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雲覆空,驚雷漫天。整個東神域如被籠在一口大鍋中,沉悶壓抑到極致。而無數海域卻是無風翻騰著滔天巨浪,四處,都透著末日將近的恐怖氣息。

    而白色雷域之下,封神台的空間依舊在劇烈顫動,那是來自天道的戰慄。

    雷域之中,蒼白雷龍的虛影已逐漸化作實影,停止了盤旋。緩緩的,一隻瑩白龍首從雷域中探出。

    那一瞬間,萬雷驚天,無數玄者被震駭的當場癱坐在地,全身在本能的瑟縮中癱軟,無論如何都無法站起。

    「怎會如此?」宙天神帝目光掃了一眼封神台的亂狀,心中越來越驚。

    天道之力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秩序與法則之力,它無處不在,卻也無法捉摸其存在。而最能直觀具現天道之力的,便是天道雷劫。

    天道雷劫本只是用來譴罰和考驗即將突破神劫境的玄者,屬於天道秩序與法則的一種,屬於神道玄者認知中最基本的常識之一。

    但此刻覆下的天道之力,卻無數倍的超出了「雷劫」的範疇,甚至,超出了人類所能承受的極限!

    單單是威壓,已是讓一眾神道玄者驚駭欲死。

    這絕對不可能是「考驗」,而是不惜釋放最極致的天道之威,徹徹底底,不留半分餘地的「譴罰」!

    若不是忌憚到極處,怎會如此!

    所謂「天妒」,向來都只是惋惜之語,世上,又怎會真的存在足以讓天道妒忌的存在。

    但現在,他們分明感知到了,看到了真正的「天妒」!

    「九劫……九劫……」天機三老之首莫語喃喃出聲,失魂落魄。

    「真的是……九劫嗎?」莫問的神情姿態與莫語一模一樣。

    「九劫……先祖的預言……」莫語目光呆然,如臨幻境。

    莫語卻在這時全身一震,向宙天神帝大聲道:「神帝!速結起結界!天道之力已然失控,有可能……會禍及他人啊!」

    除非有人強行作死干預,否則雷劫斷然不會誤傷他人。先前八重劫雷聲威何等浩大,卻是牢牢集中於封神台區域,幾乎沒有半點力量逸出。

    但現在,天道之力的戰慄和失控,不要說天機三老,各大神主神帝都感知的一清二楚。

    宙天神帝毫無猶豫,一聲大吼傳遍整個宙天界:「所有人馬上離開此域,退得越遠越好!護好後輩,天道之力有異,這道雷劫一旦降下,足以將神主轟殺……快退!」

    足以將神主轟殺……

    這句話字字如九天霹靂,尤其還是從宙天神帝口中喊出。

    封神台頓時一片大亂,但,眾人剛要遁離,蒼穹之上一聲轟鳴,蒼白雷域之中,白色雷龍釋放出一聲似龍吟,又似天怒的咆哮,然後飛墜而下,直落世間。

    龍身所到之處,空間如布帛一般被從中撕開,似是將整個世界從中鑿成了兩半。

    天威爆發,所有人皆如萬岳壓身,遁離已根本不及。宙天神帝飛身而起,一聲厲吼:「眾守護者聽令,全力封鎖封神台!」

    宙天神帝一聲令下,在場的七個宙天守護者已全部瞬身至封神台邊緣,身上熾光閃耀,如飛星臨空,澎湃如海的玄氣毫無保留的釋放,化作強橫的封鎖屏障。

    宙天守護者,與星神界的星神,月神界的月神,是東神域僅次於四大神帝之下的超然存在。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著足以撼世的神主之力。

    七個守護者合力之下,鑄成的隔絕屏障可想而知。

    而守護者之外,隨著祛穢尊者一聲令下,所有裁決者也一擁而上,將力量注入屏障之中。

    「千澤,護好媚音映月,其他人隨我上!」

    水千珩亦是第一時間騰身而起,琉光界的一眾神君也緊隨其後。

    「眾長老隨我上,其他人護好年輕弟子!」洛上塵低吼一聲,帶領眾神君衝上。

    洛孤邪並沒有隨同洛上塵,而是袖袍一揮,一層無形結界覆在洛長生身上。

    實力越強,越能感知到這股天道之威的恐怖。七個守護者的力量何其恐怖,但在天威之下,卻分明呈現著無力感,極有可能無法封鎖這道蒼白劫雷。因而,眾上位星界的神主神君皆是不退反進,將全身玄氣注入屏障之中。

    本是透明的隔絕屏障玄光大盛,將封神台區域牢牢隔絕其中。而這個屏障,傾注的是整個東神域過半數神主和無數神君的極限玄力,鑄成的,或許是東神域有史以來最強韌的絕望之壁。

    雲澈所在的空間,成為了一個被完全隔絕的災厄世界。

    他高仰著頭,看著從蒼穹之上飛墜而下的天道雷龍……這是他一輩子承受過的最可怕的威壓,勝過他認知中的所有。他甚至毫不懷疑,這股力量足以湮滅世間的一切生物死物……

    但,他卻感覺不到一絲的害怕。

    玄脈深處,反而有一股奇異的渴望在悸動。

    在他一動不動間,瞳孔中的白色雷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逐漸近在咫尺,巨大的龍口張開,現出纏繞著無數蒼雷的龍牙,暴躁的噬咬向他的全身。

    轟——————

    雷龍墜世,白芒耀空,一道白色光柱衝天而起,穿刺過空間與蒼穹,穿刺向未知的遙遠星域。

    封神台區域,炸裂開蒼白色的雷光。封鎖封神台的屏障在轟鳴中劇震,驚得一眾神主駭然失色。

    這個屏障,集中了東神域大半神主的全力,居然在震蕩!

    嚓——————

    蒼白劫雷轟鳴震天,天道之力持續爆發,封神台區域的空間完全扭曲,然後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

    完全失控的天道之力已根本無法將自己限定於封神台區域,向周圍狂暴的輻射而去,撞擊著封鎖封神台的屏障,讓屏障在持續的顫盪中發出陣陣悲鳴。

    「這……這是……」覆天界王陸晝雙手死死壓在屏障之上,臉上呈現在今生最大的駭然。

    「這才是……真正的天道之力?居然可怕到如此地步!」

    「怎麼會有這種事!!」水千珩眼瞳放大,反饋到他身上的震蕩與威凌,讓他雙臂酥麻,心中怯意橫生,任憑他全力守心也無法壓下。

    轟——轟!!

    劫雷之力一**的爆發,衝擊得屏障持續震蕩,就在這時,隨著一聲蒼穹破裂般的炸響,集合了東神域半數以上神主的屏障之上,一道裂痕炸開,並極速蔓延。

    「什……什麼!?」這一幕,驚得所有人心膽欲裂。

    屏障前的神主、神君更是面色緊凝,浩蕩玄力再度湧上,不再有一絲一毫的保留……但,那道裂痕卻依舊在快速蔓延,整個屏障的震蕩也明顯越來越劇烈。

    咔!!

    又是一聲炸響,第二道裂痕如霹靂般裂開。

    驚恐的吼叫聲幾乎壓過了雷鳴,所有神主都驚得徹底失色,他們絲毫不敢小覷這暴走的天道之力,所以哪怕守護者在前,他們依舊全部出手……但,縱然如此,他們竟依舊無法完全壓下這天道之力。

    更可怕的是,天道之力的核心是在封神台,他們抵禦的,才只是邊緣之力!

    天道不可逆,天威不可觸……但天道畢竟縹緲,直

    到此時此刻,他們才在親身領教下,真正知曉天道威凌的可怕。

    如果屏障崩潰,這股連一眾神主神君合力都無法封鎖的天道之力徹底暴走……結果簡直不堪想象。

    「出手吧。」龍皇一聲輕語。

    龍皇、宙天神帝、梵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四星神、四月神在這時全部移身而起,一股遮天蔽日的威凌如從天闕降下,覆在了屏障之上。

    一瞬間風雲變動。

    須臾,釋天神帝也閃身至屏障前方,將浩瀚神力注入屏障。

    王界之中,唯有千葉影兒一動未動。

    諸神帝都被震駭到失色,但她的臉上卻毫無驚色和惶然,她浮於高空之上,定定的注視封神台的中心,飛舞的金髮下,貼身軟甲勾勒著比魔鬼還要妖嬈的曲線,只是金色面罩的阻隔,讓人無法看到此時的她美眸中泛動著怎樣的光華。

    龍神、東域四神帝、南域釋天神帝、四星神、四月神一共出手,這是一股足以將東神域徹底翻覆的恐怖力量。

    在這股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力量之下,屏障上的裂痕終於停止了蔓延。

    眾神主神君精神大震,心神微松。逐漸的,裂痕開始緩緩的修復,屏障的戰慄也明顯的緩了下來。

    就在所有人大舒一口氣,徹底安下心來時,天地之間,忽然響起一聲震世的爆鳴。

    轟——————

    封神台的劫雷完完全全的爆發,一道比先前濃郁了數倍的白芒貫穿天地。一瞬間,剛剛恢復完好的屏障爆開無數細密的裂痕。

    眾神主神君還未來得及驚恐,屏障便已轟然炸裂,他們全部如被重鎚轟身,倒翻而去。

    「啊!!」

    「糟……糟了!!」

    屏障崩潰,後果將是整個宙天神界都被劫雷埋葬,所有人心沉深淵,但……就在下一個瞬間,那恐怖絕倫的天道之威竟忽然消失。

    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暴走的白色劫雷破開了屏障,卻並沒有逸散,而是如忽然被虛空吞沒,消散無蹤,久違的溫和光線照耀而下,人們抬頭看去,入眼儘是萬里晴空,上一刻還瀰漫天空的黑雲,亦全部消失了。

    一切,皆如忽然破碎的夢幻泡影。

    所有人都定在那裡,許久回不過神來。

    封神台消失了。

    先前封神台存在的區域,已化作一個三百里的空洞。空洞之下漆黑一片,不見盡頭。

    這個似乎將宙天神界完全貫穿的無底深淵,在證明著先前的一切並非是真的夢幻。

    而空洞中心的上空,殘留著最後的一團蒼白雷光。

    白色雷光在嘶鳴中收縮,一個人的身影,也在蒼白雷光中越來越清晰的顯現,直至一張面孔在所有人的視線中變得無比清晰。

    「雲……澈……」

    無數張嘴巴大張,發出源自靈魂的顫音。

    雲澈全身不著一縷,唯有那層似乎不肯散去的蒼白雷芒如外衣般覆在他的身上。而他全身上下看不到一絲的傷痕,一頭黑髮比先前長了數倍,在雷芒下混亂飛散。

    封神台如死一般的安靜。

    滋……滋滋……滋滋!!

    雲澈的目光轉過,眼瞳之中,赫然有蒼白的雷電在閃動嘶鳴,他緩緩的抬起手臂,纏繞著白色雷電的手指指向了一張泛白的面孔:

    「洛……長……生……」

    「再……來……打……啊!!」(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