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少女尖長的驚叫聲中,那股剝奪著雲澈存在感的無情魂壓也頓如決堤之水,大幅度潰散。雲澈的精神猛的一明,沉寂許久的金烏神魂與冰凰神魂同時爆發,無際的靈魂空間,再度閃耀起金色和冰藍的光華……

    「你……你你你……」

    水媚音雖然年紀尚小,但由於其擁有層面過高的「無垢神魂」,對於眾生,有著一種與生俱來,完全本能的優越與高貴。因而縱然面對一眾東神域的至境強者,她都是淡然從容,淺笑倩兮,從不會像其他年輕玄者一樣惶恐謹慎。

    但此刻,少女的聲音卻充滿了慌亂,再也沒有了半點從容。

    即使她特殊的靈魂讓她可以藐視眾生,但就男女之事的「閱歷」之上,她卻是一張白的不能再白的白紙,和雲澈差了至少一萬個水映月。

    更為陰險的是,雲澈所回想的畫面,哪怕是水媚音的母親,哪怕是閱人無數的風塵女子看到都會面紅耳赤,何況這個才十五歲的純白少女!再加上水媚音的意識就在雲澈的靈魂空間之中,雲澈所想,對她而言何止是「清晰」……

    靈魂衝擊之大,可想而知。

    隨著水媚音的魂力崩潰,雲澈反壓之下,轉眼之間便將她的魂壓層層驅散。

    「你……你……你怎麼可以……你……居然……你這個壞人!!」

    少女聲音瑟瑟顫顫,語無倫次,慌亂之餘,還隱帶哭腔。

    「嗯?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了?」雲澈很是無辜的回答:「我剛才就是回憶了一下和我的妻子……們恩愛的畫面而已,難道有什麼不行?啊?難不成,你連這個都偷窺?你該不會……是那種壞女孩吧?」

    被雲澈狠狠褻瀆了靈魂,卻又被他倒打一耙,水媚音的魂壓更是一陣顫顫:「你……你……你才是壞人!你就是壞人!你你……我要告訴姐……嗚……我真的生氣了!!」

    魂力的潰敗被快速的遏住,水媚音已是強行凝心,巨大的威壓重新充斥於雲澈的靈魂空間。這時,雲澈的身前,一個玲瓏身影緩緩浮現,赫然是水媚音……她竟在雲澈的靈魂空間中,具現出了自己的存在。

    她的身後黑蝶漫天,在翩翩起舞間覆蓋著雲澈大半的靈魂空間。黑蝶幻美而神秘,但帶給雲澈的,卻是一股浩渺沉重,如蒼穹即將傾覆的恐怖威壓,在這股威壓之下,雲澈心魂驟凝,他幾乎可以確信,這股魂壓一旦罩下,絕對有可能讓他意識完全崩潰。

    很顯然,水媚音是真的怒了。

    從來沒有人敢褻瀆她,何況還是如此嚴重無恥的靈魂褻瀆。

    漫天黑蝶之下,冰凰與金烏的魂影再次快速的暗淡失色。

    水媚音的魂力之恐怖,的確遠遠超過了雲澈的預料。他一向自信精神力強大,但在水媚音面前,可謂是一敗塗地,尤其水媚音魂力全開之時,他幾乎連掙扎之力都沒有。

    年紀如此之小便已如此,將來……根本不可想象。

    但,唯一可惜的是,她還是太嫩,最大的弱點,已清楚的暴露在雲澈眼前。

    面對水媚音憤怒之下的全力壓制,雲澈卻是絲毫沒有表現出抵抗,就在水媚音一聲嬌呼,黑蝶綻放黑芒,魂力完全壓下的那一剎那,雲澈的心念之中,恰到好處的映現出一個女孩的身影。

    她一身黑裙,纖纖的腰兒系著黑蝶,有著暗夜般的眼瞳,天使般的容顏,以及精靈般的純凈,正是水媚音。

    她俏生生的站在那裡,卻被忽然出現的雲澈重重的撲倒,然後無情的撕開了她的衣裙,露出一具瑩白如雪,又纖柔嬌弱到讓人心憐的玉體。

    靈魂空間瞬間劇盪,漫天黑蝶全部定住,水媚音的魂影眸兒瞪大:「啊……你……」

    她一聲怒喊剛剛出口,便忽然呆住……隨之,是一聲比先前還要驚恐尖長數倍的驚叫。

    因為畫面之中,她太過嬌小的身軀已被雲澈直接抱起,撞至腰間。被他擺弄成一個極其羞恥的姿態……她在驚呆中還未反應過來,雲澈又將她身體轉過,擺成另外一個更加羞恥不堪的姿勢,肆意的顛鸞蹂躪。

    「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驚叫聲充斥著靈魂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正閃耀黑芒的漫天黑蝶變得一片大亂,然後又片片崩潰。

    雲澈不但手段極其無恥卑劣,時機也是極為陰險……剛好擇於水媚音全力釋放魂壓的剎那。而這個時候水媚音的靈魂崩潰,將不僅僅是崩潰那麼簡單,還將伴隨著嚴重的反噬。

    而在這個時機,雲澈的魂力毫無保留的完全壓上,一直沉寂的金烏神魂和冰凰神魂同時爆發,炎光與冰芒瞬間耀滿著整個靈魂空間。

    在水媚音的完全自潰和雲澈全力反制之下,本佔據著絕對優勢的黑蝶層層消弭,水媚音的魂影也在反噬中變得模糊,然後完全消失。

    封神台上,雲澈忽然睜開了眼睛,身上玄氣釋放,整個人如流星飛墜,驟撲水媚音,強橫的玄氣直罩而下。

    靈魂反噬的後果絕對要遠遠大過同等強度的玄氣反噬,嚴重的話還會造成不可逆轉的靈魂重創。靈魂潰亂之下,當然也不可能運轉玄氣,在雲澈的威壓之下,水媚音一聲驚叫,重重的坐倒在地,全身上下被玄氣牢牢封鎖,動彈不得。

    雲澈掌心朝向水媚音,輕輕鬆鬆的壓制住她的全身,心裡卻是長長舒了一口氣。

    而這忽然之間的變化,也讓所有人為之驚然,觀戰席驚呼一片。

    「什麼?」水映月一下子站起,滿臉難以置信。

    眼下的情形……兩人的魂力比拼,竟然是雲澈勝了?

    雲澈和水媚音的靈魂交戰持續了不短的時間,但並無一人試圖以魂力探知交戰過程。因為強行靈魂探知必定會在一定程度上對兩人之間的靈魂對撞造成干涉,這在封神之戰,是絕對不允許的。

    所以,也就沒有人知道兩人「惡戰」的過程。頂多是感知到了雲澈同時釋放了金烏神魂和冰凰神魂,而水媚音的魂力釋放卻是無聲無息,無痕無跡。

    絕對的玄力壓制下,任何人們都看得清,雲澈此時只要稍稍一運氣,就可以輕易要了水媚音的性命,這場對決,結果已分。

    雲澈不緊不慢的道:「你已經敗了,趕緊投……呃?」

    說未說完,雲澈的聲音明顯卡頓了一下,目光也為之一滯。

    水媚音愣愣的坐倒在地,雙目朦朧。一張無暇的臉兒布滿著嬌艷的粉霞,直蔓雪頸,無意間,竟是釋放著一種完全不該屬於她這個年齡,足以狠狠撩撥所有男人心弦和血液的妖媚。

    逐漸的,她的雙眸也開始紅了起來,從朦朧若霧,變得水光盈盈。

    「……」饒是雲澈臉皮厚如城牆,也是不自覺的避開目光,聲音也開始發虛:「咳,那個……所謂……兵不厭詐,我這也算是……正常手段,你不要生氣哈。」

    雲澈聲音壓低,基本只有水媚音才能聽到,每個字都透著心虛,就連壓制在水媚音身上的玄氣都不自覺的開始收回。

    這何止不是什麼「正常手段」,簡直卑鄙無恥下流惡劣到極點,何況對面還只是個半大的小姑娘,雲澈先前在靈魂空間的舉動也何止是靈魂褻瀆,簡直無異於當面把她給直接強暴了。

    「……」水媚音咬著嘴唇,眸中水汽氤氳,然後終於凝成兩枚晶瑩的淚珠。

    「我……絕對……不原諒你!!」

    她一聲嬌斥,忽然背轉過身,掙脫雲澈的玄氣壓制,飛身而起,在她起身的剎那,兩滴淚珠盈盈而落,點在了封神台上,也無聲的落在了雲澈的心魂深處。

    雲澈:「……」

    轉眼間,水媚音已是直接飛出了封神台區域,卻沒有停留,亦沒有回到琉光界坐席,甚至沒有和父親姐姐打招呼,就這麼遠遠飛離。

    「媚音!」琉光界王起身,面現急色。而他的身邊,水映月已藍影拂動,向水媚音追去,雲澈明顯察覺到,水映月離開之時,目光在他身上狠狠的盯了一下,隨之,琉光界有無數道目光緊緊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包括琉光界王在內。

    他清楚感覺到了這些目光中的疑惑、敵意……還有憤怒。

    先前被水媚音連番逼迫到絕境,根本無暇多想。而此刻,他才開始想到問題的嚴重性。

    水媚音何許人物,琉光界王的愛女,打破整個東神域歷史,可謂無人可及的天之驕女,連宙天界王都厚著臉皮想要收她當弟子……還被拒絕了。

    可想而知,琉光界會把她寶貝到何種程度。

    要是被知道他是如何擊潰水媚音的話……琉光界豈不是要把他生吞活剝了!

    而且都不用別人,琉光界王絕對恨到要親自動手!

    想到這裡,雲澈頓時全身冷汗直冒。

    這樣事,她……應該不會告訴別人吧?

    雲澈心裡暗暗祈禱著……不然的話,他先前為了泄憤已狠狠得罪了聖宇界,要是再加上個琉光界,那自己還在東神域混個屁啊!

    祛穢尊者也是怔了好一會兒,才猛的回神,連忙宣佈道:「水媚音脫離封神台區域,止步封神之戰。」

    「雲澈勝,入三日後敗者組第七輪戰!」

    今日兩場對決都在很短時間內結束。君惜淚與夢斷昔之戰的結果任何人都不意外,而雲澈與水媚音之戰的結果,卻是看的人一愣一愣的。

    水媚音那過於異常的舉動,任誰都確信兩人在靈魂交戰時,一定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

    雲澈在琉光界一眾帶著冰冷殺氣的目光中走下封神台,剛回到坐席,沐冰雲便低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呃……」雲澈一臉正色的道:「沒什麼,水媚音的魂力強得驚人,我險些被擊敗。但好在她『經驗』不足,我『稍微』用了一點『小』手段才勉強獲勝。所以她……好像是生氣了。」

    以沐冰雲對雲澈的了解,他是個極其擅長隱藏情緒的人,但他剛才一堆話卻明顯底氣不足,顯然不是「小手段」那麼簡單。

    她剛要再問,另一邊,火破雲已是難抑激動的喊了起來:「雲兄弟!你簡直……太厲害了!四強!你現在已經是『封神四子』之一!也就是新的『東域四神子』!!」

    隨著雲澈擊敗水媚音,這場封神之戰的「四神子」也隨之誕生:

    分別是勝者組的洛長生和水映月,敗者組的君惜淚與雲澈。

    洛長生、水映月、君惜淚先前本就位列「東域四神子」,而雲澈卻是取代陸冷川,與其他三神子並肩四強之列,亦是名入新的「東域四神子」。而且這個「東域四神子」是在封神之戰所誕生,有著東神域無數玄者的親眼見證,比之先前更具權威,更讓人折服。

    中位星界出身,堪堪神劫境八級的玄力,與之其他三神子何止是天壤之別。但,目睹著雲澈一次次創造奇迹,一次次顛覆所有人的認知,擊敗在任何人看來都不可能擊敗的敵人,到了此刻,已是任誰都不會質疑雲澈的資格。相反,他位列「四神子」的一刻,東神域的星辰之碑前都是一片歡呼,尤其數量最多的中位星界與下位星界,無不是喊聲震天。

    因為這是第一次,中位星界踩下了一眾上位星界,和上位最頂尖的存在並駕齊驅。雲澈在這場封神之戰所帶來的震撼與轟動,絕對還要遠遠勝過其他三神子之和。

    吟雪界與炎神界的呼聲,更是震蕩的蒼穹都隱隱發顫。

    按照先前宙天之音所宣讀,入「封神四子」,得到的絕不僅僅是無上的榮耀,還將會得到四大王界的特殊獎勵,只是這「特殊獎勵」是什麼,現在還並無人知。

    封神之戰並沒有額外的排位戰,水媚音、夢斷昔誰是第五,誰是第六,將由宙天界根據兩人綜合實力、表現來判定,陸冷川、火破雲等人亦是如此。

    而接下來的對戰,也在這時出現在光幕之上……雖然所有人都已是清楚知曉:

    封神組最終戰(明日):

    聖宇界【洛長生】(神靈境十級)對戰琉光界【水映月】(神靈境十級)

    敗者組第七輪戰(三日後):

    瑤心劍閣【君惜淚】(神靈境十級)對戰吟雪界【雲澈】(神劫境八級)

    兩場對戰,尚未開始,結果已在所有人心裡,而且格外清晰。

    洛長生與水映月之戰,必是洛長生勝。君惜淚不是洛長生的對手,而水映月和君惜淚實力相近,自然也幾乎不可能戰勝洛長生。

    而君惜淚與雲澈之戰……雖然,雲澈已一次次創造奇迹,一次次讓所有人瞠目結舌,但,他的實力極限,在和陸冷川之戰時已展露無遺。他勝了陸冷川,卻勝的極為勉強,而君惜淚的實力,卻遠在陸冷川之上。

    所以,雖然無數玄者在為雲澈而高呼喝彩,卻沒有人認為他能擊敗君惜淚。

    敗者組的最終戰,自然將是君惜淚和水映月的對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