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琉光界王水千珩緩步走入,身上未有任何玄氣波動,一股磅礴的氣勢已直壓所有人的心魂。

    他的身後,跟著一個青年男子,赫然是雲澈今天剛碰過面還說了兩句話的琉光九十九公子水映痕。

    水千珩何許人物,他的到來,對吟雪界眾人來說絕對是一個無比巨大的驚嚇。以他的身份會到來此處,顯然是為了水媚音,也唯有水媚音,能讓這個跺一跺腳東神域都要抖三抖的琉光界王不惜親身踏足一個中位星界暫居之地。

    「琉……琉光界王,得你親臨,吟雪不勝榮幸,可是……為了令嬡而來?」吟雪界輩分最高的沐渙之向前,小心翼翼的問候。

    水千珩微微點頭算作應答,他目光一掃,看到水媚音竟是姿態親昵的站在全身緊繃的雲澈身邊,眉頭猛的一皺,再看水映月,臉色竟是少有的難看,頓時沉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水映月壓下情緒,向水媚音一使眼色,微斥道:「媚音,父王都因為擔心你親自來了,還不趕緊回去!」

    「爹爹,我沒事。」水媚音笑意嫣然:「之前一直沒有理你們,是在很認真的想一件事情而已。對了。爹爹,九十九哥,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已經決定……」

    「媚音!」水映月大驚,但水媚音卻完全沒有在意她的阻止,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要嫁給雲澈哥哥。」

    咚!

    水映痕身體猛的一晃,一頭撞在了水千珩後背上。

    水千珩一愣,眼睛瞬間瞪大了幾分:「你說什麼?」

    「父王!」水映月急聲道:「媚音她只是一時玩鬧……」

    「我才不是鬧著玩!」水媚音馬上更正,肅著小臉道:「這可是我很認真決定的事!」

    沐渙之的身體向後一縮,其他人都是小心后移,大氣不敢喘。他們用屁股都能想到,水千珩聽到這事,絕對是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果然,水千珩的臉色重重扭曲了一下,兩道眉毛都開始顫抖了起來,他想發怒,卻又不捨得對水媚音發怒,只能壓著氣對水媚音斥責道:「胡鬧!真是胡鬧!你這說的什麼傻話!也不怕被人笑話,趕緊跟我回去!」

    「咦?為什麼會被人笑話?」水媚音腦袋一歪:「我找到了想嫁的人,這是一件很開心,很美好的事,爹爹不是應該為我高興才對嗎?」

    雲澈:「……」

    水映月:「……」

    水映痕:(⊙?⊙)

    「你……」若是沒有外人也就罷了,但這裡一幫子吟雪界的人在圍觀,自己的女兒居然口口聲聲的要嫁給一個中位星界的人,他堂堂琉光界王都感覺老臉發燙……這特么什麼事兒啊!

    「爹爹,你為什麼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難道……你不同意嗎?」水媚音眸光微轉,可憐楚楚的道。

    「當然不同意!你這就是胡鬧,胡鬧!」琉光界王再怎麼強壓怒氣,語氣依然是重了三分。

    「唔……」水媚音面露失望,但馬上又展顏一笑:「沒有關係,反正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爹爹又不可以管。」

    「我怎麼不能管!」水千珩沉聲道:「你那些沒用的哥哥我懶得管,但你和姐姐的終生大事,必須由我來決定!你……不許再胡鬧,馬上跟我回去!」

    某個沒用的哥哥:「……」(關我什麼事!)

    水千珩可以說從未在水媚音面前露出過生氣的模樣,他此刻的樣子,讓水媚音呆了一呆,卻一雙星眸卻反而愈加堅決,而且似乎也有一點生氣了起來:「爹爹,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很小的時候,娘親就告訴過我,我將來想要嫁給我誰,我只有我自己才可以決定的事情,就算是娘親和爹爹都不可以干涉,爹爹為什麼和娘親完全不一樣!」

    「你……你娘她懂什麼!」水媚音提到自己母親,水千珩的話語明顯弱了幾分。

    「娘親還說,要嫁給誰,是我們女子一輩子最最重要的大事之一。不可以被人強迫,不可以自己勉強,如果有一天遇到一個自己傾慕,很想要能天天看到他,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就要很勇敢的說出來,然後很努力的去嫁給他,才可以幸福一生。」

    「娘親還說,當年她就是愛慕爹爹,然後很勇敢,很努力的嫁給了爹爹,才有了我和姐姐,才會一直很幸福……難道娘親嫁給爹爹也是錯了嗎?難道爹爹就不想讓我和娘親一樣幸福嗎?」

    「……」水千珩張了張嘴,竟是被說的一時無言以對,他目光一轉,頓時遷怒到雲澈聲音,聲音陡重,怒聲道:「你這混小子!你到底給我女兒灌了什麼**湯!!」

    「琉光界王息怒!」雲澈慌忙擺手,急急的說道:「晚輩今日和令嬡魂力交戰,因過於激烈,很可能對令嬡的精神造成了些許創傷才會如此……」

    「琉光界王,雲澈說的沒錯。」沐冰雲開口道:「今日兩人魂力交戰激烈非常,你也看在眼中。雲澈最後絕地反擊而勝,在將媚音公主擊敗的同時,很可能因此在她心魂中殘留下了些許靈魂印記,過段時間應該就好了。」

    雲澈小雞啄米般的點頭,他也確信絕對是這個原因。否則,水媚音再怎麼也不該是這個反應……帶上她姐姐把他暴打一頓才是正常的。

    「才不是!」琉光界王還未回應,水媚音已是很堅決的搖頭否認。她轉過臉頰,看向雲澈,雙眸頓時如嵌星鑽,泛動著格外璀璨的光芒:「昨天,雲澈哥哥和冷川哥哥的一戰,真的好厲害好厲害。有那麼多次,我都以為雲澈哥哥一定會敗掉,但云澈哥哥卻會忽然變得更加厲害,就連爹爹和宙天爺爺都變得那麼激動……那個時候,我的眼睛里忽然就只剩了雲澈哥哥,再也看不到冷川哥哥,而且心跳變得好快好快。」

    「……」看著自己女兒痴痴慕慕的看著雲澈,眸光迷離,音若飄絮,琉光界王先是呆住,隨之頭皮一陣發緊。

    水映月的唇瓣也不自覺的張開,她此刻才忽然意識到,狀況,要比他們預想的還要嚴重……而且嚴重的多。

    「想到今天要和雲澈哥哥交手,我昨天開心了一整天。今天在前往封神台時,我看到了雲澈哥哥,忽然很想靠近他,和他說話的時候,心裡忽然有一種很開心,很滿足的感覺,和以前的開心完全不一樣……今天,我很努力的想了一天,我才終於明白,這一定就是娘親所說的那種感覺!」

    「……」雲澈嘴角抽搐,這這這……開開開玩笑的吧!?

    難不成……自己昨日的英姿,真的不經意間撩開了這個女孩的純心?

    又是我這過於強盛過於超眾過於耀眼的個人魅力惹的禍!?

    等等等等!不對……不對啊!這情況……琉光界王還不撕了我!

    「夠了!!」此時的水千珩心肝脾肺腎都是一通亂跳,何止是暴躁憋屈,簡直都有些生不如死之感。

    他堂堂琉光界王視為畢生驕傲,恨不能時刻捧在手心的女兒,居然在對一個中位星界……哦不,還是出身下界的小子犯花痴!!

    他公認東神域這一代第一天驕神女,連宙天界王親自登門收徒都被他拒絕的女兒,居然要倒貼一個中位星界來的小子!!

    「媚音,」水千珩頭皮亂跳,雙目噴火:「你聽著,能配得上你的,只有這世上最優秀的男兒,在爹眼裡,連洛長生都配不上你!而這小子……再好一萬倍都配不上你一根頭髮!你現在還小,什麼都不懂,等你長大了才會真正知道什麼人才最適合你!」

    水媚音卻腮幫一鼓,不服氣的道:「雲澈哥哥才沒有爹爹說的那麼差,他將來……說不定會比爹爹還要厲害。」

    水千珩肺差點沒炸了……看水媚音的樣子,居然在為他貶低雲澈而生氣不滿,居然已經開始護上了!

    他不好向水媚音發火,一肚子憋屈怒火直指雲澈:「雲澈……好你個小子……」

    水千珩還沒怎麼地,水媚音已是身影一晃,牢牢的擋在雲澈身前:「爹爹,你……你要做什麼!雲澈哥哥可是我未來的夫君,是你的女婿,你不可以傷害他,連大聲吼他都不可以,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水千珩險些當場噴出一口老血。

    「呃……啊……那個,媚音仙子,能不能聽我說幾句話。」雲澈終於發聲……場面失控到這種程度,堂堂琉光界王都特么快崩潰了,他要再不做點什麼,可能就真要徹底完蛋了。

    琉光界王若是真的一個盛怒對他出手永絕後患,這裡的人加起來也別想阻攔。

    「雲澈哥哥,你叫我媚音就好。」水媚音轉過身,笑盈盈的看著他,臉兒酥粉,看著他的目光分明帶著幾分……看自己夫君那般的欣喜和親近。

    琉光界王眼眉一橫,卻沒有打斷他,只是目光異常冷硬,分明在警告他:這事是因你而起,你要是搞不定,就等死吧!

    「呃,是這樣,關於你想嫁給我這件事……可能……狀況會和你想的不太一樣。」雲澈字字小心,極盡緩慢,極盡委婉的說道。

    「啊?」水媚音眼眸一眨:「難道……雲澈哥哥不喜歡我嗎?」

    「不不不,當然不是。」雲澈連忙擺手,這並不是怕傷害到水媚音,而是……若是他敢說自己不喜歡水媚音,水千珩絕對會暴怒:

    就憑你也配不喜歡我女兒!?

    當然,他也絕對不能說出喜歡水媚音這類的話,否則水千珩同樣會暴怒:

    就憑你也配喜歡我女兒!?

    「其實是這樣,就是那個……你應該知道,我的出身很低微,是在一個很遙遠,很偏僻,很低層面的星球。而在到來神界之前,其實我已經……成婚了。」

    「啊?」水媚音唇瓣張開,臉色明顯有了變化。

    雲澈繼續道:「而且,我不止有一個妻子,而是三個。你要是真嫁給我的話,就只能……額,只能做……小老婆這樣。以你高貴無比的身份,這是絕對絕對不行的。所以……」

    「沒關係呀!」讓雲澈萬萬沒想到的話,水媚音卻在這時笑了起來,而且還笑的……很是開心?

    「我爹爹共有一百七十三個老婆,而我娘親是最小的一個,也最受爹爹寵愛。如果我能做雲澈哥哥的小老婆的話,也一定會同樣最受雲澈哥哥寵愛……太好了!」

    雲澈嘴巴大張,目瞪口呆。

    水千珩更是一巴掌按在自己臉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