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北寒神君的吼聲之下,十大神王同時玄氣外放……但卻無一人向前或出手。

    畢竟拋開局面的話……十個有頭有臉的宗師級人物當着千萬玄者之面打一個人,無論心理還是顏面上總會膈應。

    全場安靜,衆人注目,但他們等待的不是這場懸殊到不能再懸殊,結果上不可能有丁點懸念的對戰,而是南凰神國該怎麼收場。

    北寒初以低姿態真誠相求,南凰蟬衣直接拒絕。若結果是南航蟬衣成爲北寒初之婢,那南凰神國簡直都可以成爲所有中位星界中最大的笑話。

    千葉影兒在這時微微擡首,漠然盯了南凰蟬衣一眼。一瞬,便又收回目光,重新閉目。

    只是閉目的剎那,金眸深處,暗閃過一抹危險的寒光。

    戰場之上,十大神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依舊無人肯主動出手。

    而這時,雲澈緩緩的擡起手臂,五指以一個更加緩慢的方式張開。

    也是這一刻,安靜的戰場忽然沒來由變得壓抑起來,光線亦明顯變得有些幽暗。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衆人下意識的擡頭,卻發現上空並無黑雲遮蔽。而那股壓抑感在悄然加劇,像是有什麼越來越沉重的東西重壓在心臟上。

    衆人驚疑之間,雲澈的身上忽然黑光爆裂,眼前龐大的中墟戰場,一下子變得漆黑一片。

    這種劇烈的變化並非循序漸進,而是在那一個瞬間,整個戰場便完全被黑暗充斥,像是暗夜陡然間單獨籠罩了中墟戰場,吞噬了所有的一切。

    這是一股太過濃郁的黑暗,吞噬了戰場每一絲的光明。所有人,包括各大神君之內,他們的視線都被黑暗完全隔絕,再看不到雲澈和十大神王一絲的身影,就連靈覺,也明顯受到了阻滯。

    千葉影兒纖眉稍動……

    因爲,籠罩戰場的黑暗,分明是永夜幻魔典中的特殊黑暗領域——永夜無光!

    他果然也修成了永夜幻魔典!

    只是,對付區區幾個神王,居然如此大動干戈……看來,他是有什麼特殊的想法。

    莫非……

    周圍驚呼瀰漫,各大神君都是“刷”的站起,面露驚色。而立於中墟戰場的十大神王,黑暗降臨那一刻,他們感受到的不是暗夜,而是深淵!

    毫無準備,毫無預兆,視線中的一切都化爲黑暗。駭然之中,他們本能的玄氣釋放,但,他們的內心,也在這一剎那變得更加驚恐,因爲他的手腳,乃至整個軀體,都像是被無數無形之物牢牢束縛,單單只是擡起手臂,都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量。

    他們的玄氣,像是被萬丈山嶽死死鎮壓,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擺脫。

    而更可怕的,是一道道冰冷、壓抑、陰森的氣息從所有方位瘋狂的涌向他們的軀體和靈魂,像是有無數的惡鬼在殘噬着他們的身體和意識,滋生着越來越沉重的恐懼與絕望。

    永夜無光,吞噬的不僅僅是光明,還有生機與希望!

    黑暗之中,雲澈的身影無聲遊移,出現在一個神王前方……短短數尺之距,這個強大的巔峯神王卻是絲毫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就連靈覺,都基本被吞噬殆盡。

    雲澈手指隔空一點,一股黑暗玄氣直中其身,爆開在他的體內,殘忍的衝擊向他的四肢。

    “嗚啊啊啊!”

    慘叫聲亦被完全淹沒在黑暗之中,第一個神王胸口炸裂,雙臂雙腿同時崩斷……雖然雲澈只是彈指之力,但這些神王的玄氣和意志被雙重壓制,哪有半點防備和防禦可言,在雲澈的力量之下,簡直脆弱如朽木。

    腳踩黑暗,雲澈的身影已瞬間出現在另一個神王面前,同樣輕描淡寫的伸手一點……前一個神王軀體還未來得及完全倒下,第二個神王已血泉爆發,四肢齊斷。

    砰!

    砰!

    砰!

    砰!

    砰!

    ……

    力量的爆發,軀體的碎斷,絕望的慘叫……全部被黑暗完完全全的埋葬。

    戰場之外,衆人的視線之中唯有一片徹徹底底的黑暗,看不到一絲的身影,聽不到一絲的聲音,更不可能知道黑暗中發生了什麼。

    北寒神君、東墟神君、西墟神君全部眉頭大皺。眼前,是一團純粹的黑暗,純粹到有些不可思議。他們不約而同的向前,但剛一靠近,戰場的黑暗忽然崩散。

    就像是一塊被從中撕開的漆黑幕布,光明從中驟現,然後轉瞬反將所有黑暗吞沒。

    戰場,重新呈現在衆人視線之中。

    同時出現的,還有長久的窒息。

    戰場正中心,雲澈靜立在那裏,無論站姿,還是所立的位置,都和先前沒有任何的不同。

    他面無表情,目無波瀾,身上亦沒有任何的褶皺灰塵,彷彿自始至終動都沒有動過。

    而他的前方,十癱觸目驚心的血跡之中,躺着十個慘不忍睹的人影,他們遍體染血,尤其胸口和四肢,都印着五個位置,就連形狀都幾乎完全一樣的血洞,血流依舊在快速噴涌。

    他們臉色慘白如紙,全身時而扭曲,時而痙攣,時而在未散盡的恐懼中顫慄,口中發出着一個比一個痛苦嘶啞的慘吟,就如十條將死之蟲。

    而這十個人……赫然是來自北寒、東墟、西墟三宗的十大巔峯神王!

    北寒、東墟、西墟三大神君面色陡變,就連身軀也明顯一晃,活生生像是被人一錘掄在了腦袋上。

    安靜,死一般的安靜,眼前畫面的強烈衝擊,帶給在場之人的,是一種完完全全超越認知,撕裂信念的震駭與驚恐。

    沒有人看清發生了什麼,他們看到的只有忽現和忽散的黑暗,以及全部重傷癱地,連站起都不能的十大神王。

    而這期間,只過去了短到可怕的數息而已。

    “啊……啊……”

    “嘶……”

    “這……這是……什麼……”

    “……”

    呢喃、呻吟、吸氣、牙齒打顫……而別說他們,就連這十大神王,都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回事!!”

    風聲呼嘯,北寒神君一瞬移身至戰場,來到了十大神王之側,近觀之下,他的眼皮猛的一跳,臉色也扭曲的更加厲害。

    這十人之中,有半數北墟界的人。而這五個巔峯神王,有一個外援,其他四個皆是北寒城的核心與基石。這可怕的傷勢,很有可能留下無法挽回的重創,這對他北寒城而言,是無法估量的巨大損失。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絕不相信這是雲澈以自己的實力所爲!

    “呃……啊啊……”正中的北寒城神王從溢血的齒縫間擠出痛苦的聲音:“妖術……是妖術!”

    那忽然的黑暗,軀體與玄力的壓制、對靈魂的殘噬……他第一次相信,甚至確信,這個世上有妖術的存在。

    “對……是……妖術……”另一個北寒神君也竭力嘶吼着,那驚恐、絕望的聲音如縷縷陰風,穿入所有人的耳中。

    尊位之上,北寒初眉頭大皺,他低聲道:“師叔,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白上人短暫沉默,道:“妖術之說,純是荒謬。但此子,定用了某種極其高等的魔器。”

    他說的斬釘截鐵。

    北寒初微微點頭:“弟子也如此認爲。”

    說話的同時,他的眼中晃過一抹異芒。

    不白上人微微垂首:“看來,你對這件魔器生了興趣。”

    “當然。”北寒初淡笑:“既有此機遇,若不試探一番,豈不遺憾。”

    兩大北寒神王的痛苦之言讓北寒神君猛的擡頭,目光直刺雲澈:“雲澈!你究竟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不是顯而易見嗎?”戰場南側,傳來南凰蟬衣的聲音:“我南凰雲澈,一人勝了你三宗十個神王,難道你看不見麼?還是……你堂堂北寒神君,真的信了雲澈使了什麼妖術?”

    “哼!雲澈他區區一個……怎麼可能勝過他們十人!”北寒神君哪還有半點先前的篤定,聲音透着無法隱下的震驚和殺意:“就算不是妖術,他也一定動用了某種魔器!”

    他所言所想,和不白上人完全相同。

    “那又如何?”南凰蟬衣道:“雲澈與你們三宗的十神王之戰,可曾有規定過不得使用任何玄器?”

    “你!!”北寒神君五官驟凝……南凰蟬衣這句話,似是默認了雲澈的確動用了某種強大的玄器,但卻也讓北寒神君啞口難辨。

    因爲在幾乎所有戰場上,玄丹、玄陣等都是禁止之物,但基本都不會禁止護甲之外的玄器。武器亦是玄器的一種,而能駕馭強大的玄器,本身就是一種能力。

    能力不足強行駕馭,是一種近乎找死的行爲。

    眼前的畫面終於得到了解釋,東墟神君面現震怒,厲聲道:“中墟之戰雖不限制玄器,但,雲澈所動用的魔器,顯然絕非常規之物,很可能涉及禁忌!”

    “用禁忌魔器傷我三宗十大神王,還下手如此狠毒……豈能饒恕!”西墟神君也怒聲道。

    “哦?”南凰蟬衣幽然道:“我南凰一人對你三宗十人,這一戰的結果已出,雲澈大勝。不過看你們三位界王的樣子,莫非是準備不要自身和宗門的臉皮,當衆抵賴嗎?”

    北寒神君眉頭再沉,剛要說話,卻聽南凰蟬衣話音一轉,道:“北寒公子。作爲此戰最高的監督見證者,你覺得呢?”

    北寒神君即將出口的話頓時收回。他知道,北寒初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裁定雲澈勝。

    在衆人注目之中,北寒初站起,微微一笑,道:“中墟之戰,的確從不禁止玄器。但,超出戰場層面的玄器,便可以‘禁器’相稱。正常玄器,對玄者而言是合理的輔助,讓交戰更加精彩激烈。”

    “但超出界限的禁忌玄器,卻會摧毀最基本的戰場平衡與規則。”

    “戰場之上,決定勝敗的應該是玄者自身。而不該是打破平衡的玄器!所以此戰,根本毫無意義!若一定要說勝者的話,那麼勝的是那件不該出現在這個戰場的魔器,而不是雲澈!”

    北寒初話語平淡,卻是不容置疑。

    雲澈頭也不擡,冷淡之極的道:“我沒有用魔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