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這個氣息的主人,更絕無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

    但……

    隨着他的現身,那個氣息似有察覺,隨着地面和空間的劇烈震盪,近半的王城一瞬間從中斷裂,所有阻擋在兩人之間的障礙,無論生物死物盡皆湮滅,一個黑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宮城的中心。

    落在了雲澈的身前。

    這是一個女子。

    她一身便於匿蹤的黑衣,染滿着沙塵和傷痕,卻依舊無法掩下她軀體過於驚人的美感,她的髮絲呈現着華貴的金色,只是比雲澈印象中的暗淡了許多。

    她的臉上覆着一個黑色半面……遮蔽容顏,早已成爲她的習慣。因爲她的容顏太過於絕豔完美,美到足以傾天禍世……這是上天對她最大的恩賜,亦成爲她最大的禍患。

    縱容顏被遮,那如珠玉雕琢的下巴與脣瓣,依舊完美的近乎虛幻。

    這是一個雲澈相識之人……一個在他認知中,沒有任何可能會出現在這裏的人。

    千葉影兒!

    _ ⓣⓣⓚⓐⓝ_ co

    雲澈看着她,她看着雲澈……周圍聲響大作,無數的宮城護衛、玄者蜂擁而至,東寒國主亦帶着一衆東寒衛匆匆到來,整個王城如臨大敵,但兩人卻俱是一動不動,如被定身。

    雲澈和千葉,一個,曾被對方種下梵魂求死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個,曾被對方種下殘酷奴印,尊嚴喪盡,成爲一生之恥。

    他們都恨極對方,恨不能親手將之挫骨揚灰。

    他們一個曾是世所讚頌的救世神子,一個是立於當世之巔的梵帝神女,但就是這樣的兩個人,卻都遭到了最殘酷的背叛,又都被逼到了北神域這片黑暗之地。

    北神域的版圖雖遠小於其他神域,但畢竟也是有着數千星界的一方神域,浩瀚無比。

    但就在這浩渺北神域,他們卻相遇了,像是宿命,又像是老天開的離奇玩笑。

    砰!

    雲澈的雙手攥起,黑暗的玄光在他全身耀起,又快速染成了一層逐漸濃郁的血色。

    忽然爆發的玄氣,將身邊的東方寒薇,還有匆匆而至的護城玄者全部狠狠震開。

    千葉影兒可是擁有堪比神帝的力量,雲澈的力量,哪怕提升到極限,也不可能對她造成絲毫的威脅和影響。但,隨着氣流的暴動,千葉影兒的身軀竟是明顯的一晃。

    她看着雲澈,一直默默的看着,終於,她緩緩的伸手,但掌心釋放的卻不是玄氣,而是一枚……緩慢凝聚的魂晶。

    雲澈:“……”

    逐漸的,魂晶在她慘白的掌心逐漸成型。完全成型的那一刻,千葉影兒的身軀再次一晃,美眸無力的閉合,緩緩的倒下……就這麼昏死了過去,再無聲息。

    她的身後,是被她摧破的王城,還有無數的屍體。

    東寒國主到來,看到這個可怕的入侵者忽然昏迷在地,心中陡鬆一口氣,大吼道:“拿下!”

    東寒國主一聲令下,一衆東寒衛迅速向前……但,他們前行幾步,便全部定在了那裏,臉上露出了深深的驚懼,再不敢向前。

    雲澈全力釋放的氣場,豈是他們所能承受。

    東方寒薇不斷看着雲澈的神色,她小着聲音,試探着問道:“雲前輩,這個人……莫非是你相識之人?”

    雲澈沒有回答,他擡步走向千葉影兒,身上的玄氣沒有絲毫的收斂。

    一直近到只有幾步距離,他的眉頭猛的一動。

    昏迷中的千葉影兒,她的氣息竟是無比的虛弱不堪……虛弱到了雲澈都能清楚探知的地步。

    一個強大的玄者在何種情境下會忽然昏迷?或者,是軀體、靈魂遭受了難以承受的重創,或者,是長久的困頓絕境後精神忽然鬆弛。

    這個世上最恨他的人,千葉影兒絕對是其中之一……她竟出現在了北神域,竟會在他面前忽然昏迷。

    他手指一點,千葉影兒昏迷前所凝聚的魂晶落在了他的手上,一段來自千葉影兒的記憶,映現在了他的心海之中。

    身上的玄氣消散,雲澈抓起千葉影兒,身影一晃,已將她帶入修煉室中,門和結界同時閉合。

    所有人面面相覷,但無人敢追問什麼。

    ————

    千葉影兒昏迷了很久,而就連她昏迷的世界,都呈現着一片灰暗。

    她的眼睫微動,短暫沉寂後,她美眸猛的睜開,折身而起,目光所至,一下子對上了雲澈那雙無比幽暗的眼睛。

    千葉影兒身體定格,剛剛涌起的玄氣也緩緩沉下……她曾在雲澈身邊爲奴,熟悉着他的氣息和眼神,但此刻,身前的男子,他的氣息,還有眼神都徹徹底底的變了,明明熟悉,卻又格外的陌生。

    她的胸口逐漸起伏,面對雲澈……她緩緩屈膝,跪在了他的身前。

    “幫我……報仇。”她的聲音很輕,但其中所蘊的恨意,卻是讓空間爲之驟凝。

    她不是沒有跪過雲澈,但,那是她被種下奴印之時。

    而現在,這個有着世間最高身份,最傲尊嚴的神女,卻是以自己的意志,跪在了雲澈的身前。

    “幫你報仇?”雲澈嘴角咧動,似可笑,似嘲諷:“幫你殺千葉梵天嗎?”

    “你一定可以做到。”千葉影兒的身體在發抖:“這個世上,也只有你……可以做到……”

    那日,她被古燭送離梵帝神界後,便開始了竭力逃亡。她梵神神力潰散,又被千葉梵天毀了玄脈,更徹底失去了匿影之力,以梵帝神界的強大,她無論逃亡哪裏,都會有被找到的一天。

    唯有北神域!

    千葉影兒絕非輕易認命之人,她毅然踏入了北神域……時間上,還要先於雲澈。

    但,她不是雲澈,毫無駕馭黑暗玄力的能力,在這處黑暗之地,她的生命和玄力每一個瞬間都在被黑暗氣息所吞噬。而爲了徹底擺脫追殺,她不得不竭力深入……越是深入,這種吞噬便會越快,越殘酷。

    加之,她的玄脈本就被千葉梵天所重創,處在玄氣逸散的狀態,在北神域的這段時間,每一天,每一刻,都是噩夢。

    而支撐她的,便是斥滿心魂的恨……以及,復仇的執念與那抹唯一的希望:

    雲澈!

    玄脈被毀,她永無可能以自己的力量報仇。而這個世上,除她之外最有理由殺千葉梵天,未來也最有可能殺死千葉梵天的,便是雲澈!

    她清楚的知道了何爲恨滿乾坤……或許,她比世上任何人,都明白被世所負,慘失一切的雲澈心裏會滋生怎樣的恨戾和魔鬼。

    如果,他能逃脫三方神域的追殺,那麼北神域,是他最有可能逃往的地方。

    他繼承着邪神神力,未來所能達到的上限,必定超過當世所有的人……而這,亦是他不爲世所容的潛因。擁有黑暗玄力的他,在北神域亦可成長,給他足夠的時間,將來,必有殺千葉梵天的能力!

    曾辱踏她的尊嚴,她恨不能挫骨揚灰之人,竟成爲她最後的希望和奢求……何其的悲哀諷刺。

    她本以爲,在茫茫北神域尋找雲澈,定如大海撈針,她的狀態,或許都難以支撐到那一天。

    但,就在不到一天前,在這片名爲東墟的黑暗土地上,她竟然聽到了“雲澈”這個名字。

    “呵,”雲澈冷笑:“可笑,這個世界上,我最想殺的人之一,就是你。你居然求我幫你?給我個理由!”

    千葉影兒的魂晶,清楚記錄了一切。她爲救千葉梵天而甘棄所有尊嚴,卻反因此,而被千葉梵天所棄……更殘酷的,是她得知她一直最爲敬重的父親,竟是真正害死她母親之人,她的一生,都只是他控於掌中的棋子!

    背叛,都是背叛……堂堂梵帝神女,竟會有這樣的一天,多麼的可悲可笑!

    “混沌之壁前……是我救了你。”千葉影兒道:“若非我以空幻石將你送走,你已死在夏傾月劍下。”

    “這個理由,不夠!”雲澈冷冷道。

    千葉影兒緩緩閉目,幽幽淡淡的道:“請你……重新賜予我奴印,我願永遠……爲你之奴!”

    她梵魂已失,再被種下奴印,便是永恆的奴印……永不可解!

    還是她……主動求被“賜予”奴印。

    雲澈看着她,忽然笑了起來,笑的無比冰冷,無比狂肆:“哈哈哈哈……曾經一切都不放在眼中的千葉影兒,竟卑賤到主動求爲人奴……真是精彩,真是可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葉影兒的脣瓣和指節無比慘白,但她的眼眸,卻直直的盯視着雲澈,沒有剎那偏移。

    “不過,可惜啊……”雲澈卻是搖頭,字字嘲諷:“你已經不再是那個威凌天下的梵帝神女,而是一隻被你父親親手打斷腿的喪家犬!你玄功盡失,玄脈半廢,現在的你,修爲已落至神君初期,怕是連殺我都做不到,以你爲奴,又於我何用?”

    “我的身體。”千葉影兒手臂擡起,緩緩的,將自己臉上的漆黑半面取下,在雲澈的眼前,完整的展露出了曾經讓他一眼失魂的仙顏。

    那一剎那,整個空間的光線一下子變得黯淡。

    “‘龍後神女’,天下無人不知。”那雙足以讓天地、星辰、萬花盡皆失色的美眸直接着雲澈的眼睛,姣美玉脣間的每一個字,都如雨煙般夢渺悽美:“身爲男子,你難道就不想……讓世間所有男人癡慕的‘神女’,成爲只屬你一人,可任你褻玩的玩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