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洛長生……他要做什麼?」火破雲滿臉緊張的喊道。

    「居然硬抗下了燦世紅蓮……」炎絕海還未從剛才的靈魂衝擊中完全回過神來。他們鳳凰一脈的最強之炎,居然被洛長生硬生生的抗了下來,他心裡自然是難受無比。

    「畢竟是太初神水淬鍊過的『神軀』啊,否則,他怕是早已被焚成灰了。」火如烈低聲道,話剛說完,他眉頭忽然一緊,想到了聖宇界的某個禁忌玄功,驚聲道:「難道他要……」

    嘶啦!嘶啦!滋滋滋……

    洛長生的掌心,紫色的雷光在不斷的嘶鳴,並變得越來越密集,最終交纏成了一團劇烈扭動的雷光。

    洛長生手掌抬起,但,手中的雷光卻沒有丟向雲澈,而是狠狠的轟向了自己的心口。

    嚓!!!

    雲澈:「!!?」

    洛長生的心口紫光炸裂,隨之,一道道亮紫色的光紋忽然以他的心口為中心,向他的全身各處快速的蔓延而去,延伸至他的軀體、四肢、手指、脖頸、面部……最後,就連他殘剩的頭髮也全部立起。從焦黑轉為水晶一般的亮紫色。

    而這個過程中,洛長生原本衰弱了數分的玄氣竟忽然暴漲,轉眼便恢復至全盛狀態……然後突破極限,繼續增幅,陡然膨脹的氣場重拂而至,壓迫的雲澈倉惶倒退,臉色一下子變得無比陰沉。

    「果然是……焚……心……雷。」沐冰雲一聲低吟,冰眸凝憂。

    「焚心雷,聖宇界強行突破極限的禁忌玄功……不是說,要至少神王境才能修成么?」沐坦之面色駭然。

    「那是對普通人而言。」沐渙之重嘆一口氣:「若洛長生的身軀真如傳說那般被『太初神水』淬鍊過的話,能使用焚心雷,也並不為奇。唉,這下,可徹底糟了。」

    「哎喲,會折壽的禁技啊。」釋天神帝眯了眯眼:「在南神域都大名鼎鼎的東域四神子之首,居然被逼到不惜折壽,精彩,精彩啊,哈哈哈哈。」

    釋天神帝的大笑聲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

    洛長生的身體閃耀著無數道亮紫色的紋路,就連玄氣,也帶上了微微的紫色,而且涌動的遠比先前狂暴,宛若翻滾的煉獄岩漿。

    紫紋遍體之下,洛長生的玄氣比之剛才暴漲了近乎五成,他緩緩的抬起頭來,一雙瞳孔閃過兩道深紫色的雷電,就連被緋紅之炎灼傷的痛苦,似乎也隨著他軀體和玄氣的異變消失。

    雲澈的心魂重重沉下……這是玄力增幅,而且是高達整整五成的玄力增幅。

    在神界玄者的認知中,能將玄力在短時間內提升的玄功是最為稀少難得,也是最為難以修鍊的高等玄功,而且由於玄力跨極限提升會給自身的軀體和元氣造成同樣超出極限的負荷,所以一般都會伴隨著相對嚴重的副作用。

    但,由於玄力暴增往往可以扭轉乾坤,甚至擺脫性命之危,相對而言副作用完全可以承受,所以依舊是所有玄者夢寐以求。

    能增幅三成玄力的玄功,便極其高等稀少,能增幅五成的,更是稀少之極。而洛長生的焚心雷,便是可以將自身玄力暴增整整五成……而且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

    若論玄氣增幅,邪神訣絕對是所有這類玄功的祖宗的祖宗的祖宗。

    因為邪神訣帶來的增幅已不能稱之為增幅,而是恐怖絕倫的暴走!將雲澈神劫境九級的玄力增幅至可以對抗神靈境十級,這已絕不是幾倍十幾倍的增幅那麼簡單,這個事實若是被人所知,縱然是一眾神界之巔的神主也會被驚得尿褲子。

    而且,雲澈就算自己親口說出來,估計也無人會信。

    若無邪神訣帶來的玄力增幅,常態下的雲澈連只用一根小指的洛長生都打不過。

    五成玄力的增幅,在邪神訣面前雖然是渣渣中的渣渣,但,它出現在洛長生身上,對此刻的雲澈而言,無疑是可怕的噩夢。

    但,這個噩夢並沒有就此結束。

    嗡!!

    洛長生手臂虛空一抓,一道無比耀眼的白光忽然閃動,剎那間遮蔽了雲澈的視線。

    與此同時,一種沉重無比的威凌伴隨著濃重的煞氣陡然釋放,在這股忽然爆發的可怕氣場下,雲澈的胸口如被巨錘轟中,被瞬間逼退數百丈。觀戰席上,無數玄者都是心神驟悸,久久喘不過氣來。

    就連那些通過星辰之碑觀戰的人都陡生一種強烈的心悸感。

    似乎白光閃耀那一刻,洛長生打開了遠古的封印,釋放出了一個可怕的魔神。

    這是……雲澈心中驚然,再次看向洛長生時,看到他紫痕遍布的手中,多了一把蒼白色的異形巨刀。

    這把刀有著近一丈之長,堪比他的劫天劍,全身呈現著一種怪異的蒼白色,無法判斷是以怎樣的材料鑄成。刀刃無鋒,刀背之上,赫然並排著六顆骷髏頭,卻並非是人之頭骨,而是……龍之頭骨!

    這六顆龍之頭骨各個神態猙獰,單單掃過一眼,都會靈魂為之戰慄。龍眼部位隱約有白光閃動,竟似有意識殘存。

    「這是……憫龍刀!!」

    雲澈的耳邊,傳來數個來自觀戰席的驚呼聲。

    「果然還是用出來了。」琉光界王低語一聲,音調中帶著嘆息:「焚心雷加憫龍刀,現在的洛長生要勝雲澈,已是易如反掌……只是,勝的有些難看啊。」

    「那把刀……是什麼?」火破雲驚道,他距離洛長生很遠,又有結界相隔,卻從那把蒼白巨刀上,感受到了一種極端可怕的氣息,目光掃過刀身的龍骨骷髏時,靈魂便會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的壓住,直墜向無盡的深淵。

    「是憫龍刀。」火如烈閉上眼睛,重重的呼了一口氣,聲音變得格外無力:「原來,傳說都是真的。」

    「憫龍……刀?」火破雲雙目發怔,他從未聽過這個名字,更從未在一件玄器上感受過如此可怕的氣息。

    「傳聞,洛孤邪曾為了給洛長生尋太初神水,二十年間三入太初神境,終在第三次如願。而前兩次也並非毫無所得,其中第二次,便是得到了這把太古妖刀。刀身並未刻名,她便為之取名『憫龍』。」

    「『憫龍』之名,是據說刀身之中,封印著六條上古惡龍的靈魂。」炎絕海接著火如烈的話道:「刀身,也很可能是這六條上古惡龍的龍脊所鑄。」

    「太古……妖刀?」火破雲的心臟猛的一緊。

    太初神境作為整個混沌最核心,最原始的秘境,在極度危險的同時,也存在著大量上古之物。而從太古神境這種地方得到的玄器,哪怕最最低等的,也必能震動整個神界。

    因為那是太初神境!

    「雖然,因混沌的異變,這把妖刀的威力遠不能和遠古時期相比,但,哪怕只殘存一絲劍威,亦是可怕無比。尤其……聽聞其中所封印的六道惡龍之魂,全部都還殘存一縷,未完全消亡。現在看來,這同樣是真的。」炎絕海的眉頭死死緊起,那懾人心魄的邪惡氣息,便是刀中有魂靈依舊殘存的證明。

    「不過,從它的氣息上來看,洛長生縱然以焚心雷提升玄力,要駕馭也必須付出代價。」炎絕海搖了搖頭:「終究是……聖宇界的洛長生,更有著洛孤邪這個師父。雲澈要想勝他……唉。」

    「不,」火如烈睜開眼睛,目光灼灼:「能將洛長生逼到這種地步,雲澈已經勝了。」

    「對!師尊說得對,雲兄弟已經勝了!我相信不止是師尊和我,在大多數人心裡,他已經比洛長生更加的了不起!」火破雲雙手緊握,重重的說道。

    隔著遙遠的距離,都會感覺到極為可怕的惡龍靈壓,何況直面洛長生的雲澈。他的臉色完全沉下,額頭青筋冒氣,全身骨骼微微作響。

    緩緩舉起憫龍刀,一股刀風輕卷,卻是瞬間排開了一個龐大的真空區域。洛長生緩緩抬頭,泛著紫光的瞳眸完全恢復了平靜和淡漠……恢復了最初那勝券在握,掌控一切又漠視一切的審判者姿態。

    「雲澈,你的確很了不起,我不得不誇讚一句,你是我從出生到現在,遇到過的最強大的對手。我這一身傷,還有我所承受的痛苦,要比我這一生加起來的還要多。」

    他緩緩的說著,聽不出絲毫的憤怒。

    雲澈:「……」

    「動用焚心雷,會讓我突破極限,但亦會折損我的壽元。而憫龍刀,我還不能完全駕馭,強行動用會快速吞噬我的元氣。能將我的焚心雷與憫龍刀強行逼出來的,雲澈,你是第一個!」

    「你雖註定要敗,但敗在焚心雷和憫龍刀之下……」

    「你想說我敗的榮耀么?」雲澈全身繃緊,眼神冰冷,嘴角卻是一絲冷笑:「看來你完全忘了先前我提醒你的話,大話還是不要說的太早,否則……臉被打腫的時候,要比剛才還要疼!」

    「呵。」洛長生淡笑一聲,他雖表面一片平靜,但心中卻是泛動著暴烈到極點的怒火,前所未有的痛苦,前所未有的重創,前所未有的挫敗,前所未有的狼狽……帶來的自然是前所未有的暴怒。

    他的心性就算再溫和上一百倍,也不可能依然保持平靜淡然。

    他只用焚心雷,便可將雲澈碾壓,卻偏偏又現出了憫龍刀,顯然是他心中已是怒恨到極點,勢要將雲澈以最快的速度,最極限的力量,最壓倒性的姿態的……徹徹底底的慘敗!

    將他敗的比剛才的自己狼狽十倍百倍千倍,連一絲一毫掙扎的希望都不會再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