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陸冷川的玄氣亦是直接提升至

    陸冷川說過,面對雲澈,他會傾盡全力,他如此說,也如此做。

    兩人沒有言語,沒有試探,祛穢尊者「開戰」二字一落,便是玄氣衝天,全力釋放,兩人明明沒有過任何交集,更無恩怨,卻一上來便兇狠的像是忽然見到了生死仇敵。

    轟隆!

    兩股力量狠狠相撞,一聲爆鳴,炎光和黃光衝天而起,兩人被遠遠震開,卻又同時反撲,燃燒著烈焰的劫天劍和纏繞著龍息的裂穹槍瘋狂轟擊,聲若雷鳴。

    雲澈的力量霸道絕倫,陸冷川更是剛猛無匹,兩人力量的每一次對撞,皆如颶風海嘯,地裂天崩。

    雲澈身影所碰觸的地方,都會留下狂燃的火焰。金色的炎光照耀著無數張瞠目結舌的面孔。

    「雲澈……竟然……在和陸冷川正面抗衡?」

    先前,雲澈正面抵住武歸克的攻擊,之後將他七劍橫掃,已是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幾乎贊為奇迹。

    但武歸克雖強,但陸冷川何許存在,又豈是武歸克可比。雲澈那一劍雖然震動東神域,但絕不會有人認為,他有資格和陸冷川抗衡。

    但眼前,雲澈卻是劍劍和陸冷川正面相接,更可怕的是……他居然絲毫不落下風!

    陸冷川可是神靈境十級,還是早已名震神界的東域四神子之一!

    「看陸冷川的樣子,分明已是用了全力啊。」

    「難道……雲澈之前那個樣子,其實還是在隱藏實力?」

    「他才……神劫境八級啊!」

    「這……這豈不是說明……雲澈有神子層面的實力!?我的天啊……」

    越來越重的驚容持續印在每一個人的臉上,封神台上的炎光愈加濃烈,從一眾年輕玄者到各大界王,心中無不是波浪翻騰。

    「這小子,真是每次都給人驚喜啊。」釋天神帝雙目緊眯,直盯雲澈,隨之一聲極輕的自言自語:「神劫境八級……嘖嘖……」

    「論力量強度、玄氣雄厚,他都明顯弱於陸冷川。」宙天神帝徐徐的道:「就連他的劍,其威勢也要遜於陸冷川的裂穹槍。」

    其他神帝紛紛頷首。

    「玄功壓制。」梵天神帝開口:「一切皆弱於陸冷川,卻憑著金烏炎分庭抗禮,無愧是……三大最強神炎之一!」

    「炎神界從未出現過神主,一直居於中位星界,倒讓人有些遺忘了,朱雀、鳳凰、金烏,可是遠古時代,諸神無不驚懼的三大火焰至尊!火破雲的實力遠勝同級,已見一斑,在這雲澈身上,更見神威,這一戰之後,整個神界,定是要重新憶起三大火焰至尊之名了。」

    「這種局面,不會維持太久的。」龍皇忽然開口:「而且佔優的還是雲澈,他的優勢,已經開始顯現。」

    封神台之上火光燎天,雲澈每一次揮劍,都會爆開大片的金烏烈焰,而這些火焰在爆開后並不會馬上消散,而是瘋狂燃燒,不知不覺間,大半個封神台都已被火焰籠罩,而陸冷川身上的岩龍黃芒,卻被壓制的無比黯淡。

    就如各大神帝所言,力量上、氣場上、槍威上,他都勝過雲澈。

    但,他全力釋放的岩龍氣息在碰觸到金烏炎力時,轉瞬便被焚至潰散,就連玄氣,都會被焚散很大一部分,而壓制在他身上的灼燒感卻每一息都在變得劇烈,讓他開始痛苦不堪。

    轟!

    劍槍相撞,炎光炸裂,而這一瞬間,一直籠罩陸冷川全身的岩龍黃芒終於被壓制焚滅的完全消失。

    陸冷川眉頭大皺,重新提氣,而雲澈卻在這時飛躍而起,劫天劍炎光更盛,當空轟落。

    轟!轟!轟!轟!

    瞬息四劍,觀戰席上陡然響起一片驚呼……因為這四劍之下,陸冷川竟是連退四步。

    雲澈目光兇狠,身體在空中一個翻轉,劫天劍爆起數丈炎光,帶著更大的威勢直轟而下。

    「隕……月……沉……星!!」

    轟隆!!!!

    所有人的心臟猛地狂跳了一下。

    炸裂的炎光之中,陸冷川以裂穹槍死死的架住了劫天劍,但下一瞬,他的右膝猛地跪了下去,全身如被萬岳鎮壓,動彈不得。

    陸冷川牙齒緊咬欲碎,眼瞳中儘是駭色。

    他從未小看過雲澈,否則,也不會一上來就用全力。

    而這種不輕視,更多的是一種對強者的敬重,而他心底從不認為,雲澈能夠真的與他抗衡……雖然是墊底,但他畢竟是東域四神子之一!年輕一輩,根本不可能有對手!

    烈焰臨身,陸冷川的護身玄力被快速灼穿,眉頭和前衣忽然燃燒起來,空氣間快速瀰漫起皮肉被灼傷的焦糊味。

    陸冷川牙齒緊咬,面色痛苦,雙瞳卻是釋放著興奮的神光。

    「喝!!」

    吼~~~~~~

    一聲大喝,陸冷川身上黃芒炸開,龍吟震空,洶湧的氣浪將雲澈強行震開,陸冷川翻身而起,槍盤黃龍,一槍橫刺。

    哧啦!!

    陸冷川一槍刺空,冰影潰散,他不驚不亂,一道龍影現於身後。

    雲澈的真身如鬼魅般出現在陸冷川的後方,劍舞烈焰,一劍轟落。

    轟隆!!

    陸冷川的護身龍影炸裂,踉蹌著從空中砸落,雲澈亦被遠遠震開。

    陸冷川快速湮滅身上的金烏炎,還未來得及轉身,一股海嘯般的氣浪已猛烈壓來。

    雲澈沒有給陸冷川任何喘息的機會,也同樣不給自己絲毫喘息之機,簡直如跗骨之蛆,如影隨形。

    「來吧!!」

    陸冷川非但不懼,反而全身熱血戰意更加沸騰,再次大吼一聲,裂穹槍玄光大盛。

    轟!!

    兩股力量再次相撞,但這一次,陸冷川的力量卻並未釋放,而是全力防禦。在雲澈這一劍下,他保持著防禦的姿態被遠遠轟飛,借力直飛至千丈高空,橫在身前的裂穹槍高高擎起,黃芒耀空。

    「妖龍印!!」

    龍吟震世,蒼穹之上,一隻巨大龍影忽然飛墜而下,臨近雲澈時,龍首已是百丈之巨,龍口大開,釋放出蔽日黃芒,將雲澈吞噬其中。

    雲澈直覺不妙,身體暴退,但眼前的世界卻是忽然一變,周圍一片枯黃,宛若荒漠。漫天黃光如龍影飛舞,混亂墜下,欲將雲澈無情葬滅其中。

    雲澈目閃炎光,對漫天墜下的龍影看也不看,一朵巨大火蓮以身體為中心綻開,華麗的赤金炎光頓時成為整個世界的中心,所有龍影一碰觸火蓮,便會瞬間潰散,不要說傷害到雲澈,連靠近都不能。

    雲澈劫天劍舉起,炎光爆射,直達百丈,短暫火焰凝聚,擁有最強毀滅之力的「黃金斷滅」猛然斬下。

    哧!!

    枯黃的世界,頓時撕開了一道金色的裂痕,隨之,整個世界劇烈顫盪,然後完全崩潰。

    空中,正趁機凝聚結界之力的陸冷川全身一震,他眼睜睜的看著雲澈被封入「妖龍印」,本以為至少能趁機結起一層「煌龍聖界」,但,這才不過短短兩息,妖龍印竟已被直接撕裂。

    簡直如破朽木!

    「不愧是……最強神炎!」

    陸冷川一聲低念。

    局面和他預想的完全不同,他已經隱隱感覺到,若是自己不能張開煌龍聖界,用不了多久,很可能會被雲澈全面壓制……最終潰敗。

    陸冷川玄力的雄厚程度終究遠勝雲澈,雖被雲澈強行破開妖龍印,小受反噬,但轉瞬便玄氣再涌,龍吟再現,又一道「妖龍印」釋放,龍影墜空,直覆雲澈。

    這一次,雲澈又豈會再被吞噬,非但不退,反而騰空而起,「黃金斷滅」當空縱切,一道黃金炎光直貫龍影。

    嚓!!

    妖龍印尚未覆下,龍影便已被當空切裂,黃光潰散。

    「什……什麼?」這一幕,讓覆天界眾人無不驚駭欲絕。

    陸冷川的玄力和玄器優勢,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但,兩人從最初的勢均力敵,逐漸的開始轉為雲澈立於上風……

    他們覆天界之所以能成為最強三大上位星界之一,原因之一便是極強的龍岩之力。

    但他們引以為傲的龍岩之力,在金烏神炎下,竟是一敗塗地!

    玄力和玄器壓制下尚且如此,若是實力相當……那豈不是要被吊著打!

    「不必驚慌。」覆天界王卻是一臉平靜:「龍岩之力最強之處在於防禦,單論毀滅之能,當然比不上金烏炎。」

    「兩人實力相差很近,冷川只要結起一層結界,便會立於不敗之地……他沒理由找不到這樣的機會。」

    撕裂妖龍印的雲澈氣息牢牢鎖定陸冷川,直攻而上,速度極速拉近,而陸冷川卻在以最快的速度後撤,裂穹槍揮舞之間,黃光漫天,一片十里沙域生成,傾覆而下。

    雲澈眉頭稍動,去勢不減,全身燃炎,如爆炎流星,刺穿虛空,直衝沙域。

    「破!」

    劫天劍炎光所指,十里沙域瞬間撕裂成兩半,耳邊傳來觀戰席的驚呼聲,但云澈卻是忽然皺了下眉頭。

    這片沙域的威勢極大,分明蘊含著極高的土系法則,但他只是一劍,卻已撕裂……輕易的太過異常。

    「糟了……」沐冰雲忽然雪顏一變。

    被撕裂成兩半的沙域卻沒有就此能量潰散,反而忽然合攏,將雲澈的身影完全吞沒其中。

    封神台的上空,十里沙域懸浮其上,表面流沙翻滾。

    而雲澈的氣息完全消失。

    陸冷川從空中墜下,眉頭緊擰,身上黃光爆閃,顯然已在凝聚第一層煌龍聖界。

    「這是……覆天界的『一沙葬世界』!?」沐渙之道。

    「雲澈根本不知道怎麼破解『一沙葬世界』,很難短時間內脫出。而一旦被陸冷川結起『煌龍聖界』,哪怕只有一層,雲澈也不可能再有勝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