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不配贏」……這樣的話,出自東域四神子之口,還是當著眾界之面。

    所有人為之瞠目,但隨之,他們忽然發現,自己竟沒有那本該有的驚訝和不解,反而,在心中泛起了奇異的共鳴。

    「宗主,少主他這是……」一個覆天界長老急聲道。

    覆天界王卻是一抬手,不讓他再說下去,目光之中,卻是多了幾分讚許。

    祛穢尊者皺了皺眉頭,再次問道:「陸冷川,本尊最後問你一次……」

    「我認輸!」不等祛穢尊者說完,陸冷川已直接出口,同樣的三個字,更加的斬釘截鐵。

    雲澈:「……」

    祛穢尊者不再多言,直接宣布:「陸冷川認輸,止步封神之戰!」

    「雲澈勝,入明日敗者組第六輪戰!」

    短暫靜寂,隨之,像是忽有一道雷霆在觀戰席炸開,一瞬間掌聲雷動,呼喊震天。

    陸冷川勝利在前,卻主動認輸。封神台上出現這種事,本該是噓聲一片,但,觀戰席上卻是掌聲如潮,數不清的玄者站起,甚至飛起,高聲歡呼不止,場面之熱烈,還要遠遠勝過洛長生與君惜淚的一戰。

    雲澈抬起頭,緩緩的環視著四周……原來,這麼多人,竟都在期待著我勝。

    這一場雲澈與陸冷川的對決,回看之下,幾乎全程都是雲澈的表演,他一次次震撼著所有玄者的眼球,一次次衝擊著他們的心魂,一次次在他們的視線之中上演著奇迹。

    陸冷川明明是名震天下的東域四神子之一,但他們的心弦,卻始終都是在被雲澈所牽動。他今日的表現,就如他所燃燒的金烏炎一般耀眼,而身為東域四神子的陸冷川,卻始終都只是一個陪襯。

    這是屬於雲澈的一戰,這亦是屬於東神域的奇迹之戰。

    他該贏……遠比陸冷川該贏!從雲澈召喚出幻神,一人一影齊攻三層煌龍聖界在身的陸冷川之時,幾乎所有人,包括絕大部分的覆天界弟子,都在渴望著雲澈戰勝陸冷川的那一刻。

    所以,當金烏炎熄滅,陸冷川重新站起時,觀戰席沒有歡呼,反而是一片奇異的沉默,每個人臉上呈現的都是一種憾然和不甘,而祛穢尊者宣布雲澈獲勝之時,呼聲簡直就如九霄雷動。

    這個巨大的反差,其實已經告訴了世人誰才是真正的勝者。

    「雲澈!」

    「哈哈哈哈……好小子!!」

    吟雪眾長老、弟子在一瞬間眼淚盈眶,再也難抑激動,激動的甚至忘記了宙天界的聲威,全部不由自主的沖向封神台,合圍在了雲澈的身邊。如果不是雲澈重傷在身,他們定會將他高舉向高空。

    「雲師弟,你真是……我們吟雪界的驕傲!」一個年長弟子盈淚顫聲道。

    「雲澈,幹得好!冰凰神宗……吟雪界以你為榮!幹得好!」沐渙之激動的鬍子亂顫,想到自己的孫女居然有幸成為他的雙修爐鼎,他又開懷大笑起來。

    「雲澈,你戰勝了東域四神子啊!這下,你將名滿東神域!」

    「哈哈哈哈,這下,看還敢會質疑宗主收雲澈為親傳弟子這個決定……雲澈,你將來說不定……不!你將來,一定可以超過宗主,不僅現在的吟雪界,未來的吟雪界,也一定會因你而盛,因你而榮!」

    「退開。」沐冰雲向前,隔開他人的氣息,來到雲澈身邊:「雲澈現在玄力耗盡,重傷在身,你們小心傷到他。」

    玉手按在雲澈胸口,一股輕柔的寒氣頓時湧入雲澈體內。

    雲澈微笑道:「放心,我沒事。」

    「五臟盡裂,還說沒事!」沐冰雲皺眉輕責。

    雲澈依然微笑:「對我來說,真的沒事。」

    雖然比賽結束,但一眾人硬闖封神台,實為放肆之舉,祛穢尊者動了動眉頭,卻沒有驅趕,目光在雲澈身上定了好一會兒,複雜無比。

    炎神界眾人亦是滿臉激動,尤其金烏宗弟子,個個臉色通紅,體內熱血翻騰不已。

    因為,雲澈是用金烏炎戰勝了陸冷川!

    今日之後,雲澈必將徹底名震天下,金烏炎的威名,也將重新為所有玄者所牢記。

    他們已經可以預見,以後無論到了何處,報出自己金烏宗弟子的身份,必將迎來與以往截然不同的目光與對待。

    另一邊,覆天界王站起,迎向到來的陸冷川。雖然陸冷川就此敗離封神之戰,成為唯一一個連六強都未能進入的「東域四神子」,覆天界王卻是毫無怪責,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你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如此氣度胸懷,不愧是本王的兒子,哈哈哈哈。」

    遙遠的吟雪界,無數片雪域,無數個角落,在那一刻同時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而相鄰的炎神界亦是如此,幾乎引得兩大星界都為之震蕩。

    「是雲澈勝!是我們吟雪界的雲澈勝了!六強……六強啊!!」

    「這……這居然是我們吟雪界的人……是我們吟雪界王的弟子……我真的不是在做夢?」

    「雲澈戰勝了東域四神子之一的陸冷川,那豈不是意味著……雲澈將取代陸冷川,成為新的『神子』?」

    「那是當然!!」

    「哇啊啊啊!吊打聖宇界王之子,碾壓神武界王之子……什麼上位星界的頂尖天才,全部都踩在腳下!現在又打敗了一個『神子』……嗚……這是我們吟雪界的人啊…生在吟雪界實在太好了……」

    ……………………

    ……………………

    雲澈先前完勝洛長安和武歸克,雖然也引起了很大轟動,但加起來,也不及這一戰之萬一。

    雖然,最終是陸冷川主動認輸,但在所有人心中,勝的就是雲澈。就算陸冷川沒有如此做,勝了比賽,但所有人心中的勝者,也同樣只有雲澈,他們的歡呼和內心的悸動,也都只會給予雲澈。

    今日的四場比賽,以一場華麗到極致的對決結束。

    明日的兩場,亦是敗者組的第六輪戰,對戰榜也在這時顯示在光幕之上。

    第一場:飛星界【夢斷昔】對戰瑤心劍閣【君惜淚】

    第二場:琉光界【水媚音】對戰吟雪界【雲澈】

    今日之戰結束,眾人離開封神台前,那些神帝、星神、月神、守護者、大界王、長老、年輕玄者……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會掃過雲澈所在的方向。

    他在不知不覺間,已是成為了這場封神之戰的絕對主角。

    一直待雲澈的傷勢足夠平穩,沐冰雲才帶著他離開。

    「今日這一戰,你師尊看了之後,不知是會高興,還是生氣。」沐冰雲輕語道。縱然是她,到現在也依然不敢相信,雲澈居然戰勝了陸冷川。

    正面抗衡陸冷川的力量……驚倒一眾神主的幻神……炎陽落世般的九陽天怒……

    這個當初她為了報救命之恩而順便帶回吟雪界的男子,短短三年,竟在封神台上,盪動了整個東神域的風雲。

    「師尊她……應該不捨得生我氣吧。」雲澈輕聲道。

    沐冰云:「……」

    久久無言,提及沐玄音,兩人之間的氣氛頓時有些尷尬了起來。

    這時,另一行人從身邊飛過,雲澈下意識的轉首,目光和陸冷川碰觸在了一起。

    雲澈身形停住,陸冷川也幾乎在同時停下身來。

    沐冰雲眸光側過,道:「這場勝利,是他讓給你的,去謝謝他吧。」

    雲澈點頭,飛向陸冷川,陸冷川也遣開他人,來到了雲澈身前。

    「雲兄弟,看來你的傷,似乎沒事了?」看著雲澈此時的狀態,陸冷川眼中滿是異色。他雖然換了衣服,但一身灼傷著實不輕。縱然以他的修為,想要完全恢復也要不短的時間。

    「已經無恙。」雲澈回答,然後真誠的道:「冷川兄,這場勝利對我很重要,感謝你的成全。」

    「不必。」陸冷川搖頭:「論年齡,我的修鍊時間幾乎是你的兩倍,論修為,你才是神劫境,論血脈,論元素之力,論悟性,論潛力……一切的一切,你都遠遠凌駕於我,我何來的資格勝。」

    雲澈:「……」

    「這個結果,是你應得的。你遠遠比我更配留在封神台上。」陸冷川微笑起來:「我相信,所有人都無比期待著接下來能繼續看到你的比賽,而不是陸冷川的……包括我自己在內。」

    「所以,我敗的心服口服。若是強行勝了,反而會於心不安,也不會有任何人為我喝彩。」

    雲澈也笑了起來:「明明是你把勝利主動讓給我,卻反過來勸我心安。冷川兄真是個難得的人。」

    「哈哈哈,我這種『難得』的人遍地都是,而像雲兄弟這樣的人,怕是幾十萬年都難有一個啊。」陸冷川大笑一聲,隨之忽然雙目一眯,有些嚴肅的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所使用的,是不是父王所說的『幻神術』,但,如果你一開始就使用『幻神』的話,我早已落敗。」

    雲澈:「……」

    「也就是說,你一開始的打算,是要保留這張底牌的。這麼說來,這場封神之戰,你其實有著更遠的目標……比如,洛長生?」

    「……」雲澈沒有否認,緩緩點頭。

    「果然如此。」陸冷川動了動眉頭,欲言又止。

    「冷川兄,你比之君惜淚,如何?」雲澈問道。

    陸冷川沒有任何猶豫,緩慢而沉重的道:「遠遠不及。」

    不是「不及」,而是「遠遠不及」。

    雲澈胸口起伏,輕輕嘆息:「看來,現在的我,根本毫無可能是君惜淚的對手……更不要說洛長生。」

    「君惜淚是劍君前輩的唯一傳人,絕非尋常。而洛長生,更是公認的怪胎。或許再晚些年,你可以與他們一戰,甚至超越他們……」陸冷川的話,無疑是極其高的評價,但隨之語調一轉:「但現在,你斷然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陸冷川是剛剛才和雲澈惡戰一場的人,他最為清楚雲澈力量的極限,所以,他說出了「斷然」二字。

    雲澈頓時沉默。

    「明日一戰,君惜淚必定能戰勝夢斷昔,而你明天若是贏了的話,下一個對手,便是君惜淚。」

    「但……」陸冷川臉色一肅:「在那之前,你千萬不要小視了水媚音。夢斷昔闖入六強,已是證明了他的實力,但他在水媚音手下,卻是一敗塗地……就某些方面而言,她要比君惜淚還可怕的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