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幕太過詭異和震撼,整個世界都似乎爲之完全凝結……除了暝鰲那悽慘如煉獄惡鬼的慘叫聲。

    那一瞬的震駭,讓暝梟本是極度陰沉的眼瞳一下子放大到險些炸裂,他足足定了半息,才從駭然中回魂,迅速一個閃身,去探視暝鰲的傷勢。

    而就在他俯身之時,一股無比陰寒的氣息猛然迫近。

    轟!

    一聲巨響,鮮血和黑氣同時升騰起數十丈之高。

    雲澈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重墜而下,右腳踏落在暝鰲的身上,黑光之中,暝鰲的慘叫聲停止了,他的軀體和下方的土地在雲澈的腳下瞬間四分五裂,又在黑光之中,化作漫天細碎的齏粉。

    “你……”暝梟的身體倉皇后退……暝鰲,暝鵬一族的大長老,一個威震東域的五級神王,全族僅次於他的人物。竟然……死了!

    死的如此突然,如此輕易。

    雲澈的身影近在咫尺,他的臉色依舊僵冷如死人,轉瞬葬滅一個五級神王,他竟一丁點表情都沒有,漠然的像只是隨手碾死了一隻腳邊的螻蟻。

    而他的氣息……那明明是一級神王的玄氣,清晰到不能再清晰!

    所有人在駭然中窒息,他們哪怕粉碎畢生的認知,都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幕。

    鏘!

    紫玄仙子的手中,已多了一把紫光縈繞的玄劍,一種無法形容的冰冷與危機感襲滿她的全身。

    “暝鵬族……”雲澈面對暝梟,一聲低念:“還以爲多大的能耐,原來不過是一堆廢物。”

    “你……到底是……什麼人!”暝梟的聲音已經在隱隱發抖。他一次又一次,反覆再反覆的確認着雲澈的玄力氣息,感知到的,永遠都只有神王境一級……卻兩個照面轟殺了暝鰲!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他口中發出震驚之語,但……暝鵬族長便是暝鵬族長,他最後一個字剛剛落下,本是毫無氣勢的身軀陡然玄氣爆發,右手成抓,罩着青黑色的玄芒直轟雲澈心口。

    兩人不過五步之距,暝梟七級神王,實力遠勝暝鰲。如此近距離下的猝然出手,其威可想而知。

    而若不是雲澈讓他感受到了一股極爲沉重的危機感,他也斷不屑於如此。

    他的鵬爪之下,空間都爲之輕微扭曲,所攜的可怕風暴,更如萬千利刃切割着空間。

    暝梟的目光一片陰狠,他想着這猝然一爪之下,雲澈不死也要重創……但,在他驟然放大的瞳孔中,竟多了一隻不知從哪裡伸出的手掌,並越來越近,越來越大,手掌每近一寸,風暴便會消弭一分,臨近眼前時。他以神王境七級的力量若釋放的黑暗風暴竟全部消失。

    而那隻彷彿從虛空深淵中伸出的手掌,輕渺淡寫的掃在他抓出的手臂上。

    咔!

    像是被一把億萬鈞重的巨槌轟砸在手臂上,他的右臂……一個七級神王的手臂,在一瞬間碎成數十段,整個人如陀螺一般旋轉着橫飛出去。

    雲澈身體未動,手掌現出一抹黑暗火光,便要轟向暝梟。

    而就在這時,一道紫芒驟刺向他的後心。

    “前輩小心!!”

    東方寒薇一聲驚喊,但,她的聲音,又怎麼記得上一個神王的速度。她第一個字尚未喊完,紫玄仙子的劍已如雷霆版刺至,直中雲澈的後心。

    當!

    這一劍,如刺在了堅不可摧的磐石之上,紫玄仙子眸中的陰色在一瞬間化爲極度的駭然,巨大的反震力,讓她整隻手臂完全酥麻,甚至濺起數道血絲。

    而紫劍的劍尖,在同一個瞬間直接崩碎。

    而云澈……他的身軀別說被刺穿,連一點血痕都沒有溢出。

    甚至,他的身體,沒有因她這一劍的劍威有絲毫的前傾,一丁點都沒有。

    雲澈沒有回身,彷彿壓根沒有看到和感知到她的存在,他身影一晃,直衝暝梟,金烏火焰帶着黑暗玄光,無情的重轟在了暝梟的身上。

    “嗚啊啊啊啊!”

    痛苦的慘叫聲震天的響起,暝梟徹底化作一個火人,而金烏炎的灼燒何其痛苦,他悲慘的吼叫,暴風和黑暗玄力在翻滾中更是瘋了一般的釋放,摧毀着一片又一片的土地,卻無法將身上的金色火焰熄滅一絲一毫。

    “啊…啊……”紫玄仙子的腳步在瑟縮中後退,無法形容的驚懼之中,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的變得酥軟,腳步後退,再後退。

    “副府主,這……這個人……”大護法來到她的身側。

    “走……快走!”一聲顫抖的低念,紫玄仙子猛然回神……到了這個時候,她哪還管什麼天武國。

    但,就在紫玄仙子轉過身的剎那,她的身體卻一下子僵在了那裡,眼中的驚恐瞬間放大了數十倍。

    因爲,雲澈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她的眼前,距離她……只有不到三步的距離!

    “呃……”紫玄仙子張了張口,握着殘缺紫劍的手掌在顫抖中快速泛白,極懼之中,她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還算好看的笑:“前……前輩,方纔……只是……”

    而回應她的,是雲澈漠然推出的手掌。

    紫玄仙子瞳孔收縮,雙臂齊出,全力抵在胸前……但,如暴風摧朽木,那“咔嚓”的斷裂聲清楚的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紫玄仙子兩臂齊斷,帶着一道長長的血箭飛墜而下。

    暝鰲、暝梟、紫玄仙子……全部一個照面,非死即傷!

    雲澈伸手一抓,那把飛出的紫劍被吸到了他的手中,然後被他隨手擲向了飛墜中的紫玄仙子,從她的心口直貫而過,將她的軀體直接釘在了地上,上面所攜的黑暗玄氣狂暴的涌入她的體內,轉瞬噬滅了她所有的生機。

    太陰神府副府主,死。

    以往,除非有解不開的深仇大恨,否則,他從不願對女人下手,尤其是死手。

    但,他明顯的變了。

    如今的他對待女人,只有是否願意,再無憐憫!

    “副府主!”

    太陰神府大護法一聲悲吼,但吼聲未落,一個陰影已驟然籠罩了他。

    上一個剎那還在他視線中的身影,竟忽然出現在了他的上方,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脖頸上,踏着他猛墜而下。

    轟!!

    地面炸開無數道裂痕,有的直蔓數十里,黑霧混合着碎石飛塵暴起百丈之高……黑霧之中,雲澈緩步走出,而太陰大護法,已徹底消失在了視線之中,直至黑霧散盡,亦沒有看到哪怕一絲衣角。

    暝梟在火焰中的慘叫聲依舊撕心裂肺,除此之外,世界依舊再無一絲的聲音……東寒國、天武國,他們每一個人的臉孔都扭曲的不成樣子,而有足足半數,都不知自己何時已癱坐在地,又在驚恐中完全無法站起。

    神王,在這片界域,在東寒和天武這樣的國度,都是奉爲神明的人物,能得其一都是萬幸。無論在哪個過度,神王,都是“護國”之人。

    暝鰲、紫玄仙子、大護法、暝梟……他們還絕非是一般的神王。而是在九大宗中都有着極高地位的人!是隸屬九大宗的大長老、副府主、大護法!是一國之主都難見一次的人物。

    而暝梟,更大九大宗之一的宗主!

    卻在雲澈的手下,短短數息之間,三個橫死!一個慘不欲生!

    真的只有那麼數息,快到他們根本都沒有反應和接受的時間。

    彷彿神王這般他們認知堪比神明的存在,在雲澈的眼中,不過是一羣卑微無用的土雞瓦狗。

    暝梟身上的金烏炎似乎終於淡了一些,但云澈並沒有去給他絕命一擊,他身體緩緩轉過,看向了天武國。

    這一眼,讓天武國上下所有人彷彿看到了地獄,天武國主身體猛的一晃,險些癱倒,而他的身側,護國神王白蓬舟猛的竄身而起,如斷脊之犬潰逃而去。

    極度的驚恐之下,他的玄氣一片大亂,堂堂神王,飛行的軌跡卻扭曲不堪。

    雲澈手指一揮,一道炎光穿空而去,而白蓬舟潰逃中的身體一瞬貫穿。

    轟!!

    白蓬舟只來得及發出第一聲慘叫,他的神王之軀便在炎光中當空炸裂,化作一片焦黑的灰燼。

    他和白蓬舟無冤無仇,連話都沒有說過。

    他更不會屑於他的生死。

    但偏偏,現在的他,最恨的,就是背叛!

    如果白蓬舟老老實實留在原地,雲澈別說殺他,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白蓬舟死,也斷滅了天武國主最後那根脆弱的救命稻草。天武國主的瞳孔放到了平生最大,瞳孔中映出的雲澈身影,無疑便是真正的魔神。

    雲澈視線轉來,他本能的以爲他是要爲東寒國滅他天武,戰慄之中,他的身軀緩緩的跪倒在地,但馬上,他又想到了什麼,瑟縮着擡頭,用盡所有力氣吼道:“雲……雲……雲尊者……東寒許你之物,我天武……願奉雙倍……不……不不……五倍……五倍!”

    雲澈雙目微眯,嘴角微微勾起,在所有人的眼中,他的表情似乎平和了那麼幾分:“哦?是麼,那我倒要聽聽,你能給我什麼?”

    天武國主彷彿一下子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瞪大眼睛,竭力嘶叫道:“小王……小王願奉雲尊者爲護國……不,是齊國國師,在天武國地位與小王平齊!天武國所有之物,只要尊者願意,玄晶異寶,權勢美人,儘可取之。”

    天武國主之言,以及雲澈的態度,讓東寒國主全身激動,慌忙站出吼道:“雲尊者!東寒國雖玄道稍弱,但豐饒程度遠勝天武,更適尊者駐足!小王願拜雲尊者爲大國師,天武國能給予尊者的,我東寒可予十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