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未動,手指一點,身邊的結界頓時化作青色,不但隔絕了聲音,也隔絕了雲裳的視線,然後他雙手負後,道:“你自己來。”

    “怎麼?你沒興趣?”千葉影兒金眸輕轉。

    “既然改變了主意,還輕鬆得到了‘三百年’的緩和期,又爲何還要繼續如此?就不怕引來極大的反效果?”雲澈輕哼一聲,聲音微冷:“你究竟是爲了所謂的‘反制’,還是自己成了工具和玩物,便看不得與自己相近的女子白璧無瑕!”

    “相近?她也配!?”千葉影兒聲音不屑,但玉齒卻有了短暫的咬緊,她看着南凰蟬衣,緩緩道:“好,我自己來……也不錯!”

    她手掌伸出,五指輕點,頓時,縷縷輕風般的玄氣無聲流動,看似輕緩溫和,卻如無堅不摧的無形之刃,將南凰蟬衣身上的金裳切成無數細小的碎屑。

    隨之,手指輕輕一拂,金色碎裳頓時飛散。她的真顏,以及她的玉體再無遮掩的暴露在視線之中。

    不愧是幽墟五界第一美人,不愧是北域魔後最貼身的九魔女之一,顏若天華,體若仙玉,縱無聲安眠,不掩纖塵,卻絲毫不顯淫旎,反幻美如傲雪翩躚,讓人驚鴻一瞥,便此生再無巫山滄海。

    而敢如此對待魔後的魔女,在北神域之中,怕是連其他魔帝都沒這樣的膽子。

    “多完美的女人,”千葉影兒目光直刺刺的在南凰蟬衣身上掃動,聲音悠然:“若是被哪個男人糟蹋了,可就太可惜了。”

    口中說着可惜,但眼瞳裏泛動的光芒,卻分明是一種近乎病態的熾熱,她側目看向雲澈,看到雲澈正在看着南凰蟬衣,目光緩慢流轉,顯然都不捨得移開,頓時嘲諷道:“剛纔不是不願麼?”

    “如此完美的事物,不看豈不是可惜。”雲澈淡淡道。

    “只是看着麼?”千葉影兒的聲音裏,帶上了絲絲侵魂的幽音。

    “我還不想死。”雲澈冷冷道。

    “呵……”千葉影兒冷然一笑,然後緩緩的,低語着明顯病態的言語:“這麼完美的女人,還是魔後的魔女,被男人糟踐了可惜,若不能成爲你的玩物,豈不是更可惜。”

    “……”雲澈微微皺了皺眉。他很清楚,千葉影兒這類話的背後,都源自一個對她而言無比殘酷的事實,那就是她梵帝神女,都已是他雲澈的工具和玩物。

    雖然這是她的選擇,但絕不代表她完全接受了此事。相反,她的心魂人格,明顯因此有了負面的扭曲……畢竟,曾經的她,根本連神帝都不放在眼中。

    千葉影兒手掌擡起,指間多了數枚玄影石,玄光微閃間,已將南凰蟬衣的身影完完整整,纖毫不遺的刻印其中……此舉,她究竟是爲了反制,還是泄憤,亦或者單純只是爲了滿足她陰暗的心理,她自己都不一定知道。

    將其中兩枚玄影石丟給雲澈,千葉影兒的手指在前方輕輕劃了一個圈,築起一個簡單的琉音玄陣,傲慢的聲音刻入玄陣之中:“魔女殿下,既是合作,那雙方總該處在平衡的位面上。你手掌我們的祕密,而我們,現在也算拿住了你的把柄。”

    “三百年內,你最好不要有任何追蹤監視或干擾我們的舉動……除非,你想讓全北神域的男人都盡情欣賞你的身體。”

    留音完成,千葉影兒灑然轉身:“走吧。”

    這等在正道人士眼中無疑卑劣無恥到極點的手段,對千葉影兒而言,連“陰毒”二字都算不上。

    雲澈最後看了南凰蟬衣一眼,和千葉影兒走出結界。

    他與南凰蟬衣無冤無仇,相反,兩方還算是互助過,南凰蟬衣對他釋放的,也一直是善意。若是曾經的雲澈,斷不會允許千葉影兒如此,但現在,他雖有冷嘲,卻並未有任何阻止的舉動。

    “前輩,裏面發生了什麼?”雲裳好奇的問。

    對於隔絕結界這個東西,這段時間她早已習慣。因爲雲澈和千葉影兒修煉時,總會築起結界,留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外修煉,有時修煉時遇到不解和阻澀之處,她都要眼巴巴的等着……有時一等就要好多天。

    “沒什麼,”雲澈回答:“我們現在送你回族……你要改變主意的話,還來得及。”

    雲裳眼眸亮閃,激動而堅決的道:“我要回去!”

    “你的族人若是知道你還活着,一定不希望你回去。”雲澈最後一次勸道:“包括你這次被族人帶出來,也是爲了在‘大限’之前,帶你逃出‘罪域’。”

    “可是,他們騙我說是找到了爹爹的消息……”雲裳搖頭:“我不要逃,我答應過小容,答應過小衣她們,等我長大了,一定會保護她們,我不可以像爹爹一樣說話不算話。”

    雲澈:“……”

    “而且,和前輩一起的這段時間,我變厲害了好多好多。”她兩隻手兒緊緊握起:“我已經可以保護她們,族長、翔哥哥他們看到現在的我,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千葉影兒默然聽着,冷言自語:“真希望你可以永遠如此天真。”

    “把千荒界,還有你們家族所在的位置告訴我吧。”雲澈不再多言。

    雲裳伸出手指,點在了雲澈的眉心間,他們的身影也已御空而起,轉眼已在遙遠的北方。

    中墟界依舊盤旋着風暴,但比之以往,已可稱得上是平靜。用不了幾年,這裏的風暴就會完全消失。但不會有人知道這裏的風暴從何而起,又因何而寂。

    南凰蟬衣安靜的沉睡着,她自己也定想不到,以她的實力層面,竟然會被外力所安眠。在一片安靜,連風暴之音都完全隔絕的結界中,她自然醒來,至少要在數個時辰後。

    “你們族裏現在多少人?”

    “大概……六十萬人的樣子。”

    “曾經的界王家族,人丁居然衰敗到連一個普通星界的小宗門都不如。”

    “但……但我們依然很厲害的,不是誰都可以欺負。”雲裳一邊說着,聲音不自覺小了下去,顯然底氣很不足。

    “你們族中最強的人是誰?”雲澈又問。

    “是族長爺爺。”雲裳道:“族長爺爺兩萬多歲了,聽爹爹說,在萬年前,家族那件事情發生之前,族長爺爺是一位很厲害,厲害的像神仙一樣的神主。但,那件事之後,族長爺爺受到了王界重罰,修爲落到了神君境,而且……好像永遠都不可能恢復,身體也變得很不好。”

    “雖然族長爺爺還是很厲害,但不到萬不得已,已經不會再出手,因爲每次出手,都會大量縮減他的壽元……爹爹離開前說過,族長爺爺的壽元也已經所剩無幾了。”

    “你們族中,和你一樣擁有紫色‘天罡神力’的,有幾個人?”雲澈問。

    “只有我一個。爹爹和族長爺爺都說,我是上天在大限之前,賜給家族的最後曙光。只是……”雲裳垂下頭,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纔可以實現大家的期望。

    “……原來如此。”雲澈一聲低念。

    雲輕鴻和他說過,家族記載中,出現過的最強玄罡,便是藍色。紫色,更像是一個讓人嚮往的虛渺傳說。

    而云裳的玄罡,便是紫色!

    那日在中墟之戰,看到雲裳釋放紫色玄罡時,陸不白和北寒初的情緒都明顯變得無比激動。很顯然,天罡雲族之外,也都明白紫色玄罡是何等概念。

    也難怪,天罡雲族如此極力的想要帶雲裳逃出。

    另外,陸不白當時那過於興奮和激動的神情,還有本該監督中墟之戰,卻中途去追罪雲族的藏劍尊者……九曜天宮,似乎對罪雲族有什麼企圖。

    ……

    ……

    千荒界,北神域兩百上位星界之一。

    這裏的蒼穹更加灰沉,黑暗氣息的濃郁程度,是幽墟五界的數倍,甚至十倍以上。這裏是“魔人”的天堂,而一個不修黑暗玄力的生靈若是踏入此地,就會像是被一個無法擺脫的黑暗惡魔咬附其身,快速蠶食着生命、玄氣乃至靈魂。

    一路行來,無數的畫面,都在向雲澈彰顯着北神域生存法則的殘酷,以及北神域這個巨大牢籠的可怕……一個沒有依靠的弱者,在這樣一個世界,幾乎就等同於一個隨時會被掠奪獵殺的資源。

    從中墟界到千荒界,雲澈和千葉影兒遭遇了數十次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亡命獵殺……而後果,自然是對方頃刻間屍骨無存。

    從千荒界一路向北,前方的世界峯巒疊嶂,擎天的峯頂之上佈滿着大片的雷雲。這些雷雲彷彿亙古存在,每一片雷雲之中,都蘊着恐怖絕倫的雷霆之力。

    只要被稍稍引動,便會降下威力巨大的毀滅之雷。

    “是這裏嗎?”雲澈身形停住,看向前方。顯然,這是一個無論範圍、威力都極爲龐大的防禦雷陣。

    “嗯!”雲裳用力點頭,以她才堪堪滿十六歲之齡,離族半年,已是太長的一段時間。她心切之下,已是水霧盈目:“族長爺爺他們一定很擔心我……前輩,謝謝你,族長爺爺他們也一定會很感謝你的。”

    “記住我說過的話,”雲澈肅然道:“我教你進化玄功,還有增進你修爲與天賦的事,不可告訴任何人。”

    “我記住了。”雲裳保證道。

    說完,她已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和激動,急切的飛向前方的雷陣,羣山之間,頓時響起她雀躍的呼喊:“族長爺爺,翔哥哥,小衣,小容……我回來啦!”

    隨着她的踏前,被恐怖威壓籠罩的雷域卻並沒有被觸動,亦沒有攻擊她身後的雲澈和千葉影兒。

    “這是我們家族的雷域,有它在,就不怕有惡人入侵。”雲裳笑吟吟的道:“不過前輩和千影姐姐放心,有我在,它不會攻擊我們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