沒有想到君惜淚會忽然做出這種舉動,他的力量全部凝聚在風雷巨劍上,而這道劍芒又迅疾到極致,他根本來不及完全撤力,手臂一揮,一道弧狀屏障倉促形成。

    叮!

    一聲輕響,流光崩碎,而他的耳邊,傳來父親洛上塵一聲低吼:「長生小心!」

    他抬起頭來,七道相同的劍芒已先後而至……

    轟————

    君惜淚被風雷巨劍的力量完全轟中,當空橫飛,白衣染血。

    砰!

    洛長生的屏障被兩道劍芒擊潰,他身形急轉,三道劍芒擦身而過,卻再也無法避開最後兩道劍芒……

    哧啦!!

    腥血飛灑,兩道流光劍芒一前一後刺入洛長生的右肋,貫體而出,在他右肋留下了兩個拳頭大小的透明窟窿。

    洛長生踉蹌後退,猛一咬牙,第一時間運轉玄力,將沖入體內的劍氣全部封鎖、湮滅,然後飛撲而出,一道狂風捲起,襲向剛剛落下的君惜淚。

    君惜淚為了強行劍傷洛長生,根本沒留護身之力,被風雷巨劍重創,已是幾乎無法站起,又怎麼可能還有餘力抵禦洛長生的玄風,她直接被帶起,一瞬甩落到封神台之外。

    觀戰席外,一個人影瞬空而至,將君惜淚當空接下,落在了封神台之外,玄氣外吐,快速封住她全身傷勢。

    「君惜淚脫離封神台區域,敗落敗者組,入明日敗者組第五輪戰!」

    「洛長生勝!入勝者組最終戰!」

    祛穢尊者在第一時間宣讀了結果。

    洛長生勝了,這個結果絲毫不讓人意外。但,任誰都沒有想到,這場對決竟會激烈到如此程度。

    對於最強兩大神子之戰,所有人都抱有了極高的期待。但,無論是洛長生,還是君惜淚,他們所展現的真正實力,都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期,讓他們一次次大吃一驚。

    短暫喧然,封神台忽然掌聲雷動,高呼不止。

    洛長生緩步來到封神台邊緣,他左手捂著右肋,指間血流如注,臉上並沒有顯露痛苦之色,向君無名道:「君前輩,君姑娘……沒事吧?」

    君無名抬頭,深深看了他一眼:「沒有大礙……還要多虧你手下留情。」

    此言讓洛長生面露惶恐,連忙不顧傷勢行禮道:「君前輩言重,實在折煞長生了。」

    一隻手在這時推開君無名,君惜淚內傷外傷都是極重,玄氣更是極度虧空,卻是倔強無比的站立起來,雙目帶著完全不輸先前的氣勢冷視著洛長生:「你……不要得意……終於一天……我……會……咳……咳咳……」

    君惜淚唇間血沫流溢,臉色愈加慘白,卻是倔強無比的不讓君無名攙扶,一步一步的自行離去。洛長生看著她的背影,不自覺的微笑起來,目中浮現起前所未有的異樣光彩,口中一聲有些失神的低念:「真是個奇女子。」

    「拼著重傷,也要在洛長生身上捅兩個窟窿,這娘們實在是……」想起君惜淚對自己的恨意,雲澈暗暗吸了好幾口涼氣。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