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聲音,難道是……”

    衆人轉頭四望,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而一個如神如仙的身影,以及那個早已被神話的名字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腦海之中。

    “隕陽……劍主……”青玄真人艱澀出聲,眼中陡現希望。但想到雲澈那太過可怕的實力,這股希望又馬上暗淡了數分。

    他們都曾領教過隕陽劍主的實力,在東界域,他絕對是無敵的存在。但,雲澈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以他們的認知,縱是隕陽劍主,也幾乎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除非……

    雲澈,他究竟是誰,又爲何會來到這裏……東界域,今後難道真的要匍匐在他的腳下了嗎?

    這個聲音的出現,雲澈毫無動容,低冷道:“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雲澈,”那個並不蒼老,但帶着深厚滄桑的聲音嘆道:“我們九宗與你素無冤仇,你又何必如此相逼。你若執意如此逆道而行,縱不遭人滅,亦會遭天誅……收手吧。”

    “天……誅?”雲澈笑了起來,這番話,對他人或許會造成些許的警醒威懾,而對他,卻是可笑到不能再可笑的笑話,他緩緩擡頭,目光刺向北方,聲音低沉如淵:“滾出來吧。”

    一個身影,也在這時浮現於北方的天空。中年男子,一身素衣無塵,後背負一把寬劍,在以黑暗玄力爲核心力量,幽暗爲主色調的北神域,他所負之劍,卻是一片白瑩。

    “隕陽劍主……是隕陽劍主!”

    震天的驚呼聲如暴風般捲起,空氣中響蕩的,是東界域第一人之名!

    隕陽劍主,東界域九大宗之首隕陽劍域的現任劍主,當之無愧,亦無可撼動的東界域第一人!

    所有人都確信他今日不可能到場,更有傳聞他近期一直都在閉關之中,沒想到,他竟然親身出現。很可能,他從一開始,便隱在一側。

    面對這東界域第一人,雲澈緩緩伸出一根手指:“你只有一次機會,臣服,或者死!”

    雲澈的言語之下,本是沸騰的聲音又陡然冷卻下來。隕陽劍主的確強大無匹,若是他從一開始便出現,無人會認爲雲澈能戰勝他。

    但,親眼目睹雲澈簡直如鬼神般的實力,他們無法不想到一個驚慄的可能……隕陽劍主,也很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而面對隕陽劍主,雲澈的姿態,也和先前毫無不同。

    “看來多說無益。”隕陽劍主手臂擡起,抓在劍柄上,純白大劍無聲而起,未見他有什麼動作,劍尖之上,已爆射出數十丈的漆黑劍罡。

    與此同時,氣流、空間、視線,都驟然扭曲。所有人都清楚的感覺到,在沉寂中顫慄的空間,彷彿一下子多了億萬把無形之劍,只需一個意念,便可將所有生靈,乃至整片天地都毀滅殆盡。

    一瞬間籠罩天地的黑暗劍威,讓所有玄者屏息,而八大宗的神王更是齊齊色變。

    “這……這是……”

    同在東界域,同屬九大宗,他們最爲了解隕陽劍主,而呈現在他們眼前的劍威,卻遠遠超出了他們的認知。馬上,他們忽然想到了那個傳聞,臉色再變。

    “難道,隕陽劍主已完成突破!?”

    “神王境……十級!”懨星樓主激動大吼。他們本滿是恐懼絕望的眼瞳,也在這時陡然釋放出灼灼異芒。

    隕陽劍主的突破,絕不單單是締造了東界域的新神話,更是眼前危機下,耀眼了不知多少倍的希望!

    十級神王,那可是距離神君也只差一步的境界!斷無理由會無法制裁這個妄圖踩踏東界域的雲澈!

    這一刻,感受着來自隕陽劍主的巔峯劍威,癱俯在地的衆神王幾乎要熱淚盈眶,這締造神話的突破,就像是老天庇佑,恩賜給他們的救贖!

    “若非我完成突破,定非你對手。”隕陽劍主徐徐道,隨着他的開口,籠罩天地的黑暗劍威也在無聲流轉,似乎隨時都會將雲澈徹底絞滅:“看來,也是天意。”

    “呵,就憑你?”雲澈面無表情:“看來,你是選擇‘死’了!”

    “單憑我一人,或許敗你容易,但要留下你,卻是難以做到。”隕陽劍主緩緩而語,他的言語每一個字都沉重如嶽,讓人無法質疑:“你心性狠戾,又太過年輕,若被你遁走,無疑後患無窮。所以,我便邀了另一位道友同至。”

    另一位……道友?

    隕陽劍主的話讓衆人齊齊一愣,唯有暝梟,他的眼底晃過一抹頗爲振奮的異芒。

    也是在這時,東方的天空忽然一暗。

    無數浮空的玄舟、玄艦在這時如被萬嶽壓身,陡然沉降,一片遮天蔽日的黑影緩緩飛至,頃刻間,整片蒼穹都彷彿猛的下壓,讓人胸腔沉悶欲裂。

    “暝……暝鵬!”

    他們仰頭望天,驚駭莫名。那遮蔽蒼穹的巨大黑影,那雙足有數十里長的巨大黑翼,分明是暝鵬無疑!

    暝鵬一族,在東界域無人不曉。但,他們所有人,乃至各大宗主太長老,都從未見過如此之巨,巨至百里的暝鵬真身!

    更可怕的,是這股覆世而下的威壓,竟完全不下於隕陽劍主的黑暗劍威!

    寒曇峯頂,面對覆天黑影,暝梟重跪而下,俯身叩首,清亮的吼聲傳到每一個人的耳邊:“不肖後輩暝梟,恭迎老祖!”

    “老祖”二字一出,驚然中的衆玄者全部瞬間瞠目結舌,如聞鬼神之音。

    “暝……暝鵬老祖!?”不知有多少人顫慄出聲。

    暝鵬的壽命遠長於人類,這亦是暝鵬一族久盛的重要原因。而,從很久很久之前,便經常會有暝鵬老祖其實還一直在世的傳聞……但傳聞終究只是傳聞,少有人會真正的深究和相信。

    但今日,在九大宗面臨曠世劫難之時,他們竟親眼看到了百里暝鵬,親耳聽到暝梟跪喊“老祖”。

    暝鵬老祖真的沒有死,而這股完全不下於隕陽劍主的恐怖威壓,證明着他的實力,竟也是十級神王!

    而且很可能,是還要勝過隕陽劍主的十級神王!

    也就是說,在隕陽劍主之前,東界域便早已存在着一個十級神王!只是他避世而修,成爲暝鵬一族的守護老祖……實則,他纔是東界域真正的第一人,和第一個十級神王!

    且很顯然,隕陽劍主一直都知道暝鵬老祖的存在,並且有着不淺的交情。

    哭魂太長老、碎月觀主、懨星樓主、血手毒君、黑煞宗主、夜叉魔君、青玄真人……他們也全部呆在那裏,然後竭力行禮,半是激動,半是敬畏的喊道:“恭迎暝鵬老祖。”

    氣氛,又一次變了,徹徹底底的變了。

    他們眼睜睜的看着雲澈被封入太陰鬼鼎,眼睜睜的看着雲澈將七大神王如土狗一般的凌虐踩踏,但才轉眼之間,突破至十級神王的隕陽劍主現身,同時出現了一個隱世許久的恐怖人物。

    隕陽劍主,暝鵬老祖……兩個十級神王!

    東界域從未出現過的力量,今日竟同時現身了兩個!

    兩大十級神王,雲澈縱然再強,也不可能有任何抗爭的可能!

    局勢,在呈碾壓之勢的慘境下,徹徹底底的逆轉了。

    “雲……澈……”

    蒼穹之上,傳來暝鵬老祖的聲音,每一語,都帶着懾世之危,每一字,都引得空間震盪:“你若只是證道而來,老朽斷不會現身。但你如此手段野心,已是不可饒恕。”

    “東墟界,非你撒野之地。你步步緊逼,欲將這片東界域踩於腳下,那便休怪我等將你的屍骨永遠埋葬此地。”

    “多說無益。”隕陽劍主淡淡道:“動手吧。”

    白劍橫空,他整個人的氣場也隨之頓變,目染劍芒,浮於高空的他便如睥睨天下的帝王,雲澈,以及在場衆生在他眼中皆如螻蟻,東界域第一人的風姿威凌,在這一個剎那便盡顯無遺。

    “此劍,名爲‘隕陽’。”隕陽劍主徐徐而語:“我隕陽劍域,便是以它爲名。它這一生所斬滅的神王,已近千數!今日,它便要再飲神王之血!”

    哧!

    氣機牽動,一道劍芒驟斬而下,在天地之間劃下一道萬丈白虹,與此同時,萬千劍氣如游龍般爆射而下,帶起撕心裂耳的空間哀鳴。

    雲澈身體轉過,周身黑光纏繞,迎着橫空斬下的劍芒,他一拳轟出,不帶任何玄功,無比純粹的黑暗玄力在他的拳上爆發,直迎劍芒。

    嚓!!

    一聲滅世霹靂般的爆鳴,萬丈白芒在劇震中當空崩裂,卻沒有就此潰散,而是在劍氣帶動下,化作無數細小的毀滅劍芒,瘋狂的刺向雲澈。

    叮叮叮叮叮叮……

    劍氣、劍芒如暴雨般落下,被雲澈的護身玄氣全部震散。

    隕陽劍主目綻異光,手勢微變,虛空之中竟憑空出現了數千道或蒼白如雪,或漆黑如淵的劍罡,在同一個瞬間向雲澈暴刺而去。

    劍氣、劍芒、劍罡……三種劍威同時催動,且每一種都強大到讓風雲變色。這一刻,無數目瞪口呆的玄者親眼目睹了何爲東界域劍道、玄道第一人!

    砰!

    砰!

    砰!

    劍罡轟身,每一道都會帶起直衝百丈的白芒或黑芒,雲澈臉色未變,但護身玄力卻開始明顯的扭曲、激盪,然後出現越來越重的凹陷和裂痕。

    八宗的衆宗主、太長老被劍氣餘波遠遠衝開,他們感受着來自隕陽劍主的劍威,心中無不是驚濤翻騰……這就是十級神王,這就是僅次於半步神君的巔峯神王之力!

    嘶啦!

    一聲無比刺耳的裂響,雲澈的護身玄力終於被撕裂,一道劍罡貼耳飛過,斷下他數根漆黑的髮絲。

    與此同時,蒼穹忽然風翻雲變。

    暝鵬老祖動了,那一雙連起來足有百里的巨翼猛然扇下,頓時,一股漆黑風暴從天穹降下,罩向了被劍氣、劍芒、劍罡完全壓制住的雲澈。

    一瞬間,雲澈所在的空間,化作了一片漆黑的漩渦。

    “雲前輩!”東方寒薇一聲慘呼,駭得心魂欲裂。

    “哈……哈哈!”青玄真人雙目瞪大,發泄的大笑:“死吧!這就是觸犯我九宗的下場!”

    轟隆!

    青玄真人的吼聲未落,黑色漩渦中忽然爆開一道沖天的火光。火光撕裂了漆黑風旋,在漫天的驚呼聲中,遍體燃火的雲澈沖天而起,直撲隕陽劍主,以掌爲劍,一道天狼之影帶着震空咆哮衝向隕陽劍主。

    “來得好!”

    隕陽劍主面不改色,更不避不退,手中“隕陽劍”由蒼白轉爲漆黑,黑影微掠,卻是閃過萬千黑芒,將天狼之影層層削弱,近身之時,餘威已不足三成,被隕陽劍主一劍斬斷,狼威潰散。

    而在雲澈出手之時,天空再次一暗,暝鵬老祖巨翼第二次罩下……而這一次,天地之間忽然出現了剎那的絕對黑暗,足足百里的黑暗颶風從空而降,又在降下之時急劇收縮,最後,竟化作了一道只有百丈長的漆黑風刃,雷霆般的掃向雲澈。

    百里颶風凝成的黑暗風刃,無法想象這是如此做到,更無法想象其中會蘊含着多麼恐怖的力量,怕是足以將萬里蒼穹都瞬間斷裂。

    雲澈被隕陽劍主的劍威狠狠壓制,又剛剛出手,後力難繼,在任何人看來,都難有避開的可能。

    黑暗風刃臨身,雲澈目光一凝,身體微轉,身上赤炎爆燃,以鳳翼天穹破空而起,將來自隕陽劍主和暝鵬老祖的雙重威壓強行衝破。

    嚓————

    風刃刺過,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痕印在了雲澈上一個剎那所在的方位,空間黑痕隨着風刃持續蔓延,直達視線所不能及的天際,似乎真的將蒼穹都給切裂。

    “躲的好。”

    上空,傳來暝鵬老祖似讚許,似驚歎的聲音:“竟能強行擺脫我們兩人的壓制,你的確足夠了不起。可惜,同樣的機會,不會有第二次了。”

    之前的遠觀,以及剛纔幾個照面的交手,他們已差不多摸到了雲澈的實力極限。

    隕陽劍主劍指雲澈,不無惋惜的道:“若你只是一個過客,會是一個讓人興奮的絕佳對手。但可惜,你卻桀驁狂肆,勢爲死敵。我也只能將你永留此地。”

    面對兩大十級神王,雲澈雖看上去並未負傷,但誰都看得出,他處在明顯的劣勢。就連方纔逃過暝鵬老祖的毀滅風刃,也都是很大的僥倖。

    面對顯然已決定,並有十足把握將他滅殺此地的隕陽劍主與暝鵬老祖,雲澈的表情終於出現了些微的變動……他嘴角輕動,斜起一抹無比嘲諷的弧度。

    封閉許久的邪神境關,在這時無聲開啓。

    “轟……天!”

    轟隆!

    如一聲悶雷響動,雲澈身上一直死氣沉沉的玄氣,在一瞬間猛烈膨脹、暴走,化作觸目驚心的赤紅色,又與身上繞動的黑暗玄氣交染成深邃的赤黑色。

    僅僅是玄氣的剎那爆發,卻如一把億鈞重錘狠狠的轟在了隕陽劍主和暝鵬老祖的身上,他們全身劇震,感受着雲澈那陡變的氣場,原本的從容霎時化作如臨噩夢的驚駭,劇凸的眼珠幾近炸裂。

    “什……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