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說是近五千字的一章?7?(^?6?^*)】

    雲澈的世界,黃沙連天,不見邊際。

    雲澈靈覺釋放,卻只有一片空無,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亦感覺不到任何的危險。

    他馬上明悟,這是個並無攻擊性的封鎖領域!

    而陸冷川施展這種純封鎖領域,顯然是為了張開煌龍聖界!

    雲澈靈覺全力釋放,感受到的卻依舊只有滾滾黃沙,再無他物。當下,他不敢再有任何猶豫,金烏之炎與重劍之力同時全力爆發,轟向前方。

    轟隆!!

    空間震蕩,黃沙漫天,一道裂痕在天際浮現,然後又以很慢的速度無聲癒合。

    「一沙葬世界」有其域樞,找到便可一擊而破。但云澈從未和覆天界的人交過手,連接觸都未曾有過,又豈會知曉。而他想要擺脫,唯一能做的,就是強行擊潰。

    劫天劍連續轟擊,流沙世界接連劇震,轉眼間裂痕漫天,雲澈持續十數劍之下,整個世界顫盪不休,卻依舊倔強無比的保持著完整。

    雲澈動作暫休,身上火焰凝聚,流沙世界,猶如有一個太陽忽然閃耀。

    「黃……泉……灰……燼!」

    轟…………轟!!

    封神台之上,懸浮的沙域轟然炸裂,火海燎空,沙域炸開的力量碎片尚未來得及飛散,便已被烈焰吞噬,化為虛無。

    雲澈從天而落,第一時間鎖定陸冷川的氣息,兩人同時瞳孔一縮。

    陸冷川震驚於雲澈竟用如此短的時間,卻破開了他的「一沙葬世界」……還是強行破開。

    而雲澈……在陸冷川的身邊周圍,他看到了一層若隱若現的玄光屏障。

    煌龍聖界!

    「唉。完了。」火如烈和炎絕海同時一聲嘆息。

    而同樣的聲音,響起了觀戰席的每一個角落。

    雲澈靠極強的金烏炎,硬生生的和實力勝過他的陸冷川抗衡,雖然逐漸開始佔有上風,但終究差距很小,而在這微小差距之下忽然多了一層煌龍聖界……

    任誰,都已能預見到了接下來的結果。

    覆天界王看到陸冷川成功張開煌龍聖界的那一刻,便知他已不可能敗了。但他沒有露出微笑,心中卻是波濤翻滾……他本以為,雲澈被捲入「一沙葬世界」后,除非知道破解之法,否則想要強行破開,時間上,絕對足夠陸冷川張開兩層煌龍聖界。

    雲澈的確是強破,還將「一沙葬世界」毀的渣都不剩,但陸冷川的煌龍聖界,才堪堪張開一層!

    想到雲澈的年齡和修為,覆天界王心中既讚歎,又嘆息,他很清楚,陸冷川就算已是必勝……但今生,或許也就只能勝這一次了。

    而且,這一場雲澈縱然敗了,也絕對有資格取代陸冷川「四神子」的位置。

    最不想看到的狀況發生,雲澈的呼吸粗重了幾分,眸中的火光卻是更加熾熱。

    陸冷川亦同樣如此,一層煌龍聖界在身,他沒有任何安然和得意的神色,全身力量依舊毫無保留的凝聚於裂穹槍。

    兩人目光剎那碰觸,又同時爆發。

    轟轟轟……

    電光火石間,兩人同時低吼,如兩道雷霆互射,劍槍相撞,剛平靜了不久的封神台再次火光漫天。

    雲澈和陸冷川的交手,每一次力量碰撞,都會直震人心。這種每一次出手都毫無花俏,毫不留力的純力量對撞,在這場封神之戰絕對是首次,哪怕是那些通過星神之碑的觀戰者,都被激蕩的熱血沸騰。

    轟轟轟……轟隆!!

    雲澈連轟十幾劍,陸冷川終於被震退一步,但,這一次,任憑火光覆身,他的面色卻一片平靜,身上沒有半點被火焰灼噬的痕迹,那層煌龍聖界若隱若現,所有的力量餘波都被完全隔絕在外,影響不到陸冷川分毫。

    雲澈眉頭緊擰,攻勢稍緩,身體忽如火山爆發,劫天劍帶著無匹威勢,直面砸向陸冷川胸口。

    陸冷川槍盤龍影,直迎而上……但,他的槍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攻出,反而忽然一緩。

    雲澈瞬間明白了他的用意,卻非但沒有收力,反而沖勢更盛……縱然受傷,他也必須強破陸冷川的煌龍聖界!他拖不起!這是他唯一的選擇,甚至可以說是陸冷川送給他的絕好機會。

    轟!!

    劫天劍帶著燃燒到極致的金烏烈焰,狠狠的轟擊在陸冷川的胸口……而陸冷川的裂穹槍在這一刻才猛然刺出,帶著洶湧龍力,直中雲澈左肋。

    一聲炸響,兩股巨力同時爆發,陸冷川的煌龍聖界猛地凹陷,而雲澈左肋血花炸開,狠狠倒翻出去。

    陸冷川連退三步,身上毫髮無傷,心中卻是大驚。

    煌龍聖界深深凹下,一道赤金火痕深印其上,「滋滋」作響,久久不散。而更讓他心驚的,是他剛剛刺中雲澈那一槍……以他的槍威,這一槍縱然不能洞穿軀體,也該摧筋斷骨。

    但那一槍在貫穿雲澈的玄氣防禦,直中其軀后,他卻分明感覺到像是刺在堅硬到不可思議的玄鋼之上,連其肋骨都未能摧斷。

    雲澈向後踉蹌十幾步,血染白衣,卻是看也不看傷口,忽如離弦之箭,再撲陸冷川,氣勢沒有絲毫的減弱。

    陸冷川心驚之時,他亦是心中駭然……陸冷川身上只有一層煌龍聖界,而從陸冷川和洛長生那一戰他已知曉,第一層,是最弱的一層。

    但他全力一劍正面轟上,卻是被完全御下!雖是打得凹陷,卻是連一絲缺口都沒有撕開。

    陸冷川目中光芒大盛,裂穹槍橫身,赫然呈完全防禦姿態。

    轟轟轟轟……

    雲澈劍燃火焰,腳踩斷月拂影,每轟一劍便瞬身一個位置,但連續七劍,全部被陸冷川完全擋下,而也在第七劍之後,被雲澈打至凹陷的煌龍聖界,已無聲恢復至完整狀態。

    第八劍,雲澈冰影一晃,現身至陸冷川的身後,劍斬后心。而這時,陸冷川卻身姿一變,轉守為攻,任由雲澈一劍轟身,裂穹槍玄光化龍,龍吟盪空,帶著駭人氣勢,回身一槍橫掃。

    轟!!

    嚓!!

    兩人的全力攻擊,幾乎同時落在對方身上。

    火光與黃光同時爆裂,陸冷川被震退十幾步,卻是毫髮無傷,唯有煌龍聖界再次凹陷。

    雲澈被這強橫到極點的一槍狠狠的掃在右臂上,空氣中傳來一聲清脆無比的斷裂聲,雲澈悶哼一聲,一瞬橫飛數十里,遠遠砸落在地。

    「雲澈!」沐冰雲驚喊一聲,雪顏失色。

    「這一下,必定手臂全斷了。」那一聲脆響,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煌龍聖界出現的那一刻,這場對戰其實已經結束了。」

    「雲澈的表現已經驚艷世人,堪稱奇迹了,只可惜,唉。」

    在眾人惋惜的目光之中,雲澈從地上緩緩的直起身來。

    他唇角掛著血絲,臉色痛苦,但雙目卻依舊陰狠如初。

    他的右臂以一個極其誇張的向後彎折,雲澈深吸一口氣,左臂抓上,猛的一掰。

    「咔」的一聲,手臂歸位。雲澈沒有發出半絲痛吟,唯有臉色明顯白了一分,汗珠涔涔而下。

    「居然……只是脫臼?」這一幕,驚的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陸冷川的全力一槍何等恐怖,雲澈被一槍掃飛幾十里,單單餘威,都強橫的讓人心驚。

    而雲澈被正面砸中的手臂……只是脫臼!?

    「……嗯?」各大神帝,都是面露驚色。

    「與玄力無關。」宙天神帝道:「他欲全力破掉煌龍聖界,根本不留力防禦。他的軀體……非同尋常。」

    「……」龍皇的眉頭微不可察的動了動。

    右臂劇痛無比,雲澈卻是強行再次緊握劫天劍,但在他看向陸冷川之時,瞳孔卻是劇烈一縮。

    陸冷川的身上,一層比之先前更加醒目的屏障正在泛動著淡黃色的玄芒。

    第二層煌龍聖界結成!

    「……」雲澈重重咬牙。

    雲澈顯然已毫無勝算,但陸冷川卻絲毫沒有留力,近乎殘忍的結起了第二層煌龍聖界,然後忽如疾風狂雷,直衝雲澈,槍身橫掃,十幾道槍影橫穿空間,向雲澈刺來。

    右臂剛剛嚴重脫臼,不但劇痛無比,而且無法活動自如,這些槍影雲澈已是不敢硬接,身形疾退,瞬身閃過,而陸冷川的身影從天而落,一道龍影當空罩下。

    「妖龍印!」

    雲澈身形止住,目視龍影,「黃金斷滅」一劍掃下,將岩龍之影直接斷裂,而陸冷川也已攻至身前,槍威如龍。

    雲澈右臂遲緩,回劍稍慢,被一槍震退,但一瞬間,他忽然騰空而起,全身氣息突破極限,瘋狂暴漲。

    一股強橫到難以置信的威勢忽然罩下,讓陸冷川身形一頓。

    「?紜??臁??兀。?/p>

    雲澈全然不顧右臂劇痛,全身上下,每一絲力量都被完全調動,金烏炎光在某一個剎那竟閃動起純金之色。

    陸冷川抬頭,臉色凝重,裂穹槍橫在身前,全身黃光浮蕩。這一劍尚未落下,其恐怖絕倫的威勢已讓他如被不可抗拒的釘在原地,幾乎動彈不得。

    「喝!!!!」

    ?縑煬?兀?瞥合?募?螅?嗍親罹呱褳?囊喚#?傯旖:湎碌哪且豢蹋?芪o倮錕占淶鈉?1灰凰才趴鍘?/p>

    觀戰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但,陸冷川卻是一臉平靜,風暴臨身,他竟是動也不動,就連裂穹槍,都沒有擎起。

    力量爆發,空間劇盪。這一劍,狠狠的轟落在第二層煌龍聖界之上,雲澈的臉色,也在這時陡然一變。

    劫天劍碰觸到煌龍聖界的那一剎那,第二層煌龍聖界變形的同時,猛烈爆發的力量就像是忽然沒入了水中,被直接消弭大半,另外的力量也被完全斥開……沒有一絲能將其突破。

    而陸冷川的反擊,也在這時猛然到來。

    「?縑煬?亍比?k頭藕蟮納材牽??竊瞥鶴畲噯踔?保??嚼浯ㄈ詞切釷拼??剮??埃??瞥閡磺固舴桑?緩蟾】罩鄙希?懦咔股恚?謖饈倍溉換?閃艘惶跽媼??簧?叵?嚎樟訓兀?負醮?亮酥嫣旖緄拿懇桓黿鍬洌?鸕乃?腥誦幕曇さ礎?/p>

    「崩……龍……槍!!」

    那似是陸冷川的低語,又似是真龍之威吟。一股完全不輸於雲澈「?縑煬?亍鋇牧a磕?哿瘍非顧??牧?爸?希?耷櫚暮瀆湓讜瞥旱謀臣怪?稀?/p>

    噗轟

    數百里空間,一瞬被強烈到極致的龍岩之力所充斥。

    雲澈口中一道血箭噴出,隕石般砸落而下,將封神台衝擊的瞬間劇震。

    「啊……啊!!」

    「脊背!脊骨……肯定……斷了,嘶……」說話的玄者直吸冷氣,眾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威勢毀天滅地的一槍,分明是轟落在雲澈的脊背之上。背脊被砸斷是何其可怕的事……就算是神道玄者,也會完全癱下,再無戰鬥力,而且別想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吟雪界、炎神界諸人都是驚駭欲絕。沐冰雲緩緩的站了起來,雪顏微微泛白:「雲……澈……」

    雲澈癱倒在地,許久沒有動靜。祛穢尊者神識掃過,想確定他是否已昏迷,卻發現他身體一動,竟緩緩的……坐了起來。

    雖然,他坐起的動作伴隨著痛苦和艱難,卻是再次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他還能坐起來?這……他的脊骨,難道……竟然沒斷?」

    「他可是被陸冷川的崩龍槍正面砸中啊!這怎麼可能!」

    「……唉,那又怎麼樣,你們看陸冷川。」

    吼!!

    一聲沉悶的龍吟,在這時忽然響起在所有耳邊。

    循著龍吟之音的來源,人們的目光轉過……陸冷川的身體周圍,一道黃龍之影在緩慢飛舞,並釋放著如萬丈山嶽般的巍然氣息。

    第三層,也是最強一層煌龍聖界,結成!

    嗄……嗄……嗄……

    雲澈的世界,只能聽到自己粗重到極點的呼吸聲。

    陸冷川的崩龍槍威力恐怖絕倫,若不是他有龍神之髓,骨若精鋼,脊骨必已被砸成粉碎。他雖然脊骨未斷,但內傷卻是極重,他撐著劫天劍,搖搖晃晃的站起,剛一站穩,便體內氣息驟亂,連續三口腥紅狂噴而出。

    每一口腥血,都混著大量的血塊。

    他模糊的感覺到,自己近四成的內臟已被震碎。

    他感覺到陸冷川的氣息又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抬起頭來,看到的是那道環繞在他身上的龍影。

    完整的煌龍聖界……徹頭徹尾的絕望結界。

    陸冷川未張開煌龍聖界時,他憑藉金烏炎,微佔上風,而且優勢越來越明顯。

    而從陸冷川張開第一層煌龍聖界開始,便形勢陡轉,完全是被陸冷川壓著打。

    煌龍聖界亦從第一層到第二層,再到第三層。

    當初看洛長生與陸冷川之戰,他的煌龍聖界,被洛長生輕易撕開,似乎並不是多麼了不起……而雲澈自己面對,才真正發現,這覆天界的最強絕技是何等恐怖。

    陸冷川的確踐行了他必定施展全力的諾言,已是不可逆轉的優勢,他依然毫無保留,將第三層煌龍聖界張開。

    從陸冷川張開第一層煌龍聖界開始,雲澈已落敗局。而現在,雲澈重傷,陸冷川卻是三層煌龍聖界在身……

    他徹底敗了,再無一絲一毫的希望和可能。

    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

    但他們也都同樣認為,雲澈雖敗,卻半點都不丟人。憑他的年齡,憑他的修為,憑他最初能壓制陸冷川,他雖敗猶榮。

    陸冷川手執裂穹槍,緩步走向全身染血的雲澈。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然可以直接勸雲澈直接投降,但他沒有,因為雲澈那依然兇狠的目光在告訴著他,他就算要敗,也定會戰到最後一刻,勸他認輸,不是給予他的解脫,只會是對他的侮辱。

    陸冷川走近,沉重的壓力亦步步臨近。雲澈右臂扶著劫天劍,口中劇喘不休,左臂,忽然做了一個奇怪的舉動。

    手臂緩緩抬起,掌心朝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