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爲神蹟?

    便是在常理之下,認知之中不可能發生的神之奇蹟。

    生命神蹟,是屬於光明創世神黎娑的核心神力。她所施展的生命神蹟,可復一切創傷,可愈一切病疾,可驅一切毒穢,最強大之處,是可以創生。

    比如殘存至今的木靈一族,便是生命神蹟所創的生靈。

    也是爲什麼,雲澈被廢且瀕死之時,他體內的木靈王珠能觸動本已沉寂的“生命神蹟”,讓雲澈奇蹟恢復。

    雲澈沒有黎娑的神血神魂,他所施展的生命神蹟,和黎娑自然遠遠不可相提並論。但,那畢竟是創世神訣,即使沒有相應的創世神力,對現世而言,對凡靈而言,依舊是神蹟之力。

    千葉梵天親手所毀的玄脈,在流轉着神蹟之力的光明玄力下,如雨後枯花,重獲新生,重新綻放。

    短短六個時辰後,千葉影兒睜開了眼睛,感受着自己重獲新生的玄脈,看着身前繞動着神聖白芒,但目光幽暗如淵的雲澈……她沒有激動,心魂無比的平靜。

    從逃出梵帝神界那一天開始……她沒有想過,自己竟還可以有這麼平靜的一刻。

    她亦發現,雲澈身上的祕密,遠比任何人所見所想的都要多。或許,這個世上,從來沒有人真正瞭解過他。

    六個時辰將她的玄脈完全恢復……不知千葉梵天知道後,會是怎樣的神情。

    雲澈身上的白芒消失了,陰暗的氣息重新充斥了這個空間。

    “看來,我把最後的希望系在你身上,是正確的選擇。”千葉影兒徐徐說道,隨着她的平靜,她的眸光亦威冷的讓人不敢直視:“你總會帶給人驚喜!”

    玄脈恢復,她的玄氣也不會再繼續逸散,定格在了神君境三級。雖然,和她曾經所在的高度差的太遠太遠,卻是重獲了最明亮不過的希望!

    待融合魔帝源血,北神域的陰氣對她的無形殘噬,也會全部消失。

    雲澈沒有說話,右手伸出,指尖魔血閃現,黑光縈繞。

    “現在就開始嗎?”千葉影兒道:“不待我恢復玄力?”

    修復玄脈時,需釋空玄氣。如今玄脈剛復,可謂空蕩蕩一片。而在北神域這個地方,她玄氣的恢復速度,將比以往慢上數十倍之多。

    “不需要。”雲澈低聲道:“現在,便是最完美的狀態!”

    聲音落下,他手臂伸出,指尖不輕不重的點在了千葉影兒的心口,看着那滴來自劫淵的魔帝源血無聲融入她的軀體之中。

    千葉影兒不是被黑暗玄力極度親和的雲澈,若她自己強融魔帝源血,唯一的後果,便是反被魔血吞噬。

    呼——

    千葉影兒身上黑芒綻放,金髮舞起,一雙金瞳瞬間化作漆黑之色,雲澈的手掌沒有離開她的軀體,將魔血完整的控住,千葉影兒身上的黑芒也在這時緩緩消逝,她玉顏上乍現的痛苦色彩也隨之消失。

    雲澈身體猛地前傾,手掌覆着千葉影兒的心口,將她毫不溫柔的壓在了地上。

    “知道該如何雙修,和如何做一個合格的爐鼎嗎?”雲澈聲音冰冷,但眼神卻頗爲貪婪和熾熱。把神女壓在身下……多少男人幻想過,卻唯有他可以做到。

    還是她主動奉上!

    “……”千葉影兒美眸微現迷亂,她亦有不知所措的時候。

    “嘿……”雲澈一聲邪異的低笑:“沒關係,這些,我都會教你,從今天開始每天都會教你。就算你不想學會,你的身體也會自己學會!”

    嘶啦!

    一聲裂響,千葉影兒身上的黑衣已被雲澈狂暴的撕開,他的眼前,頓時現出她完美如神賜神蹟的玉體。

    幽暗的空間,她的軀體卻像是沐浴在柔和的月芒之中,每一寸的冰肌雪膚,每一處的弧度曲線,都在描繪着世間、夢境、乃至幻想中美奐絕倫的極致。

    “……”千葉影兒的身體微微顫慄,但她沒有抗拒,也沒有資格抗拒,因爲這是她必須付出的代價。只是有那麼幾個剎那,她寧願自己被他種下奴印,至少那樣,她的靈魂和尊嚴便不會如此的痛苦屈辱。

    她美眸緩緩閉合……而云澈的眼瞳,卻已燃起熾烈的火焰。他本以爲自己除了恨戾,不會再有其他的強烈情感,但……神女玉軀,竟讓他如此瘋狂的想要沉淪。

    本欲催動的魔帝源血被他直接封存在千葉影兒的體內,雲澈直接不再去管魔血融合的事,近乎粗暴的將她壓在身下……

    (此處省略九萬八千字╮(╯▽╰)╭)

    ——

    ——

    東方寒薇一直乖巧安靜的守在外面。

    雲澈帶那個神祕的入侵者進入後,整整三天毫無動靜,東寒王城在善後的同時,也一直動盪着不安的氣氛。畢竟,那個入侵者的實力,亦是恐怖到了極點。

    這天,暝鵬族族長暝梟親自到來,求見雲澈,而他最終見到的,自然是平日裏離雲澈最近的東方寒薇。

    “雲前輩這幾日封閉了結界,顯是有大事忙碌,不願被外人叨擾。”東方寒薇向暝梟道:“不知暝族長如此急切欲見雲前輩,所爲何事?”

    “回殿下,”以往,暝梟哪會將東方寒薇放在眼中,但現在,神情姿態卻甚是恭敬:“半月前,尊上特意吩咐在下爲他搜尋一些……特殊訊息。這些時日在下親手籌備,幸不辱命,特來奉上。”

    東方寒薇想起半月前寒曇峯頂,雲澈的確曾特意將暝梟留下,想了一想,道:“既是雲前輩特意吩咐,應該是重要之事,必定想要第一時間入手,只是卻不知道他何時纔會現身。”

    “這樣如何,暝族長便將雲前輩交代之物暫放我這裏,我會第一時間代爲轉交。”

    正常情況下,暝梟肯定會拒絕。

    但,對於雲澈,他太過恐懼,若能不與之碰面再好不過。另外,現在外面都在暗傳寒薇公主被雲澈看中,每日爲之侍寢,亦是雲澈留在東寒的最大原因……

    沒有過多的思慮猶豫,暝梟很快拿出兩枚顏色不同的魂晶:“如此,便勞煩殿下代爲轉交……還請殿下務必告知尊上,暝梟已是竭盡所能,且在十五日之內便已送至,絕無逾期。”

    兩枚魂晶上都有強力封印,以東方寒薇的實力,想查看都不能。

    拿着兩枚來自暝梟的魂晶,東方寒薇回到了雲澈所在,剛剛站定,耳邊忽然傳來雲澈的聲音:“去取一些女子衣裳送進來。”

    奇怪的吩咐……東方寒薇不敢怠慢,連忙去取。

    “雲前輩,我進來了。”

    分開結界,打開門,東方寒薇抱着一摞她親自挑選的華貴宮裳走進……然後一下子呆在了那裏。

    雲澈的身邊,坐着一個女子。

    女子背對着她,金髮有些凌亂的披於香肩,身上的黑衣顯然遭受過粗暴的對待,已殘破的根本無法蔽體,後背。臀腰、**都大半裸露在外……肌膚,竟比初雪還要白,比玉瓷還要瑩潤,還隱約泛動着皎月般的膚光,看的她一陣目眩。

    雲澈衣袍斜披,上身半露,額間似乎還有未散盡的汗珠。

    空氣中的奇異味道,濃郁的讓她有些暈眩。東方寒薇雖未經人事,但又怎麼會不知這裏發生過什麼,又是多麼的激烈……足足愣了數息,她才勉強回神,慌忙低下螓首,抱着宮裳,來到了雲澈身前。

    “雲前輩,您要的衣裳。”她慌慌的說着。到了此刻,她哪還不明白雲澈忽然要女子衣裳的原因。

    “暝梟有沒有來過?”雲澈道。今天是他給暝梟的最後期限,他沒有忘記。

    東方寒薇連忙道:“剛剛來過,並讓我……轉交兩枚魂晶。”

    一邊說着,她手忙腳亂的將魂晶拿出……只是惶然失措間,其中一枚不小心掉落在地上。

    她剛要去撿,雲澈手指一勾,已將兩枚魂晶都收在手中,嘴角,也微微斜起一個有些危險的弧度。

    “看來,你已經想好接下來該怎麼做了。”千葉影兒轉過身來,目光掠過雲澈手中的魂晶。

    聽到千葉影兒的聲音,東方寒薇下意識的擡頭,視線碰觸到了她的側顏……那一瞬間,她目光猛的定格,靈魂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腦中一聲嗡鳴。

    毫無疑問,東方寒薇是個極美的女子,東寒國第一美女之名,絕非虛傳。她更是知道自己的美貌,這段時間,她亦不斷想着,雲澈當初隨她到來東寒國,現在又留在這裏,或許很大可能是因爲她。

    但,看着眼前女子……殘破的黑衣,散亂的頭髮,且只是側顏,竟讓她一個女子,如忽臨不真實的幻境……比夢還要不真實的虛幻。

    “退下吧。”恍惚的世界,隱約傳來雲澈的聲音。

    靈魂被從幻境中拽回,她慌忙垂下螓首,再不敢看那個女子一眼……隨之而來的,是一種強烈到無法形容和抗拒的自慚形穢,平生第一次,她一直自以爲傲的容顏,竟讓她有些無地自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起身,又是怎麼離開的……站在外面,看着天空,又過了很久很久,她才總算是回過神來。

    一聲幽幽的嘆息,她的眸光也變得暗淡了許多。

    隨手拿起一件淺藍色的宮裳,千葉影兒微微皺眉,但還是玉手一拂,玄光一閃,穿戴在身,身周亦同時灑下飄散的黑色碎衣。

    她並非沒有可替代的衣裳,只是她隨身所帶之衣都是銘刻着梵神神力的神衣,且皆爲金色,過於耀目,她亦不想再碰。

    “那是什麼?”她問。

    拿起兩枚魂晶,抹去上面的封印,雲澈淡淡道:“一枚,記錄着北神域所有的王界和上位星界。不過以這個星界的層面,也只能是最淺薄的訊息。”

    “而這一枚……”雲澈手指捏起那枚紅色魂晶:“是我原本準備擇爲爐鼎的北神域女子之名,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聲音落下,他便要隨手捏碎……一抹玉影晃過,魂晶已落在了千葉影兒的指間,她纖長的玉指輕攏,將其合在手中:“說不定有用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