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覆天界坐席,陸冷川一聲悠長的嘆息。

    他實力不及洛長生,也不及君惜淚和水映月,是「東域四神子」的吊車尾,這一點,他一直心知肚明。他知道在很多人眼中,只有「東域三神子」,他亦從不會為之動怒。

    在東域四神子中,他不僅實力最弱,年齡也是最長。他從很早之前就認為,雖然自己現在和他們齊名,但頂多再過百年,自己就再無資格與其他三神子相提並論。

    但,洛長生與君惜淚的一戰,卻讓他忽然的發現……不用百年之後,現在的自己,其實就已無資格與他們齊名。

    「看來,我生在了一個最好的時代啊。」自嘲之後,陸冷川卻是由衷的笑了起來。

    琉光界坐席,水映月的臉上亦出現了許久的怔然。

    「姐姐?」水媚音一雙靈動的美眸一直在看著她。

    「我一直以為,只有我在隱藏實力,沒想到……」水映月抬眸,眸光幽遠凝重:「看來,我和君惜淚之間,要有一場苦戰了。」

    水媚音眨了眨眼睛:「姐姐,你好像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水映月眸光轉過。

    「接下來,姐姐的對手是我哦!」水媚音臉兒一肅,變得很認真。

    「啊?」水映月宛然一笑:「我居然真的差點忘了。」

    她伸出手來,撫摸著水媚音黑夜般的柔發,水眸之中儘是寵溺:「媚音,我們之間,也已經很久沒有認真交過手了,」

    「那姐姐覺得我們誰會贏呢?」水媚音笑著問道。

    水映月搖頭:「不知道,至少我完全沒有信心。」

    自語和君惜淚必有惡戰時,她眉頭緊鎖。但說這句時,她卻微笑嫣然,隱隱帶著一絲驕傲。

    兩姐妹身側,琉光界王微笑看著自己的兩個女兒,傾聽著她們的交談,卻是一直微笑不語。她們無論誰會贏,都是最好的結果。

    說起來也是怪,他活到現在,共有一百零一個子女,而前面九十九個全是兒子,直到近三十年中,才有兩個女兒。

    而那九十九個兒子加起來,也沒這倆女兒爭氣。

    尤其水媚音,今年才十五歲,便已是成為他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優秀到讓這在神界有著極高地位的琉光界王有時候都會忍不住自疑……這麼優秀的女兒真的是自己生出來的?

    毫無疑問,水媚音是在萬千寵愛下長大,不僅有父母的寵溺,她那九十九個兄長更是把她寵到天上去,只要她一句話,刀山火海也會親自往下跳。但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水媚音卻毫無驕縱之氣,身上更是帶著一種彷彿與生俱來,讓人不自禁喜愛、想要呵護她的妖異魅力。

    「封神組第三輪戰第二場,琉光界水映月對戰琉光界水媚音。」

    琉光雙姝的姐妹之戰,無疑分外引人期待。就連祛穢尊者在宣讀時,看著兩姐妹的目光都帶著異色。

    「走吧。」

    水映月帶起妹妹,飄身而起,來到封神台上空,她輕輕一推,兩姐妹遠遠分開,一如藍蝶,一如黑蝶,翩躚而落。

    「開始吧。」

    相比於一直保持的肅然,這次,祛穢尊者的聲音卻是平中帶柔,他的目光大部分是落在水媚音身上,目中是連閃的驚嘆和讚賞,還有喜愛。他亦是知道,水媚音可是唯一一個,讓宙天神帝眼巴巴的主動上門琉光界,想要收為關門弟子的人。

    然後還被拒絕了。

    那嚇人的天賦之外,水媚音的確有著異人的天生魅力,她靜靜的站在那裡,每個人只是這麼看著她,都會心中煩躁遁去,心生喜愛,很多人都不自覺的微笑起來,許久,目光都不忍心移開。

    一聲輕吟,水映月劍出,劍身水影流溢。

    水媚音卻是沒有動,纖纖的眉頭動了動,似乎是在猶豫著什麼,然後抬起頭來,向祛穢尊者道:「祛穢爺爺,我要認輸,可以嗎?」

    水映月:「……」

    「呃?」祛穢尊者一愕:「當然是可以,不過……你為何會想要選擇認輸?」

    「因為,」水媚音一臉的認真嚴肅:「我剛剛很認真的想了想,姐姐那麼厲害,我根本不可能打得過姐姐。要是被姐姐不小心打痛了……還是不要比較好。」

    已不知多少年沒有笑過的祛穢尊者看著水媚音那天真無邪的臉兒,竟不自禁的想要會心一笑,他側目看向琉光界王,卻發現他非但沒半點異樣,反而一臉的笑眯眯。

    「……」水映月沒有說話,很顯然,她也不想和水媚音交手。

    「水媚音,本尊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要認輸?」祛穢尊者問道。

    「嗯,我認輸。」水媚音點頭。

    「好吧。」祛穢尊者聲音輕下,似乎因無法看到這兩姐妹的交手而深為遺憾,當下宣布:「水媚音主動認輸,敗落敗者組,入明日敗者組第六輪戰。」

    「水映月勝,入後日封神組最終戰!」

    這對萬眾期待的姐妹之戰,就這麼忽然落幕。雖有些始料未及,但稍稍一想,好像也不是那麼讓人意外的結果,畢竟,她們是親姐妹。

    封神組的對戰結束,隨著君惜淚和水媚音落入敗者組,封神組便只剩最後兩人——洛長生和水映月。

    封神組的最終戰,便是他們兩人的對決。

    「姐姐,後面的比賽,一定要加油!」回到坐席,水媚音向姐姐鼓勵道。

    水映月微微頷首,她自知不可能是洛長生的對手,後日必定落敗,而她之後的對手……唯一的對手,便是君惜淚。

    短暫的修整之後,敗者組交戰展開,

    第一場,夢斷昔對戰晁風,兩人實力相近,在經過了近一個時辰的惡戰之後,夢斷昔艱難勝出,進入六強。晁風止步封神之戰。

    在夢斷昔與晁風之戰結束的那一刻,雲澈的目光猛地一凝,全身血液直接沸騰。

    陸冷川的目光也在這時猛然射來,四目隔空相觸,火花四濺,戰意澎湃。

    「敗者組第五輪戰第二場,覆天界陸冷川對戰吟雪界雲澈!

    無數道目光向雲澈下來,而在祛穢尊者聲音落下的那一刻,雲澈和陸冷川同時騰空而起,又同時落在封神台上。

    吟雪界、炎神界的人全部沉默,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雲澈的最後一戰了。不過,他已創造了驚世的成績,走到這一步,已足耀一生,更光耀吟雪,所以,他們雖然心懷緊張,但並無沉重。

    只有沐冰雲,秀眉緊鎖。所以都覺得雲澈必敗,而且縱敗尤榮,但唯有她知道,雲澈絕不想敗。

    「開戰!」

    轟!!

    同一剎那,裂穹槍與劫天劍閃現手中,陸冷川和雲澈身上玄氣爆開……而一團金色火焰從雲澈身上猛烈燃起,一瞬間,封神台熱浪翻滾,如墜炎獄。

    金烏宗、鳳凰宗、朱雀宗的眾長老弟子全部眼睛一瞪,驚得差點從坐席上栽下去。

    「金金金金金……金烏炎!!??」

    「這這這這這這……」

    而唯有火如烈卻是面無波瀾,淡定的無比的側首道:「全部收聲,不要大驚小怪。」

    火如烈那異常的淡定更是讓眾人傻眼,炎絕海迅速問道:「火宗主,這是怎麼回事?雲澈他怎……」

    火如烈一擺手:「不必多問,此事,回炎神界再說。」

    「……」炎絕海皺了皺眉,沒有再問,目光直視雲澈。

    其實,別看火如烈一臉淡定,實則心中也是波瀾起伏,而若不是昨日雲澈專門找到他,向他展示了金烏炎,估計他剛才會第一個驚掉下巴。

    「金烏炎……居然是金烏炎!」

    「雲澈不是吟雪界的弟子嗎?他之前用的明明是吟雪界的冰凰封神典,現在怎麼用的火焰?」

    「這……冰火同修!?居然真的有人會冰火同修?」

    觀戰席毫無疑問的驚倒一片,議論紛紛。東席之上,各大神帝亦是目光微變。

    「冰火同修,著實罕見。」宙天神帝道。

    元素玄力之間,互有克制,但若是天賦、悟性足夠,兼修亦可做到同時駕馭,唯獨冰火,極端相斥,幾乎不可能做到同時駕馭,就算真的強行做到,兩股力量也只會相斥相亂,威力不增反減,反而遠不如只用一種力量。

    因而,哪怕身具可同修冰火的異體,一般也並不會真的兼修,否則只會被認為是一種很失智的行為。

    「豈止是冰火同修,」梵天神帝道:「冰凰封神典需冰凰血脈方可修鍊,而金烏炎亦需金烏血脈,雲澈分明是身兼兩種神血傳承!」

    「雲澈為吟雪界王親傳弟子,得冰凰血脈理所當然,但他的金烏血脈……神血外流是大忌,炎神界怎會如此?」

    一道道目光瞥向火如烈,卻發現他氣定神閑的坐在那裡,毫無驚狀,讓人一眼就可以判出,雲澈的金烏血脈定是他所賜……也未有他這個金烏宗主所賜。

    「呵,」蒼釋天卻是一笑:「這有什麼奇怪!這等妖胎,換成本王都會願意破例,何況他炎神界!」

    蒼釋天雖然各種陰陽怪氣,但這句話卻是極為在理。

    而封神台上,雲澈的玄力在瘋一樣的暴漲,邪魄——焚心——煉獄——轟天,瞬間直達巔峰狀態,然後沒有剎那遲疑,如離弦之箭,直衝陸冷川。

    他的極限狀態,只可勉強持續百息。若不能在百息之內擊敗陸冷川,他將必敗無疑。而除了速戰速決,還有更為重要的一件事。

    那就是絕不能讓陸冷川張開「煌龍聖界」!

    一剎那的機會都不能給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