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倒是難得見長生如此認真。」琉光界王洛長塵忽然道:「看來,他雖然勝券在握,卻的確沒有妄大輕敵之念,不錯。」

    「不,」洛孤邪卻是搖頭:「是雲澈,讓他有了危機感。」

    「危機感?」洛上塵微微動眉:「你是說?」

    洛孤邪徐徐道:「長生從小到大,同輩之中從未敗過,也從來都只有他俯視所有人,別人不要說俯視他,連能相提並論的人都沒有。他一生皆是如此,也早就習慣這種狀態。但云澈……他的年齡小於長生,玄道修為,才堪堪神劫境,卻可以把他逼到如此地步,第一次讓他有了『自己或許不如他』的『危機感』和『不平衡感』。」

    洛上塵:「……」

    「長生方才特意要雲澈釋放出『幻神』,然後又第一時間將其絞滅,為的亦不是挫雲澈的銳氣,而同樣是這種『不平衡感』的驅使。先前雲澈和陸冷川之戰,雲澈釋出『幻神』,並展露出驚人的威力直接扭轉戰局時,長生的反應極其劇烈……因為,那是他連理解都不能的力量。」

    「……」洛上塵眉頭皺起,低語道:「原來如此。」

    「不過,這些長生或許自己都沒有察覺,就算察覺了,也斷然不會承認。」洛孤邪繼續道,顯然,作為洛長生的師父和姑姑,她對於洛長生的了解卻還要勝過洛上塵:「而要平衡這種前所未有的負面感覺,長生要做的,當然是將雲澈全滿壓制,讓他敗的徹徹底底。」

    「當雲澈被他完全踩在腳下時,由雲澈帶來的負面感,自然也會就此被碾碎。」

    敗?洛長生沒想過自己會敗,也絕對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敗。

    面對洛長生那審判一般平淡的話語,雲澈一言不發,腳步踏前,一步百丈,玄氣完全釋放,金烏焚世錄運轉到極致,劍威與炎威在劫天劍上完美融合,爆發的剎那炎耀蒼穹,幾欲將虛空焚穿。

    如此威勢,洛長生卻是動也不動,平靜的像是在看一場絢爛的煙火,唯有聖雷劍虛畫圓弧,斜斜刺下。

    雲澈的攻擊無比狂暴,而洛長生的姿態,卻是輕和靜雅,如信步閑庭。隨著聖雷劍的刺下,三道細白劍芒無聲而現,一瞬間刺破虛空,在天地之間劃下三道蒼白的印痕。

    嚓!

    一聲輕響在耳邊一瞬而過,雲澈轟出的火焰劍威被三道細白劍芒貫穿而過,然後竟被一瞬間撕裂,又在下一瞬間化作潰散的玄氣風暴和火焰碎片。

    觀戰的眾人全部瞪大了眼睛……剛才,他們彷彿看到了虛空被完全分裂,三道劍芒已然消失,但他們的虹膜之上,卻是依舊殘留著三道蒼白光影,久久沒有消逝。

    雲澈以斷月拂影瞬身,三道白芒切裂他劍威的同時,亦貫穿了他的冰影,心中震駭之餘,身體未有剎那停滯,如流光般迫近洛長生,龐大劍威再次凝聚,向洛長生當面轟落。

    轟!!

    劫天劍停在了洛長生身前三丈之處,金石交加的震鳴之下,一個黃色屏障閃現,劇烈凹陷,然後又猛然炸開。

    火焰與劫天劍被狠狠震開,雲澈更是如被巨岳轟擊,橫翻而去,洛長生終於動了,劍鉞齊轟,五道劍芒捲動著暴風之力疾射而下,一道巨鷹之影在他的後方一閃而過,瀰漫起沉重絕倫的威壓。

    五道劍芒鎖死雲澈的氣息,一瞬逼近,雲澈在空中艱難翻身,邪神屏障以最快的速度張開。

    哧——哧——哧——嚓!!

    三道劍芒被邪神屏障抵住,第四道劍芒之下,邪神屏障終於碎裂,第五道劍芒帶著洶湧的暴風之力,如鞭子一般狠狠的抽在了雲澈的脊背之上。

    一聲巨響,雲澈後背的雪衣碎裂,血沫橫飛,但他尚未來得及反擊,全身忽如被萬岳壓身,急速墜下。

    洛長生飛撲而至,身上泛動著濃郁的黃色玄光,一股沉重的力場將雲澈牢牢籠罩其中。

    重力力場,土系玄功的高等法則之一,洛長生所釋放的重力力場更是強橫之極。尤其雲澈所用的又是重武器,對他的壓制之大可想而知,他感知到洛長生力量的逼近,凝聚起全身玄力才勉強回身,揮劍的速度,更是比平常慢了近一倍。

    洛長生力量轟落之時,他只堪堪將劫天劍橫在身前。

    砰!

    聖雷劍在黃芒加持之下,劍威沉重絕倫,重重轟落在劫天劍上。

    第一劍,雲澈全身劇震,周圍數里空間的氣息都被忽然爆發的恐怖氣浪完全排開。

    砰!!!

    第二劍,雲澈手臂飆血,血染白衣,五臟六腑劇烈翻騰。

    轟——

    第三劍,劫天劍被完全震開,雲澈如被擎天之錘轟中,腦海一陣轟鳴,狠狠的倒飛出去。

    洛長生臉色一片淡漠,身上玄氣陡變,由黃色轉為綠色,神風鉞脫手飛出,一瞬間捲動起讓天地變色的恐怖風暴,直追雲澈,速度比倒飛中的雲澈快出數倍,無情的轟落在他的後背上。

    「雲澈!」沐冰雲猛的站起,花容失色。

    噗轟————————

    那一瞬的風暴之聲如火山炸裂,整個封神台都被席捲的隱隱顫盪,雲澈被甩向了另一個方向,拖著一道長長的血霧,足足橫飛幾十里,才重重的砸落在地。

    劫天劍亦脫手飛出,遠遠跌落。

    「唉,結束了。」火如烈閉上了眼睛。兩人最初的僵持,還讓他抱有著一分希望,但,洛長生在真正施展全力后,雲澈被完完全全的壓制,除了幻神那出其不意的一擊將他灼傷,幾乎連近身都不能。

    「畢竟,他是洛長生啊。」炎絕海也嘆息道:「雲澈能讓他使出全力,已經是極其了不起了。入問鼎之戰,已是奇迹,任何人,都無資格奢求他更多。」

    「雲兄弟他……他沒事吧?」火破雲緊張的道,戰局已定,勝敗已無關緊要,但……洛長生最後那一記可怕攻擊,轟中的赫然是雲澈的後背!

    後背是脊骨所在,先前已被劍芒所傷,又在失力之下遭受了如此可怕的攻擊……任誰都毫不懷疑,雲澈的脊骨,很可能已被無情摧斷。

    而無論多麼強大的玄者,若是脊骨碎斷,也將徹底癱倒,再無戰力。

    神話終究是神話,又豈是那麼容易被顛覆。即使雲澈一次次震撼東神域,面對這個東神域年輕一輩真正的第一人,依舊無力撼動。

    洛長生停了下來,連玄氣也逐漸斂起。顯然,再他看來,也已根本沒有了追擊的必要,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轟在雲澈脊骨的那一擊蘊含著多麼強橫的力量。

    他面對雲澈時的心態,和洛孤邪所說的分毫不差。他是不敗的長生公子,從小到大,他也完全習慣了不敗,完全習慣了俯視,但隨著雲澈展露崢嶸,他的心魂開始出現前所未動的觸動,而且越來越強烈。

    雖然,他很確信自己的實力要遠在雲澈之上。但……他在神劫境九級時,絕無可能發揮出雲澈那般戰力,更絕無可能施展「幻神」之力。同時,雲澈亦可駕馭不同屬性的玄功,亦有多種神血傳承在身。

    一種「不如」的感覺不受控制的在心底滋生,對始終都是「第一神子」的他而言,這種感覺無疑難受無比,無法承受。

    但現在,在自己真正的全力之下,雲澈被完全壓制,即使釋放幻神,也根本毫無反抗之力,被他輕而易舉的接連重創,到了現在,已毫無翻身可能。

    雲澈重傷跌落於血潭,而洛長生如帝王般高高俯視於他,存在了數天的「不適」在這一刻快速淡下,目光也平和了許多。

    一切,似已成定局。在所有人看來,這場問鼎之戰已是到了落幕之時。玄神大會開幕之前,洛長生便已是公認的問鼎之人,最終,意外沒有出現……

    而在這時,血泊中的雲澈,卻是緩緩的站了起來。

    他的後背血肉模糊,雙臂被完全染紅,但卻是站的筆直,毫無脊骨被摧斷的跡象,轉身之時,一雙瞳眸泛動著陰沉的厲色,卻毫無驚懼和戰慄的色彩。

    「他……竟然還能站起來?」不少人失聲驚呼。

    「好驚人的軀體!不過就算脊骨沒斷,內外傷也是很重。但看他的樣子……難道還要繼續打下去?」

    洛長生眉頭一動,臉上閃過一抹訝色,隨之微笑起來:「居然還能站起,看來,你的筋骨應該也受過特殊的淬鍊吧。」

    雲澈:「……」

    「我想,你肯定不會選擇就此認輸。」洛長生伸出手來:「那就繼續吧。讓我看看,你可以支撐到什麼時候。」

    嗄……嗄……嗄……嗄……

    雲澈的喘息無比粗重,胸口起伏劇烈的幾欲爆開,他亦緩緩的伸出手,當所有人以為他要召回劫天劍再戰時,卻看到炎芒一閃,金烏幻神被他收回。

    「哦?」洛長生一皺眉,眼中微微閃過一抹失望:「你該不會就這麼打算認輸吧?」

    觀戰的眾人亦是露出滿臉失望,雖然雲澈被施展全力的洛長生碾壓,毫無勝機可言,但,身為東神域的頂尖玄者,身在被全東神域注目的問鼎之戰,他縱然必敗,至少也該戰到最後一刻,否則豈不被人輕視。

    雲澈沒有說話,而是忽然緩緩閉上了眼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