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早已不是當年的稚嫩少年,而這些年他也已見過數個神靈,因而面對這個存在於火獄之下的鳳凰神靈,他沒有了畏懼,同時有了更多的敬重。

    而鳳凰神靈的這句話,讓他心中猛的一動,有些激動的道:「你的意思……你要把剩餘的所有神血和神魂,都賜給我?」

    他之所以再入葬神火獄,就是為了尋求可以短時間內讓他強大起來的力量。就算沒有,也可依靠時輪珠在火獄之底修鍊。現在,他如願發現了又一個神靈的存在,而他還沒有提過什麼要求,鳳凰神靈的言中之意,卻是要主動賜予他神力。

    「毫無疑問,繼承邪神力量的你,是這世上最能把鳳凰神力施展到極致的人。本尊雖早就知曉了你的存在,但從未奢望過你的到來。三年前,感知到你的氣息,本尊欣喜若狂,至少,把所有的力量賦予你,不會辜負這鳳凰遺留下的最後意志與力量。」

    鳳凰神靈的聲音威嚴莊重,卻又帶著真誠和得償所願的安然。

    得到神靈的力量,對任何人而言,都是這個世上最大的恩賜。不但需要極大的氣運,還要通過重重考驗。而此刻,雲澈未有所求,鳳凰神靈主動將他指引此處,又主動欲將力量全部賜予他……如此待遇,雲澈怕也是神界亘古第一人。

    也唯有他,有這樣的資格。

    「若你可早至幾年,最後的金烏魂靈,也定然會選擇你,而非火破雲。」

    鳳凰神靈的這句話,帶著些許的惋惜。

    雲澈當然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心中泛動著驚喜和激動。他輕舒一口氣,問道:「鳳凰神靈,『緋紅裂痕』後面的災難若是真的爆發,以我所擁有的力量,有可能抗衡嗎?」

    鳳凰神靈沉默,許久,它才緩緩道:「你繼承著邪神的力量,也是目前世上唯一繼承創世神力,最為特殊的人類。但,你終究只是人類,在那場必然爆發的災厄面前,你的存在,你的力量,就如滄海前的沙塵般微小。」

    雲澈:「……」

    「那不是任何個人所能抗衡的災厄。唯有整個神界,摒棄種族之隔,星界之蒂,個人之怨,不遺餘力,不存私心,傾盡一切共同抗衡,方有那麼一線生機。」

    雲澈:「……」

    「這場災厄,將是對整個神界的一場考驗。我們都最終選擇將剩餘的所有力量賜予人類,便是為了留下更多的希望,這也是我們唯一能做的。雖然,你可以將本尊的力量最大化,但,個人之力,在那場浩劫面前,終究只是塵埃。」

    雲澈怔了好一會兒。

    短短几語,鳳凰神靈給雲澈描述的,是一場幾乎可能覆世的彌天大難。

    如果,鳳凰神靈所說的「災厄」與冰凰少女所說的是同一件事的話,那為什麼鳳凰神靈說他的力量在災厄面前如沙塵般渺小,而冰凰少女卻說只有他才能化解這場劫難……

    冰凰少女知道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那……這場災厄,大概會在什麼時候爆發?」雲澈問道。

    「不知,也無人可預知。或許幾年,或許幾十年,或者幾百幾千年,也或許明天。」

    「本尊感覺的到,你很渴望力量。而將最後的鳳凰神力賜予你,對本尊而言也是最好的選擇。但本尊希望,你承載這份最後的鳳凰神力的同時,也負起同等的責任。至少在那場災厄到來之時,可以燃起一抹希望的鳳凰炎光。」

    雲澈沒有再問,重重點頭:「現在的我的確需要力量。你放心,如果那場災厄真如你說的那麼可怕,我到時候也根本不可能逃避。」

    「很好。」鳳凰之瞳綻放異芒:「本尊的存在已極為薄弱,否則也不至於要依存於這葬神火獄。」

    「本尊會賜予你最後的七滴鳳凰神血,七成的神魂,以及……」

    「完整的《鳳凰頌世典》!」

    雲澈內心劇烈一動。

    無法離開葬神火獄,這個鳳凰神靈的存在必定已是極為微弱,只剩最後的七滴神血,他絲毫不覺得意外。而讓他無法不意動的,自然是完整的鳳凰頌世典!

    他目前所修鍊的鳳凰頌世典只有六重,遠遠不能和完整的金烏焚世錄相比。而若是得到了完整的鳳凰頌世典,再加上更加濃郁的鳳凰神血與更加強大的鳳凰神魂,他的鳳凰炎將再不會弱於金烏炎!

    鳳凰之瞳釋放出熾烈數倍的炎光,隨之火海分開,一枚如星辰般的火點在雙瞳間燃燒閃耀,釋放著強大而純粹的鳳凰神息。

    「這是鳳凰遺留於世界的最後神力,承載邪神之力的人類,本尊現在將它賜予你,連同鳳凰的意志!」

    在鳳凰的神聖之音下,光點如流星般飛至,點在了雲澈的眉心處,隨之沒有任何阻止的沒入其中。

    七滴最原始的鳳凰神血,一縷鳳凰神魂,雲澈體內的另一縷鳳凰神魂頓時有所感應,在雲澈的心魂之中發出悠長的鳳鳴,原本的三滴鳳凰神血也同時沸騰,鳳凰炎自發的在雲澈的身上燃起,久久不滅。

    雲澈清楚的感覺到,這縷鳳凰神魂不但附著著強大的力量,還刻印著完整的鳳凰頌世典。

    與此同時,那雙鳳凰眼瞳的卻是暗淡了下去,原本熾烈的鳳凰神息也衰弱了近乎十倍。

    「本尊賜予你的神魂之上,不但有著完整的鳳凰頌世典,還有著最後的鳳凰神力,只是過於孱弱,最多只可提升你半個小境界的玄力,但至少也是一份助力。」

    「至於神魂和神血,對你而言,要將它們完美煉化,應該輕而易舉。」

    魂音依舊威嚴,但明顯變得虛弱。

    雲澈平息體內泛動的共鳴,向鳳凰魂靈深深一拜:「鳳凰神靈,感謝你的恩賜,我定不會辜負。」

    他很清楚鳳凰神靈將這些給予自己的後果是什麼……它的存在,將很快消失。

    「無需致謝。」鳳凰神靈道:「這是本尊依從鳳凰的意志做出的決定,你的到來,反而是了卻了本尊最後的心愿。只是……」

    它忽然一聲悠長的嘆息:「卻註定辜負金烏魂靈最後的託付。」

    雲澈一愣,忽然想到了什麼,脫口道:「你說的難道是……金烏聖劍?」

    「……炎神界一直有著關於金烏聖劍的傳說,你會知曉,也並不奇怪。」鳳凰魂靈徐徐道:「金烏魂靈消散之前,託付給本尊的,的確便是金烏聖劍。它當年是屬於金烏一脈的異寶,當年神魔覆滅之時,它因存在於火獄之底而免於湮滅,也因一直存於火獄之底,他存在到了今天。但由於鴻蒙之氣日益稀薄,它的力量早已不復曾經,但在如今的世界,卻毫無疑問是極其強大的存在。」

    「卻也絕非常人所能駕馭。」

    「為阻止它的神力過快消散,金烏魂靈只能將它一直留於此地,待出現具足夠資格者,便可將其賜予。」

    「普天之下,能具資格者,唯有那個名為火破雲的人類少年。但本尊,已是等不到他完全長成的那一天了。唯有期望將來,他沒有忘記金烏聖劍的傳說,能到來這火獄之底尋到它的存在。」

    金烏和鳳凰本是互相排斥的存在,但面對金烏魂靈徹底消散前的託付,鳳凰魂靈依舊視為使命。它的言語間,透著很重的遺憾與黯然。

    雲澈沒有馬上開始煉化神血神魂,他動了動眉,若有所思,然後忽然道:「鳳凰神靈,得到金烏聖劍的資格是什麼?」

    「強大的玄力,以及足夠強大的金烏炎造詣……尤其是後者。」

    「……金烏炎造詣的話,要到什麼境界?」雲澈目光一閃。

    「九陽天怒!」

    雲澈微微一愕:「就是說,要達到……領悟九陽天怒的境界?」

    「朱雀的『千羽滅冥曲』,鳳凰的『燦世紅蓮』,金烏的『九陽天怒』,分別代表著三大神炎的極致炎威。以人類之軀想要修成可謂千難萬難,絕非單純的高悟性便可做到。」

    「繼承金烏神力的人類若可修成九陽天怒,便的確會有得到金烏聖劍認可的資格。」

    鳳凰魂靈的話讓雲澈目光一凝,道:「能否讓我試一試金烏聖劍?」

    鳳凰魂靈短暫沉悶,神息出現了些微動蕩,卻也沒有多問:「也好。」

    火海翻騰,又一道炎浪分開,就在雲澈前方不到千丈之距,閃耀著一抹赤金之芒,縱然在這茫茫火獄之底,這道金色光芒依舊耀眼的讓人難以直視。

    那是一把金色大劍,劍身一半燃燒著灼灼金色,另一半插入赤岩之下……雲澈的目光被其牢牢吸引,無法移開。

    「試著將它拔出吧。」

    雲澈踏步,穿過層層火焰,來到了金色大劍之前。隨著他的靠近,一股恐怖絕倫的劍威混合著同等強大的金烏炎威撲面而至。

    這把劍中,彷彿蘊藏著一個隨時可以爆發的火山。其只露出一半,但其劍威之恐怖,要勝過劫天劍不知多少倍。

    雲澈踏前一步,深吸一口氣,雙手握在燃燒著金炎的寬大劍柄上,逐漸收緊,全身玄力涌動,猛然一拔。

    砰!!

    雲澈全身玄氣炸開,金炎狂燃,但,金烏聖劍卻沒有應聲而起,亦沒有哪怕丁點的顫盪,根本是……紋絲不動。

    雲澈眉頭大皺,卻沒有放棄,「轟天」開啟,又一股玄氣炸開,玄力直接提升到巔峰狀態,金烏焚世錄亦運轉到極致,身上的金烏炎直竄數百丈。

    雙手重新握緊,深吸一口氣,隨之一聲大吼:

    「喝!!!!」

    轟——

    一股狂暴巨力猛然炸裂,將周圍火焰粗暴的震開,形成了一個短暫而龐大的真空地帶……但,雲澈的手下,金烏聖劍依舊一動不動。

    呼……

    全力狀態依舊紋絲不動,再試下去也是徒勞。雲澈雙手從劍柄上鬆開,輕呼一口氣:「果然不行。」

    他很確信這絕非自己的金烏炎造詣不夠資格,唯一的原因,就是現在的玄力太低,根本不足以駕馭金烏聖劍,也就不可能得到其認可……哪怕自己的身上有著邪神的力量。

    「咦?咦咦咦咦?什麼味道?好香……好香!!」

    雲澈放棄之時,一個急切的少女之音忽然在耳邊響起,與此同時,他的左手臂紅光一閃,紅兒已自行現身,一雙硃紅色的眼眸焦急的四處張望。

    「紅……紅兒?」紅兒經常繞過他的意願強行出現,他見怪不怪。但……這裡可是葬神火獄之底!

    但,在這茫茫火獄之中,紅兒卻是毫無異狀,更沒有理會雲澈的話,小巧的鼻子不斷嗅動:「好香好香!從來沒有聞過這麼好聞的味道,在哪裡在哪裡……咦?」

    紅兒的目光,牢牢的定格在了金烏聖劍上。

    雲澈的目光也隨之瞠直……

    等……等等?她難道……是要……

    不……不會吧?

    「哇啊!」紅兒發出一聲歡喜無比的嬌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撲向了金烏聖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