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寒曇峯頂亙古都沒入雲層之中,但今日卻大有不同。峯頂之上,早已鋪滿了一艘艘大小形態各異的玄舟玄艦,這些玄舟玄艦交疊的氣息將周圍數百里空間的雲層全部排開,氣流亦時刻處在混亂不堪的狀態。

    寒曇峯下,東寒國主和東方寒薇一行人也已悄然到來。東寒國主數次看向女兒,發現她的眼中滿是擔憂忐忑。

    “父王,九大宗的人……真的會來嗎?”東方寒薇問。她知道雲澈的強大一定超乎想象。但,那是這一方界域最強大的九個宗門,每一個都有着雄厚的底蘊和可怕的強者。

    雲澈或許可以面對其一、其二,甚至其三。但,若是九大宗門的巔峯人物真的齊至,他一個人……真的有抗衡的可能嗎?

    而且,他已經對九大宗之二的三大神王下了死手!至少和太陰神府與暝鵬族,已是不死不休之敵。

    東寒國主搖頭:“九大宗這等層面的決定,又豈是我們所能揣度。不過,隕陽劍主定是不會來的。隕陽劍域或許也不會到場。”

    隕陽劍域,東界域九大宗之首!

    隕陽劍主,便是這一方界域的劍道第一人,亦是玄道第一人!而他“第一人”的稱號,在這一方界域,足足數千年都無人可撼動!

    聽了東寒國主的話,東方寒薇稍稍鬆了一口氣。

    的確,隕陽劍主一定不會來……這樣的話,雲澈至少會少一分危險。

    東寒國主察言觀色,道:“寒薇,看來,你很是掛懷雲尊者的安危。”

    “……雲前輩是我的救命恩人,又解了東寒國之難,我當該感恩在心。”東方寒薇道。

    “嗯。”東寒國主微微頷首,又深深看了她一眼,目光轉過,神色一時有些複雜。

    東寒國的危難真的解除了嗎?不,當然沒有。

    雲澈一人挑釁九大宗,引得東界域爲之震撼沸騰。而這一切發生之地和“起因”都是東寒國,這三日,雲澈也都是居於東寒國中,無形間,東寒國的立場,可以說是被迫的和雲澈綁在了一起。

    若今日,雲澈隕滅九大宗的手中,太陰神府、暝鵬一族絕對會隨之遷怒東寒國,後果,只會比當天武國兵臨王城更加殘酷絕望。

    而,若是雲澈當真能一人力壓九大宗……

    想到那個可以說是夢幻般的結果,東寒國主的雙手不自覺的攥緊,微微發抖。

    今日的結果,亦將決定東寒國的命運!雖然……東寒國主心裏無比清楚,雲澈壓根就不可能在乎東寒國的生死存亡。

    這又何嘗不是弱者的一種悲哀。

    山下,峯頂,充斥着各種各樣的議論聲。

    “雲澈究竟是何許人物?至今都沒有確切消息嗎?”

    “不知道。據說可能是來自其他星界的人,兼修某種詭異的玄火。”

    “聽說他一個人殺了紫玄仙子和暝鵬大長老,連暝梟都敗在了他手下。他到底是什麼修爲?”

    “據說是一級神王,不過這種說法肯定有誤。能打敗暝梟和紫玄仙子,他很可能是八級……甚至九級神王!”

    “九……九級神王?那豈不是堪比隕陽劍主!?”

    “只是猜測。另外,前段時間聽說,隕陽劍主已在閉關衝擊十級神王,不知道成功了沒有,也可能還沒有出關。”

    “十級神王……若隕陽劍主能達此境的話,無疑又會締造一個新的神話。”

    “不過,無論隕陽劍主出關與否,成敗與否,今日都不可能來的。”

    “那是當然!若因一個狂妄之人的挑釁便親身而至,豈不是折損自己的身份。”

    ……

    ……

    自九大宗主宰東界域以來,敢挑釁其一者便少如鳳毛麟角,後果也都是被無情碾殺。而敢一次挑釁九大宗門,還撂下“不至者屠其滿門”的狠話,絕對是第一次,第一人。

    圍觀者越來越多,本少有人至的寒曇山脈已是人影攢動,上空堆積了越來越多的玄舟玄艦,讓整片山脈的光線都暗淡了許多。

    這時,空中一陣氣浪翻動,東方的一片玄舟潮在這時快速分開。

    一個接一個人影從玄舟潮中踏出,緩緩落在了寒曇峯頂。

    寒曇山脈出現了片刻的安靜,隨之爆發出數十倍於先前的聲浪。

    “哭魂觀的首席太長老!”

    “後面是……碎月觀主……懨星樓主……黑煞宗主……血手毒君……青玄真人……夜叉魔尊……”

    七個人影接連落在寒曇峯頂,每一個人的出現,都會引發一場巨大的震動。

    第八個人影走出,雖氣勢卓然,但遍體帶傷,身上還散發着濃重的藥息……赫然是暝鵬族長暝梟!

    隨着暝梟的到來,分開的玄舟潮也隨之閉合。

    寒曇峯頂,八個人影傲然而立。隨着他們的到來,原本浮於峯頂之上的衆玄艦、玄舟也都匆匆沉下,斷不敢居於他們之上。

    這八個人……雖然只有八個人,但每一個人的身份都極其之重。任何一人單獨出現,都會引發巨大的震動。

    哭魂觀、碎月觀、懨星樓、暝鵬山、血手山莊、黑煞毒宗、夜叉魔宗、太陰神府……這八個人,來自九大宗之八!

    八大宗門都只來了一個人,但六人爲其宗宗主!、其他二人一爲太上長老,一爲有“魔尊”之稱的宗主之師!

    九大宗之首的隕陽劍域並未到來,這也在衆人預料之中。

    “六大宗主,兩大太長老……嘶。”不斷有人狠吸着涼氣,能看到如此驚人的陣仗,他們已是萬分不虛此行。

    很顯然,這八大宗門皆來一人並非巧合,而是事先說好。他們沒有大動陣仗,是不想自損身份,自降威勢……畢竟對方就只有一個人!

    而宗主、太長老親身而至,無疑說明,他們絕沒有輕視雲澈。

    畢竟,紫玄仙子和暝鰲的慘死,暝梟的慘狀都不是假的!

    “這……”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看着寒曇峯頂的八人,東寒國主依舊臉色連變,

    六個宗主,兩個太長老,一股可怕到他一國國主都根本無法想象的力量。雲澈一人,真的有抗衡的可能嗎?

    他的身邊,東方寒薇已是緊張的根本說不出話。

    “六大宗主親至,哭魂太長老和夜叉魔尊也都並不弱於宗主,全都是最最頂級的人物!這……這也太誇張了。”

    “還不是雲澈自找的。”

    “雲澈還沒有來……該不會是不敢來了吧?”

    “很有可能!”

    “隕陽劍域果然沒有到。”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麼。”

    就在衆人驚然、激動、猜測之時,一道黑芒忽然從天而至,直墜寒曇峯頂。

    就如一道黑色雷霆從蒼穹劈下,直落寒曇峯,並帶起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轟嗡——

    那一瞬間的轟鳴帶起恐怖無比的氣浪,將周圍數十里區域的玄舟全部震翻,一些修爲較弱的玄者眼前一黑,雙耳、全身都劇痛欲裂,有的甚至當場七竅溢血昏厥。

    整座寒曇峯都明顯震了一震,一道巨大的裂痕從峯頂直裂而下,炸開一道觸目驚心的斷崖。

    而斷崖的邊緣,多了一個黑色的身影。他面對來自八大宗的絕頂強者,目光卻是無比的幽淡寒徹。

    驚恐的叫聲響徹四野,深深的駭色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臉上。他們擡頭看向峯頂那個黑色的身影,心中泛起驚濤駭浪。

    那就是一人挑釁九大宗的雲澈……僅僅只是到來,竟有着如此恐怖的威勢。

    相比於駭然的衆人,峯頂的八人俱是面無動盪。唯有暝梟……左腳下意識後撤了半步。

    其他人只是聽聞,而他,卻是親眼目睹,親身領教過雲澈的恐怖。

    他本該留宗愈傷,今日親至,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你就是雲澈!?”

    面對雲澈,一個青衣男子緩步走出,他面色陰煞,雙目亦蒙着一層明顯不正常的黑氣:“你今日敢來,也是好得很,也免得本尊多費時間!”

    這個青衣人,正是太陰神府府主,這一方界域無人不知的青玄真人!

    雲澈卻彷彿根本沒聽到他在說什麼,他的目光從八人身上掠過,八種完全不同的氣息,顯然是來自八個不同的宗門。緩緩的,他的嘴角咧起,低低出聲:“八個人,少了一個。很好,有一個宗門,該從這東墟界除名了。”

    那一絲冷笑,還有審判般的低語,讓所有人向心中陡然掠過一抹冰冷的寒意。

    “好一個狂妄的小子。”夜叉魔尊眼睛斜睨:“哦?玄氣不過區區一級神王,暝梟族長,你確定是這個人?”

    “呵,小看他,你會吃大虧的。”暝梟冷聲道。在明確雲澈今日的目的前,他斷不敢再貿然觸犯雲澈,但當着世人之面,他當然也不可能再屈身喊雲澈“尊上”。

    “哼,若是小看他,我們也不會親身來此。只不過,這小子遠比預想的還要狂妄……”血手毒君伸出右掌,曲動的五指間閃動着詭異的青黑光芒:“所以,他的下場,也會遠比他自己想的還要慘!”

    他們的言語、神色都毫無遮掩,足以讓雲澈看的、聽的清清楚楚,但他卻是沒有絲毫動容和理會,而是迎着八人緩緩邁步,站在了他們身前堪堪十丈之距才停下腳步。

    八個人,六個七級神王,兩個六級神王。在這一方界域,除了隕陽劍主,沒有任何一人能面對這樣的一股力量。

    停下腳步,雲澈淡淡開口:“今日命你們前來,是向你們宣佈一件事。”

    “從今日開始,東界域,以我雲澈爲尊!”

    短短一句話,讓所有人面色陡變。

    雲澈緩緩伸手,看着八人,眼眸半眯:“你們有兩個選擇,臣服,或者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