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譁——

    中墟戰場霎時鬧鬨一片,他們聽到了中墟之戰歷史上最莫名其妙,最匪夷所思的話。

    南凰的最後玄者,戰北寒、東墟、西墟的所有!?

    雖說雲澈驚撼全場,但這三宗的可出戰玄者,可是還有整整十人!而且能入三宗戰陣的,每一個都是強大的巔峯神王!

    即使雲澈前兩場都是壓倒性獲勝,即使他還有很大餘力,一對十……這也太扯淡了點!

    要麼是南凰蟬衣瘋了,要麼……就是個虛晃的幌子。

    “蟬衣,你今天到底在亂搞什麼!!”南凰默風幾乎氣炸了肺,再無法忍耐。

    “默風,”南凰神君低聲道:“不要多言,靜看即可。”

    “……”南凰默風目光從南凰神君和南凰蟬衣身上混亂流轉,他不再出聲,但也絕無法平靜下來。

    “哈哈哈哈,”西墟神君大笑起來:“南凰,你這女兒,莫不是瘋了?”

    這話倒並非純粹的諷刺……南凰蟬衣今天的一切行爲都極爲反常,和傳聞中的完全不同,與她的身份、立場更是毫不契合。從她當衆拒絕北寒初開始,便有人懷疑她是不是真的瘋了。

    “這麼說,你們不敢?”南凰蟬衣輕語。

    “不,是你南凰不配。”東墟神君沉聲道:“我三宗玄者何許存在,別說十個,就算是……”

    “唉!”北寒神君卻在這時忽然擡手發聲,打斷東墟神君之言,緩緩而語:“我三宗出十個玄者戰你南凰一人,這麼荒謬可笑的話,倒也虧你說得出來。若本王真的應了,無論什麼結果,對我三宗玄者而言,都是一種自我羞辱。”

    北寒神君所言不錯。三宗派十個打一個?這是何等掉價的事!縱是他們應承,被擇選的十大神王估計寧肯抗命都不一定答應。

    “南凰太女,你一定認爲,本王絕對不可能答應。”北寒神君忽然笑了起來,笑意格外的危險和諷刺:“不不不,這個提議,本王感興趣的很!答應,一定要答應!”

    東墟神君和西墟神君同時眉頭大皺,他們看向北寒神君,卻沒有說什麼。他們知道,北寒神君如此,必有其意。

    “……”面對北寒神君此言,南凰蟬衣忽然沉默,一時毫無迴應。

    “不過,南凰太女既然說是‘賭’,那總該有點籌碼吧?”北寒神君笑眯眯的道。

    東墟神君和西需神君目光猛的一亮。

    “……看來,北寒界王已經想好了籌碼,不妨說來聽聽。”南凰蟬衣開口,音調不變,但,衆人都隱約聽得出,她的話少了幾分剛纔的威勢。而且出口時,有了半個剎那的遲疑。

    “很簡單。若是你南凰能以一人勝我們南凰一人……”北寒神君的笑意更甚:“那麼,你南凰理所當然是此屆中墟之戰的第一,除了應得的四分中墟之戰,我北寒城,願當場將我們的四分……哦不不,是三分中墟界拱手送予你南凰。”

    噗……

    北寒神君話未說完,已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直接笑出聲。

    就連西墟神君和剛廢了兒子的東墟神君嘴角都忍不住抽搐扯動。

    一戰十……還是戰十個巔峯神王,這要是能勝,他們都敢吃屎!

    “但若是你南凰敗了,”北寒神君雙目微眯,似笑非笑:“我們倒也不會逼你們南凰交出僅有的那點中墟界,只要你……南凰太女,隨我兒回九曜天宮!”

    “但不是爲妻爲妾,而是爲婢百年!”

    譁——毫無疑問,聲音再次爆開。

    若是之前,北寒神君還不至於說出如此之言。但,是南凰蟬衣主動要強行撕破臉,又作死主動奉上這麼一個機會,他哪還會“客氣”。

    南凰蟬衣當衆拒北寒初,無疑狠狠的駁了北寒初的顏面,鬧的他十分難看。而現在,他藉着南凰蟬衣主動送上來的時機,一句“爲婢”,狠狠反辱了回去。

    亦在當衆告知南凰,你們不識擡舉失去了唯一的機會,還敢一再冒犯!到了現在,也只配爲婢!

    目光轉向了南凰蟬衣,本絕不可能應承的事,竟被北寒神君一口答應……只是兼帶提出的可以說是應有的籌碼!

    目光又一次落在南凰蟬衣的身上。北寒神君這一手頗爲陰狠,讓南凰蟬衣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若應,敗後她將爲北寒初之婢;柔不應,那無疑是打了自己的臉,也丟盡了南凰神國的臉。

    南凰蟬衣開口:“北寒界王,你不覺得你這籌碼也太可笑了嗎!”

    毫無意外的迴應,北寒神君直接仰頭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怎麼?不敢了?這可是你自己主動提出,現在反而沒了膽子?莫非,這就是你南凰神國的廉恥和尊嚴?”

    “北寒界王,你好像誤會了什麼。”南凰蟬衣悠然道:“我何時說過不敢?”

    “你想要什麼籌碼,當該由你來定,但,你何來的資格決定我要的籌碼?”

    “哦?”北寒神君一臉笑眯眯:“說的好。那本王倒要聽聽,你南凰蟬衣的百年值多大的籌碼。”

    “把你整個北墟界賠上都不夠。”南凰蟬衣徐徐道:“但既是籌碼,總要有價,且也只能是你們出的起的價。既如此,那我便唯有勉爲其難……”

    “若我南凰勝!不僅北寒城,屬於東墟宗、西墟宗的那部分中墟界域,也皆屬我南凰!”

    “且時間不是五十年,而是五百年!”

    北寒神君眉頭猛的一皺,隨之又馬上舒展開。聽到南凰蟬衣的前半句,他就知道她一定準備提出一個無比巨大,讓他不可能接受的籌碼來期望嚇住他,比如“自斃當場”、“讓他北寒神君入南凰爲奴”之類。

    五百年中墟界皆歸南凰,的確是個巨大的籌碼,若當真實力,會讓南凰在雄厚資源下快速崛起,其他三界則因失了中墟界的資源而衰弱。

    但,如此的籌碼,還遠遠不足以嚇到他,更別談“絕對不可接受”。

    到底只是個閱歷不足五甲子,腦子還明顯不太正常的小輩皇女。

    “很好!當然沒有問題!”南凰蟬衣的聲音還未完全落盡,北寒神君已是一口答應,連一丁點的猶豫、遲疑都沒有,他目光左右一轉:“東墟兄、西墟老弟,你們可有意見?”

    “呵呵,既是我們三宗齊上,那籌碼,也自該算我們一份。”西墟神君笑着道。

    “無異議!”東墟神君同樣毫無猶疑。

    雖然勝了,他們看似並未能得到什麼,但無形之中,卻是送了北寒城,更關鍵是送了北寒初一個大人情!他們豈有拒絕之理。

    “好!”北寒神君點頭:“如此,你們南凰可還有其他話要說?”

    何爲騎虎難下?南凰蟬衣主動提出要一戰十,又主動提出了新的籌碼,全部被北寒神君一口應承。現在的南凰蟬衣,已是再無退路……看北寒神君、東墟神君、西墟神君忽然變得虎視眈眈的樣子,南凰怕是連丟下所有顏面強行退離都無法做到。

    “好!”南凰蟬衣同樣頷首:“也免得繼續在這已成笑話的中墟之戰繼續浪費時間。三位界王,現在,你們可以擇你們的出戰者了。”

    北寒神君淡淡一笑,身體一轉,氣息已直接落在五人身上:“你們五個,便來一同領教一番這位南凰神王的風采。”

    “是!”五大巔峯神王同時應聲。

    如果只是純粹交戰,以多打少,他們秉承巔峯神王的尊嚴,絕難接受。但現在,卻被北寒神君幾語扭成一個笑話,將這南凰玄者踩死後,還能逼得南凰蟬衣成爲北寒初百年之婢,他們哪還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但這一切,有一個人,且是很核心的一個人,卻並無人過問他的意見。

    雲澈在戰場中心微微轉身,他目光一斜,向南凰蟬衣傳音道:“拿我當槍使!?”

    他音調很是僵冷,帶着刺魂的警告之意。

    “這是我臨時決定,未曾過問於你,的確於你不公。但……你特意來參加中墟之戰,並選中了我,自是有所求!既然你有足夠的能力,爲何不順便賺取更多的利益呢。”

    “就怕到時候,你給不起!”

    “我一定給的起!”

    “……”雲澈目光轉回時,他的身前,已是多了十個強大的氣息。

    十個入陣中墟之戰的巔峯神王!五個來自北墟界,三個來自西墟界,兩個來自東墟界。

    這些人,或界王宗門的核心存在,或爲一方界王的絕對霸主。任何一個,在幽墟五界都有着赫赫威名。

    中墟之戰的戰場上上演的都是巔峯神王之戰,大部分都是激烈絕倫,拋開極少存在的神君,便是幽墟五界真正的巔峯之戰。

    而十個巔峯神王同時出戰,對手只有一個神王,還是個比他們彙總任何一人都弱上半個大境界的五級神王……

    這種畫面,別說中墟之戰,他們一輩子都沒見過。

    南凰神國,這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蟬衣……”南凰神君終是無法坐得住,他起身走到南凰蟬衣身側,低低出聲。

    “父王,放心好了。”南凰蟬衣用只有南凰神君才能聽到的聲音道:“雖然聽上去無比匪夷所思。但在這個人面前,這十個神王,不過是一羣土狗而已。”

    “……”南凰神君眉梢猛跳,嘴脣連動,卻也沒有再問什麼。

    十大巔峯神王面對一個五級神王,這極具衝擊,更具滑稽的畫面一時定格在中墟戰場。北寒神君向前數步,朗聲道:“南凰既敢提出如此戰陣,想來信心十足。看來,接下來必定是一場精彩、慘烈非常的曠世之戰。”

    這番嘲諷之言,引得不知多少人跟着笑出聲。

    “另外,這亦是一場賭戰。若我三宗戰敗,那麼接下來五百年,整個中墟界皆歸南凰神國所有,我北墟、東墟、西墟三界不得踏入半步。”

    “而若是我三宗僥倖獲勝。你南凰太女,便要在九曜天宮藏劍宮少宮主北寒初身邊爲婢百年,百年之內,不得離開。此賭此戰,在場之人,皆爲見證!”

    他身體一轉,向北寒初和不白上任所在的尊位屈身一拜:“少宮主,此戰的籌碼關係到中墟界,因而亦屬中墟之戰,還勞少宮主同爲見證。”

    “好。”北寒初輕輕頷首:“此戰的過程、結果,我北寒初代九曜天宮見證!若有違規者、違背賭約者,九曜天宮亦會行以制裁。”

    北寒初很少說話,更從不提出任何偏向性的建議或見解,一直都是一個純粹的見證者姿態。

    而他的話,以九曜天宮的立場所說出的見證之言,將此事死死釘死,也封死了南凰神國最後的一丁點退路。

    “有勞少宮主。”北寒神君微笑一禮,轉身之時臉色一肅,手臂一揮:“開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