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炎神界,葬神火獄。

    火浪翻騰,炎光燃空,眼前如有一個真實的無際煉獄。

    這是一個危險之地,亦是常人不被允許靠近的禁忌之地。而此時,隨著玄光一閃,兩個人影同時出現在這火獄之側。

    「謝謝你,火宗主。」

    雲澈向火如烈真誠致謝,目光看向前方茫茫火獄。在這火獄之中,或者他可以找到能夠打敗君惜淚的方法……這也基本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了。

    雲澈來到火獄邊緣,剛要一躍而下,身後忽然傳來火如烈的聲音:「等等!」

    雲澈轉身:「火宗主還有何吩咐。」

    「雲小子,」火如烈重呼一口氣,目光難以平靜:「當年,你說你之所以發現兩條遠古虯龍的存在,是因為你到達了火獄之底。這……是真的?」

    「嗯。」雲澈點頭:「還請火宗主為晚輩保守秘密。」

    火如烈看著他,臉色變動,卻是許久說不出話來。

    「雖然不知道這一行有沒有收穫,但和君惜淚交手之前,我一定會回來,勞煩火宗主等待。」

    說完,雲澈向前一躍,身影很快被茫茫火海吞沒,連氣息也消失無蹤。

    火如烈沒有離開,在火獄邊緣怔立許久,一陣失神的自語:「這小子……他究竟是……」

    雲澈在火海中直線墜落,周圍的火元素越來越狂暴恐怖,但無法傷及到雲澈分毫。他緊鎖眉頭,回憶著那個奇異的靈魂感應。

    當年,沐玄音和遠古虯龍惡戰,他第一次潛入葬神火獄時,在葬神火獄之底,他感受到了一個遙遠的靈魂感應。隨著他距離炎脈越來越近,那個靈魂感應也越來越清晰,似乎是在召喚指引著他。

    但在他靠近的過程中,卻發現了葬神火獄中存在著兩隻遠古虯龍的真相,他在驚恐之下心急火燎的衝出葬神火獄,之後又遠遁黑琊界,自然是完全無從理會那個靈魂反應。

    但在面對君惜淚一戰一籌莫展時,他又忽然想起。

    存在於葬神火獄之下,又是極其遙遠的靈魂感應……那會是什麼,雲澈在那時,就已經有了一個隱隱的猜測,此刻回想,那個猜測已是越發清晰。

    某個依靠葬神火獄而存在至今的神靈!

    而能存在,並依附這種環境的,最有可能,便是朱雀、鳳凰、金烏的神靈。而金烏神靈已經消逝,難道會是鳳凰或者朱雀的遺留神靈?

    雖然,在炎神界的認知中早就已經沒有了神靈的存在,但,那是因為他們從未有人能到達過葬神火獄之底。吟雪界的冥寒天池之底,殘餘的冰凰真神都可以依仗寒脈而勉強存在。炎神界的炎脈之強大毫無疑問要勝過冥寒天池的寒脈,神靈殘魂能依附其存活至今,可以說很正常不過。

    直落五千丈,雲澈以最快速度來到了火獄之底。這裡已經是一個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煉獄,火元素之暴烈,層面之高,要遠超哪怕至高神主的認知,一簇火焰,足以焚干凡世一汪滄海。

    火焰靈氣如暴風一般湧入他的體內,化作他的玄力。第一次到來葬神火獄時,他的修為只有神元境,而此刻神劫境的修為,火焰靈氣湧入的速度數倍的增加,在這個極度純粹又極度高等的火焰世界,他就算什麼都不做,也遠勝他人的苦修,但絕對不可能讓他短時間內達到君惜淚的層次。

    雲澈的目光鎖定在了那個極其遙遠,卻又極為清晰的赤色光弧上。

    那裡,便是上古炎脈的所在。

    向著上古炎脈的方向,雲澈極速穿行。他的修為非同以往,速度比之第一次到來時也快上許多。赤色光弧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在視線中臨近,就在這時,雲澈的心臟忽然猛地一跳,身形也隨之一頓。

    這是……

    雲澈的手掌下意識的按向胸口,那是一種似靈魂被無形之物輕輕撩撥的感覺,神秘而朦朧。

    和上次……一模一樣!

    這種感覺……的確是在召喚我!

    靈魂感應依然存在,雲澈的精神為之一震,速度再次加快,穿過層層炎神,直赴炎脈,心跳也逐漸變得劇烈……到底會是什麼?會是鳳凰神靈,還是朱雀神靈,還是……

    葬神火獄延綿百萬里,若無赤色光弧的指引,將極難辨識方向。隨著雲澈的前行,那個靈魂感應越來越清晰。

    整整十萬里穿行而過,沒有片刻的停留,逐漸的……近在咫尺。

    雲澈的腳步終於停止,他的眼前,一道赤色的光弧如龍一般在火焰世界中盤旋,一直蜿蜒向視線的極致,彷彿無窮無盡。目視著這道赤色光弧,雲澈的雙目一陣獃滯,靈覺竟出現了一種詭異的空無……他在這一刻,忽然感覺不到了任何火焰元素的存在,他的感知,像是被一個看不見的空洞所吞噬,這種奇異而可怕的感覺持續了很久,直到他的目光從赤色光弧上移開時,才緩緩消失。

    那是上古炎脈無疑,和冥寒天池的上古寒脈同等層面的存在,都是從上古諸神時代遺留下來的力量。

    但冥寒天池的寒脈只有短短的一道。而眼前的炎脈,卻彷彿無窮無盡。或許,是其內蘊力量太過恐怖,到了一種雲澈連感知都不能的極道層面。

    「炎神界……或許任誰都想不到,一個中位星界之中,會隱藏著一股如此恐怖絕倫的力量。」雲澈不自禁的感嘆著:「這裡的力量若是傾覆,應該足以輕易毀滅一個上位星界,甚至王界吧?」

    雲澈緩緩抬步,正要繼續向前,前方的世界,忽然閃耀起兩抹赤紅的炎光。

    「雲澈,你終於來了,本尊已等待你許久。」

    一個虛緲而清澈的聲音在心魂中響起,雲澈猛的抬頭,遙遠的上空,兩道黃金色的狹長眼瞳緩緩睜開……頓時,整個世界的炎光都為之黯淡,茫茫火獄,這雙黃金眼瞳卻彷彿成為了唯有的存在。

    「你是……鳳凰神靈?」

    同時金色神瞳,但遠比金烏神靈的黃金眼瞳狹長,而雲澈的記憶,在這看到這雙眼瞳的那一瞬間回到了十幾年前,他第一次接觸神靈存在的那一刻。

    蒼風國萬獸山脈,鳳凰遺族試煉之地中的鳳凰之瞳!

    隨著這雙黃金眼瞳的出現,一股屬於鳳凰炎的神息也隨之罩下。

    「本尊非神靈,而是鳳凰所遺留在世的靈魂碎片之一。三年前感知到你的到來,你卻中途折離,但果然,你終是到來。看來,這也是命運的指引。」

    果然是鳳凰神靈!

    在繼當年鳳凰遺族所遇到的第一個鳳凰神靈后,自己所遇到的第二個鳳凰神靈!還是神界的鳳凰神靈。

    「你在召喚我?你當初為什麼召喚我?又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雲澈話一問出,便想到了什麼:「難道,是另一個鳳凰神靈的告知?」

    「不錯。」鳳凰神音平和的回應:「雖位面不同,但同屬鳳凰遺留的靈魂碎片,自可互通魂音和記憶。本尊不但知曉你,還知曉你所出生的大陸曾存在著兩個靈魂碎片,其一受凡塵沾染而背棄鳳凰意志,但最終悔悟,在感知到『大劫』的到來后,將自己的一切賦予一個人類。而另一則依舊存在於世,只是,也瀕臨消弭。」

    「除其之外,本尊為世間最後一縷鳳凰殘魂,但只能依存葬神火獄而苟存,一旦離開,便會快速消逝。」

    「大……劫?」雲澈低念一聲:「你說的,難道是那道……『緋紅裂痕』?」

    這些天,他從沐冰雲那裡聽到了一些關於「緋紅裂痕」的事。雖然沐冰雲並沒有講述的太詳細,但云澈至少也知道了個大概。同時,「緋紅裂痕」四個字,也在他的心魂之中,與金烏魂靈、冰凰少女說的一些話緩慢的契合起來。

    「不錯。」短短兩個字,鳳凰魂音之中卻帶著彷彿來自遠古的嘆息。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難道真的和他們猜測的一樣,有可能是某個巨大的劫難?」雲澈連忙問道。

    「無人知曉那究竟是什麼。」鳳凰魂音回答:「即使我們是真神留下的靈魂碎片,有著真神層面的感知,卻依舊無法得知那道『緋紅裂痕』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又為何而出現。」

    「但唯獨有一點,本尊無比的確信,那道『緋紅裂痕』的背後,並非是『可能的劫難』,而是「必然爆發的災厄」。而這場『災厄』一旦真正爆發,要遠比你們想象還要可怕太多太多……或許,非但東神域,傾盡整個神界之力,都將難以抵禦。」

    「什麼?」雲澈的瞳孔猛的一縮:「傾盡神界之力都無法阻擋?怎麼可能有這樣的災難?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

    「因為,那道緋紅裂痕的氣息,讓本尊的感知每次碰觸,都會生出無窮無盡的恐懼。」

    雲澈:「……」

    雖然只是靈魂碎片,但那終究是真神層面的靈魂。

    讓真神層面的靈魂僅僅是遙遠感知便會生出「無窮無盡」的恐懼……那究竟會是怎樣的災厄?

    不!有一個人或許知道答案……冥寒天池下的冰凰少女!她是最先告知他未來「災厄」這番話的人,而且似乎清楚知道著其中緣由,也是混沌空間唯一真正知曉緣由和真相的存在。

    卻也說過現在無法告訴他。

    究竟是什麼……那道緋紅裂痕,究竟是怎麼回事?

    「雖然只是靈魂碎片,亦有著極高的神之尊嚴,本絕不會做出消弭自己的存在而成全一個人類之舉。但,你先前所在的世界,一個鳳凰碎片將自己的全部給了一個人類少女。而在這炎神界,最後的金烏殘魂,亦將自己的全部存在,賦予了一個名為火破雲的人類少年。」

    「唯一的原因,便是那未來『必定爆發的災厄』。」

    「本尊指引著你的到來,亦是為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