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為什麼……你總是這麼不愛惜自己。」

    聲音輕顫,似近在耳邊,如泣如訴,又似來自天外,悠遠凄迷。

    茉……莉……

    「茉莉!」

    雲澈如遭雷擊,一下子坐了起來,全身劇痛如洶湧的浪潮般襲來,他卻是渾然不覺,目光混亂四顧:「茉莉,是茉莉的聲音……」

    「茉莉,你在哪?你在哪裡?」

    門被推開,一抹雪影如幻夢般來到他的身前:「雲澈,你醒了。」

    「冰雲宮主,」雲澈氣息混亂,呼吸急促:「我……我聽到她的聲音了,她是不是來過?她一定來過!」

    雲澈的樣子讓沐冰雲心中幽幽一嘆,軟聲道:「你剛醒,或許是夢吧。」

    心魂終於緩緩的平靜下來,昏迷前的影像頓時湧上心間,頭痛欲裂間,最後是如何戰勝的洛長生,他的記憶都是一片模糊。

    只是夢嗎……是啊,只是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雲澈靜下心來,稍稍查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忽然問道:「冰雲宮主,我睡了多久?」

    「你放心,才過去兩天而已,距離你與洛長生下一戰,還有十個時辰。」沐冰雲安慰道。

    「看來,又浪費了一顆時輪珠。」雲澈安下心來。剛才探查之下,全身經脈都已愈接,內外傷也都已穩固,損失的血氣玄氣也恢復大半。就算以他極強的恢復能力,在嚴重傷及本源之下,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恢復到這種程度。

    「不,」沐冰雲卻是搖頭:「治癒你的,是一滴太初神水。」

    雲澈一怔:「太初神水?那是什麼?」

    「太初神水,是沾染過鴻蒙之氣,記載中被稱作『起源之水』的混沌神水,目前,只存在於太初神境。」沐冰雲緩聲解釋道。

    雲澈心中微驚,他很清楚,無論什麼東西,但凡沾上「鴻蒙」二字,都是這世間層次極高,甚至可直接稱之為最高的神物。

    「既稱之為『神水』,又只存在於太初神境這種地方,應該很稀有吧。」

    「嗯,極其稀有。」沐冰雲頷首:「太初神境上古凶獸橫行,危險至極。而太初神水的靈氣又對上古凶獸有著極強的吸引,因而,太初神水存在的地方,必有上古凶獸在側,哪怕神主欲取之,都要冒性命之威。」

    「隨著混沌的變遷,太初神境這個『始源之地』氣息也在變得渾濁,太初神水只會越來越少。很多至強神主進出百次,耗費幾千年,都尋不到半滴。」

    「即使受到再重的傷,哪怕經脈骨頭碎斷,內臟盡裂,只要尚有一口氣在,一滴太初神水之下,都可短時間內痊癒。就算是精血巨損,也可全部補回。若用來淬體淬魂,可使體若精鋼,魂若金湯。你和洛長生一戰,也該察覺到他的軀體非同尋常,便是因為他的身體受過太初神水的淬鍊……而且應該是很大量的太初神水。」

    沐冰雲的話讓雲澈愈加愕然:「我們吟雪界,居然會有這麼……」

    「不,」沐冰雲搖頭:「你師尊在很多年前的確曾天幸得到過一滴太初神水,但早已用來淬魂。治癒你的那滴太初神水,是他人所贈。」

    「……誰?」雲澈一時不敢相信。

    「琉光界。」

    「……」雲澈頓時愣在那裡,隨之目光一陣複雜。

    「你一定猜得到是誰,除了她,再無第二個可能了。」沐冰雲看他一眼,徐徐道:「或許是本來就在她身上,或許是她從琉光界王那邊偷來,然後想辦法讓琉光九十九公子悄悄送至。不過,事關太初神水,用不了多久琉光界王就會察覺,到時必定雷霆震怒……算了,你傷未痊癒,還是不要分心再想這些。」

    雲澈伸手按住額頭,心緒複雜難言。

    那個小丫頭……難不成是認真的么……

    太初神水啊!這麼大個人情,我拿什麼來還……難不成真的要用肉體償還?

    再說,以我的自愈能力,扔進時輪珠里,自己就能完全恢復的啊……

    沐冰雲將兩枚時輪珠放到雲澈身前:「這是宙天界額外給予的兩顆時輪珠,還有十個時辰,足夠你恢復到全盛狀態。」

    「嗯!」雲澈拋開雜念,拿過時輪珠,目光逐漸歸於凝實。

    沐冰雲心中有著太多的話想要問雲澈,但還是一句話都沒有多問,安靜退離,讓雲澈靜心恢復。

    很快,她感知到雲澈已張開了時輪結界,她手臂一揮,築起一層隔絕結界,以免雲澈被任何外物打擾,向前幾步,目視前方,輕輕說道:「姐姐,我知道你來了。」

    音若飄絮,徐徐散開。少頃,前方的空間忽然出現了一抹水紋的波動,一個淺藍身影緩步走出,玉顏冰冷卻美絕人寰,雪衣飄然,卻唯有胸前高聳欲裂,冷媚無雙。

    正是沐玄音。

    看到沐玄音,沐冰雲心神一松,一種極度安心的感覺頓然而生:「姐姐,你果然還是不放心他的傷勢,親自來了。」

    「不,」沐玄音漠然搖頭:「雲澈的自愈能力遠超你們想象,傷勢雖重,但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定可痊癒。我不過是擔心有其他意外發生。」

    沐冰云:「……」

    「既然他已無事,也似乎不會發生我所擔心的事,那我也沒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沐玄音轉過身去。

    「你現在就要走?」沐冰雲目光一訝。

    「我是強行進入,停留太久,必被宙天界察覺。」沐玄音道:「不必告訴雲澈我來過。事已至此,我便允許他任性這最後一次,會有什麼後果我兜著便是!但之後……他再不聽話,我一定打斷他的腿!」

    冷音含怒,說完,沐玄音已是浮身而起,準備離開。

    「姐姐,」沐冰雲卻是出聲喊住她,她雪手伸出,但……卻又定格在那裡,許久沒有取出音蝶刃。

    「怎麼了?」沐玄音回身。

    手掌輕握,悄然收回,沐冰雲搖頭:「沒事,這裡畢竟是宙天界,姐姐千萬要小心。雲澈……這邊你不必擔心,我會看好他。」

    「……」沐玄音月眉微蹙,卻沒有追問什麼,微微頷首,飛身而起,隨之消失於空間波紋之中。

    自由進入宙天神界而不被察覺,普天之下能做到的,或許屈指可數。

    沐玄音離開之後沒多久,遙遠的雲端之上,一抹紅影一閃而逝。

    ————————————

    今日的宙天界,以及東神域,都瀰漫著一股異樣的氣息。

    因為,今日是封神之戰,亦是這屆玄神大會的最終之戰。

    雲澈和洛長生的第一戰,至今依然深深撼動著東神域玄界,不僅是年輕玄者,一眾長者心中的震動也是久久不休。

    兩人的第一戰雖是雲澈獲勝,但,今日的第二戰,無人敢預測結果。能戰至那般慘烈,兩人的綜合實力之差可謂微乎其微,至少決定第一戰最終結果的明顯是氣運。那麼可想而知,第二戰若無大的變數,依舊會激烈無比。

    說不定,會比第一戰還要慘烈。畢竟,這才是最終之戰。

    宙天界外,關於封神之戰的賭局全部關閉。或者,是各大星界為了觀戰,無心賭局,也或者,是身為玄者的他們認為賭局是對這兩大震世神子的褻瀆。

    「今日之戰,結果難料。不過,我個人還是希望看到雲澈勝。」

    水映月感嘆道,他們一行人由水千珩在前,正飛向封神台方向。

    「那可大不一定。」水千珩輕哼一聲:「兩人傷的一樣重,但洛長生身後是聖宇界,自然無恙。至於雲澈那小子,能不能恢復過來都是未知。」

    水映月皺了皺眉,她目光一側,看到水媚音眉兒彎彎,一副淺笑嫣然的樣子,疑惑道:「媚音,那天雲澈傷重,你怕的臉都白了半天,今天怎麼一點都不擔心了?」

    水映痕全身一緊,脖子一縮,悄無聲息的後退了一個身位。

    「當然不擔心啊。」水媚音笑盈盈的道:「我的雲澈哥哥那麼厲害,那點傷對他來說才不算什麼呢!」

    水映月:「……」

    「什麼你的雲澈哥哥,說了多少次了,不許這麼喊。」水千珩斥道。

    「知道啦老爹。」水媚音悄悄吐了吐粉粉的舌尖。

    來到封神台,水千珩目光一掃:「嗯?居然已經來了……看樣子,好像還完全恢復了。」

    水千珩到來時,一眼看到雲澈已端坐於吟雪界坐席,臉色平靜,目耀精芒,氣息凝實,毫無虛相,他低語一聲:「既然完全恢復了,那麼看來今天又有的打了。」

    他看了一眼右方,發現洛長生並未到來。一道道目光也不斷偏向東方,等待著今日另一個主角的到來。

    「雲澈,今日再戰洛長生,你大概有幾分把握?」沐冰雲輕聲問道。

    雲澈凝目,認真的道:「上一戰,我錯估了洛長生的實力,從而在一開始時稍有保留。這一次該怎麼勝洛長生,我的念想要清晰的很多。再加上我恢復的同時也有所修鍊,金烏炎和鳳凰炎的融合要更加成熟一些。」

    「所以,這一戰,我自信勝機會比洛長生大上一些。既能勝他第一次,自然更能勝他第二次!」

    雲澈的言語並無勉強,頗為篤定。沐冰雲點了點頭:「那就好。」

    說完,她的目光忽然轉向東方:「洛長生到了……哦?」

    沐冰雲的眉頭忽然猛的一動,露出疑惑的氣息,隨之竟一點點沉下,目光中浮現出深深的驚然。

    不僅沐冰雲,沐渙之、火如烈等人也都在這一刻臉色僵硬,眼神陡變,如忽然看到了什麼無法相信的可怕畫面。

    「冰雲宮主,怎麼了?」雲澈皺眉問道。

    沐冰雲依舊看到東方,眸光動蕩的越來越劇烈:「這是……洛長生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