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面對魏滄浪,北寒明智卻沒有呈現出對對手的尊重,反而眯了眯眼,用鼻子擠出一聲輕哼……而且絲毫沒有刻意掩飾,足以讓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魏滄浪眉頭大皺,但沒有多說什麼,玄氣外放,周圍黑光繚繞,化作萬千漆黑利刃。

    能入中墟戰陣者,無不是威震幽墟。魏滄浪也不例外,他修煉的,是一種極爲霸道的魔刃功,寸長的魔刃,便可將一座山嶽噬滅成黑暗煙塵。

    面對他的氣息,北寒明智卻是一動不動,連應戰的架勢都沒有擺出來,只有周身一層並不強烈的黑暗風暴不緊不慢的捲動着。

    他眯眼看着魏滄浪,忽然冷冷一笑,口中發出只有對方纔能聽到的低吟:“魏滄浪,你也看到了,南凰皇室不識擡舉,自尋死路,我北寒太子傲天之日,便是南凰完蛋之時,身爲一方之雄,你居然還給這羣蠢貨當狗……南凰的神王,難道都是一羣蠢狗嗎!”

    “你!”魏滄浪大怒,在中位星界,十級神王是何等崇高的存在,幾曾受過如此言辱。

    而他亦知道對方如此的原因,心中怒氣鬱氣同時橫生:“找……死!!”

    “憑你?”北寒明智嘴角一咧:“來來來,讓我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說話間,他甚至將雙手慢悠悠的抱在胸前,說出的話一字比一字刺耳:“就算是同級,對手是南凰的蠢狗神王,先出手都是髒了自己的臉。”

    “咯!”魏滄浪險些一口將牙齒咬碎。暴怒之下,他一聲低吼,神情和身姿同時劇變,剛剛凝成的漆黑魔刃亦在空中定格,隨之釋放出明顯異樣的氣息。

    “極魔劍!?”陣陣驚呼從四周響起。南凰衆人更是臉色齊變。

    極魔劍,魏滄浪的最強魔刃!北寒明智的言語一直壓制到最低,無人聽到他們之間說了什麼,皆震驚於魏滄浪爲何竟一上來就忽然暴怒,直接祭出底牌。

    而就在這一瞬間,本一臉不屑,氣定神閒,剛剛纔說着絕不屑於主動出手的北寒明智忽然目光一閃,身體一晃,如鬼影般閃身至魏滄浪身前,周圍的黑暗氣浪瞬間席捲。

    極魔劍的形成,需要數息的凝神聚力,魏滄浪本能的以爲北寒明智真的不會當先出手,自己又處在暴怒之下,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被陡然爆發的黑暗風暴直中心口。

    “你……”魏滄浪雙目圓瞪,視線晃過一瞬北寒明智滿是嘲諷的眼神,身軀便在一聲轟然中橫飛而去。

    同爲十級神王,縱有差距,想要短時間內決出勝敗也並非易事。但偏偏,暴怒凝聚極魔劍的魏滄浪正處在防禦最弱的狀態,他無比匆忙的迴轉玄氣,卻依舊無法遏住橫飛之勢,直接橫穿戰場,狠狠砸落在戰場之外。

    昏迷、認輸、被轟出戰場之外,皆爲落敗!

    “魏滄浪脫離戰場,北寒明智勝!”

    震耳的宣讀聲響徹戰場,全場一時目瞪口呆,大部分人甚至都來不及反應發生了什麼。

    敗了?魏滄浪竟然就這麼敗了!?

    “這……”南凰衆人無不驚恐瞠目。南凰默風的臉色更是一瞬間黑的像是生吞了大便。

    作爲南凰戰陣最強的四人之一,以魏滄浪應戰,爲的是面對北寒挑釁下的尊嚴之爭!他們原本無比確信,魏滄浪就算不敵北寒明智,也只會是慘敗。

    但,一個照面……僅僅只是一個照面,魏滄浪就被轟出了戰場。

    敗的無比輕易,更是無比的恥辱和難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短暫的沉寂之後,東墟宗和西墟宗那邊同時響起毫不掩飾的肆意大笑,這些笑聲頓時如恥辱的尖刺直扎南凰心魂。

    就連那些爲觀戰而至的南凰玄者,都感到面紅耳赤。

    轟!

    一聲爆響,魏滄浪從地上騰身而起,他嘴角只有很淺的一抹血沫,顯然並未受太嚴重的傷,但極度的憤怒和恥辱之下,他的一張面孔已扭曲的不成樣子:“北寒明智,你……”

    “不用多言。”南凰神君忽然開口,打斷他接下來的話。如此落敗,任誰都不可能甘心。但敗了就是敗了,輸不起,只會在恥辱之餘,更加讓人輕視:“你的對手絲毫沒有違背戰場規則,若不甘心,便好好想想自己是怎麼敗的。”

    “……”魏滄浪咬牙,他狠狠盯向北寒明智,碰觸到的,是對方極盡嘲諷的目光,彷彿是在告訴他:“你果然是條蠢狗。”

    幾乎用盡平生最大的意志,他才強行壓下不顧一切去和北寒明智搏命的衝動,沉下身來,死死低着頭回到南凰戰陣之中。

    北寒城在中墟之戰不可撼動的霸者,北寒一脈的驕傲讓他們從不屑於這類的手段。但,很顯然,今日的狀況並不相同……北寒城不僅要讓南凰敗,還要敗的極盡悽慘,極盡難看!

    “不是你的錯。”南凰默風道,他目光微轉,冷冷盯向南凰蟬衣。以他的實力地位,在她面前一直都是長輩之尊,但在“皇太女”的身份前也不至於過於放肆,但此刻,他的目中、聲音中再無半點恭敬,唯有冰冷的威凌:“蟬衣,南凰的罪人會是什麼下場……你最好有足夠的準備。”

    南凰蟬衣依舊不發一言。

    南凰神君看了南凰默風一言,但並未出言,似是默同。

    “呵,南凰的巔峰神王,都是這麼不堪一擊嗎?”北寒明智甩了甩手腕,一臉的輕蔑:“真是讓人失望。”

    不但讓南凰敗的無比丟人,還直接當衆明諷,南凰衆人無不咬牙切齒,卻又發作不得。他們開始有意識的將目光轉向一直安靜的南凰蟬衣……先前的敬崇仰慕,已盡化爲怪責和怒意。

    “下一個誰來!”

    北寒明智話音剛落,西墟宗一人

    直躍而起,落於戰場:“西墟韓紹,特來請教!”

    西墟玄者的入場,也將這一屆中墟之戰的輪戰順序就此確定。

    “韓某雖自認不是明智兄的對手,但也不至於像某些丟人的廢物一樣不堪一擊。”韓紹笑呵呵的道,毫不隱晦的一個大耳刮子扇在南凰神國的臉上。

    “戰場之上,不得無謂贅言。”北寒神君道,話語平淡,卻是並沒有斥責之意,臉上那似有似無的淡笑,隱約還帶着讚許之意。

    “哈哈,請!”北寒明智一聲大笑。

    北寒明智和韓紹戰在一起,兩大神王之力猛烈迸發。中墟之戰,彷彿從此刻才真正開始,而之前那場不過是個笑話。

    兩人鏖戰許久,最終,北寒明智獲勝,毫無意外。

    第三場,東墟出戰,出戰者鍾衍楓,是東墟宗外援之一,一個雄霸西界域的十級神王。

    北寒明智剛纔和韓紹一戰,消耗頗大,這一戰,北寒明智依舊有些優勢,但勝也會勝的頗爲艱難,餘力也會無幾。

    而下一場,出戰的會是南凰神國。

    若下一場南凰神國再上一個十級神王,便定能戰勝北寒明智,從而挽回一點顏面。

    東墟鍾衍楓沒有出手,目光掃了北寒城那邊一眼後,忽然微笑道:“鍾某雖很少踏出東墟,但亦久聞明智兄大名,這一戰,鍾某自知不敵,甘願認輸。”

    譁——

    中墟之戰的勝者將一直在戰場接受挑戰,就算必敗,也能耗其玄力。因而,中墟之戰幾乎從無認輸者。

    東墟的忽然認輸讓全場譁然,但譁然之後,他們又陡然明白過來什麼,唏噓和憐憫的目光頓時轉向南凰神國。

    “哈哈哈,”北寒明智一聲大笑:“鍾兄胸懷博廣,讓人欽佩,北寒便承了此情。”

    “鍾衍楓認輸,北寒明智勝!”

    不僅北寒城,西墟、東墟玄者亦接連當衆狠踩一腳……南凰蟬衣的寥寥幾語,讓南凰神國的處境急轉直下,悽慘到堪稱悲哀的地步。

    南凰從皇室到觀戰玄者,無不是臉色鐵青,咬齒欲碎。但……他們又能如何?

    南凰神國第二個玄者出場,這一次,還是一個十級神王。

    結果,卻依舊敗於留有大量餘力的北寒明智之手,且遭遇狠手,身負重創。

    四方輪戰,戰敗方,都會固定在敗後的第三順位出戰下一人,直至十人全部落敗。

    這一場各界的巔峰神王之戰,一如先前般震撼激烈,各方神王盡展風采,引得無數玄者驚歎不已,熱血沸騰。

    但……激烈之中,卻透着誰都嗅得到,看得到的異樣。

    北寒戰陣的綜合實力依舊最爲強盛,戰場停留時間最長,敗場最少,東墟西墟勝敗相近。

    而南凰神國……

    在南凰出戰的前一場,無論北寒、西墟、東墟,都會在不同的方式下,讓勝者以極大的餘力應戰南凰神國。

    第一戰……第二戰……第三戰…………第七戰……第八戰……

    全部落敗!

    往屆中墟之戰,南凰神國雖然綜合實力最弱,但十個出戰玄者,總會有獲勝之時,但這一次,卻是無一勝場。且每一個出戰之人,都會敗的或者難看之極,或者無比悽慘。

    北寒城、東墟宗、西墟宗、九曜天宮……任何一方,都足以壓過南凰神國。而南凰蟬衣當衆拒北寒初,竟是引得它們當衆聯合蹂躪踐踏……

    很顯然,他們很默契的,要讓南凰神國在這場中墟之戰……全敗收場!

    在南凰神國,在幽墟五界,在中墟之戰的歷史上留下無比恥辱的印記!

    北寒城會怒而針對,任誰都不奇怪。東墟宗和西墟宗和南凰神國亦有解不開的仇結嗎?

    不,當然沒有。

    在這個強者爲尊,實力決定一切的世界,踩一個註定淪喪的弱者來討好一個註定凌傲九天的強者,何樂而不爲!

    以往的北寒城雖然最強,卻還不至於讓他們如此。但有着“北域天君榜”光環的北寒初……若能與他臨近,博他好感,他們可以不惜任何嘴臉。

    中墟之戰在繼續,但南凰這邊已全部沒有了觀戰的心思。偌大的南凰結界之中,已是許久都再無一絲聲音。

    最後幾個未出戰的玄者,他們皆已面如死灰,哪還有丁點戰意……甚至恨不能直接逃離戰場。

    “哼,真是無聊透頂。”千葉影兒閉目低聲……一個曾立於神主之巔的人看一羣神王爭鋒還組團玩這種劣等手段,着實有些難爲她了。

    雲澈始終沉默,而他的注意力,基本不怎麼在中墟之戰上,而是大部分集中於身側的南凰蟬衣身上。

    因爲這個將南凰神國“葬”入此境的始作俑者,平靜的太過異常。

    “看夠了嗎?”她忽然出聲,美眸也悠悠轉過。

    中墟之戰開戰後,這還是她第一次開口說話。

    “……”雲澈嘴角微動,淡淡道:“下次問這個問題前,先脫光自己的衣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