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被封入葵水之陣,水映月飛身而起,瑤溪劍光華綻放,凝起一道水藍劍罡,但劍罡尚未成型,她的眸光忽然微微一動。

    因為葵水之陣的氣息忽然變得混亂。

    葵水之芒快速減弱,玄陣的轉動也越來越慢,本是濃郁無比的氣息如被吞噬,極速消逝。

    不過短短數息,玄陣變得完全停止轉動,蔚藍色的水芒變成了淡藍色的冰芒……

    整個葵水之陣,居然被封結成了一個冰陣。

    哦不,根本是湮滅了其所有的力量和法則,生生冰封成了一個冰球!

    這一幕,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咔!

    砰!!

    冰陣炸裂,雲澈帶著全身火光,一劍直轟水映月。

    雲澈只有在轟天狀態下才能完全駕馭劫天劍,水映月所面對的,毫無疑問是巔峰狀態下的雲澈。

    這一劍的威勢,讓水映月眉頭緊起,劍勢一轉,轉攻為守,瑤溪劍輕描淡寫的揮出,在身前舞動起道道水紋,將雲澈的劍威層層化解,未傷分毫。

    但她的身形卻是後退了百丈之遠,已是微處劣勢。

    相比君惜淚,水映月的性情明顯要平和的太多,很理智的不與雲澈正面相抗,雲澈亦是一眼看出這一點,他沒給水映月任何反擊之機,第二劍瞬間爆發,無匹劍威帶著金烏之炎,直轟水映月。

    本以為,水映月定會遠遠避開,然後全力反擊,但,讓雲澈不解的是,劍威近體,炎光耀目,水映月卻是定定站在那裡,沒有半步後退,水眸漣漪輕盪,手中瑤溪劍舞動著奇異的蔚藍弧線。

    一個藍色的渦流,出現在她的前方。

    雲澈的眉頭微動,目露不解,而下一個瞬間,他的雙眼猛地瞪大。

    雲澈深知自己的這一劍的威力有多恐怖,何況還附著金烏神炎。但直到劍威臨體,水映月依舊未退半步,瑤溪劍反而輕輕的點向前方……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這股融合著雲澈巔峰狀態的劍威與炎威的毀滅之力,居然在她的身前,在那個奇異的藍色渦流前停滯了下來。

    水映月手腕輕轉,頓時,更不可思議的畫面出現,這股力量竟被捲入藍色渦流之中,隨著瑤溪劍的舞動而緩緩旋轉,然後,隨著水映月手勢的再變,劍威和炎威從渦流中驟甩而出,反轟雲澈。

    「琉光天引!!」

    觀戰席上,一眾強者齊齊驚呼出聲。

    「琉光天引需通曉琉光界最高層次的水系法則,水映月分明才神靈境,居然已經修成!?」

    「這屆神子,真是一個比一個驚人。」

    琉光天引,琉光界的神技之一,水映月直至去年才小有所成,在這屆封神之戰,這本是用來對付君惜淚的底牌,可惜卻未能和君惜淚照面。

    雲澈剎那愣神,被反引而至的巨力正面擊中,一聲悶哼,遠遠轟翻出去,水映月的反擊在這時如雷霆般到來,瑤溪劍在瞬息之間連出六十四劍,六十四道湛藍劍芒混亂交織成一個巨大劍網,直罩雲澈。

    雲澈生生制住身形,玄力以常人不能及的速度猛烈釋放……

    「封雲鎖日!」

    邪神屏障再開,將湛藍劍網死死阻住,一瞬間,邪神屏障上撕開了成千上萬道細密印痕,卻堪堪沒有破碎。

    「好厲害的防禦屏障。」水千珩一聲輕嘆:「強度堪比覆天界的煌龍聖界,卻可以瞬間張開。」

    砰!

    邪神屏障爆開,炸裂的力量亦將湛藍劍網轟散,雲澈如蒼龍出淵,直逼水映月:「你再接我這一劍!!」

    「滅天絕地!!」

    這一劍之威勢要遠勝剛才一劍,亦帶著燃燒到極致的金烏炎,劍威如從天外卷下的火焰颶風,所到之處,下方的封神台都層層下陷。

    水映月面色淡然,瑤溪劍舞,隨著身前奇異渦流的捲動,琉光天引再現,將襲來的恐怖劍威引入其中……但,堪堪只引入一半,奇異渦流的流轉便忽然變得混亂,似欲崩潰。

    水映月眉頭一沉,手勢陡變,將引入的一半力量強行卷出,與另一半劍威當空相撞。

    轟!!!!!

    劍威爆發,炸裂的炎光之中,雲澈和水映月同時被遠遠震開。

    雲澈在空中強行回身,嘴角微勾,身若雷霆,橫穿火光,再取水映月,勢要不給她任何喘息反擊之機,卻忽然看到,視線中的水映月竟收起了瑤溪劍,就連身上的玄氣也完全斂下。

    雲澈身體停住,面露疑惑。

    「就這樣吧。」水映月背過身去:「你還是留點力氣去對付洛長生吧,他可遠比你目前看到的,還要厲害的多!」

    說完,水映月浮空而起,直接穿過封神台的隔絕結界,回到了觀戰區域。

    雲澈:「……」

    祛穢尊者稍稍一愕,隨之沉聲宣布:「水映月脫離封神台區域,雲澈勝,入三日後封神問鼎之戰!」

    嘩——

    觀戰席再次喧然。

    繼陸冷川、君惜淚之後,又一個神子敗在了雲澈的手下。而和前兩個神子的戰況慘烈不同,水映月是自行棄戰認輸。

    雖然兩人幾個照面的交鋒。看似難分優劣。但能讓一個神子主動認輸,顯然,是短暫的交手之下,讓她徹底確定自己不可能是雲澈的對手。

    「問鼎之戰啊。」沐渙之仰頭,一聲夢囈般的呢喃。「問鼎之戰」這四個字,本該是他們做夢都不可能接觸到的存在,而今,他們吟雪界的弟子,居然進入了問鼎之戰。

    多麼的不可思議,多麼的虛幻,多麼的……荒謬……

    簡直要比他這一生聽過的最荒謬的笑話還要荒謬……卻又是呈現在他眼前的事實。

    「可惜,宗主未能親至宙天界,否則,她定然高興萬分。」

    沐冰云:「……」

    雖然,這個結果絕不像與君惜淚之戰那般意外,但在東神域引發的震動亦是可想而知,

    在全場各種目光的注視之下,雲澈收起劫天劍,返回觀戰席。他一如先前的平淡反應,倒是讓不少人為之或疑或嘆。

    「雲兄弟,恭喜!」火破雲壓抑著激動,與有榮焉:「你進入了問鼎之戰啊!至少也會是次位!你這次,絕對是把整個東神域的歷史都打破了……嘶,回想剛和你相識的時候,簡直都像是做夢一樣。」

    雲澈微笑,他似有所覺,目光下意識的轉向了一個方向,剛好和洛長生的目光碰觸到了一起,後者向他平和一笑。

    雲澈也微笑一聲,轉回目光,心中一陣波瀾動蕩。

    茉莉,擋在我們之間的屏障,便只剩下最後一道了。

    我欲登頂這場封神之戰,絕不單單是為了完成你提出的「條件」,因為你那天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我絕不會相信你是真心的不想見到我。

    我要讓你看到為了你我可以變得更加強大,我要向你證明我對你的堅決……無論你有怎樣的苦衷,我都願意與你一起面對和承擔。

    這時,封神台的光幕之上,顯現出了蒼金色的字印:

    封神問鼎之戰:

    聖宇界洛長生——對戰——吟雪界雲澈。

    光幕上的名字,一個,是東神域盛名已久,神子第一,年輕一輩無人可敵的第一人,玄神大會尚未開始,他便已早早被認定為封神之戰的首位,無人可與之爭奪。

    另一個,是連敗三大神子,在這場封神之戰驚艷了整個東神域的新晉神子。

    封神之戰開始之初,絕對不會有人將他們兩人相提並論,那時的兩人在世人眼中,完全就是皓月與螢火之別。

    但現在,任誰都不會認為雲澈沒有資格和洛長生相提並論。

    甚至,在雲澈連敗陸冷川、君惜淚、水映月後,已無人敢一口認定雲澈會敗給洛長生。

    這一戰之激烈,必將達到這屆封神之戰的極致。

    「洛長生,雲澈,恭喜你們進入問鼎之戰。」祛穢尊者目掃全場,漠然說道:「這是你們的榮耀,亦是你們實力的最好證明。這屆封神之戰的首位,將在你們兩人之間決出。」

    「不過,」祛穢尊者的目光,在這時轉到雲澈的身上:「雲澈,關於問鼎之戰,有一件事,本尊須先行提醒你。」

    雲澈:「……」

    「你目前的戰績為八勝一負,而洛長生為全勝。你與洛長生之戰,若洛長生勝,那麼,洛長生為首位,你為次位,封神之戰將就此落幕。」

    「而若你勝,那麼,洛長生也唯有一敗,戰績與你持平。你須與洛長生再戰一場,再勝,方可問鼎,明白了嗎!?」

    「我明白。」雲澈毫無遲疑的點頭。

    「啊?」火破雲嘴巴大張:「也就是說,雲兄弟要想得首位,必須連勝洛長生兩場。而洛長生只要勝雲兄弟任何一場便可,這……這對雲兄弟也太不公平了!」

    「這是雙敗淘汰制的基本規則,沒什麼奇怪的。」火如烈道:「洛長生全戰全勝,封神組奪冠,雲澈則是敗者組奪冠,身負一敗,豈能一樣。」

    「可是……」

    「沒什麼可是,你沒看到雲小子都毫無意見。」火如烈歪了歪嘴,心中卻是深深擔憂。

    洛長生何許人物,東神域年輕一輩的神話啊……能敗他一次都是奇迹,兩敗……

    真的會出現這種可能嗎?

    雲澈進入問鼎之戰,這已堪稱東神域的神跡。但,到了如此地步,又有誰不想親眼看到更大的神跡,又有誰不想親眼見證神話被顛覆的那一刻。

    「很好。」祛穢尊者微微頷首:「問鼎之戰,將在三日之後,你們兩人將額外獲得一枚時輪珠,務必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而這三日之中,無論是誰,無論有何緣由,都絕不可打擾二人,否則,宙天執法者定不輕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