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在時輪珠中將傷勢和玄力完全恢復,然後便直接關閉時輪結界,並未在其中修鍊。單純在其中修鍊幾個月,幾乎沒有可能提升到可以和君惜淚匹敵的程度。

    在和君惜淚交手前,他必須把手中七枚時輪珠的作用最大化,否則就只會是浪費。

    安靜一夜,雲澈將狀態調整到最佳,睜開眼睛時,天已大亮。

    今日之戰如此之快的到來。對手……水媚音。

    感受到他氣息的變動,沐冰雲來到他的身側:「時辰已近,我們走吧。」

    雲澈起身,想了想道:「冰雲宮主,破雲兄昨日的狀態還是有些不太對勁,我去看看他吧。若能拉著他去觀戰,當然最好。」

    「……也好。」沐冰雲頷首。這段時間她已看得出,雲澈的確是真心把火破雲當朋友,對他因君惜淚而失意之事也始終很是在意。

    雲澈來到炎神界居所,卻並沒有感知到火破雲的氣息。

    「哦……破雲師兄很早就和宗主一起去封神台那邊了。」留守的金烏弟子道,他在說話時,目中泛動著敬慕的異芒。

    絕對要比面對火破雲時還要強烈的太多太多。

    「原來如此。」

    雲澈離開時,那個金烏弟子難抑激動的喊道:「雲澈……公子,今日的封神之戰,一定要加油啊!」

    雲澈騰空而起,獨自飛往封神台。火破雲今日終於隨火如烈前往觀戰席,似是走出了陰霾,但云澈心中卻無輕鬆,反而多了幾分沉重。

    剛才那個金烏弟子熾熱到極點的目光,讓他忽然想到了什麼。

    「唉。」雲澈輕嘆一聲,自言自語:「年輕人啊……」

    貌似他已經忘了,就目前的生理年齡而言,他比火破雲還要小上一些。

    接近封神台區域時,一行三人從另一個方向飛至,雲澈目光一側,頓時一怔。

    這三人之中,為首之人赫然是水映月!而最為惹眼,讓人下意識會第一眼注目的,是中間那個一身黑裙,玲瓏嬌小的稚齡少女。

    他今日的對手水媚音!

    第三人則是一個青年男子,一身藍衣,長的白白凈凈,眉清目秀,卻又不失英氣。

    「咦?」在雲澈看到他們時,水媚音也看到了他,美眸一轉,忽然一拉姐姐,徑直向雲澈這邊飛來。

    「雲澈大哥哥!」水媚音彎眉纖纖,向雲澈揮動小手:「好巧哦,我們又見面了。」

    「呃……啊,好巧。」這個被舉世矚目的天之驕女竟忽然主動上來搭話,倒是讓雲澈頗有些措手不及。

    水媚音臉兒微仰,星眸閃閃:「雲澈大哥哥,你昨天和冷川哥哥交手時的表現,真的超厲害!我好崇拜你哦!」

    「……」雲澈一愣,他注意到,跟著水媚音過來的水映月和青年男子在聽到這話時更是狠狠的愣了一下,好像連眼神都變了。

    看著雲澈明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水媚音翹了翹嫩唇:「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是第一次真心崇拜一個人哦,因為雲澈大哥哥真的好厲害好厲害……啊對了!」

    水媚音稍稍側身:「這是我的姐姐,你見過的。」

    水映月向雲澈微微點頭。毫無疑問,他此時看向雲澈的目光,和初見時已全然不同。

    「這是我的九十九哥。」水媚音又指向青年男子:「九十九哥也參加了這次玄神大會,但在第三輪預選就敗掉了,比大哥哥你差的太遠太遠啦,連大哥哥的一點點小指頭都比不上哦。」

    能和水映月水媚音同行,青年男子的身份自然非凡。站在雲澈身前時,他自恃琉光界王之子的身份,本是一身貴氣凌然,卻被水媚音幾句話貶的瞬間氣場全場,面帶尬色的向雲澈道:「咳,在下水映痕,父王第九十九子。昨日雲小兄弟的一戰讓在下大開眼界。」

    「……原來是琉光九十九公子,幸會。」雲澈還禮道,心中一陣感慨:若是在玄神大會前,立於上位星界之巔的琉光界驕子又豈會多看一眼中位星界的人。但現在,這個琉光界的界王之子不但主動說話,還以「在下」自稱……

    他對水映痕稍有印象,隱約記得是在一千個天選之子之中,不過第三輪宙天塔之戰被刷了下去,未入封神之戰。

    從水媚音剛才對他毫不留情的吐槽來看,這對這個琉光九十九公子來說,貌似是件很失敗很丟臉的事。

    「雲澈大哥哥,你今天的對手是我,可要小心哦。」水媚音眉兒彎彎,笑臉嬌甜,沒有半點面對對手時該有的樣子。

    「你也一樣。」雲澈道。

    「不過,」少女星眸稍轉,笑盈盈的道:「你看起來,一點都不擔心會輸給我。」

    「不,」雲澈搖頭:「我從來不會小看任何對手,更不敢小看你。」

    水媚音眨了眨眼睛,一臉認真,鼻尖和唇瓣也翹起了幾分,很是確定的道:「可是……你心裡就是這麼想的。」

    「……」水媚音眼瞳純凈如水晶,卻又深邃如暗夜,似乎能直接看穿人的靈魂。

    雲澈的確不會輕視水媚音,但由於對自己精神力的極度自信,他潛意識裡,卻是從未想過自己會敗給水媚音。昨日在戰勝陸冷川之後,他這一夜之間,滿**想的都是該怎樣才能戰勝君惜淚,幾乎就沒琢磨過和水媚音之戰。

    此時,面對水媚音漆黑的眼眸和篤定的言語,他的內心深處第一次驟生警覺……而且極為強烈。

    「嘻嘻,」水媚音又在這時忽然輕笑了起來,笑的格外嬌甜:「雖然人家年齡小,還那麼可愛,但是,說不定要比冷川哥哥還難對付唷。所以,大哥哥千萬要小心哦。」

    「好了,」水映月拉過水媚音的手,目光微瞥了雲澈一眼:「時間很近了,我們走吧。」

    「嗯!」水媚音挽起姐姐的手:「雲澈大哥哥,過會兒見。」

    姐妹緩慢飛離,一黑一藍,衣袂飄飄間如雙蝶飛舞,賞心悅目。

    水映痕卻是身形一頓,忽然轉身,一臉嚴肅的向雲澈小聲道:「喂!我可提醒你,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打敗了陸冷川,就能勝過我小妹,我小妹……可是個遠比你看到的,想到的還要可怕幾千倍的小妖精,昨天拼個半死贏的那麼光彩,今天可別全栽了進去!」

    「……」雲澈稍愕,點頭道:「謝謝九十九公子提醒。」

    「知道就好!」水映痕說完,卻沒有離開,而是更靠近幾分,聲音也再度壓低了很多:「那個……你看,我好心提醒你,是不是也該那個……咳,回報下?你昨天和陸冷川交手時……那個『幻神術』到底是怎麼搞出來的?」

    雲澈:「……」

    「不會是真的『幻神術』吧?父王說那是神主境才能用的極道能力,為什麼你才神劫境就……是不是有什麼竅門?難不難學啊?」

    「九十九哥!快……過……來!」

    水媚音的聲音遙遙傳來,水映痕如聞聖旨,連忙回頭,才猶豫了半息就連忙跟上,同時不忘記向雲澈傳音道:「回頭……回頭再聊!」

    雲澈來到封神台時,一眼看到火破雲。火破雲也同時看到了他,起身而迎。

    「破雲兄,你總算是來了,看來一定想通了很多事。」雲澈微笑道。

    火破雲卻是搖頭,苦笑一聲:「說出來,要讓雲兄弟笑話了,昨日,我也一度以為我已擺脫魔障,但……」

    「唉。」火破雲輕嘆一聲,眼神迷濛:「明知道那是心魔,卻無法脫出。明知道是不該有的念想,卻無法甩開……到了這宙天界,我才看清,原來我其實是個如此無用之人。」

    「哈哈哈,」雲澈卻是笑了起來:「破雲兄,記住我說過的話,不要把心魔當成壞事。相反,這不過是人生必須經歷的一個坎,踏過去之後,便可看到另外一個全新的天地。」

    「嗯!」火破雲重重點頭:「我不會讓自己持續這麼丟人下去的。雲兄弟,今日之戰若是勝了,便可入四強!成為『封神四子』之一!我記得宙天之音說過,排位前四者會有四大王界給予的特殊獎勵,所以……你定要加油,一定要勝。」

    「當然!」

    今日是敗者組第六戰,一共兩場對決,隨著祛穢尊者的宣讀,今日的封神之戰很快開啟。

    第一場,君惜淚對戰夢斷昔,這一戰結局毫無懸念和意外,君惜淚只出六劍,輕鬆獲勝。

    「夢斷昔落敗,止步封神之戰。君惜淚勝,入三日後敗者組第七輪戰!」

    「敗者組第六輪戰第二場,琉光界水媚音對戰吟雪界雲澈!」

    祛穢尊者聲音未落,包括各大神帝、星神、月神、守護者之內,全場目光齊刷刷的集中到了雲澈身上……單單這一幕,便足以彰顯雲澈昨日之戰帶來何等巨大的影響力。

    「千萬小心。」沐冰雲四字叮囑。

    「雲兄弟,建議以最快速度玄力壓制,不要給她任何施展精神攻擊的機會。」火破雲小聲道。

    雲澈微微頷首,飛身而起,落在了封神台上,和水媚音遙遙相對,隨著朱紅光芒一閃,玄氣未動,劫天劍已握手中。

    相比於他眼神鄭重,蓄勢待發,水媚音卻是雙手倒背,嬌嫩的手指還在輕巧的擺弄著束著纖纖腰身的蝴蝶結,小臉上淺笑嫣然,讓人感覺不到半點的緊張和威懾感。

    觀戰席格外的安靜,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因為這一場對決,誰都不敢預料結果。

    雲澈的實力已是毋庸置疑,昨日一戰,可謂驚艷了整個東神域。

    但,水媚音卻是一個極其特殊的存在。

    她的玄力只有神靈境一級,在她這個年齡絕對是驚世駭俗的修為,但在這封神之戰,卻是墊底。而她在封神之戰一路走到今天,除了和水映月之戰是主動認輸,未有一敗!

    而且每一戰,都贏的分外輕鬆。

    同時每一戰,都從未以玄力應戰,而是靠的極高層面的身法,和強大到無比異常的精神力。

    另一方面,這兩人,剛好是封神三十二人,乃至一千個天選之子中玄力最低的兩人。

    一個神靈境一級,一個神劫境八級。

    而就是這兩人,卻是踩下了一眾神靈境後期,站在了爭奪四強的戰場之上,無疑是封神之戰歷史上的一大奇觀。

    在雲澈的盯視之下,水媚音腦袋一歪,一雙已頗具媚光的眼眸彎成了兩枚細細的月牙,一道很柔很輕的魂音在這時傳到了雲澈的心海之中:

    「雲澈大哥哥,要小心哦。」

    「開戰!!」

    祛穢尊者聲如驚雷,而雲澈也在聲音落下的那一剎那忽如離弦之箭,直竄而出,身上玄氣亦全力爆開……

    他所想和火破雲一樣,第一時間以佔據絕對優勢的力量將她壓制,直接不給她任何施展精神力的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