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在做什麼?難道是要投降?」

    「好像……不是?」

    雲澈的內傷很重,呼吸粗重無比,但在閉上眼睛之時,內心卻很快一片空明。他的左臂之上,一旦藍光忽然閃現,然後釋放而出。

    離體的藍光當空閃耀,然後忽然釋放出灼熱的炎光,並在炎光之中快速化形,轉眼之間,竟是化作一個巨大的三足鳥影。

    赫然是金烏之影!

    「這是……金烏神影?」

    「雲澈現在凝化個金烏影像是要幹嘛?」

    觀戰席所有人面露疑色,不知所謂。

    「哦?他這是何意?」星神帝道:「莫非自知已敗,所以在最後時刻向東神域展現金烏威儀?」

    「或許吧,畢竟,他雖是吟雪界弟子,卻是繼承金烏炎力。」宙天神帝微微頷首。

    雲澈上方,金烏炎影在快速的變動,從最初的虛影,逐漸轉為半虛半實,又逐漸的,化為完全看不出虛幻的……實體?

    金烏炎影雙翼招展,一聲長鳴在這時響徹天際。

    這一刻,龍皇、五大神帝,還有在場所有神主的臉色忽然同時僵住,目光怔然,然後臉色陡然一變。

    「這……這是……」

    星神帝和月神帝竟是一下子站了起來,滿目的難以置信,口中發出失聲驚喊:

    「幻……神……術!???」

    兩大神帝的聲音,讓觀戰席所有人瞠目結舌……這世上會有什麼事,能讓這兩大神帝都為之失態?

    「幻神術……這……怎麼可能?」一個詭異無比的氣氛在觀戰席上蔓延,幾乎所有的至強神主都怔在那裡,目光死死盯著雲澈上方的金烏炎影,那震驚的神情,如在目睹世上最荒誕,最不可置信的一幕。

    金烏炎影傲立雲澈上空,一股灼熱的威壓無聲釋放,覆壓著封神台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靈魂。

    神靈幻象,當相應的神靈之力施展到某種程度,或者施展特定玄技時,便可自由顯現,以展神威。自身也可隨意凝化,隨意抹除。如金烏炎釋放時的金烏炎影,鳳凰炎釋放時的鳳凰炎影,天狼之影、蒼龍之影……

    幻象終究只是幻象,除了釋放懾人威凌,並無他用。

    但,雲澈上方出現的金烏炎影,卻是釋放著強烈的靈壓和火焰氣息,甚至,可以無比清楚的感知它的生命與靈魂!

    「那不是幻影……」火如烈抬頭望天,如夢呢喃:「那是……幻神啊!」

    「幻神」,對於年輕玄者,以及普通強者而言,是極為陌生的概念。只有那些立於混沌巔峰層面的強者,才真正知曉「幻神術」是何等存在。

    因為,那是只有繼承著足夠濃郁的原始神血,且玄力成就神主境,才能施展的至境之力。

    而雲澈……分明才只有神劫境!

    「不……不可能是幻神術,神主層面的力量,他再怎麼也不可能動用。」宙天神帝徐徐道,雙目同樣直視著雲澈,瞳孔深處,同樣儘是驚然。

    他極力感知那隻金烏炎影的存在,想要找出其中的虛幻和異樣,但越是感知,心中的驚然卻越是濃烈。

    神劫境施展「幻神術」……這俯視混沌的幾大神帝,認知都被狠狠的顛覆,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

    陸冷川停下腳步,滿面愕然。

    「幻神術」是神主層面的力量,雲澈當然不可能施展。他所釋放的金烏炎影並非是神主認知中的幻神術,而是他特有的……

    玄罡幻神!

    那日他回到吟雪,沉入冥寒天池,向冰凰少女尋求力量被拒后,冰凰少女給予了他一個簡單的提醒:讓他試著將玄罡與玄脈契合,與神魂融合。

    雲澈起初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那時他最大的渴望,就是玄力的提升,無心去想其他。

    在時輪結界,完全煉化乾坤五瓊丹后,時輪結界並未消失,剩餘的時間,他緊接著開始融合冰凰少女所賜予的神魂,當神魂完成融合,他的意識在升華中煥然,最為清明之時,冰凰少女的提醒忽閃心間。

    一絲明悟,也忽如剎那流光,印入心魂。

    玄罡之力,幻妖雲家的核心之力,雲家當年也是憑藉獨有的玄罡之力而成為幻妖界十二守護家族之首。

    但到了雲澈這裡,由於他玄力的特殊性,巔峰狀態需要「邪神訣」支撐,而「邪神訣」的力量並不會作用於玄罡之上,再加上玄罡不可用器,導致釋放玄罡的助力很小,但消耗卻是極大,得不償失。

    因而雲澈在天玄大陸時便很少在惡戰中使用,釋放之時,大部分是用來混亂敵人感知。

    到了神界,玄罡更是幾乎變得毫無用處。

    但,他在那一個剎那,才忽然真正明悟,依於血脈的玄罡,並不是只是一種單純的,完全獨立存在的特殊力量,當某個契關打開,氣息融合,他忽然發現了一種新的力量……一種在他的認知中,從未出現的強大力量。

    他此刻所釋放的玄罡,不再是單獨的玄罡之力,而且與他的血脈、玄脈、神魂完全相融相連,擁有依附於雲澈,但亦屬於自己的生命,有著來自雲澈,亦可完全獨立的力量,以及……來自神魂,完全屬於自己的高等意識!

    性質上,層面上,完完全全不弱於神界玄者認知中的「幻神術」。

    但,幻神術必須修為達到神主境,且必須有著足夠濃郁的原始神血才可。而雲澈的玄罡幻神,他領悟貫通的那一刻,便可自由使用……亦是他獨自悟出,只屬於他自己的特殊神力。

    真正意義上的混沌唯一!

    玄罡幻神之力,是雲澈在這次封神之戰的底牌之一,他在悟成之後,本欲在最終之戰時動用,但他錯估了東域四神子的實力,在此刻,已是不得不祭出。

    玄罡幻神既成,雲澈的手臂垂下,重新握在劫天劍上,右臂的不適感已減輕許多,他沒有去分散玄力壓制傷勢,全身玄氣反而猛烈提起。

    轟!!

    雲澈被打散的氣場同時爆發,明明已是重傷,卻絲毫不弱於先前。陸冷川正驚疑不定的看著那個詭異的金烏炎影,雲澈忽然爆發的氣息讓他猛的一驚,剛要開口提醒雲澈壓制傷口,卻見雲澈全身燃火,猛攻而至。

    陸冷川眉頭一沉,裂穹槍龍影舞動……但就在這時,一道熾熱無比的氣息忽然從上空掃來,他下意識的抬頭,赫然看到,那道金烏炎影雙翼展開,一把百丈炎劍如從蒼穹斬下,威勢之驚人,比之雲澈都並不會弱太多。

    而他的耳邊,傳來觀戰席震耳欲聾的驚呼聲。

    「黃……黃金斷滅!?」這一幕,眾炎神長老、弟子驚得眼珠子差點沒崩出來。

    剎那分神,陸冷川下意識的舉槍擋向空中的炎劍,而雲澈已瞬身而至,一劍轟在陸冷川身上。

    轟……轟!!

    兩道炎光分別在裂穹槍和煌龍聖界上爆開,疊加之下,對陸冷川而言是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炎威。他的身上,一道淡金色的炎痕印在了煌龍聖界上,那道護身龍影亦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鳴。

    陸冷川的眼瞳有一瞬間的放大,他清楚感受到了那股來自金烏炎影的力量的驚人,而雲澈自身,力量卻是沒有絲毫減弱。

    那道炎影不是虛幻的,很可能,連生命氣息和靈魂氣息也不是虛假的,更不可思議的,是那金烏炎影,竟是釋放出了雲澈先前所用的金烏炎劍!

    「炎影……居然用出了……黃金斷滅?」一個金烏弟子狠狠的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我說了,那不是炎影,那很可能……是幻神!」火如烈緩緩道,嘴唇一直在劇烈顫抖。

    「幻神……是什麼?」

    「那是你們無法理解,連我都無法施展的力量。你們只需要知道,它可以施展金烏焚世錄的力量。它的存在會增加雲澈的消耗,但不會減弱他自身的力量,相當於……平白多了一個極大的助力!」火如烈壓抑著躁動的血液道。

    「幻神……嘶……怎麼會存在這種力量?不過,就算力量不會分散,他這樣必定要分心控制,尤其是施展炎技的時候,不怕心神混亂嗎?」

    「不!」炎絕海重重搖頭:「若那真是幻神……它根本無需雲澈分心操控,它有著自己的意識……或者說靈魂!」

    遠不止是金烏宗,當金烏神影釋放炎劍的那一刻,在場所有神主、神帝,眼皮都像是忽然針刺,猛的跳動了一下。

    陸冷川雖毫髮無傷,但被狠狠震退,他以最快的速度壓下心中的驚疑和駭然,凝神收心,而雲澈的攻擊已再次到來,一道劍影當空轟下。

    砰!!

    雲澈的攻勢被裂穹槍擋下,同一瞬間,一團足有數百丈之巨的金色火球如隕石般從天而降,陸冷川身前正有著雲澈的重劍壓制,只能選擇以煌龍聖界硬撐,只聽一聲爆響,黃金火焰當頭爆開,將雲澈和陸冷川同時葬入炎海。

    滋滋滋滋滋滋滋……

    煌龍聖界發出混亂的滋鳴,而金烏炎影的攻擊又緊隨而至,金烏炎影當空斬下,轟擊在陸冷川的身上。

    陸冷川以煌龍聖界抵禦火海,正全力與雲澈僵持,這一擊之下,兩人的平衡頓時被打破,陸冷川被震得猛一個踉蹌,向後連退十幾步,而雲澈的攻勢也頓時如暴雨般襲來。

    轟轟轟轟轟!

    雲澈每一劍,都會在煌龍聖界上引下一道炎痕,直到第五劍時,陸冷川才終於回過平衡,目光一凝,絲毫不理會雲澈的攻擊,一槍直刺。

    但這一次,雲澈卻不再以受傷換取強攻煌龍聖界,他劍勢猛的一收,腳踩斷月拂影,已是瞬間避開,而上空,一道火焰猛烈轟下,將陸冷川再次埋入火海,雲澈的攻擊也緊隨而至。一人一影同樣的金烏炎力下,陸冷川幾乎全程都被埋在金烏炎光中,無法脫離。

    玄罡的強度與其顏色有關,藍色玄罡,可釋放雲澈六成的力量。

    玄罡幻神終究是以玄罡為主體,因而,藍色玄罡下,神影之力是雲澈力量的六成。但和單純的玄罡不同的是,由於完成了和邪神玄脈的契合,神影之力和雲澈本身一樣,受邪神訣的增幅,也就是雲澈當前狀態的六成,而非沒有邪神訣加成的常態。

    戰力上,雲澈和陸冷川兩人的差距很小,交手之初的僵持便可看出。

    而如此小的差距之下,很小的變數,便可左右戰局。就如,陸冷川只是一層煌龍聖界,便將雲澈直接逼入絕境。

    那麼,若是雲澈陡然多出了六成力量,會是什麼結果?

    更何況,有著雲澈六成力量,還有獨立意識靈魂的神影,和雲澈單純增加六成力量,還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

    封神台上,鳳鳴驚天。一人一影,或一攻一守,或一守一攻,或同攻同守,配合的何止是天衣無縫。陸冷川扛得住雲澈的攻擊,但,再忽然加上一個金烏神影,他的守勢輕易便被破開,想要反攻,攻勢往往還未完成,便已崩潰……他就像是被拖入了沒有邊際的金烏火海,煌龍聖界始終滋滋作響,龍影嘶叫不止。

    可以說,完全被按在火海中摩擦。

    他擋住雲澈,就無力擋住炎影,擋住炎影,就無力抵擋雲澈。想要同時抵住……他就算實力全開,也不可能做到。

    若不是他身上撐起了三層煌龍聖界,估計從身到魂都已崩潰。

    觀戰席上,無數張嘴巴大大張開,無法合攏。

    「那……那真的不是……契約玄獸?」

    「你見過能用上古神炎神訣的玄獸嗎?那可是金烏炎,和金烏焚世錄啊!」

    【最近真是超難寫啊,好累oo,真想一拳ko陸冷川完事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