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哥哥,你明明那麼厲害,居然才三個老婆,好遜哦。連我九十九哥都已經有十一個老婆了,你是我未來的夫君,至少要和我爹爹……不對,是比爹爹還要強才可以。」

    水媚音嬌聲吐槽,美目一轉,隨之眸光一亮:「對啦!我認識好幾個很好很好的姐姐,都是界王之女,而且長得都好漂亮,雲澈哥哥一定會喜歡的。啊對了對了,我姐姐她……」

    「還不閉嘴!」水千珩何等閱歷城府,此刻卻是連頭髮都直接炸了起來,犯花痴不說,倒貼不說,這還沒怎麼地,居然還主動要幫雲澈找女人……聽她的話,還準備把他另一個寶貝女兒也一起搭上!

    他想要狠狠訓斥水媚音一番,但一碰上她比星辰還要純凈的眼眸,卻怎麼都不捨得出口,只好又把一腔火氣撒到雲澈身上:「雲小子!你給我……看著辦!」

    瑪德智障……你自己生的女兒,關我屁事啊!

    心中暗罵,但禍終究是自己闖下的,雲澈心念急轉,硬著頭皮道:「媚音公主,你你你……哦對,你應該知道,我其實是個壞人,相當壞的人,人品敗壞,手段卑鄙,行徑下流無恥,簡直壞透氣了!」

    這次,輪到水映月等人目瞪口呆。

    「嗯……你自己也說過,絕對不會原諒我的,所以……」

    「對啊!」水媚音笑盈盈的打斷他:「所以你要一輩子補償我啊!」

    「……」雲澈當場語塞。

    「而且我知道,雲澈哥哥一定是很喜歡我的,否則……否則……」水媚音的聲音小了下去,臉兒微微泛紅:「否則也不會對我……做那樣的事。」

    雲澈:「…………」

    果然,水千珩雙目猛的圓瞪,全身陡然升騰起一股駭人之極的氣勢:「那樣的事是什麼意思?雲小子!你到底對我女兒做了什麼!!你要是敢動她一根手指頭……」

    「不不不不,沒有沒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絕對沒有!」雲澈連忙擺手。

    「哼!我諒你也沒有那個膽子!」水千珩重哼一聲。他倒並不懷疑,因為在宙天界中,水媚音時刻都在他的靈覺範圍之內,誰靠近到她十步之內,他都一清二楚。

    不過,這水千珩可就小看雲澈了,別人的確不可能有這樣的膽子,但云澈嘛……雖然沒身體接觸,但精神接觸卻是相當深入了……

    雲澈馬上點頭,暗吸一口氣,採用下一個策略:「媚音公主,你父王說的沒錯,你現在還年紀太小,完全不到嫁人的時候。」

    「沒關係,我會長大的。」水媚音淺笑嫣然:「娘親就是十六歲嫁給爹爹的,我明年就十六歲了哦。」

    「……可是,你明年的話,是在宙天神境之中,而且要停留三千年之久。」雲澈緩緩道。

    「唉?」水媚音怔了一怔。

    「你今年才十五歲,你這個年紀,很多想法都是源自一時的衝動,或許短短几天之後就會淡掉,甚至後悔。」

    「才不會!」水媚音搖頭,她定定的看著雲澈,眼眸之中,是雲澈都完全看不懂的光彩:「我已經決定了,一定一定要嫁給你,除了你,誰也不要嫁!反正……」她忽然變得很小聲:「……都被你欺負過了,哼。」

    「咳咳,那那那我們來做個約定好不好?」雲澈慌不跌的出聲,試圖壓下水媚音最後一句話。

    「約定?」

    「對!」雲澈點頭,看著少女微笑著道:「玄神大會結束后,你將會進入宙天神境三年,而這三年,在宙天神境里是三千年。三千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很多的東西,尤其是人的想法。」

    「你現在忽然說出要嫁給我這種話,無論你的父親、姐姐、兄長,還有我,都只會認為你是一時衝動下做出的決定,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忽然萌生的新奇念想,來的很快,去的也會很快。」

    「但,如果你從宙天神境出來之後,依然想要嫁給我的話……」雲澈微微俯身,輕輕的道:「那麼,就算是你父王,就算是所有人都反對,我也一定娶你,好不好?」

    水媚音怔怔看了雲澈,眸光朦朧,好久沒有說話,其他人也無一人出聲。

    「好!」她忽然輕輕的點頭,然後抬起手臂,向雲澈伸出白嫩嫩的手指:「我聽你的話。但是,這是你親口說的,不可以反悔哦!」

    這一刻,水媚音那迷夢一般的眼神與聲音,重重的碰觸到了雲澈靈魂深處,他幾乎是不自覺的伸手,和水媚音的小指勾在了一起:「好!這是我們的約定,我一定不會反悔。」

    水媚音幾乎是沒有任何抗拒和任性的應了下來,雲澈心中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如今才十五歲,而接下來的三年,她將在宙天神境中度過三千年。

    別說三千年,就是三百年,三十年,甚至三年,她此時的念想也早已化為雲煙。待她從宙天神境走出時,將根本不可能還記得這個「約定」,甚至都不會記得他的存在。

    就算記得,以她那時的高度和眼界,也只會嗤之以鼻。

    水千珩和水映月也明顯重重舒了一口氣。

    只是,雲澈在鬆一口氣的同時,忽然間有了一種莫名的失落感,一陣空落落的難受……這不該有的感覺讓他一時怔住,有了數息的茫然。

    「好!」水千珩出聲,語氣已是變得格外正常:「媚音,如果從宙天神境出來后,你還是想要嫁給這小子,那我絕對不會反對,這樣總可以了吧。」

    說完,他還用讚許的目光掃了雲澈一眼,對他的怨怒也總算因為他的「機智」而緩了幾分。

    「爹爹也要說話算話!」水媚音馬上嬌喊道。

    水千珩眼睛一瞪,一拍胸脯,氣勢磅礴的道:「你爹我可是琉光界王,當然是一言九鼎!不過在那之前,你不能再跟這小子接觸!不然,豈不是讓別人笑話,現在趕緊跟我回去!」

    而這一次,水媚音卻丁點都沒有抗拒,她向雲澈甜甜一笑:「雲澈哥哥,我要和爹爹回去了。我們剛才的約定,你一定不可以忘記!」

    「……好。」雲澈略微有些失神的回答。

    水媚音跟著水千珩離開,水映月和水映痕離開時,都用極其怪異的眼光盯了雲澈一眼,這場突如其來的鬧劇,也總算收場。

    「呼……」雲澈長呼一口氣,滿頭大汗,又有些莫名的心亂。

    沐冰雲看他一眼,沒有說話,轉身離開。

    「呃……呵呵,這個……也是好事。」沐渙之滿臉笑呵呵。

    「琉光界王也是生了個奇妙的女兒啊。」沐坦之也笑呵呵的道。

    周圍頓時笑聲一片,那些吟雪弟子各個目光艷羨。且不說這是好事壞事,被東神域這一代第一天驕神女看上,這絕對可以吹上一輩子,是個男人都會羨慕。

    ————————————

    琉光界。

    「真是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雖然事情已經解決,但水千珩依舊是余怒未消,想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居然看上一個來自中位星界的小子,犯花痴不說還眼巴巴的想要倒貼,何止是豈有此理!

    若非這裡是宙天神界,雲澈還是封神四子之一,他真想把雲澈給一巴掌拍死一了百了。

    「父王,小妹她就是一時玩鬧,你就別生氣了。」水映痕小聲道。

    「玩鬧?這種事能鬧著玩嗎!」水千珩吼道:「都怪你們平時什麼事都慣著她,看她今天做的事說的話!還好宙天界有隔音結界,要是傳出去,我琉光界豈不是成了笑話!」

    「平常還不是你慣她最厲害。」水映痕小聲嘟囔道。

    砰!

    水千珩一拍桌子,氣沖沖的站起身來:「我準備關她三天禁閉,讓她好好反省。」

    水映月一急,連忙道:「父王,小妹她……」

    「誰都不許替她說話!再這麼慣下去,以後還不知道闖出什麼禍來!不但這一次,以後也再不許什麼事都慣著她,哼!」

    說完,水千珩轉身離開。

    水映月和水映痕對視一眼,水映痕小聲道:「看來,父王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

    兩兄妹剛要離開,遠處忽然傳來水千珩的聲音:「哦……爹的媚音小寶貝,你不是在房間休息嗎?怎麼到這裡來了?」

    水千珩的的聲音里那還有半點方才的怒氣,溫柔中還帶著近乎討好的酥麻,直聽得水映痕和水映月全身一軟。

    「爹爹,我忽然餓了,想吃越仙姑姑做的甜點。」這是水媚音的聲音,帶著幾分似乎剛從睡意中醒來的嬌軟。

    「哦!好好好,爹這就讓……爹這就親自帶去你流霞界那邊。」

    「爹爹,我剛才好像聽到你說要關禁閉……」

    「哦!對對!你九十九哥那個沒用的傢伙,爹對他抱了那麼大希望,他卻連封神之戰都沒進去,簡直太讓我失望了!所以爹準備關他三天禁閉,讓他好好反省!」

    水映痕瞠目結舌,大急喊道:「父王,我……」

    話剛出口,水千珩那霹靂般的吼聲便遙遙傳來:「敢頂嘴就再加三天,還不滾回去反省!」

    「……是。」水映痕滿腹委屈,再不敢多說半個字。

    「唉。」水映月無語嘆息。

    ——————————

    夜幕越來越深,雲澈卻在這裡離開庭院,走進了炎神界所在,找到了火如烈。

    「火宗主,晚輩還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

    「哦?這麼晚了,又是什麼大事?」火如烈滿臉興緻,一拍胸脯:「儘管說!」

    雲澈臉色鄭重:「我想去一趟……葬神火獄。」

    ——————————————————

    【2018年9月14日,本周五下午三點,北京亦庄的亦創國際會展中心,會有一場本火星的首次公開見面會……詳情請見】

    【安檢很嚴,不許帶刀!!看看你們的微信留言……簡直就是一場恐怖活動籌備大會!】()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