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殿之中,立著一面寬大的水晶明鏡。鏡中映著一個如仙夢般的女子身影,她靜靜的坐於鏡前,一張容顏不施粉黛,卻似傾注了上天所有的心血精琢而成,她的肌膚完美的詮釋著何為冰肌玉骨,雪顏朱唇,五官無一處不是精緻無暇,秀美絕倫。

    只是,這張仙顏卻是透著清冷,更有著一種讓人根本不敢直視的聖潔,宛若正踏於九天之上,不沾一絲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她的身邊,一個穿著月白長裙的少女正細細的為她梳妝。看著鏡中的那絕美到近乎不真實的仙顏,她的眸光逐漸的痴了,怔怔低語道:「神後娘娘……真的好美,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樣……傳說的神女龍后,也不過如此吧……」

    「難怪神帝對娘娘如此痴情。也只有神後娘娘這般仙女,才真正配得上神帝。」

    女子無言,眸若清潭。

    少女手兒拂動,為她挽上了一枚輕巧簡單的流雲簪,然後輕輕將她的髮絲鋪於香肩。

    「神後娘娘,」少女理著她的髮絲,不自禁的道:「你為什麼總不願蓄髮呢?以神后的天女之姿,若留長發,定更加的好看。」

    神后微微垂眸,輕然低語:「發為情而斷,人已故,情無繼,青絲又緣何而蓄?」

    「啊?」少女眨了眨眼睛,一臉懵懂。

    梳妝完成,少女看著鏡中的神后,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樣,眸中華彩流溢,半是驚艷,半是痴迷。

    「神後娘娘,瑾月剛剛聽說,玄神大會的封神之戰,已經決出最後的四神子了。」少女向神后說起著最近東神域最關注的事,因為她知道,神后性子極為淡漠,從不關心任何人,任何事,無論月神界內,還是月神界外。

    「……看來,玄神大會也快結束了。」神后輕輕的道,語氣如靜水一般的柔和平淡。

    「嗯!神帝現在一定巴不得玄神大會趕緊結束,回來和神後娘娘完婚呢。」少女抿唇淺笑:「神帝那麼寵愛娘娘,幾個月沒見,他一定對娘娘日思月想,嘻嘻。」

    神后:「……」

    「對啦!這次的封神四子和以前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其中有一個,居然是來自中位星界。他在封神之戰戰勝了很多上位星界的驕子,最後還戰勝了陸冷川,取代他名列四神子之位。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轟動,現在整個東神域都在談論這件事呢。」

    神后仙音如絮:「中位星界入封神四子,東神域歷史上尚屬首次吧,會引起轟動也理所應當。」

    「嗯!」少女點頭:「而且,那個人所出身的中位星界,還是娘娘經常念起的『吟雪界』呢。」

    「吟雪……界。」一聲輕念,她的眸光終於出現了些微的盪動:「我深受吟雪之恩,至今,卻未能踏足,未能相報。瑾月,他叫什麼名字?既為封神四子,應會受邀參加一月之後的婚典,到時賜予他一些機緣吧,也算是我對吟雪的滴水報答。」

    「是,瑾月會牢記神後娘娘的吩咐。」少女盈盈一禮:「那個吟雪界的弟子名字叫雲澈,據說真正的出身還是下……啊!?」

    她感覺到神后的身軀忽然猛的顫。

    少女眼中的神后一直如天空皎月般安靜淡雅,剛才那一瞬間的劇烈反應,讓她幾乎受到了驚嚇,她連忙急聲道:「娘娘,你……你怎麼了?」

    「……」神后氣息微亂,但轉瞬,卻又平靜如常,她微微搖首:「沒事,只是想到了一個離去多年的故人。」

    「故人?」少女微怔:「娘娘認識一個……也叫雲澈的故人嗎?能被娘娘記得,他雖已故去,但也很幸福呢。」

    神后緩緩起身,鳳眸明澈,幽望遠方:「他是我的先夫,已故去八年。」

    八年了……

    「啊?」少女一愣,隨之臉兒一下子變得慘白,「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全身戰慄:「娘……娘娘,瑾月……什麼……什麼都沒有聽到……娘娘饒命……」

    「你不必害怕,」神后幽幽一嘆:「我有先夫一事,神帝早就知曉。」

    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明明是「禁忌」的一句話,居然就那麼直接說出口。

    聲音在逐漸遠去,少女抬頭,看到神后的仙影已遠在殿外,她惶然道:「娘娘你去哪裡?是去看……夫人嗎?」

    「不必跟來。」

    聲音落下,她的身影也已消失在少女的瞳眸之中。

    少女跪在地上,久久失神。她陪伴神后多年,但剛才,她感覺到神后忽然變得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在她說出「雲澈」這個名字之後。

    ——————————————

    宙天神界。

    封神之戰在繼續。自決出新的四神子后,封神之戰也正式進入了尾聲,之後的交戰,皆是神子之戰,也無疑將格外激烈。

    今日,是封神組的最終之戰,洛長生對戰水映月,封神之戰以來,唯二未曾一敗的年輕玄者。

    而這一戰的結果,也如所有人所預想,最終,洛長生戰勝水映月,得封神組冠軍,水映月則落入敗者組,將和君惜淚與雲澈之間的勝者,進行敗者組的最終戰。

    而在所有人看來,水映月的下一個對手,只有可能是君惜淚。

    封神台外,遙遠的上空,隨著洛長生與水映月之戰的落幕,千葉影兒收回目光:「雲澈今日未至,看來,與君惜淚一戰,他並沒有準備認命。」

    「小姐認為,他或有戰勝君惜淚的可能?」乾枯老者徐徐道。他很清楚,千葉影兒這段時間一直留在宙天界,為的是觀察雲澈,今日兩大神子之戰,她都是漠然冷觀,毫無興緻。

    「古伯認為呢?」神女反問道。

    「絕無可能。」古伯淡然道:「除非,他能在這短短三日之內,有所質變。」

    「拭目以待吧。」千葉影兒一聲低語,金髮隨風輕舞。縱然遮蔽著容顏,世間所有風華依舊為她悄然暗淡。

    「小姐,」老者出聲:「雲澈的身上,究竟有何異狀?」

    不點而朱,粉光瀲灧的唇瓣傾起一個微微的弧度:「古伯,能讓你按捺不住問詢,這多年來,尚是首次吧?」

    「呵呵,」老者沙啞一笑:「神劫境勝神靈境後期,施雙幻神,老朽枉活十二萬載,亦不能理解。」

    「這,絕非『天賦』可解。」

    「以古伯的閱歷眼界,卻說出了『不能理解』四字,」千葉影兒微笑:「不過,古伯無需因此而自愧,若論見識,整個神界堪與古伯相較者屈指可數。只是雲澈此人,他身上的秘密,的確超出了神界的認知之外。」

    因為,那是神界從未出現過的,創世神層面的傳承!

    古伯老目抬起。

    「但,如此重要的秘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古伯,這是你親口教給我的。」

    她的音調明明平淡,卻比世間任何的仙音都要悅耳醉心,如有魔力一般。

    「呵呵,」古伯頷首微笑:「看來,小姐已有打算。」

    「並沒有。」千葉影兒卻是搖頭,無人知曉面罩之下,那雙足以傾倒整個東神域的眼眸泛動著怎樣的光華:「我現在只想親眼看看,他的極限,到底可以到達怎樣的高度。」

    「從而決定他值得我在他身上花費多少的心思!」

    ————————————

    時間一天天過去,最後的幾場封神之戰牢牢吸引著所有東神域玄者的期待,但卻反而沒有了太多緊張的情緒。因為剩下的幾場神子之戰雖然層面極高,但卻似沒有了懸念。

    首位必為洛長生無疑,再無其他可能。第二位將在君惜淚與水映月決出,無論誰勝誰敗,都不會讓人意外。而雲澈,註定會敗給君惜淚。但,他卻也必將是這屆玄神大會最大的勝者,他吸引的目光讚譽,引發的驚嘆與轟動,還要勝過其他三神子之和,甚至已被無數中位星界的玄者稱作所有中位星界的驕傲。

    三日之後。

    君惜淚與雲澈之戰,這一天終於到來。

    而這三日之中,雲澈卻如消失了一般,毫無動靜,也未有人在宙天界看到他的蹤影。

    炎神界,葬神火獄。

    火如烈站在火獄之畔,等待著整整三天,未有半步離開。這些天,他唯有一刻心神安寧,隨著時間逐漸流走,雲澈始終沒有從火獄中出來,他的內心也越來越躁動不安。

    沉入火獄,到達連他無法感知的深度……卻整整三天沒有出來……

    這是何等概念?

    就算是他火如烈,就算是炎神界最強的焱萬蒼,也絕對不可能做到。

    任何人在這種情境下都會想到,雲澈必已葬身火獄之中……根本不可能有第二種可能。

    但火如烈卻始終等在原地,他相信雲澈所說的話是真的,無比緊張的期待著那個真正的奇迹。

    而今日,已是雲澈與君惜淚交戰之日,距離開戰,只余不到三個時辰。他的心緒已是再難平穩,雙手死死捏起,呼吸也變得格外粗重。

    「難道,這小子真的……」

    在他擔憂的低念聲中,前方火獄忽然炸開,一個人影從中飛身而落,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火如烈的身前。

    火如烈嘴巴大張,愣了好一會兒,才一聲大笑,吼叫道:「雲小子,你總算是出來了!這三天,總算是沒有白等。」

    臉上大笑,心中放鬆之餘,卻又是泛起劇烈到極點的驚濤駭然。

    三天……他在葬神火獄之中,停留了整整三天!

    相比這個金烏宗主的激動,雲澈卻是一臉平淡的笑:「火宗主,勞你久候了。」

    「哈哈哈,沒事就好。我就知道,你小子既然說得出,既然敢做,那就一定沒事。哦?」火如烈的眼神忽然一變:「神劫境九級……你突破了!?」

    如火獄之前,雲澈的玄力是初入神劫境八級,而此時,他身上盪動的,卻是神劫境九級的玄氣。

    雖然突破,但任何人都不會認為他能就此和君惜淚一戰。但,看著近在咫尺的雲澈,火如烈卻忽然有一種無比微妙的感覺……明明只是一個小境界的提升,但他整個人的氣場,似乎完全不一樣了。

    至於哪裡不一樣,他卻又說不出。

    「嗯。」雲澈頷首:「晚輩以時輪珠在火獄中修鍊了七個月,總算小有所成。今日與君惜淚一戰,縱然敗了,也無遺憾了。」

    「七……七……七個月!?」火如烈全身劇烈,雙目圓瞪,險些一口咬到自己的舌頭。

    在火獄中三天已是讓他內心波瀾劇盪。

    七個月……

    「我們回宙天界吧,勞煩火宗主。」雲澈目光清澈,瞳孔深處如有火焰在燃燒。在離開火獄之時,他已把狀態休整到最佳。相比於「幾日前」的忐忑,如今的他,無比強烈的想要與君惜淚一戰。

    「……好。」火如烈瞳眸晃動,囁喏了許久,才勉強平復心境,緩緩點頭,然後一手帶起雲澈,消失在了火獄之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