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媚音似乎已是預想到雲澈會如此,一道藍色玄影第一時間在她身前浮現,幻成一個閃耀著水藍光華的小型玄陣。

    砰!!

    雲澈氣浪壓下,氣爆聲分外沉悶,卻是未能將水媚音壓制,視線之中,她的身影隨著閃現的藍色玄陣緩緩消失。

    而她的氣息,從相當遙遠的上空傳來。

    「『幻夢蝶舞』……不愧是連水映月都未能修成的頂級身法,果然非同尋常。」

    雲澈心中暗贊一聲,單憑水媚音如此輕易的遁開他的壓制,甚至還有那麼一瞬間擺脫了氣息鎖定,她的「幻夢蝶舞」就絕對不下於斷月拂影——當然,是未修至大圓滿的斷月拂影。

    雲澈迅速將水媚音的氣息重新鎖定,而水媚音的反擊也在這時到來,小手揮舞間,「幻心蝶語」藍華綻放,一道水幕瞬間瀰漫天空,傾覆而下。

    冰系玄功屬水系分支,但就攻擊、控制、防禦能力而言,全方面勝過純粹的水系玄功,唯一的劣勢是難以駕馭。因而,在神界之中,玄者耳熟能詳的水系玄功,九成都是冰系,純水系的可謂極少。

    而琉光界的主玄功「瀾星賦」就是純水系玄功,卻能位列東神域王界之下最強三大星界之一,可想而知其絕對尋常水系玄功可比。

    但,無論冰系水系,對擁有水靈邪體的雲澈而言,都毫無威脅可言!

    更何況,這道水幕除了看起來格外龐大,毫無氣勢威懾,雲澈一躍而起,劍身隨意一撩,直聽「嘶啦」一聲,漫天水幕如布帛一般被輕易撕開,露出了被短暫遮蔽的蔚藍天空……但,他還沒來得及看到水媚音的身影,第二道水幕便忽然覆下,再次封鎖了他的視線。

    也是在這一刻,水媚音的氣息,也忽然消失。

    雲澈一愕,剛要再度將水幕撕開,忽然眉頭猛的一動。

    不對!!

    雲澈的身形忽然停止,定格在了空中,身上玄氣浮蕩,但雙目,卻是緩緩的閉合,意識快速沉入心海之中。

    在這封神台上將意識沉入,本就是危險之舉,而雲澈不但是沉入,還沉入了整整八成之多,只留兩分意識在外,無疑全身都是破綻。

    靈魂空間星辰點點,一片安靜,毫無異狀。但云澈卻沒有馬上將意識收回,而是精神一凝,金芒乍現,金烏神魂化作一道巨大的金烏神影,引頸長鳴,雲澈的靈魂世界頓時化作一片火海。

    一瞬間,無數只小巧輕靈的黑色蝴蝶被火光映出,然後被快速焚滅,化作飄散的飛絮。

    而這些已進入他心魂的「黑蝶」,在釋放金烏神魂之前,他竟是毫無察覺!

    「啊呀!」

    火海之中響起少女清脆的驚呼聲。

    「大哥哥,你好厲害!居然一下子就發現了!」

    「不,其實我並沒有發現。」雲澈徐徐說道:「只不過,你的『魅惑』出現了那麼一點點小紕漏。宙天界的天空是蒼白色,而我剛才看到的天空,居然帶些許蔚藍。我便知道,我已經被你不聲不響的『魅惑』了!」

    「咦?是這樣嗎……」少女小聲自語。

    雲澈聲音很是平緩,但實則心魂緊繃,警惕到了極點,意識深處更滿是驚然。

    他先前親眼目睹過夢斷昔在水媚音的魂力之下一敗塗地,直到敗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早已處在水媚音的魅惑之中。他當時雖驚嘆於水媚音魂力的非同尋常,卻絕對自信以自己的精神力,斷然不會像夢斷昔那般狼狽,至少不至於連被魅惑了都不知道。

    但此刻,他才驚覺水媚音的魂力是何等恐怖。

    交手之際,他已是高高提起靈魂警惕,若是靈魂攻擊臨近,他會牢牢御住,甚至可以順勢反擊。

    但方才,若不是將意識沉下,他竟是絲毫都未察覺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已被侵襲。

    毫無防備之下被無聲侵襲也就罷了,但自己明明是全神戒備……

    難道,她的魂力,居然可以無視靈魂防禦,肆意進入他人的靈魂世界!?

    「嘻,大哥哥,你猜對了唷!」

    雲澈驚疑間,精神世界忽然響起少女的淺笑:「我的靈魂,有一個奇怪的名字叫『無垢神魂』,爹爹說,這是沾染原始鴻蒙之力所生,混沌之中最純凈最純凈的靈魂,會被所有非邪惡的靈魂所親和,所以可以很容易的侵入其他人的靈魂世界哦。」

    「大哥哥的靈魂很強很強,卻被我這麼容易的侵入,說明大哥哥,其實有著很純凈的靈魂呢!」

    無垢……神魂!?

    和沐玄音所提及過的「無垢身體」一樣,因最原始的鴻蒙之氣而生!?

    「純凈?呵……我的靈魂可配不上這兩個字。」雲澈說完,忽然一愣,隨之魂音沉下:「你……可以『看到』我的心念?」

    「嘻嘻嘻!」少女再次巧笑:「因為我現在就在你的靈魂世界中呀!」

    「……」一個人可以隨時知道自己所思所想,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而是若是就此下去,她很可能可以侵入到自己的記憶。

    雲澈的精神世界再度緊繃,沉聲道:「好……那我就……先把你從我的精神世界里趕出去!!」

    轟隆!!

    雲澈的精神世界炎光爆裂,鳳鳴驚天,雲澈的每一縷精神力都化作金烏爆炎,將整個精神世界化作一片徹底的火海。

    金烏神魂如金烏神炎一般暴烈,一切外物,都會盡皆焚滅。

    但在漫天精神火海之中,卻有無數黑蝶在翩翩起舞,一隻只黑蝶在火海中隕滅,又有很快會有新的黑蝶飛入,隨著金炎的燃燒,黑蝶非但沒有被焚滅殆盡,反而在越來越多,並逐漸的飛舞向更深處的靈魂世界。

    雲澈意念一轉,霎時火海變動,遍燃的金色火焰忽然化作無數疾舞的炎蝶,撲動著熾熱火光撲向黑蝶。

    紅蝶,金烏魂力的最強殺招。當年雲澈單單憑藉著「紅蝶領域」,將偌大黑魂神宗攪的雞飛狗跳,全宗人心惶惶,膽戰心驚。

    「哇!大哥哥,你的魂力居然可以具現成這麼漂亮的蝴蝶,好厲害!」

    雲澈魂力凝聚,精神緊繃,靈魂世界卻是傳來水媚音空靈嬌脆的聲音,聲音透著見到美好事物的喜悅,沒有哪怕一丁點靈魂惡戰的緊張和謹慎。

    分明是一副很是輕鬆的姿態!

    紅蝶魂力極其霸道,釋放之下,可以輕易將一個神道玄者的心魂瞬間焚毀。但其撲向黑蝶,炎光閃現,竟是無法將黑蝶馬上焚滅,而是短暫糾纏,一時間,雲澈的靈魂世界忽明忽暗,群蝶亂舞。

    封神台上詭異的安靜下來,雲澈停在半空,雙目閉合,一動不動。水媚音在他後方不到三十步之距,星眸眯合,同樣一動不動。

    「他們在……比拼精神力?」

    「媚音擁有無垢神魂,若強行比拼精神力……」水映月美目平淡,已是看到了結局:「就是洛長生,也絕對不可能是媚音的對手,雲澈已是必敗無疑!」

    琉光界王亦是微微點頭,水媚音天生異魂,她的精神力有多恐怖,沒有人比他這個父親更為清楚。雲澈就算髮現自己被靈魂侵襲,也該以佔據絕對優勢的戰力獲取勝機,膽敢與她正面精神相拼,極其不智!

    雲澈的身上,一股金烏威凌不斷釋放,時強時弱,顯然是在催動金烏神魂,沒過多久,一股冰冷的威壓忽然與金烏威凌重疊,赫然是釋放出了冰凰神魂。

    兩種神魂同時催動,雲澈的身體亦在輕微顫抖。

    而反觀水媚音,眸兒輕眯,裙擺飄飄,如在安靜的睡夢之中,讓人根本感覺不到半點魂力釋放的痕迹。

    雲澈的靈魂世界,紅蝶飛舞,冰凰長鳴。藍光與炎蝶同時封鎖毀滅著不知從何處侵入的黑蝶。但這些黑蝶彷彿無窮無盡,任憑雲澈如何抵禦,竟是始終不見減少。

    我就不信,你這麼一個還沒斷奶的小丫頭,精神力會比我深厚——雲澈心中低吼一聲,精神力更加兇猛的湧上。

    「哼!你才是沒斷奶的小丫頭!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雲澈意念才剛剛閃過,便響起少女不滿的哼聲,而她的「報復」也瞬息而至,飛舞中的黑蝶忽然閃動起漆黑的幽光,一股遠勝先前的壓迫感猛然壓至,讓金烏神魂與冰凰神魂的魂光同時一暗。

    「……!?」雲澈心中再驚……難道她剛才,根本就沒用全力!?

    黑蝶輕舞,將炎蝶快速的覆滅,不過十幾息之間,竟是侵入了雲澈近三成的靈魂空間,而且還在步步近逼。靈魂世界開始不安的顫盪,並逐漸顫盪的越來越劇烈。

    而就在這時,所有的黑蝶忽然向周圍飛散,轉眼便全部無影無蹤。而隨著黑蝶的散開,一副幻美的畫卷出現在了雲澈的眼前。

    他看到了高山矗立,雲霧縹緲,蒼穹浩瀚,星月同在。茫茫天地間,一種渺小的感覺油然而生。逐漸的,他開始看到高山和雲霧在遠去,蒼穹更加的浩瀚無際,而自己的存在亦愈加的渺小……再渺小……渺小如沙石……渺小如塵埃……渺小的近似於虛無……

    這是……

    雲澈心底駭然。存在的感覺卻不受控制的在快速失去,他很清楚,當存在的感覺徹底消失,便是他心魂被完全侵襲之時,那時的他將為水媚音所控,任由她宰割。

    他第一時間開始掙扎,但,竭力之下的掙扎卻是格外無力,那種可怕的感覺,就如一葉扁舟,妄想擺脫滄海的翻覆。逐漸的,就連金烏神魂和冰凰神魂的存在也微弱到幾乎無法察覺。

    這……這怎麼可能!

    我擁有多種神魂在身,精神力遠超常人,居然會被輕易壓制到簡直一敗塗地的程度……她明明才是一個十五歲的小丫頭啊!

    他越是掙扎,存在感卻越是薄弱,意識,在以可怕絕倫的速度模糊著。

    不行……看來,必須要釋放龍魂了!否則……

    「咦?龍魂?你還擁有龍魂?」

    心魂之中,傳來水媚音滿是驚訝的輕呼聲。

    雲澈不僅擁有龍魂,還是極其特殊,混沌唯一的龍神之魂!這是它最大的保命底牌之一,封神台眾目睽睽,若不到萬不得已,他斷然不會想要動用龍魂。

    但,水媚音的魂力之可怕,無數倍的超出了他的預期。他若繼續保留龍魂,便唯有慘敗。

    就在雲澈將要全力釋放龍魂之時,忽然心念一動……等等!她能隨時看到我的念想……

    嗯……

    嗯?

    嗯!!

    雲澈的精神力忽然完全放棄了掙扎,任由水媚音的魂力肆意侵襲,而他的心魂之中,浮現出一副綺麗的畫面:

    幻妖界,金烏雷炎谷,金烏魂靈設下的結界之中,小妖后、鳳雪児美麗的衣裳碎了滿地,全身不著一縷,緊緊的交纏在雲澈身上。或小妖后在上,或鳳雪児在上,或被雲澈交疊在一起,或同時埋首於雲澈的的胯間……兩具如星月般完美的玉體,卻在和雲澈做著世上最**不堪的事。

    砰!!

    雲澈的靈魂世界忽然猛烈震蕩,隨之響起了他這輩子聽到的最尖長的少女驚叫聲。

    「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