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怎麼回事?」

    封神台徹底被驚惶充斥,天空越來越黑,以這些神道玄者的目力,都幾乎伸手不見五指。而一股無比壓抑沉悶的氣息從上空壓下,並越來越沉重,讓所有人在窒息中不受控制的靈魂痙攣。

    這是一種整個蒼穹即將塌陷,吞噬諸世的恐怖感覺。

    封神台所有人都站起身來,抬頭仰天,心魂皆駭。這等一瞬間黑雲覆天的可怕異象,不要說年輕玄者,各大神帝和龍皇也都從未曾見過。

    「莫語,莫問,莫知,這究竟是何天地異象?」宙天神帝雙眉緊沉,向天機三老問道。

    對於宙天神帝的話,天機三老卻是毫無反應,三人都獃獃的看著在黑暗中滾動的蒼穹,瞳孔中凝聚的驚駭之色,要遠超他人何止十倍。

    身為天機三老,他們三人是整個神界距離天道最近的人,一生都在窺視天機,見過無數的天地異象。而天機界的天機神典中亦記載著神界以來發生過的所有天地異象。

    但,眼前異象,他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天機神典中更沒有任何記載。而真正讓他們驚駭欲絕的,是那幾乎近在咫尺的天道之力。

    強窺天機,必遭天譴,因而天機界的人都是壽命極短。他們能夠窺探天機,卻也比其他人更加敬畏天道,而他們這一生從未如此刻般,如此清晰的感覺到天道之力的存在。

    本是虛無縹緲的天道之力,此時就在他們的上空翻滾捲動,似乎觸手可及。

    噗通……

    莫語、莫問、莫知三老在同一時間忽然重跪而下,全身伏地,戰慄不休。

    天機三老的異動讓宙天神帝心中微驚,這時,他身上玄光一閃,一個傳音遙遙而至,讓他臉色陡變,一聲低吼:「你說什麼!?」

    堂堂宙天神帝竟會發出如此驚駭之音,眾神帝、星神、月神、守護者無不是瞬間側目,龍皇低聲道:「發生了什麼事?」

    宙天神帝的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用無比低沉的語調道:「這怪異黑雲不僅在我宙天界,東至神海,西至飛星……所有可傳音至的星界,皆是黑雲漫天,不可視物!」

    「極有可能,整個東神域……都已被黑雲覆沒!」

    「什麼!?」宙天神帝的話,讓封神台所有玄者無不大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龍皇殿下,你在世三十五萬載,可能見聞過如此異象?」梵天神帝沉聲道。

    「……」龍皇緩緩搖頭。

    「是天道……是天道在震怒!」俯首在地的莫語大師嘶聲喊道,每一個字都帶著源自骨髓的戰慄。

    轟隆隆————

    黑雲依然在滾滾翻騰,並在翻滾中不斷沉降,黑壓壓的覆在所有人頭頂和心魂之上,讓他們在無法抗拒的壓抑心悸中徹底窒息。

    整個東神域都陷入了一片驚亂,他們仰望著漆黑的天空……無邊無際的黑雲,似是末日來臨的前兆。

    所有人在極度的駭然之下,都早已忘了身在何處,忘了此時正值封神之戰的最後一戰。

    咕咚……

    咕咚……

    咚……

    咚…

    咚!

    咚咚咚咚咚咚……

    雲澈的雙瞳一片昏暗,明明意識將熄,但不知為何,心臟跳動的聲音卻是無比的清晰。

    玄脈中的玄氣本已完全消失,連玄脈的存在都已感覺不到。但就在這時,他忽然又感覺到一抹玄氣不知從何處湧現,但,這股明明源起在他身體之中的玄氣卻又無比的陌生,它在不斷躁動和膨脹,卻像是一隻被鎖死在牢籠中的凶獸無法脫出,唯有猛烈的掙扎著。

    與此同時,一股奇異的威壓覆住了他的全身。他的意識已無比微弱,卻依舊能感受到這股威壓那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壓之中,混雜著憤怒、震驚、暴躁……似乎還有恐懼?

    那……是……什麼……

    雲澈失色眼瞳茫然看著漆黑的上空。

    而雲澈身前不到十步距離

    ,洛長生身軀、眼瞳、靈魂……全身上下每一道神經,每一根毛髮都在瘋狂戰慄著。

    他距離雲澈最近,要到達他的身前,只需瞬息。但,他本欲靠近的軀體卻是死死的僵在了那裡,半抬的腳步也在顫抖中定格……因為一種不知從何而來,卻可怕到極點的感覺在告訴他,若再踏前半步,便會徹底墮入死亡深淵,永世不能翻身。

    他在驚懼中後退,每後退一步,這種恐怖的感覺便會輕上一分,他後退的腳步加快,到了後來幾乎是倉惶遠遁,但全身依舊是戰慄不休。

    到底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什麼天道震怒?到底什麼意思?」宙天神帝沉聲道,音調雖然極力平穩,但他的目光早已滿是動蕩。

    轟隆隆隆隆——

    一抹紫光忽然閃耀。

    昏暗壓抑的世界,這抹紫光的閃耀無疑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道道目光全部轉向紫光的來源。就在他們正上方,兩片黑雲交接之處,映現出一道亮紫色的雷痕,隨之是三道、五道、十道……百道……成千上萬道,無數的雷痕匯成了一個巨大的雷域。

    「這……這是!?」

    乍現的雷痕和雷痕所匯成的雷域,在場無數玄道強者絕不陌生。

    因為……這赫然是突破神劫境瓶頸時所必須遭遇的雷劫前奏!

    凡人修神,必遭天譴。除了王界一步登天的特殊「傳承」之外,無論人、妖、獸、靈,欲突破神劫境,都必遭天道譴罰,成功扛過便可成就神靈境,抗不過,輕則廢,重則斃命。

    在神界,每天都會有大量的玄者經歷雷劫,因而,在神界的上等層面,雷劫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絲毫不會以之為奇。

    但……

    在神界玄者的認知中,雷劫來臨的前奏是在欲突破的玄者上空小範圍雷雲聚集,然後形成雷域,降下雷劫。普通玄者一般是凝聚十里左右雷雲,而最多最多,也不過幾十里,至少從未聽說過有哪個玄者的雷雲能超過百里。

    而頭頂黑雲遮天蔽日,將整個東神域都覆沒其中,宛若末日大劫的先兆,又怎麼可能會是雷劫之雲。

    因而,那剎那的念頭閃過之後,又被所有人完全掐滅……雖然很相似,但絕無可能是雷劫前奏。

    那麼,這個在覆天黑雲之中出現的紫色雷域,究竟是什麼?

    黑雲在沉降,雷域亦在沉降,隨著雷域越來越低,越來越重的天道之威也也壓在所有心魂之上,眾人也在驚駭中逐漸發現,雷域中心的正下方,赫然是雲澈的所在!

    雲澈氣若遊絲,一動不動,而他的全身,無論軀體還是血液,都完全沐浴在了雷域紫光之中,在這個被覆沒所有光明的世界,顯得尤為耀目。

    一切的一切,都和天道雷劫的前奏一模一樣。

    「雲澈的玄力……剛好是……神劫境巔峰……」宙天神帝喃喃道:「難道……真的是……」

    「不,絕無可能。」月神帝抬頭仰天:「這怎麼可能會只是雷劫?就算是上古魔神降世,也不至於……」

    嚓!

    上空忽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裂響,一道雷痕劃過,似欲將整個蒼穹撕裂成兩半,一道湛紫色雷光忽然在雷域中凝聚,並持續發出著可怕的嘶鳴。

    「天……天劫雷光!?」

    無數玄者在這一刻全部失口驚呼,就連各大神主也全部面露驚駭,目光僵直。

    這種特殊的雷電之芒,這種特殊的雷電氣息……分明是他們再熟悉不過的天劫雷光!

    「真……真……真……真的是雷劫?」一個中位界王結結巴巴的道。

    「不!不可能,這種驚世駭俗的異象,怎麼可能只是一個雷劫……這個雷劫應該只是適逢其會。」

    「對對對!一定是這樣!唉?不對啊!雲澈明明身受重創,玄力枯竭,這分明是最不可能突破的時候,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引來雷劫?」

    「這種狀態降下雷劫,他豈不是必死無疑?」

    覆沒東神域的黑雲……忽然出現在雲澈上空的雷域……

    這兩者,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也不敢聯繫到一起。

    「龍皇,依你之見……這些黑雲……會是雷雲嗎?」

    宙天神帝問道,聲音無比緩慢。

    「……」龍皇仰望天空,許久沒有回答……抑或著不敢回答。

    雷域依然在沉降,其中所凝聚的天劫雷光亦越來越濃郁,所有的光芒和氣息,全部牢牢集中在雲澈的身上。

    吟雪界的人早已是全部驚在那裡,獃獃的看著被紫光覆滿全身的雲澈,沐冰雲在這時終於臉色驟變:「糟了!」

    「雲澈!」她低呼一聲,便要向前,卻被沐渙之瞬間阻住:「不要過去!如果那真是雲澈的雷劫,你該知道,誰也不可能阻止和干涉!」

    天道劫雷,是對修神之人的譴罰,亦是一種考驗,可在承受雷劫前以高等靈藥、玄器、玄陣等方式籌備,這也是為什麼高位面星界通過雷劫的成功率更高……但絕不可靠外人之力干涉,否則非但不會有半點幫助,干涉之人還必受天譴。

    沐冰雲急聲道:「宗主曾反覆叮嚀過,雲澈資質奇異,若突破神劫,必引來多重雷劫,所以絕不可擅自踏出那一步,必須由她親自為之做好萬全準備。怎麼會……怎麼會在這種時候忽然……」

    咔嚓!!

    雷光爆閃,霹靂驚空,一道天劫雷光撕裂蒼穹,直劈雲澈。

    「啊!!」

    封神台驚呼一片,駭聲無數。在神界玄者的認知之中,天劫雷光閃現的時間都是百息左右,這似是天道給予玄者的憐憫,賜予百息的準備之機,但,這道驟然劈下的天劫雷光,才閃現了短短不到五息!

    「雲澈!」沐冰雲冰眸收縮,唯有一聲驚喊。

    「長生退開!!」洛孤邪亦是一聲大吼。

    祛穢尊者反應極快,瞬間收起封神台的結界,一股玄力直拂洛長生,將他遠遠帶離。

    轟隆!!

    天劫雷光劈落在雲澈的身上,一道千丈紫光以雲澈的身軀為中心爆開,釋放著不可觸碰,不可忤逆的天道神威。

    「雲……雲澈……」沐冰雲花容失色,嬌軀無力欲墜。

    他本已命懸一線,又怎麼可能承受得下如此天道之力。唯一的後果,就是灰飛煙滅……

    咔嚓!!!!

    眾人尚未反應過來,蒼穹忽然又一次雷鳴炸響,兩道天劫雷光從雷域同時劈下,直落雲澈。

    轟隆————

    覆沒雲澈的天道雷光尚未有半點消散,便再度炸裂開更加濃郁恐怖的紫芒。

    「什……什麼!?」

    「這是……第二重雷劫?」

    「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資越高,遭受的雷劫便會越強。普通玄者一般只會承受一重雷劫,能遭遇兩重雷劫者已是天賦超群,三重者極少,每一個都必是驚動一方的天才,四重者則少如鳳毛麟角,若不夭折,未來必為神君神主,而五重者,稱之為千年難遇都不為過。而六重者……神界百萬年歷史,也只有過一個。

    以雲澈在封神台上展露的風姿,他在突破神劫境時會引來多重雷劫,三重,甚至四重,絕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哪怕五重,都不會讓人太過驚訝。

    但,多重雷劫降下時,每一重雷劫之間,都會有十息左右的間隔,雖然不長,但也是極為珍貴和重要的喘息之機。

    但,雲澈的第二重雷劫距離第一重竟只隔了半息便忽然降下!

    咔嚓!!!!!!

    眾人驚疑未消退,緊隨著第二重剛剛炸裂的天劫雷光,蒼穹再次被雷光撕裂,天劫雷光在所有人如見鬼神的驚駭中再次劈落……而這一次,是整整四道雷光!

    第三重雷劫!

    一息之內,三重雷劫,七道天劫雷光!

    對凡人,天道尚存憐憫。

    但此刻,卻似是無比急躁決絕的欲將之從天地之間抹殺。(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