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全場死寂,無人回應。

    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滿著驚悸,如在看一個根本不該存在於世的怪物。

    洛長生臉色煞白如紙,愣愣的盯著雲澈,對他的話毫無反應。

    方才的恐怖天威,連一眾神主神君都驚得心膽欲裂,何況初入神王境的洛長生。

    而就是這樣的天威之下,雲澈居然還活著,活生生的站在他們的眼前……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更願意相信視線中的雲澈不過是一個虛幻的泡影。

    「洛長生……」雲澈的聲音如悶雷般低沉,震蕩著無數顫慄中的心魂:「我們之間的交手還沒結束……接著來啊!!」

    洛長生瞳孔瑟縮,嘴唇微微顫抖,似乎想要說什麼,卻是發不出一絲的聲音。

    「雲澈哥哥,你先把衣服穿上!羞死啦!」

    一個空靈悅耳的少女之音在這時清脆的響起,頓時如在混沌壓抑的世界中注入了一縷清泉,讓眾人皆是心魂一醒。

    水媚音的嬌聲呼喊讓雲澈一怔,這才忽然發覺自己竟是赤身而立,一絲不掛的面對東神域芸芸眾生。他手臂閃電般的一揮,一件新的冰凰雪衣已穿戴在身,衣袂在不斷閃動蒼白雷光下混亂飛揚。

    饒是雲澈臉皮厚如城牆,心魂還剛剛發生過蛻變,老臉也不禁一陣發熱。

    水媚音絕非單純的呼喊,而是能凈化心靈的無垢魂音,讓眾人快速從劫雷帶來的恐懼與雲澈帶來的驚然中回神。

    宙天神帝臉上肌肉明顯在輕微抽搐,他向雲澈所在的方向伸出手,但伸到一半,又收了回去,深皺著眉頭道:「雲澈,你……為什麼還活著?你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

    那白色的劫雷之威,他們剛才可是親身領教。集合眾神帝、神主、神君之力鑄起的屏障,被天道之力一轟而潰……那還只是邊緣之力。

    若是立於天道之力的核心,宙天神帝毫不懷疑,就是一個神主,都會被瞬間轟滅成虛無。

    但云澈,他只是一個神劫境的玄者,剛剛才和洛長生戰至重傷瀕死……他在洛長生的手下都慘敗到毫無還手之力,又怎麼會在那麼恐怖的雷劫下存活!?

    無法相信,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

    更無法理解。

    而雲澈不但還活著,全身上下居然已是看不到一絲傷痕!

    那恐怖絕倫的九重雷劫太過狂暴,從第一重雷劫落下直到現在完全平息,也才過去了不到一刻鐘。

    而一刻鐘之前,雲澈全身傷得幾乎都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短短一刻鐘,就是太初神水,就是大羅金丹,也不可能癒合到如此地步。

    還有他身上的蒼白雷光……那是第九重雷劫的雷光,它有多可怕,宙天神帝依然在深深心悸。

    而這抹並未散去,象徵著最高層面天道之力的蒼雷,居然就這麼溫順無比的纏繞在雲澈的身上,不要說他的身軀,連他剛剛換上的雪衣都未造成絲毫的損傷——那似乎只是單純的光,毫無殺傷力,但宙天神帝的目光觸及這抹白光時,心魂都會劇烈震蕩,怯懼橫生。

    「……」雲澈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

    龍皇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忽然道:「雲澈和洛長生之戰因雷劫而中斷,洛長生雖已離開封神台區域,但是為不可抗力所干涉,因而不算落敗。也就是說,封神之戰並未結束。」

    宙

    天神帝側目:「龍皇的意思是?」

    「天降九劫,亘古未有。說明雲澈的天賦和潛力亦是空前絕後。但,相比他一人,眼下這場玄神大會的終結之戰無疑更重要的多,至於其他,自該容后再說!」龍皇平淡無比的道。

    龍皇之語,自是字字萬鈞。

    宙天神帝微愕,隨之深以為然的點頭,沉聲道:「祛穢!」

    祛穢尊者終究是祛穢尊者,一個在任何情境之下,都會將規則執行到極致的人。他一個閃身來到消失的封神台區域,手中玄光閃動,一道純白色的屏障頓時從他的身下蔓延,直蔓三百里,罩在了雷劫轟出的空洞之上。

    亦形成了一個全新的三百里「封神台」!

    以祛穢尊者之力,這個以玄力屏障鋪成的戰場,要遠比先前的封神台還要堅韌。

    「洛長生,你與雲澈之戰並未終結。方才因雷劫而斷,現在雷劫既消,便該繼續。速入戰場吧,或者,你也可以選擇拒絕,那麼,便將視為棄戰落敗!」

    祛穢尊者的音調依舊先前,鏗鏘冷漠。

    九重雷劫帶來的震撼遠遠未消,眾人還未緩過氣,醒過神,便忽然又轉回了封神之戰。

    但,這是龍皇之言和宙天神帝的決定,而且合情合理。

    他們想起就在方才雲澈被洛長生完全碾壓的局面,頗似夢幻一場。

    無數的目光轉向洛長生的所在,而後者卻是久久一動不動。

    「洛長生,」雲澈眼眸微眯,低沉的道:「你該不會是……不敢了吧!」

    這句話無疑狠狠刺激到了洛長生,他瞠直許久的眼瞳猛地一凝,胸口起伏,嘴角生生擠出一絲淡笑:「我……會……怕……你!?」

    「長生!」洛孤邪一把抓住他,沉聲道:「雲澈身上的雷電氣息極為怪異,先不要……」

    未等洛孤邪說完,洛長生卻忽然掙脫,飛身而起,一躍落在了雲澈前方。

    兩人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但,完全不同於先前,這次,洛長生的目光在不受控制的顫動,而雲澈卻一片冰冷的淡漠。

    滋……滋……滋滋……

    雷光閃動的聲音格外的刺耳,洛長生與他只有十丈之遙,目光觸及這些蒼白雷電,竟有一種靈魂在被無數鋼針扎刺的感覺。更詭異的是,他居然完全感知不到雲澈的氣息……不僅感知不到他的玄氣,就連他的生命氣息都完全感覺不到。

    而不僅僅是他,就連他的師父洛孤邪,就連一眾神帝,也絲毫察覺不到雲澈的氣息……覆在他身上的那層蒼白雷電,將雲澈的玄氣和生命氣息完完全全的隔絕,就連神主的靈覺都無法穿透。

    「……」洛長生的胸口起伏的越來越劇烈,心臟更是狂跳不止,幾欲脫出胸腔。

    就在不到一刻鐘前,他還在將雲澈完全碾壓,將他逼到絕路,將他任意踩踏,但現在,他的身體和靈魂竟在不受控制的恐懼……巨大的落差衍生的自然是天大的恥辱。

    他是成就神王的洛長生,是東神域歷史上最年輕的神王,最了不起的天才!他怎能在一個剛剛渡過雷劫,一個剛剛才被他肆意踐踏的人面前露出恐懼!

    更不能退卻和落敗!!

    無論如何都不能……也沒有理由退卻和落敗!

    他強斂心神,猛一咬舌尖,腰身也死死綳直,臉上露出一絲強者面對弱者的

    淡笑:「雲澈,你真是又一次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呵,九重雷劫,了不起……了不起啊!」

    雲澈:「……」

    「我不得不承認,將來,你很有可能會在我之上,可惜,那是將來。」洛長生嘴角微咧,勾起一絲有些扭曲的笑意……似乎在告訴著雲澈,你有沒有將來,都是未知。

    「但現在的你……不要說九重雷劫,就是十重,一百重,你也不過是個剛剛渡過雷劫,初入神靈境的人,你該不會天真的以為現在的自己就有資格當我的對手了吧?」

    雲澈不言,冷漠的目光深處,閃動著能刺人骨髓的寒光。

    祛穢尊者皺了皺眉,手臂一揮:「封神問鼎之戰繼續,規則如前,開戰!」

    很顯然,洛長生被自己的話給說服了,「雲澈只是初入神靈境」這個事實深深佔據了洛長生意識的上風,他的目光開始變得篤定,向雲澈輕描淡寫的伸手:「我身為神王,還不屑向你一個初入神靈境的人當先出手,來,全力攻過來,讓我好好看看你比剛才有了幾分長進。」

    雲澈依然沒有言語,緩緩抬手,向洛長生伸出一根手指。

    滋!

    一聲輕鳴。一道白色的雷束從他指尖射出……

    一瞬間,從洛長生的身上貫穿而過。

    洛長生毫無反應,唯感胸口沒來由的一涼,劇痛襲來,他下意識的低頭,才忽然感覺,自己的胸口,竟多了一個血洞。

    一個將他的身體直接貫穿的血洞。

    洛長生的瞳孔一下子收縮到針眼般大小,封神台所有玄者更是全部呆立當場。

    沒有任何的玄氣涌動,僅僅只是雷光一閃,洛長生的身體便已被貫穿……那可是神王的靈覺,神王的軀體,洛長生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護身玄氣更如不存在一般,連一聲抵禦掙扎的嘶鳴聲都未發出。

    鮮血終於崩涌而出,洛長生悶哼一聲,手掌死死壓在傷口之上……這個血洞並不大,對一個神王而言,算不上什麼重傷,但對洛長生的心魂卻造成近乎毀滅性的重創。

    雲澈的手指微微一轉,指頭閃電微閃。

    砰!!

    又一個貫穿身軀的血洞出現在了洛長生的右胸之上,洛長生一聲痛吟,踉蹌後退,感受著那股穿體的涼氣與劇痛,他整個心臟急劇痙攣……

    他的靈覺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護身玄力依舊沒有絲毫的抵抗。

    「你……」他盯視著雲澈,身體竟在不由自主的發抖,但恐懼很快化為屈辱,又轉為無比強烈的怨怒,他一聲低吼,灰光一閃,憫龍刀抓於手中,全身湧起洶湧的神王之力,向雲澈狠狠劈落。

    先前和雲澈一戰,洛長生怕把雲澈直接碾死,自始至終,都沒以用過超過三分力。但這一刀,在無形恐懼的驅使之下,他的神王之力完全爆發,憫龍刀所到之處,帶起片片混亂的空間漣漪。

    若是一刻鐘前的雲澈,這一刀,他必死無疑。

    但,面對洛長生這湧上全部力量的一刀,雲澈卻是一動不動,唯有右臂緩緩抬起,微張的手掌迎向當空斬落的憫龍刀。

    這一幕,驚得所有人心臟一跳。

    「雲澈他……難道他要……」

    雲澈的舉動讓洛長生眼瞳瞪大,一聲低吼,涌滿神王之力的刀勢又更加兇狠了一分:「找死!!」(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