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墟界,深處。

    狂風席捲,呼嘯震天,視野被極大的限制。這裏是中墟界的中心,是一處真正的災難之地,每一縷掠過的鳳,都帶着可怕的毀滅之力。

    雲澈和千葉影兒所在的空間卻是一片安靜,風暴被他們的力量完全隔絕在外,無法侵入一絲一毫。

    雲裳乖乖的站在雲澈身側,被握住的手兒滿是汗珠,她不知道身邊的兩人是誰,又爲什麼會救她,更不知道自己將迎來怎樣的命運。

    她纖弱的身體緊繃着,依然沒有從之前世界葬滅的畫面中緩過神來……生命和死亡,在那樣的力量和災難面前,卑微到甚至讓人感覺不到殘忍。

    雲澈轉身,他的手一翻,捏在了女孩的手腕上,隨着他氣息涌入,女孩一聲失措的驚吟,她的手臂之上,頓時浮現一道幽邃的紫芒……隔着雪白的衣裳,依舊明亮到刺目。

    “這似乎是一種血脈之力。”千葉影兒道:“先前她被陸不白封死玄氣,卻還能釋放,也唯有這類極爲罕見的血脈之力了。”

    血脈之力這東西,常人定難以理解。但千葉影兒何許存在……甚至,他們梵神一族,不但有着極強的梵魂之力,亦有着獨有的血脈神力。

    女孩的身體微微發抖,緊張的不敢說話,一雙明眸中除了害怕,還有很深的驚訝……爲什麼,他能讓我的這個力量自行顯現?

    看着女孩手臂上的紫色光痕,雲澈的目光微微收凝。

    因爲,這分明是……

    玄罡!

    他雲氏一族獨有的玄罡!

    包括,這個少女擺脫牢籠,逃亡時向陸不白釋放的那道雷光……其所蘊的雷電法則,也和他雲家的家族玄功“紫雲功”極其相像!

    玄罡……紫雲功……這個女孩又姓雲……

    “你的家族在什麼地方,爲什麼會被九曜天宮的人追殺?”雲澈問:“他們口中的‘罪族’,又是怎麼回事?”

    雲裳脣瓣張了張,卻是沒有說話,顯然依舊在害怕……雖然是雲澈將他陸不白手裏救出。

    “你放心,我既然救了你,就不會害你。”雲澈語氣稍微放緩:“而且,我也姓雲。”

    他的這番話語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經歷了命運的劇變,雲澈從內到外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彷彿整個人都包裹在灰暗之中,眼神更是幽冷如淵。哪怕被他看到一眼,都會感覺到一種寒心的森然。

    何況雲裳只是一個不足雙十年華的少女,又親眼目睹了他的可怕,還離他如此之近。

    但這時,她一直蒙着恐懼的眸中定了一下,落在了雲澈的脖頸……然後,她主動開口,發出一聲很輕的呢喃:“琉音石……”

    雲澈:“?”

    “是你的女兒,送給你的嗎?”她脣瓣微動,聲音很輕,問題卻有些突然突兀。

    “……”雲澈神色輕微變動,回答:“是……你怎麼知道?”

    最後一句話,他幾乎是無意識的問出。

    “因爲,爹爹離開前,我把自己的聲音,刻印在了琉音石上……他們說,只有幼稚的女孩子纔會喜歡這麼幼稚的東西。但,爹爹卻很喜歡,並且把它戴在脖子上……和你一樣。”

    雲澈:“……”

    “像你這麼厲害的人,卻戴着這麼平凡的石頭,所以……果然也是女兒送你的。”雲裳仰着臉兒看着他,不知不覺間,竟已是淚霧朦朦:“只是……只是……求你,不要欺騙你的女兒,好嗎?”

    “……什麼意思?”雲澈眉角動了動。

    “爹爹明明說過,會一生都保護我,不讓我被任何人傷害,可是……可是……他卻說謊……再也沒有回來。”雲裳聲音發顫,眼淚決堤,雲澈脖頸上所戴的琉音石,觸動了她心底深處最痛的傷痕。

    “你……”心魂像是被一把毒刃無比殘忍的直接刺穿,雲澈的全身猛的一晃,臉上一瞬間沒有了血色。

    千葉影兒向前一步,抓住了雲澈的肩膀。

    雲裳沒有察覺到雲澈的異樣,她的目光,始終都在他頸間的琉音石上:“好漂亮的琉音石,你一定有一個很愛你的女兒,求你……不要欺騙她……好嗎……”

    因爲她知道,這種“欺騙”是多麼的殘忍。

    “閉嘴!”千葉影兒寒聲道:“不許再說話!”

    對於現在的雲澈而言,世上已沒有多少東西能讓他動容……哪怕死亡。

    而這個女孩被觸動心絃下的失魂低語,對雲澈而言,卻偏偏是這個世上最殘忍的酷刑。

    “……”雲澈胸口起伏劇烈,足足數息才生生緩下。他微微咬牙,剛要說話,但看到女孩臉頰上緩緩滑落的淚珠,以及她不願意離開琉音石的淚眸,即將出口的話語卻被牢牢堵在喉間。

    雲澈手臂一晃,甩開千葉影兒的手,身姿稍微矮下,道:“雲裳,你聽着,回答我的問題……只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可以保證……送你回你的家族!”

    “啊……”少女美眸輕顫,她用力一抹臉頰,道:“你……沒有騙人?”

    “我保證不騙你!”雲澈凝目道:“以一個父親的名義!”

    “可是,我們‘罪族’的事,不是應該所有人都知道嗎?”雲裳疑惑的說着,因爲在她的認知裏,不僅僅是她所在的位面,中位、下位,也都應該知道纔對。

    “那你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訴我就好。”雲澈道:“你先回答我,你的家族,叫什麼名字,在哪個星界。”

    “……”雲澈對雲裳的態度,讓千葉影兒的金眉微沉。她目光斜了一眼雲裳,眼眸深處,陡現過一抹深隱的殺機。

    “罪雲族。”雲裳回答:“這是所有人,對我們一族的稱呼。我們所在的星界,名爲千荒界。”

    “爲何叫罪雲族?”雲澈繼續問道。一個“罪”字,分明是給這個家族縛上了永恆的罪印。

    雲裳的臉兒稍稍黯然,輕語道:“因爲我們一族,曾經犯下過不可原諒的大罪……我聽爹爹說過,很久以前,我們的家族,名爲‘天罡雲族’,就連星界,也不叫千荒界,而是叫‘天罡雲界’,那個時候,我們的家族,是最強的統治家族,我們的先祖,還有當年的族長,都是星界的大界王。”

    “你們先祖犯下的大罪是什麼?”

    雲裳道:“一萬多年前,族長大人……和那時的第二族長,在意志上出現了很大的分歧,後來,第二族長在某一天,帶着很多和他意志相同的族人,逃離了天罡雲界……還逃出了北神域。”

    “逃出北神域?”千葉影兒一聲輕哼:“那不是找死麼!”

    北神域的魔人一旦被其他神域的人發覺,必遭圍殺。越是強大的魔人,越是容易被發現。而云裳稱那人爲“第二族長”,黑暗玄力必定極強……何況還不是他一人,而是組團出逃。

    以三方神域對黑暗玄力的敏感,在千葉影兒看來,這的確和找死無異。

    “聽爹爹說,當年,第二族長找到了可以完全散去自身黑暗玄力的方法。”雲裳說了一句任誰聽了,都會大吃一驚的話。

    雲澈:“……”

    “嗯?”千葉影兒微微皺眉:“黑暗玄力一旦融身,便不可能擺脫,而且必被傳承,一旦成魔人,後代皆爲魔人。我從未聽說過玄力中的黑暗可以完全洗去。若當真可以實現,怕是這北神域的魔人,早已傾巢逃出。”

    雲裳脣瓣張了張,不知道怎麼辯解。

    “擺脫黑暗玄力的代價,是不是需先自廢所有玄力?”雲澈忽然道。

    “嗯。”雲裳想了想,輕輕點頭,她所知曉的東西中,的確有提到這個。

    “如果只是部分族人脫離,那也只是你們族內之事,爲何會就此淪爲‘罪族’?”雲澈繼續問道。

    “因爲,他們逃出北神域的時候,帶走了家族世代守護的一件‘聖物’。”

    “什麼聖物?”

    “我不知道。”少女搖頭:“聽爹爹說,全族之中,應該只有族長大人知道那是什麼,連爹爹都不知道。那件‘聖物’,一直以來都是由我們家族所守護。萬年前,族長還準備將那件聖物獻給一個王界……似乎,也是這個原因,第二族長才會帶着聖物逃離了北神域。”

    雲澈:“……”

    “那件事,讓王界大爲震怒,說我們一族是將聖物獻給了三方神域,是不可原諒的背叛和大罪,對我們一族降下很可怕的制裁。”

    “當年守護聖物的前輩全部被誅殺,族長受了重傷,還被種下了一種很可怕,而且永遠不能解除的‘詛咒’。曾經的‘天罡雲城’,成爲了囚禁我們一族的‘罪域’,天罡雲族,也成爲揹負罪印的‘罪雲族’。”

    這些話,雲裳說的很平淡,沒有悲傷,沒有對命運的不公不甘。她出生在“罪域”之中,亦揹負着“罪族”之名成長,早已習慣。

    “九曜天宮,也在你們家族所在的‘千荒界’?”雲澈問道。

    “嗯。”少女點頭:“我們家族的人,除非得到‘千荒神教’的許可,否則不可隨便離開‘罪域’。若私自離開,任何人都可以攻擊、誅殺我們,爹爹就是被……”

    她聲音漸止,螓首垂下,再次開口時,聲音也小了很多:“這是我第一次離開‘罪域’。因爲,我們一族的‘大限’就要到了,族長說,無論如何,都要送我逃離,可是……可是……”

    “大限,又是什麼?”雲澈再問。

    “……”這一次,雲裳沉默了很久,才輕輕道:“王界……以千荒神教爲罪雲族的監督制裁者,找不回聖物,每年殺我族百人……千年找不到,屠我族半數……萬年找不回……則可施以任意制裁,包括將我們一族完全葬滅。”

    ——————

    【PS1:感覺有必須羅列下雲澈目前的玄罡狀態:常態爲橙色→邪魄爲黃色→焚心爲綠色→煉獄爲青色→轟天爲藍色→閻皇爲紫色→?】

    【PS2:玄罡最高威力形態便是紫色,可加持自身七成的力量,無比罕見。但很早~很早~很早前的前文還提到過一種僅存於記載,但從未有人見過,貌似也從未出現過的金色玄罡,可加持自身十成的力量(真·分身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