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紅兒你……等……等等!”

    遇到食物的紅兒又怎麼可能有空理會雲澈,“嗖”的一下就撲到了金烏聖劍之前,速度快到了雲澈都根本來不及反應。然後,他看到了紅兒眸光閃閃,脣瓣張開,露出她瑩白尖尖的小虎牙,就向金烏聖劍咬去。

    一大排口水毫無前奏的從她脣瓣中傾下,一直拉到劍身上。

    “啊……住口!!”

    雲澈大驚失色,手忙腳亂的衝上去。但這一次,雲澈的驚恐絕非是怕紅兒把金烏聖劍傷了……笑話!那可是金烏聖劍,是從遠古諸神時代留下來的神物!雖然遠不能和當初相比,但本質上,還是真神層面的存在,又豈是一般玄劍可比。

    他是怕紅兒被金烏聖劍傷到。

    以金烏聖劍的層面,紅兒要真是一口下去,被傷到都是輕的。

    但云澈驚喊聲剛剛出口,紅兒已是一口咬了下去。

    Wωω★ ttκa n★ c o

    咔吱!

    隨着一聲脆響,金烏聖劍上出現了一塊牙印狀的缺口。

    活生生像被咬掉一塊的黃金餅乾。

    雲澈雙目圓瞪,瞬間石化。

    紅兒腮幫鼓動,大口嚼動,雙眸中釋放着無比興奮的硃紅之芒:“哇!好吃……好好吃!!”

    “嘶……”

    火獄忽然劇烈躁動,上空的鳳凰雙眸竟在急劇收縮:“她……她……她是什麼!?”

    鳳凰神音,居然在因驚恐而發顫……因爲眼前呈現的,是連它這個層面都無法理解的畫面。

    呆滯中的雲澈這才如夢方醒,猛的撲向紅兒,口中一聲大吼:“紅兒,不能吃!!”

    一陣狂風撲來,紅兒“啊”的一聲,拔腿就跑,嬌小的身軀快若流光,讓雲澈直接撲了個空。

    而云澈使出吃奶的勁都沒能動彈一下的金烏聖劍,就這麼被紅兒直接帶起,隨着她一起遠遠遁離……輕易的像是從地上撿起一塊木頭。

    “~!@#¥%……”雲澈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隨之又趕忙一聲怪叫,再次撲向紅兒:“紅兒!那個真的不能吃啊!!”

    “哇啊啊!”見過雲澈又要追過來搶她食物,紅兒驚叫一聲,毫不猶豫的跑開,懷中緊緊抱着比她身軀要大上數倍的金烏聖劍。

    雲澈如今何等修爲,又是在火獄之下,但他速度全開,視線中的紅兒卻如硃紅流光,轉眼便將他甩得老遠……而她的懷中不但抱着金烏聖劍,而一邊狂奔一邊啃咬,無論狂奔還是啃咬的速度,都可謂驚天地泣鬼神,伴隨着持續不斷的“咔咔咔咔咔咔”聲……

    隱約還有似乎來自金烏之魂的驚恐嘶鳴。

    初遇紅兒,被她強行吃掉龍闕劍時,他追不上她。後來紅兒強行吃掉永夜魔劍,他依舊阻止不了,而現在,他的玄力已是神劫境後期……卻依舊追不上紅兒!

    沒多久,雲澈認命的停在了那裡,直勾勾的看着紅兒……以及在她懷中快速消失的金烏聖劍。

    短短十幾息的時間,本是格外龐大的金烏聖劍便被紅兒完全吃入肚中。劍體完全消失之時,已燃燒了不知多少年的金烏神炎也完全熄滅,只餘一個暗淡無光的劍柄。

    紅兒把劍柄隨手一丟,又“嗖”的兜了回來,俏生生的站在雲澈面前,腮幫高鼓,笑嘻嘻的嚼動着最後的劍體,一雙硃紅細眉精巧的彎起:“已經吃完了哦,主人就算追到人家也沒有用啦,嘻嘻嘻嘻……”

    咕嘟……雲澈的喉嚨狠狠的鼓動了一下。

    咕嚕!最後一口“食物”嚥下,紅兒朱眸眯起,小臉上滿是陶醉:“好好吃,太好吃了,比人家吃過的任何食物都好吃,主人,你對人家真是太好了,居然給人家找到了這麼好吃的食物。”

    雲澈雙目直直,嘴巴大張,半天沒有合攏。

    那可是金烏聖劍……

    金烏聖劍啊!!!

    居然被紅兒給吃了……像普通的劍一樣給吃了!?

    她以前吃過永夜魔劍……雖然已經毫無力量,但畢竟是上古魔劍,吃了已是夠嚇人了。但這次,居然吃掉了金烏聖劍!

    金烏聖劍可絕不是沒有了力量的永夜魔劍,它可是金烏留下,鳳凰神靈鎮守……自己用盡全力都得不到認可的神劍!

    在紅兒的口下,居然就像一把再普通不過的劍,被她直接吃了個乾乾淨淨!

    紅兒雖然一直都是個無法理解的小怪物,但這這這這……

    “她……竟然……吃了金烏聖劍……竟然……”

    鳳凰神靈的聲音在戰慄……在這個早已沒有了神的世界,還有什麼能讓一個有着真神層面的靈魂戰慄?

    “她……是誰?她是什麼?”

    “啊……呃……”雲澈擡頭,一陣支吾,才勉強道:“她……是我所用之劍的劍靈,平時都是以劍爲食。這個……我也不知道她連金烏聖劍都能吃……”

    雲澈大腦一片混沌,這尼瑪……這可怎麼辦!

    真神遺留的神物啊……居然被紅兒給吃了,這已經不止是糟蹋和褻瀆的問題,自己該怎麼賠?拿頭賠啊!

    “劍靈?世間……怎會存在如此劍靈?”鳳凰魂音道,它最後的靈魂在鎖定着紅兒,它能看到到紅兒的存在,但靈覺卻偏偏又感知不到她的存在:“金烏聖劍的主體爲混沌的原始金烏——金烏聖祖隕滅後的‘聖骨’所鑄,縱是真神之力都幾乎不可能摧斷,怎可……怎會……”

    “呃……也許……是是是……”雲澈想編造個理由,但涉及真神之劍,金烏遺留,面對的還是鳳凰神靈,他絞盡腦汁也不可能給個能看得過去的解釋。

    而這時,紅兒忽然輕“咦”一聲,一抹異樣的金芒在她瞳孔中閃過,隨之,一層金色的火焰從她的身上燃起,遍及全身。

    雲澈:“……?”

    “哇啊!和主人一樣的火,好溫暖。”紅兒雙臂張開,眸光閃閃的看着自己身上自發燃燒的火焰,很快,她的眼睛又慢慢的眯起,聲音也逐漸的軟下:“唔……忽然覺得好睏,好想睡覺。”

    腰兒一伸,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紅兒睡眼惺忪的道:“主人,紅兒吃飽了,該回去睡覺了……不許吵醒人家哦。”

    軟音剛落,她便已化作一道硃紅流光,回到了雲澈的身上。

    雲澈怔在那裡……他剛纔絕對沒有催動金烏焚世錄,但紅兒的身上,居然自己燃起了金烏炎?

    難道,因爲吃下了金烏聖劍,紅兒出現了某種質變。

    一念至此,雲澈迅速喚出劫天劍。

    巨大劍身凌空出現,雲澈抓在手中,剛要探查其氣息,卻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雙臂如被萬嶽鎮壓,陡然沉下。

    轟!!!!!!!!

    劫天誅魔劍從劍身到劍柄,帶着雲澈的雙手雙臂狠狠的砸落在他的腳下,一聲轟鳴,如九霄雷霆炸裂,火獄頓時瘋狂翻騰,整個葬神火獄都似在隱隱發顫。

    雲澈身體曲下,雙目瞪大,雙手死死抓着劍柄,手臂青筋暴起,臉上的肌肉也全部緊起……但,劫天劍卻是紋絲不動。

    這……這是……

    雲澈猛一咬牙,玄氣提起,只聽一聲脆響,腳下神巖輕微炸裂。

    但,劫天劍依舊是動也不動,似是被天道之力牢牢鎮壓。

    雲澈眉頭一沉,一聲輕喝,玄力暴漲,直接開啓“轟天”境關。終於,隨着一股滾雷般的沉悶響動,劫天劍被他緩緩抓起……與之相伴的,是一股強橫到讓雲澈難以置信的恐怖劍威。

    足足數息,雲澈終於將劫天劍直直舉起,隨之,又重重揮下。

    轟隆——————————

    這一聲爆響,如同將整個世界都完全震盪,眼前的火焰被全部掀開,雲澈一聲悶哼,劫天誅魔劍瞬間脫手,重砸在地,他的雙臂也直接垂下,劇烈顫抖着。

    這一劍……僅僅是一劍,竟是直接抽空了雲澈所有的力量,他口中粗喘如牛,全身酥軟,尤其雙臂,都幾乎感覺不到其存在。

    但這些,他已無暇在意,雙目直直的看着前方。

    火獄在瘋狂的翻騰着,而一道長長的硃紅劍痕竟橫印其中,任憑這焚世之火如何爆烈,這道硃紅劍痕依舊清晰存在,久久沒有消弭。

    這裡不是普通的世界,而是葬神火獄之底!!

    “這是……我的……力量?”雲澈低下頭,看着自己依舊酥麻中的手臂,不敢相信的呢喃着。

    “誅魔劍的氣息……”鳳凰神靈震驚而語:“不……還有金烏聖劍的氣息!”

    “這把劍……居然融合了金烏聖劍的神力!?它到底是……”

    雲澈沒有迴音,他喘着粗氣盤坐而下,雙手抓在劫天劍的劍柄上,卻再無力量將它抓起……但,他的眼瞳之中,卻閃動起無比興奮的異芒。

    一枚時輪珠被雲澈拿出,未等他玄力催動,便已被火獄之火直接焚開,一個時輪結界在雲澈的周圍無聲張開……

    ————————————

    東神域,月神界。

    身爲東神域四大王界之一,這裡是一個超然的存在。無數年間,承受着世人的頂禮和仰望,遠比凡間神話傳說中的月宮還要神聖。

    神後殿,位於月神界核心的月神宮,是神聖之地中的神聖之地。

    哪怕是如“月神”這般睥睨天下的存在,也絕不敢輕易踏足。

    到了月神界這個層次,已根本不屑追求所謂的奢華。但神後殿中,每一方,每一寸,都將“奢華”二字詮釋到了極致。這裡的磚瓦,是“逐月琉璃”,這裡的桌椅,全部爲“幽月木”雕刻而成,被褥,牀簾,每一絲,都尊貴到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因爲,這裡居住的是月神界最尊貴的女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