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幽墟五界,神君爲天。

    東墟界、西墟界、北墟界、南墟界,共有神君十幾人。

    中墟之戰,則是僅次於神君層面的巔峯神王之戰。

    而這一日,在雲澈的一劍之下,這些幽墟五界的至高存在如脆弱的草芥般成片葬滅。

    四大界王,殞命三人。

    就連來監督中墟之戰的北寒初和陸不白也喪命此處。

    中墟之戰,成爲了可怕絕倫的災厄之戰。而這一切的一切……

    黑影一晃,雲澈身體沉下,落在了南凰戰陣前。身上氣息暗沉,毫無血氣戾氣,卻是驚得南凰衆人全身緊繃,倉皇后退。

    死了……

    所有人……全死了……

    一劍……僅僅一劍?!

    這樣一個人,竟然在代表他們南凰……參加中墟之戰!?

    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可笑,更荒謬的事嗎?

    南凰默風向前,全身繃如拉緊的彈簧,他向雲澈拱手俯身:“感謝雲……尊者手下留情。”

    南凰戩雙腿足足抽蕩了三個來回,才終於踏前一步,強裝鎮定道:“今日能瞻雲尊者風采,南凰戩……縱死無憾。”

    “唉。”南凰神君長長一嘆,看着已化深淵的中墟戰場,心中無盡驚懼,無盡唏噓,無盡悲涼。

    三大界王,千萬玄者,就這麼死了。

    還包括一個入北域天君榜的北寒初,以及在九曜天宮都地位不低的陸不白。

    縱是他,要完全接受今日之事,亦需要不短的時間。

    北神域是個極爲殘酷的世界,最不該存在的東西,就連手軟和憐憫。但,面不改色葬滅千萬……這已不是殘忍和冷血所能形容,而是真正的惡魔。

    他可以預見,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這些南凰的倖存者,包括他南凰神君在內,每次想起今日畫面都會不寒而慄。

    他沒有和雲澈說話,轉身擺手:“我們走吧。”

    他知道,他們都巴不得馬上離雲澈與千葉影兒越遠越好。

    “恭送父王。”南凰蟬衣盈盈一禮。

    沒有人多言多問什麼,帶着深到極致的心悸和懵然離開,唯有南凰蟬衣留在原處,獨面雲澈與千葉影兒。

    南凰神君似乎也並不擔心她的安危。

    “放心,今日之事,我南凰不會有任何人傳出半字。”南凰蟬衣道:“九曜天宮那邊也不會知道你們的名字。不過……”

    “你們也着實夠狠。”

    看不到她的容顏,也看不到她的眼神。只是她的聲音並無太大的動盪。

    而若是換做其他人,哪怕是她的長兄南凰戩,別說如此淡然平靜,怕是最基本的言語都無法做到清晰利索。

    “哼,還不是因爲你!”千葉影兒冷冷道。

    他們現在殺的了北寒初和陸不白,但斷然惹不起九曜天宮。一個上位星界的龐大宗門有多強大,他們清清楚楚。

    若要真正不留後患,南凰這邊也該完全抹殺……但,無論雲澈,還是千葉影兒,都選擇沒有對南凰下手,尤其雲澈,還刻意避開。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因爲南凰蟬衣這個人……

    雲澈和千葉影兒來參加中墟之戰,要的是中墟界的一片界域以及資源。事情發展到這般地步,南凰蟬衣的確是主因。無論是她和北寒初的“糾葛”,還是她各種推波助瀾。

    “我?”南凰蟬衣眸光輕轉,落在那個目光呆然許久的白裳少女身上:“難道不是因爲她嗎?”

    在這個白裳少女出現之前,雲澈只是踩了北寒初的臉,奪了他的藏天劍,用來反試探南凰蟬衣。而少女的出現,則導致矛盾徹底激化,北寒初更是被千葉影兒一劍剁了……前後的差別,可大了去了。

    “我要中墟界。”雲澈忽然冷冷開口。

    “好。”南凰蟬衣點頭,毫不猶豫:“從現在開始,中墟界就是你的。五百年之內,你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在我離開中墟界前,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擾。”雲澈繼續道。

    “……可以。”南凰蟬衣依然頷首:“明天開始,除你們之外,不會有任何人踏足中墟界,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把中墟界炸了都隨意。”

    該死的全死了,雖然九曜天宮不會知道北寒初和陸不白是怎麼死的,但一定知道他們是死在中墟界。用不了多久,必須派人來中墟界。

    另外,東墟界、西墟界、北墟界的界王、戰陣,乃至所有觀戰者都屍骨無存,可想而知,接下來中墟界會是多麼的不平靜。

    以南凰之能,擋下其他三界尚能做到,但定不可能擋下九曜天宮。

    但南凰蟬衣依舊答應了下來。

    她說過,雲澈要的,她一定給的起。

    而她想要的答案,也已經得到了。

    千葉影兒脣瓣輕動,向雲澈傳了一句話。

    “好,六個月後,我會來中墟界見你們。”南凰蟬衣道。

    “……!!”雲澈和千葉影兒同時目光微變。

    因爲,千葉影兒剛剛傳給雲澈那句話,便是“讓她六個月後來中墟界”。

    “放心,我們是朋友。”南凰蟬衣似乎在微笑:“只有東神域、西神域、南神域那羣蠢貨,纔會選擇和怪物成爲敵人……還是不共戴天的死敵。”

    “……”雲澈和千葉影兒默然。

    南凰蟬衣轉身,飄然而起,緩緩遠去:“雲澈,雲千影,歡迎來到北神域。你們今日的風姿,讓我更加相信,這個被天道遺棄的世界,終於迎來了翻身逆世的曙光……哪怕是黑暗的曙光。”

    千葉影兒的金眸緩緩眯起,金眉之下折射的不是震驚和慶幸,而是無比危險的寒光……須臾,她的脣角很輕微的勾起一抹極美的弧線。

    預想成真,南凰蟬衣的種種異動,果然是因爲她早就知曉“雲澈”這個名字。

    北神域與三方神域互相排斥,消息也互相閉塞。雖然雲澈在東神域綻放了無比耀眼的光環……但那畢竟是屬於年輕玄者的玄神大會,奪得封神第一時的雲澈,也纔是神靈境中期。

    以北神域得到三方神域消息的難度,豈會特意關注這個層面的人物。

    就如千葉影兒,以她梵帝神女的身份,知曉北神域有北域天君榜的存在,但從不知每一代位列榜首的天才是誰,也懶於知道。畢竟,年輕的天才這種東西,實在太多,也交替的太過頻繁。

    哪怕忽成魔人,被舉界追殺的雲澈,也纔是一級神王。

    至於劫淵歸來、雲澈救世……以及期間發生的一切,消息都被死死封住,三方神域除了那些頂級存在,都沒有多少人知道,何況從始至終未有半點參與的北神域。

    而嚴格說來的話,以上的一切,北神域也不是完全沒有知曉的可能……但,絕對不該是幽墟五界這個層面。

    能將觸角伸到這般程度的,應該是……

    南凰蟬衣知曉了雲澈的身份,也很可能知曉了千葉影兒的身份。

    而他們,卻對南凰蟬衣一無所知……除了“南凰太女”。

    “能大致猜出她的修爲嗎?”雲澈忽然問。

    千葉影兒搖頭:“至少,我們絕對不是她的對手。”

    就憑她能如此輕易的劫走她的傳音。

    “……”雲澈臉色沉下。在北神域的中位星界,居然會遇到這等人物,着實是大不幸……因爲,這是一個太大,又過於突然,還完全在掌控之外的變數。

    “她說,我們是朋友,你覺得呢?”千葉影兒問。

    雲澈眼眸擡起,冷冷道:“北神域……只有工具,沒有朋友!”

    “好。”千葉影兒很滿意雲澈的這個回答:“那就把南凰蟬衣變成工具,或者……”她眼中閃過一抹異芒:“奴僕。”

    雲澈轉身,看向後方,馬上。這處中墟界就可以成爲專屬他和千葉影兒之地。但出了今日的巨大變數,這裏,已不是該留之地。

    看着雲澈的眼神,千葉影兒頓有所覺,道:“這麼說來,你方纔向南凰蟬衣提出要中墟界,以及不被打擾,都是幌子?你本意,是要瞞過她離開這裏?”

    “從她要我獨戰十神王時,我便知道她在試探我。”雲澈道:“你說的沒錯,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時間,任何變數都要避免。這裏有南凰蟬衣,便不該留了。”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千葉影兒道:“正因爲有南凰蟬衣這個人,中墟界,反而會成爲一個最安穩的地方。”

    雲澈眉頭一動。

    “另外,”千葉影兒繼續道:“你在中墟戰場時,我一直在觀察她,我發現她諸多方面都毫無破綻,卻有一個非常愚蠢的特質。”

    雲澈:“?”

    “那就是仁慈。”千葉影兒道:“尤其,剛纔你那一劍落下時,她明顯有出手的意圖,直到最後一刻才勉強忍下……若不是不想暴露什麼,在其他場面,她必定會將你的力量攔下。”

    “還有,她對父親的敬重,也是發自肺腑。”說完這句話,她的眸中晃過一抹冰冷的嘲諷。

    短短思慮,雲澈看向那個被救下的白裳女孩。之前面對陸不白時,她勇敢而倔強,此刻,她的小臉上卻滿是怯懼,一直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更不敢說話。

    “你叫什麼名字?”雲澈問。

    “……”少女張了張脣,好一會兒才小聲怯怯的回答:“雲……裳。”

    雲澈向她伸出手:“跟我走,我有一些話要問你。”

    她親眼看着雲澈將所在的世界一瞬化作死亡的深淵,她不敢拒絕,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乖乖的,無比的小心的將自己的小手放入雲澈的手中。

    “不先和我解釋一下嗎?”千葉影兒冷冷道。

    雲澈沒有回答,拉着少女的手,默然走向無比安靜的中墟界深處。

    中墟邊界,南凰蟬衣停住身影,幽然回身。

    她玉手伸出,纖指之上緩緩映現出一枚黑色的指環,隨着她瞳眸中光芒閃動,一朵奇異的黑蓮在指環上無聲綻放:

    “主人,他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