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話讓洛長生猛的抬頭,眼中閃過一抹極少有的厲色。

    從來沒有人敢嘲諷洛長生,也從來沒有人有資格嘲諷於他。但,他先前那一副掌控一切,如審判者般的俯視之姿觸怒了雲澈,雖然,他心知洛長生並非是刻意的狂傲與蔑視,但以他的性情,又怎能容忍被人所輕。

    所以,他豈會放過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

    原本一邊倒的戰局忽然發生了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變化,雲澈身上那緋色的火光刺動著每一雙瞪大的眼睛。尤其炎神界的人……火如烈和炎絕海在同一時刻無比僵硬的轉過頭看向對方,卻是久久無法說出話來。

    先前雲澈全力燃燒的金烏炎,被洛長生完全壓制,縱然在劫天劍威的催動下,亦傷不到洛長生,連近體都不能。

    但,這緋紅色的詭異火焰,卻是輕而易舉的焚滅洛長生的力量,灼穿他的防禦,而雲澈身上盪動的玄力氣息絕對沒有勝過先前。

    鳳凰炎與金烏炎已為最高層次的神炎,雲澈在同等玄力之下,燃燒的緋紅之炎,威力竟是要遠超金烏炎!

    這豈不是意味著……緋紅之炎在層面上,竟還要在金烏炎與鳳凰炎之上!?

    這不可能!絕不可能!

    火如烈和炎絕海都在心中瘋狂咆哮著。因為朱雀炎、鳳凰炎、金烏炎的三大至尊神炎之名,是來自上古諸神時代,意味著在諸神時代,它們便是最高層次的火焰。

    連在真神時代都承認的最強神炎……怎麼會在現在,在一個人類身上,燃起層面勝過它們的火焰!

    但,眼前發生的一切,究竟是什麼?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一幕幕對這兩大火焰宗主的衝擊,何止是天翻地覆。

    洛長生臉上痛色猶在,但手臂已從胸前緩緩放下,被灼穿的防禦力場也已無聲修復。他目盯雲澈,用很低的聲音道:「很好,這樣……才有意思。不過,若你以為這樣就能將我擊敗,那可就太天真了!」

    雲澈沒有半個字廢話,劫天劍驟現一道百丈炎芒,金烏炎的「黃金斷裂」在雲澈的手中化為「緋紅斷滅」,向洛長生無情斬下。

    作為一個強大到寂寞,內心又極為驕傲的人,洛長生向來不屑於退避,雲澈先前的攻擊再怎麼猛烈,他都會選擇正面接下,有時甚至還會輕描淡寫的使用單手抵禦。

    但緋紅斷滅斬落之時,洛長生的神色重重一緊,身體幾乎是先於他的意志做出反應,在風暴之力下第一時間全力閃身,遠遁到數里之外。

    沒有親身領教過緋紅之炎的燒灼,永遠不會明白洛長生剛才承受的是怎樣的痛苦。

    那是一種足以讓性情再高傲,意志再堅定的人都化作驚弓之鳥的焚魂之痛。

    遠遁的洛長生身體出現一剎那的僵硬,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的第一反應居然是逃。

    對其他玄者而言,這是再正常不過,甚至是最為理智的舉動,但……他是洛長生,面對同輩的對手,面對一個玄力遠低於他,出身、聲望更是完全不可與他相提並論的人,他怎麼可以恐懼,怎麼可以逃!

    在他剎那失神間,雲澈已經再度逼近,緋紅炎劍已從百丈暴漲至半里之長,橫掃之下,一道緋紅炎痕刻印空中,久久不散,似將虛空都直接切裂。

    被灼傷的陰影讓洛長生的身體本能的瑟縮,全身汗毛已是全部豎起,但,他豈可再逃,一聲低喝,身上玄光炸裂,爆開一個洶湧風域,聖雷劍與神風鉞交錯出一道十字玄光,直迎緋紅炎劍。

    若是先前,雲澈的炎劍會被風域直接削弱大半,臨近洛長生時已毫無威脅可言,但,不過是一瞬之間,足以將一座萬丈山嶽絞殺成漫天灰塵的風域被緋紅劍芒直接切開,幾乎是毫無阻隔的斬切在洛長生交錯橫身的劍鉞之上。

    劍鉞之上閃動的是濃烈的黃芒,顯然是完全的防禦姿態。

    一聲震響,緋紅火焰和風暴之力同時爆發,緋紅炎劍被遠遠震開,但並未斷裂,又在下一個瞬間再次橫掃而下。

    轟!

    轟!

    轟!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雲澈臉色陰狠,目光凶煞。他以緋紅之炎反壓洛長生,還明顯給他留下了短暫的心理陰影,又豈會給他任何喘息之機。

    全身玄氣瘋狂的釋放,竭力維持著緋紅斷滅,妖艷的紅色劍芒如暴風般連續轟斬向洛長生,每一次與洛長生力量碰撞,都會爆開一個久久不散的小型紅色炎域,將洛長生遠遠逼離,讓他一時之間,竟是毫無反擊之機。

    短短數息之間,緋紅炎劍連斬數十劍,終於,在洛長生帶著憤怒的大喝聲中,一聲巨響震空,緋紅炎劍終於斷裂,爆開漫天的碎炎。

    雲澈全身劇震,身體倒翻而去。

    方才被完全壓制的洛長生已再無半點先前的平和,極少憤怒的他,此時心中洶湧著幾乎要爆裂的怒火,終於震碎那可怕的緋紅炎劍,洛長生一聲低吼,剛要猛烈反擊,忽然感覺到雙臂都在傳來不正常的顫動。

    顫動的不是他的身體,而分別來自被他緊抓手中的聖雷劍與神風鉞。

    雙臂下意識抬起,他的瞳孔也在一瞬間如遭針扎,劇烈收縮。

    聖雷劍的劍刃之上,赫然印著十幾個大大小小的缺口,最大的缺口足有半指之寬,每一個缺口都泛動著淡紅色的光芒,聖雷劍中深蘊的雷霆之力正從缺口中混亂的流瀉,伴隨著痛苦到幾乎絕望的戰慄雷鳴。

    而神風鉞上印記著十幾道不同的凹痕,最長的一道足有半寸之深,疊加的印痕之下,神風鉞的形狀都發生了明顯的扭曲,其中的暴風之力同樣在快速流瀉,暴風之靈也在悲戚的風吟。

    「怎麼……會……這樣……」洛長生驚在那裡,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身為聖宇界王之子,東域四神子之首,他的武器又豈是凡物。他的聖雷劍、神風鉞,與陸冷川的裂穹槍,君惜淚的霧光,水映月的瑤溪,都是神靈境界最最頂級的玄器,不但內蘊神威,更是根本不可能被同層面的力量摧傷。

    但方才和緋紅炎劍的碰撞,聖雷劍和神風鉞竟是被創傷至此,從創傷數量來看,分明是每一次碰撞,都會被其毀傷。

    他的短暫失神,自然也讓他失去了反擊雲澈的最好時機,雲澈在這時已穩過身勢,直攻洛長生,劫天劍上並未再現緋紅劍罡,但劍體的火光卻是更加的濃郁。

    洛長生眉頭沉下,猛一咬牙……他剛要與雲澈正面強攻,耳邊忽然傳來洛孤邪的聲音:

    「長生,雲澈的這個火焰雖然威力異常,但氣息很不穩定,明顯不能持續太久,你沒必要直面其鋒芒,暫時退避防禦,待他無法支撐這種火焰時,你便可將他任意踩踏。」

    洛孤邪說完之時,雙眉久久緊起。

    凝玄傳音,嚴格而言,這已是對兩人對戰的干涉,處在觸犯規則的邊緣。洛長生此時的樣子,洛孤邪從未見過。她心憂之下,做出了這個她先前絕未曾想過會做的舉動。

    洛長生:「……」

    轟!!

    雲澈一劍轟出,炎光炸裂間,洛長生已是遠遠遁離,雲澈腳踩幻光雷極,快速迫近,氣息鎖死洛長生,炎光耀目,向洛長生罩下。

    洛長生低喝一聲,身上張開數道黃色屏障,在抵禦中再度遠遠遁離。

    洛長生在速度上要勝過雲澈數籌,在加上風暴加持,他的身影時而快速到無法目視,時而飄忽到近乎虛幻,雲澈的攻擊如狂風暴雨,緊追不捨,洛長生全力退避之下,每次都第一時間遠離力量爆發的核心,擴散的餘波亦被他完全擋下。

    一時間,封神台上風影呼嘯急掠,炎光瘋狂炸裂,情形,竟是洛長生被雲澈追著打。雖然,在他強大的速度和防禦之下,雲澈無法將他奈何,但著實有些難看。

    久攻不下,雲澈似乎變得有些焦躁,稍一停頓后,身上的緋紅炎光忽然變得如金烏炎一般極致暴烈,然後帶著更加狂暴的炎浪攻向洛長生。

    轟!轟!轟!轟!轟……

    每一次炎光爆發,都會留下一個更大的緋紅炎域,而這些炎域停留的時間比先前更長,整整數息之後都沒有任何消逝的跡象。很快,隨著雲澈如瘋了一般的炎力爆發,封神台上已是混亂布滿了幾十個相同大小的緋紅炎域,遠遠看去,如數十顆紅色星辰懸於虛空,分外綺麗。

    「糟了!」火如烈沉眉道:「洛長生雖然看上去狼狽,但他這分明是在等著雲澈的火焰熄滅……雲澈這個怪異火焰氣息極不穩定,顯然還不能完全駕馭,也就不可能持續太久,否則,他從一開始就會用出來。」

    「若是這樣下去,這個怪異火焰一旦熄滅,雲澈就再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了。」

    火如烈說完,卻久久沒有等到炎絕海的回應。他一轉頭,卻發現炎絕海目光發直,直勾勾的盯著前方,口中發出一聲迷糊的呢喃:「這……難道……是……」

    火如烈:「???」

    轟!!

    隨著劫天劍的揮舞,又是一個炎域爆開,而雲澈在這時忽然停止了攻擊,靜止在了空中,眼中閃過一道詭異的赤芒。

    他的周圍,不同方向,不同位置一共浮動著三十六個完全一樣的紅色火域,各自釋放著強盛的炎光。

    雲澈不再攻擊,洛長生自然也停了下來,但他臉上沒有任何的輕鬆之色,心魂中忽然傳來一陣強烈的危機感。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陡然傳來洛孤邪急促的傳音:「長生,快防禦!!」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同一個瞬間,所有的火域全部輕緩的爆開……不,是綻開,在所有人直瞪到最大的瞳眸中,化作三十六朵盛放的妖艷火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