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唔……」

    痛苦的呻吟聲響起,洛孤邪身軀一震,連忙探前。

    升騰的玄光和葯氣之中,洛長生緩緩的睜開眼睛,乾澀的嘴唇艱難的開合著。

    「長生!」洛孤邪急促的呼喊一聲:「你醒了……不要勉強,你再好好的睡一會兒,等你下次醒來的時候,傷就會完全好了。」

    洛長生卻是沒有聽話的安睡,他的目光一片渾濁,卻盪動著深深的痛苦,依舊虛弱不堪的氣息一片混亂:「我……敗了……敗……了……」

    對別人而言,勝敗是常事。但,他是洛長生,是有著最尊貴身份,有著最強大的父親和師父,從未敗過,也不能敗,沒有資格敗的長生公子。

    這一敗對他的打擊之大,無人可以感同身受。

    洛孤邪連忙道:「不,長生,你沒有敗,你只是……」

    「你的確敗了,而且敗的一點都不冤。」一個重重的聲音壓過了洛孤邪的安慰之語,洛上塵向前,沉眉冷目:「但,你和雲澈的交鋒並沒有就此結束,三日後,你們還有第二戰,也就是說,你還有反敗的機會!」

    洛長生灰暗的目光猛的一凝。

    「你天賦異稟,又生於聖宇界,一出生,便立於所有人高不可及的起點,你姑姑是東神域無人可敵的第一人,卻從你出生之時便將所有精力傾注在你的身上。所以,你能一直凌駕於所有同輩人之上,從未敗過,是理所應當,而不是多麼了不起的事。」

    洛上塵緊著眉頭,一臉肅然:「反而是今日這一敗,才能真正檢驗你是否有成為未來『東域第一人』的資格!一敗而潰,難以自拔者,是懦夫,就算天賦再高,起點再高,也難成大器。而真正的強者從來不會怯敗,反而會因敗而強,愈敗愈強,甚至渴求一敗。」

    「聽懂了,就收起你現在這幅不爭氣的樣子……」

    「夠了!」洛孤邪忽然出聲將他的話打斷,她輕輕抱起洛長生,用玄氣撫慰著他混亂不堪的氣息:「長生還是個孩子,不需要懂這些聽似豪言壯語,實則毫無用處的所謂大道理。」

    「……」洛上塵動了動嘴唇,終是轉過身去,暗嘆一聲,沒再出口。

    「長生,」洛孤邪輕輕而語,這世上,也唯有面對洛長生時,她的語氣才會如此輕柔:「你出生之時,你父王為你取名『長凌』,盼你將來凌雲傲世。是為師將你納為弟子后,強行為你更名『長生』。」

    「為師一生習慣孤身一人,從來無牽無掛,直到有了你……」洛孤邪胸口起伏:「為師從不求你將來有多大作為,多大榮光,只求你一生平平安安,長命長生。但為師亦深知,在這世上,欲要長生,欲要不被人所欺,唯有凌駕於所有人之上,讓世人敬你、畏你、仰望你。所以,才會從小嚴苛於你,不許你居於任何人之下。」

    「為師命你不得在外展露全力,更不惜為你打下禁制,強行不讓你突破,是怕你鋒芒太露,為人所忌。沒想到,卻因此,讓雲澈那個卑賤的小畜生將你傷殘至此……一切,都是為師的錯,否則,他又怎配傷你一絲一毫。」

    「……」洛上塵欲言又止,目光複雜,口中一聲嘆息。他原本自以為對洛孤邪足夠了解,但,自從她回到聖宇界,又強行收了洛長生為徒后……她在對待洛長生時,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

    「師父……」洛長生艱難出聲,字字沙啞:「我……不甘……」

    「求……師父為我……解開禁制……」

    「好。」洛孤邪沒有任何遲疑的輕輕頷首:「不用聽你父王的話,不需要強行壓抑你心中的怨恨和不甘。養好傷,然後親自去……把今天這筆賬討回來!」

    「孤邪,」洛長塵無法按捺,出言道:「這終究是小輩之爭,各憑己力,兩人

    之間更是從來無仇無怨。且這場敗對長生而言絕無壞處,你又何許……」

    「不必多言!」洛孤邪冷聲道:「長生是我的命,敢把他傷成這個樣子,無論是誰,無論什麼原因,別說只是一個不知從哪滾出來的區區賤種,就是王界之子……我也絕不饒恕!」

    「你……」洛上塵面孔緊起,但看著洛孤邪那滿是陰霾的面孔,他唯有長袖一甩,一聲無奈重嘆:「罷了,長生,先靜心養傷吧。」

    洛孤邪人如其名,性情極為孤僻邪異,她決定的事,無人可逆。

    ————————————

    相比聖宇界,吟雪界這邊要慌亂的多。

    夜幕降下,所有弟子守在院外,沐渙之等一眾長老宮主全部圍在雲澈身側,愁雲慘淡。

    雲澈遍身是血,氣若遊絲,沐冰雲的雪手一直輕輕覆在他的心口,冰芒微耀。但沐冰雲之外,其他一眾長老和宮主雖是心焦如焚,但無一敢擅自出手。

    周圍鋪滿了各種各樣的療傷聖葯,其中相當一部分是炎神界那邊送來,但他們一丁點都不敢用上。如今的雲澈受不得半點玄氣衝擊,也自然受不得半點藥力衝擊。

    「冰雲,還是帶雲澈回宗門吧,宗主定會有辦法。他現在這個樣子,實在太危險了。」沐渙之擔憂道。

    雲澈此番名震東神域,自然也給吟雪界帶來前所未有的無上榮光。

    初來宙天神界時,他們連走路都要縮著脖子,面對一眾上位星界,滿腹都是低人一等的感覺,真的是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但如今,其他星界看向他們的目光,他們一輩子都忘不了。就連那些平日里只能仰望的上位星界,都是滿目的驚嘆、艷羨甚至嫉妒,這是他們曾經做夢都不敢想的。

    他們吟雪界的弟子,從東神域所有年輕天驕中躋身封神之戰,踩下一眾絕頂天才,擊敗陸冷川,擊敗君惜淚,擊敗水映月……如今,又擊敗了東域四神子之首,被譽為不敗神話的洛長生。

    若是他就此重傷不愈或虧殘,對吟雪界而言,何止是天大的損失。

    沐冰雲的眸光始終處在混亂的狀態,許久的沉寂之後,她的手掌終於從雲澈胸口移開,竭力平靜道:「大長老,勞煩你和我一起帶雲澈回一趟吟雪界。」

    「為何只有你和大長老?」沐坦之一怔,隨之訝然道:「難道,你們還準備回來?」

    「不是我們,而是雲澈必須回來。」沐冰雲道:「別忘了,三日後,他還要再和洛長生打一場。」

    「什麼?」眾長老宮主都是一驚,沐渙之道:「冰雲,雲澈傷重至此,就算把所有時輪珠都用上,能否完全好過來都是未知之數,又怎麼還能再和洛長生打一次!」

    「這是雲澈的意願。哪怕到時真的沒有完全恢復,也必須帶他回來。」沐冰雲毫無遲疑的道:「大長老,雲澈目前不能受任何顛簸,務必好好護住他。」

    「交給我吧。」沐渙之點頭。

    這時,一個冰凰弟子匆匆而至,低聲道:「各位長老宮主,琉光九十九公子來見。」

    「琉光九十九公子?」沐渙之皺了皺眉,卻是道:「不是說了,無論是誰,都不可打擾么。現在雲澈的事最重要,就算是琉光界的人……」

    「等等!」沐冰雲卻是眸光一閃:「你馬上帶他進來。」

    很快,一個穿著水藍長衣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只是,這個堂堂琉光九十九公子卻是稍稍貓著腰,脖子微縮,目光閃爍,走路毫無聲息,竟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

    「九十九公子,你……」

    「噓!」沐冰雲剛一出聲,水映痕慌不跌的搖手噓聲,直看得眾人一愣。

    水映痕回身,靈覺小心翼翼的掃了身後好一會兒,才轉過來,忽然將一個只有拇指大小的藍色玉瓶丟給了沐冰雲,然後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我……我可告訴你們,我今晚絕對沒有來過,你們也沒有見過我,聽到沒有!聽到沒有!」

    沐冰雲看了眼手中的玉瓶,皺眉道:「九十九公子,你這是……」

    「什麼九十九公子!」水映痕慌忙搖頭,又鬼鬼祟祟的瞟了身後一眼:「你們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們……總之,千萬不要說我來過,我什麼都不知道,否則……否則我父王一定會打死我的。」

    一邊說著,水映痕已是小心翼翼的後退,退到門口,又不放心的再次提醒道:「一定要記住,你們沒有見過我,誰都沒有見過我,不然,我跟你們沒完!」

    說完,他一溜煙的消失在夜幕中。

    吟雪眾人面面相覷。

    「他這是?」沐渙之一頭霧水:「冰雲,他剛剛丟給你的是什麼東西?」

    沐渙之說話間,沐冰雲已拿起那個小巧玉瓶,抹去上面的玄陣封印,小心打開。

    頓時,一股似比冰雪還要純凈的氣息緩緩逸散,這股氣息微拂之下,吟雪眾長老、宮主都是眼前一明,如沐清風,全身疲憊感頓去,舒爽的如在雲端,就連因雲澈重傷帶來的焦躁感都被無形間撫下。

    「這……這是什麼靈藥?竟有如此奇異的氣息?」沐渙之驚道。他身為吟雪界大長老,接觸過的靈花聖葯不計其數,而且大都深蘊吟雪界特有的純凈冰雪氣息,卻從未感受過如此神奇的靈氣。

    沐冰雲怔在了那裡,拿著玉瓶的手不自覺的收緊,過了好一會兒,才如夢囈般輕語道:「是一滴……太初神水。」

    太初神水……

    這四個字,讓空氣一下子變得無比安靜,隨之,所有長老宮主都如被扎針,全身劇震:「什……什麼!?」

    「太……太初神水?」沐渙之雙瞳放大,面色駭然,如聞天降聖物。

    「不會錯的。」沐冰雲輕語道:「當年,宗主最後一次入太初神境,便是得到了一滴,這個氣息,我不會認錯。而除了太初神水,世上也再無什麼能擁有如此純凈的靈氣。」

    「雲澈有救了!」怔然之後,是濃濃的欣喜,沐冰雲雪影一晃,急切的來到雲澈身側。

    「等……等等!」沐渙之卻是出聲阻住沐冰雲,他眼波動蕩,無法平靜:「琉光界為什麼要送我們一滴太初神水?這個恩情……我們吟雪界根本還不起啊。」

    太初神水是何等存在?那是神主都要用命去換的真正神物。強如琉光界,幾千年,甚至幾萬年,能得一滴太初神水都是天賜。若說一滴太初神水的價值能買下半個吟雪界,都絕不會有人質疑。

    這等神物……怎麼會送人?

    吟雪界又何德何能,能讓琉光界送予一滴太初神水?

    「這個恩情,不需要我們吟雪界還。」沐冰雲道:「這是雲澈自己欠下的情債,就讓他以後,自己慢慢償還吧。」

    沐渙之一愣,隨之忽然反應過來:「你是說……媚音公主!?她她她……」

    沐冰雲已無暇說話,跪坐在雲澈身前,玉指輕划,便要引出太初神水,卻聽沐坦之又出聲道:「先等等……太初神水這等神物,若將來給雲澈淬體,必裨益無窮。用來愈傷,會不會有些浪費?」

    「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必須在最短時間內,讓他的傷痊癒。」

    沐冰雲聲音落下,一枚無色之水也隨著她玉指的拂動而無聲滴落,點在了雲澈的胸口。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