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目光轉向一個角落,那裡,君無名、君惜淚師徒正遠遠而去,而君惜淚的目光甚至都未曾向他瞥過一眼。

    「走吧。」沐冰雲道。

    雲澈卻是搖頭,站起身來,向火破雲道:「破雲兄,我有些事,想和你單獨聊一下。」

    火破雲一愣,沒有說話,微微點頭。

    雲澈和火破雲飛身離開,剛脫離封神台區域,雲澈便直接開口:「破雲兄,一直一來,你都被期許為炎神界的未來,尤其是金烏宗同門,對你始終有著極高的期望和讚譽,但昨日一戰,原本該屬於你的光環,卻全部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他們因我而生的狂熱,還要遠遠勝過你,你一定……很難接受吧?」

    火破雲身體明顯一頓,面對雲澈無比直白的話語,一時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雲澈轉身看著他,無比認真的道:「昨日,我原本以為以金烏炎戰勝陸冷川,會讓你重拾對金烏炎的信心,但我卻嚴重忽視了這對你的傷害反而要遠大於對你的安慰……雖然我是無意,但結果上……我必須向你道歉。」

    「不,不不!」火破雲連忙擺手,他想強笑,卻怎麼都笑不出來,黯然道:「你沒有做錯什麼,反而是你,讓金烏炎第一次這麼耀眼。是……是我,不但那麼不爭氣,還……還對雲兄弟生出了不該有的嫉妒之心……」

    言罷,火破雲已是垂下頭去。

    「嫉妒?」雲澈似笑非笑:「破雲兄,你真的以為,我的金烏炎強於你嗎?」

    「當然,」火破雲低語:「你的金烏炎連陸冷川都可擊敗,勝我又何止一點半點。」

    「不,」雲澈微微搖頭:「若論其他方面,我還可以頗為自信。但……唯獨金烏炎,我絕對是遠遠不及你的。」

    雲澈那極為確定的語氣,讓火破云為之一愕。

    「破雲兄,你的金烏血脈和金烏神魂,是你們金烏宗的金烏魂靈以失去存在為代價,而完整傳承給你的吧。」雲澈忽然道。

    火破雲猛的抬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雲澈。

    雲澈微笑:「不必覺得奇怪。破雲兄,你一定很疑惑我身上為什麼會有金烏神血和金烏神魂,我可以坦白告訴你,在我出生的那個世界,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星球,但卻也留有著一個金烏傳承。」

    「……果然……如此。」火破雲愣愣的低語道。

    「金烏魂靈都是神獸金烏的靈魂碎片,可以意識互通。所以,我在到來神界之前,就知道神界也存在著一個金烏魂靈。也就是說,至少在那個時間之前,你們炎神界的金烏魂靈並沒有消弭,而我到來神界之後,炎神界卻已沒有了金烏魂靈的存在,卻有了你這樣一個金烏血脈極其濃郁,對金烏炎駕馭更是強得不正常的人,所以,當年我們在吟雪界第一次碰面時,我就猜到了這一點。」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是他身邊有著鳳雪児這樣一個先例。

    「你……」火破雲驚呆,一時說不話來。

    「而我身上的金烏血脈和金烏神魂,便是來自我那個世界的金烏魂靈。我想,你們炎神界的金烏魂靈,應該也向你們提及過另一個魂靈的存在。而我所得到的傳承,是一縷神魂,和一共九滴金烏源血。」

    「九……滴?」火破雲輕念一聲,卻是滿眼的難以置信。

    九滴金烏血……還是源血,這對其他金烏弟子而言,是做夢都不敢想的神賜。但,雲澈所燃燒的金烏炎之恐怖……又怎麼會只是源自九滴金烏神血?

    「對,只有九滴,無論神血,還是神魂,都遠遠的弱於你。」雲澈看著火破雲的眼睛道:「而我所燃燒的金烏炎之所以看上去威力巨大,是因為我有另外一種特殊玄功,可以讓我將金烏炎更好的駕馭,從而將其炎威最大化。換言之,以我目前的力量層面,那已經是九滴金烏神血下金烏炎力的極限,再無可能更強。」

    「而你……雖然你對金烏炎的駕馭已是遠勝他人,但你畢竟還太年輕,還遠遠沒有發掘出金烏炎的真正神威。也就是說,我燃燒的金烏炎已是極限,而擁有著最強金烏血脈,最強金烏神魂的你,還有著極其巨大,任何人都難以想象的潛力,待到了那個時候,同等力量層面下,我的金烏炎斷然不可能比得過你……甚至可能連相提並論都做不到。」

    火破云:「……」

    「所以,你完全不需要介懷這件事,至於嫉妒就更沒必要了,真要嫉妒,也該是我嫉妒你才對。我要是有你這麼強大的血脈,哪還需要和陸冷川死磕的那麼簡單,隨隨便便就把他燒成灰了。」

    雲澈的話,讓火破雲本是暗淡的雙眸多了幾分異色和明光,他長舒一口氣,終於微笑了起來:「雲兄弟,謝謝你又安慰我。」

    「這可不是安慰。」雲澈笑著道:「只是你自己下意識忽視的事實而已。不過,雖然將來我的金烏炎註定遠遠不如你,但這可不代表我的實力會弱於你。破雲兄,我們來做個約定如何?」

    「……什麼約定?」

    「封神之戰後,你會被送入宙天神界修鍊『三千年』,那麼,待你走出宙天神境后,我們來好好的比拼一場如何?」

    三千年,對他們這些年輕一輩的人來言,是一段相當漫長的歲月,可以帶來太多太多,而且無法預料的變數。它不僅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實力,還會改變其認知、心境、追求……甚至性情。

    他的這句話,卻是讓火破雲眼睛一亮,這幾天一直沉寂的內心彷彿被點起了一簇熾熱的火焰。目視雲澈,他重重的點頭:「雲兄弟,謝謝你點醒我。我是金烏神靈的繼承者,現在的我只是太稚嫩,未來的我,金烏炎絕不會弱於任何人。」

    「雲兄弟,現在的我遠遠不如你,但……三年之後,我一定……一定會讓你,讓師尊,讓整個東神域刮目相看!」

    「好!」雲澈凝眉頷首:「我等著那一天!我同樣,也會竭盡全力不讓你超越!所以,這『三千年』,你最好別有一天的懈怠!」

    火破雲伸出手,向雲澈重重一握,臉上露出了如雲撥霧散的微笑,然後轉過身去,遠遠飛離。

    「呼。」看著火破雲的背影,雲澈暗舒一口氣,自語道:「破雲兄,加油吧。」

    火破雲並沒有留意到,雲澈提及宙天神境三千年時,說的是「你」,而不是「我們」。

    在神界,火破雲是雲澈唯一一個真正視為朋友的人。這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的性情,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便是因為他是金烏魂靈的最後傳承者。

    在幻妖界時,他不僅得到了金烏魂靈的神血神魂賜予,還得到了它諸多的指引。他在獄蘿毒手下絕望將死時,是金烏魂靈引導鳳雪児以涅槃之炎救了他的命,他身上魔源珠接連爆發,也是金烏魂靈以縮減自己的存在為代價,一次次為他強行續命。

    最終,金烏魂靈將自己最後的力量賜予了小妖后,然後煙消雲散。

    所有的恩情,雲澈連報答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對於火破雲,他不僅是親切,還有著一種很特殊的感情,潛意識裡,一直想把對金烏魂靈的感激報答在火破雲的身上。

    這兩天火破雲精神接連受挫,火如烈都沒見得多上心,反倒是雲澈絞盡腦汁的來為他化解。

    而相比於火破雲的事,他接下來要面對的,才是一個真正的大麻煩。

    三日後……君惜淚!

    陸冷川的話無疑在告訴他,他和君惜淚之間,有著絕對不可逾越的差距。

    而他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七枚時輪珠。但,短短七個月的時間,真的有可能拉近這巨大的差距嗎?

    回到庭院,沐冰雲正在那裡安靜的等待著他,第一句話便是:「君惜淚,你準備怎麼對付?」

    「不知道。」雲澈搖頭:「我手上現在有七枚時輪珠,如果我能在這『七個月『內有巨大突破的話,或許會有些許一戰的可能……吧。」

    中位星界出身入封神四子,整個東神域的中位星界都沸騰了,但沐冰雲在雲澈臉上卻看不到半點欣喜激動,只有極深的凝重,她輕輕嘆息一聲:「雲澈,看來,到了這個高度,對你而言依舊不夠……君惜淚之戰,必須要勝嗎?」

    「必須勝!」雲澈斬釘截鐵的道。

    時間還有三天,雲澈並沒有馬上開啟時輪結界修鍊,而是又坐在水塘邊,雙目閉合,凝神苦思起來。七個月,看起來很美好的時間,但他內心其實很清楚,他和君惜淚的差距,又豈是短短七個月可以追及。

    他必須想其他的辦法……到底還有沒有可以短時間內讓實力大幅度提升,以及讓劫天劍威大幅度提升的方法……

    在他的苦思之中,時間快速流過。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開始暗下。

    就在夜幕即將完全罩下之時,雲澈忽然抬頭,眼瞳之中閃過一瞬異樣的火光,而這時,一聲怒斥忽然從外面傳來:

    「雲澈,你給我滾出來!!」

    聲音未落,一道藍色劍芒凌空刺下,將庭院的大門直接轟爛。

    這一下,吟雪界的人毫無疑問被全部驚動。沐冰雲、沐渙之等人都是瞬間出現,但看清執劍走進的女子身影時,他們俱是一愣。

    女子一身藍衣,仙姿卓絕,手中之劍盪動著流光幻彩的異芒。

    赫然是水映月。

    作為琉光界王長女,東域四神子之一,水映月早就名滿東神域。但人們認知中的水映月人如其名,水一般平和輕柔,月一般高貴淡雅,幾乎從無明顯的情緒波動……但此刻的水映月卻是目光冰寒,雪顏盈怒,手中瑤溪劍不但出鞘,還隱含殺機。

    雲澈「蹭」的站了起來,頭皮發麻……完了完了,東窗事發了,這下可完犢子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