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長老!”

    這始料未及的一幕,讓雲氏族人驚然失聲,二長老雲拂和三長老雲華迅速向前,感知到雲見的傷勢,他們心中重重的“咯噔”了一下。

    雲氏族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們卻是清清楚楚,想到之前在祖廟之中雲澈所說,以及他們對雲澈的話,再想到他和雲裳的感情……心中頓時沉重的像是壓上了萬噸巨石,完全喘不過氣來。

    其他的長老和太長老也都是面色灰沉,卻無一人對雲澈怒目相向。

    不僅雲氏族人,顫慄中的荒天魔龍和九曜天宮的人也全部懵逼。

    什麼情況?

    他不是天罡雲族請來的“救星”?

    怎麼連自己人都往死裏打?

    青衣老者也明顯愣了愣,隨之臉上的笑意更加平和,他開口道:“原來如此,道友既非天罡雲族之人,亦非天罡雲族的友人,似乎還頗有恩怨,看來,今日之事都只是誤會一場了。”

    即使雲澈殘忍血屠了百條荒天魔龍,滅了荒天龍主,又一劍重創九曜天尊,剛纔連雲氏大長老都一劍拍個半死,但這個青衣老者依舊一臉笑呵呵,無驚無恐,更無忌憚。

    仙風道骨、雲淡風輕之下,隱透着一股讓人驚悸的威壓。

    他目光轉下,道:“雲族長,不知這位道友,是你們從何處請來的高人?”

    雲霆張了張口,他起身重重一禮,纔有些艱澀的道:“回神虛尊者,這位……高人姓雲名澈,爲我族……貴客。”

    “貴客?”老者淡淡一笑:“那看來,你們罪族的待客之道頗是欠缺,讓貴客很不高興。”

    “……”雲霆想要看向雲澈,卻又不敢碰觸他的目光,一時間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他做夢都想不到,在他們這裏停留了二十多天的雲澈,竟是如此恐怖的一個人物。

    而他會留下,只因雲裳。

    如此人物,若能得他歡心,對如今瀕臨大限的天罡雲族而言,該是多麼巨大的助力。

    但,他們卻偏偏……偏偏……

    心中的灰暗、悔恨、無力感,就像是無數只惡魔殘噬着心魂,甚至都不敢在去想就在不久前祖廟裏的一幕幕。

    只是,這世上,從沒有後悔藥。

    祖廟那一邊,千葉影兒依舊慵然的倚靠着那根石柱,姿態毫無變動,腳邊是依舊昏迷中的雲裳。

    她擡眸掃了一眼那遍地慘不忍睹的龍血龍屍,脣間如蘭輕語:“這麼大的怨氣……龍白殺了沐玄音,怕是把這全天下的龍族都給端了進去。”

    想起這數月之間,雲澈有時內心戾氣失控,在她玉軀上恣意發泄時,有數次失魂喊出了“師尊”二字……她眼眸眯了眯,一聲冷吟:“傳聞中有‘北界冰仙’之稱的吟雪界王,原來也不過是個外冷內騷的浪蹄子,可笑!”

    “雲道友,”面向雲澈時,神虛尊者的面色再次變得一片溫和,他拂塵一甩,和顏道:“既是誤會,那便一切好說。荒天龍族和九曜天宮今日到來此地,皆是出於和天罡雲族的私怨,絕無意針對道友。先前無禮觸犯,顯然是誤將道友認作天罡雲族之人。”

    “荒天龍族損失慘重,龍主亦葬身,已算爲觸怒道友付出了足夠的代價。現在誤會解開,還請道友手下留情,想必荒天和九曜都會銘記道友留情之恩,若能就此化敵爲友,更是美哉。”

    雲澈目光在他身上掃了一圈,幽寒的眼神也明顯緩和了下來:“你又是誰?”

    這個老者的氣息和九曜天尊相近,還隱隱勝出少許,顯然又是一個巔峯神君,身份地位絕對非凡。而他如此篤定自若,在這千荒界,他來自何處,已是呼之欲出。

    “呵呵,”老者道:“鄙人千荒神教總護法神虛子,雲道友若不嫌,稱一聲神虛道人即可。”

    “千荒神教”四個字一出,平淡中自帶一股震懾萬靈的天威。

    沒錯,在千荒界,千荒神教便是無上天穹!

    自萬年前,千荒神教在焚月界的王界天諭下取代天罡雲族成爲界王宗門後,其霸主地位便再無可撼動,天罡雲界亦更名爲千荒界。

    這萬年間,亦是千荒神教一直對天罡雲族執行着殘酷的制裁……而天罡雲族的最後制裁,以及最終命運,也都是由千荒神教來決定。

    千荒神教日益壯大,天罡雲族日益衰敗,到了如今,哪怕沒有了焚月界的王界天諭,千荒神教亦可輕易決定天罡雲族的生死。

    爲了儘可能逃過大限之後的滅族制裁,天罡雲族對千荒神教始終都是巴結供奉,隨着大限之期越來越近,更是不惜代價的極盡討好。

    而千荒神教的曖昧態度,也給了他們隱約的希望。

    面對神虛道人——千荒神教總護法的到來,天罡雲族自是忌憚交加,盡顯卑微,不敢有半點違逆和失禮之處。

    “千荒神教?”雲澈眼角似乎動了動。

    “正是。”神虛道人擡手撫須。笑呵呵道:“想必我神教之名,雲道友應該有所耳聞。若雲道友在這罪族之地有所不快,不妨移步我千荒神教爲客,我神教必以上賓之禮待之。”

    “既然是千荒神教的人,爲何會來這裏?”雲澈語氣平淡,難辨情緒:“難不成也是爲了來撈點什麼東西麼?”

    神虛道人搖頭而笑:“我神教雖奉焚月王界之命制裁罪族,但斷不至於做如此宵小之事。鄙人只是忽聞荒天龍族與九曜天宮齊至罪域,恐生大亂,遂萬里奔至,只爲勸解,能因此得遇雲道友,倒也不失爲一件幸事。”

    這番話之下,雲霆連忙深深行禮,道:“神虛尊者爲護我罪族而至,罪族感懷在心,不知何以爲報。”

    周圍衆雲氏弟子也連忙或禮或拜,一副感恩戴德之狀……哪怕,他們心知這很可能不是真言,卻也不得不將自己置於卑微之地,千恩萬謝。

    “原來如此。”雲澈似是恍然,手中的劫天魔帝劍緩緩垂下,就連深淵般的黑芒也淡去了幾分。

    這在神虛道人,在任何人眼裏,都是理所當然之事。雲澈敢殺荒天龍主和九曜天尊,但,在這千荒界,誰敢觸罪千荒神教!

    何況身爲千荒神教總護法的神虛道人還對他表示出如此的親近拉攏之意。

    “既然如此的話,”雲澈慢悠悠的道:“那就安心的去死吧。”

    神虛道人笑意僵住,面色陡變,而一道漆黑劍芒已轟然砸下,一瞬封滅了他視線中所有的光明。

    心中雖驚,但神虛道人早有防備,手中拂塵第一時間掃出,每一根絲線都爆射出足以摧山斷海的黑芒。

    但,只一瞬間,這些力量便忽如泥牛入海,被摧滅的無影無蹤!

    神虛道人剛剛纔親眼目睹了雲澈的可怕,但親自面對,纔在極度的駭然中知道他掃出的劍威恐怖到何種地步。

    他的反應極其之快,以一個幾乎不符玄道常理的速度急撤力勢和身形,如鬼影般後移數裏,而他方纔所在的位置,已在那一劍之下化作可怕的黑暗漩渦。

    “雲澈!”神虛道人臉色陰寒,全身冒汗。他的防備只是出乎生性的謹慎,內心深處則壓根沒有想到雲澈在知道他是千荒神教總護法後還敢對他出手:“你竟敢……唔啊!!”

    轟隆!!

    金色火焰在他的後背直接爆開,鋪開漫天火光,火光之後,是雲澈的真身。

    神虛道人的收勢與速度極快,但又怎快的過雲澈。

    金烏炎下,神虛道人被燒灼的如惡鬼哭嚎,他身上黑光連續爆發,將燃體的金烏炎壓下大半,但就在這時,雲澈的身影再次如鬼魅般出現在他的身後,赤紅的鳳凰炎爆開在他後背的相同位置。

    險些將他的身體直接灼穿。

    “雲……澈!!”神虛道人痛苦憤怒的咆哮:“你這是與我……神教爲敵……啊啊啊!!”

    嘶叫聲中,神虛道人一邊竭力壓制着身上的火焰,一邊瘋了般的想要遠遁……遍地龍屍龍血依舊散發着刺鼻的腥臭,他只要沒蠢到無可救藥,便不會想着去反擊。

    但,雲澈若要他死,他又怎可能逃得了。

    嗡!!

    雲澈沒有追趕,他的手掌伸向拼命逃遁中的神虛道人,五指輕輕收攏。

    頓時,在神虛道人身上狂燃的金烏炎與鳳凰炎發生快速而詭異的融合,異化做威力倍增的緋紅神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比暴增的焚滅之力更可怕的,是暴增不知多少倍的痛苦,讓一個巔峯神君都發出了絕望惡鬼般的哭嚎。

    他的身影在空中掙扎扭曲,然後猛然墜地,如絕望的幼蟲般在地上翻騰滾動,但那些看似並不熾烈的緋紅火焰卻始終跗骨燃燒,幾乎看不到任何逐漸熄滅的跡象。

    砰!!

    雲澈從空沉下,一腳踏在了神虛道人的胸口,整隻右腳都剎那陷入他的胸口之下。

    “唔啊……”神虛道人口中血沫狂噴,他瞪大眼睛看着雲澈,臉上哪還有半點先前的篤定溫然,唯有痛苦和恐懼:“你……竟敢……”

    他想說,犯我千荒神教是自掘墳墓,但話出一半,便已變成哀求之言:“道友……我們無冤無仇……何必……”

    “你本來不用死。但我這人,很討厭別人騙我,非常討厭。”雲澈腳踩神虛道人,目光卻看着前方:“你從一開始,就隱在一邊,卻欺我說是爲了勸解而至,你當我是白癡,那我也只好讓你去死了。”

    “道友……饒命……”一句欺騙,便能讓他如此毒辣的殺他這個千荒神教總護法,這樣的瘋子,他豈敢再有半點威脅刺激,臉上、眼中,唯有最卑微的哀求:“我神虛子……今後願爲道友……不……願爲尊者牛馬……尊者之命……絕無不從……求……饒命……”

    “雲澈……雲澈!”雲霆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衝了上來,後面跟着的雲氏族人個個面無人色,他伸出手臂,顫聲道:“求……求手下留情……不要殺他,千萬不要殺他,否則我天罡雲族……”

    噗!!

    雲澈一腳踏下,腳下黑光炸裂,將神虛道人被燒灼到慘不忍睹的神君之軀直接四分五裂,殘屍飛崩數裏之外。

    “呃!”雲霆一個趔趄,一下子半跪在地,面如死灰。

    雲澈的腳緩緩移回,上面不染半點血塵,目光也幽然轉過:“你天罡雲族如何,關我屁事。”

    ——————

    【神虛道人】:神(shen),非四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