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洛孤邪喪心病狂出手時,洛長塵便知必有這一刻。

    洛孤邪性情從小孤僻,對生父極度怨恨,很早便出走聖宇界,但其天賦和玄道悟性卻高的可怕,她成就東神域王界之下玄道第一人,絲毫沒有依仗聖宇界。

    而她究竟師承何人……竟是無人知曉,至今就連洛上塵也不知道。

    「孤邪仙子」之名東神域無人不曉,單就玄道地位而言,凌駕於東神域所有下位、中位、上位界王之上。她能有如此修為,玄道心境自然也是頂尖,雖極為孤僻邪異,但斷然不至於輕易失控,也從未有過失控之舉。

    唯獨……

    其他所有人都定會對洛孤邪的出手難以置信,但洛長塵卻是知曉,她對洛長生溺愛到極點,平時傷破點皮都會心疼許久,何況眼睜睜的看著洛長生被如此踐踏。

    洛上塵深吸一口氣,平靜道:「孤邪雖從不屑承認聖宇界出身,但她畢竟是我洛上塵之妹,是我兒長生之師,此事,我聖宇界脫不了干係。」

    「孤邪雖大錯難恕,但萬幸雲澈無恙,而孤邪自身重創,也算是得到了該有的懲戒。還請宙天開恩,許我暫且帶她與長生療傷,待傷愈,我自會與孤邪前來領罪,任憑懲處。」

    洛上塵的回應讓祛穢尊者一愕……不但極盡卑微,毫無辯解,且每一個字都帶著深深的頹然,甚至……灰暗。

    「主上?」祛穢尊者轉過目光,尋求宙天神帝之意。

    宙天神帝卻是一抬手,他的心思根本不在此事上,漠然道:「聖宇界王,你去吧。但回來領罪就不必了,告訴洛孤邪,千年之內,她不許踏我宙天界半步。」

    「你去吧」三個字,聽似是允許洛上塵去為洛孤邪與洛長生療傷,實則是驅逐。

    洛上塵沒有言語,帶起洛長生和洛孤邪,浮空而起,無聲遠去。聖宇界其他人也全部跟上。

    來時帶著凌然天威的東域第一星界,去時卻是狼狽不堪。

    宙天神帝給予的懲戒並不重,也無人有異議,畢竟,那可是洛孤邪和聖宇界。王界之下,宙天界也有不得不忌憚的人……洛孤邪和洛上塵便是其中之二——尤其是洛孤邪。

    加之,洛孤邪的確是加害者……但受害者卻不是雲澈,反而是聖宇界,而且無疑是這屆玄神大會最大的受害者,從洛長安到洛長生,再到洛孤邪,可謂是榮光喪盡,尊嚴掃地。

    既已自食惡果,宙天神帝自然也無必要再雪上加霜,空添怨恨。

    敗者終究只是敗者,唏噓之後,人們都只會把目光傾注在勝者的身上。

    宙天神帝起身,朗聲宣讀:「此屆玄神大會至此完美落幕。三場預選戰,為我東神域擇出一千封神之子,封神之戰更是場場精彩絕倫,盡展年輕一輩驚艷風采。雲澈與洛長生的問鼎之戰,讓我輩都嘆為觀止,當入史冊。」

    「洛長生為史上最年輕神王,雲澈引來九重雷劫,更是驚世駭俗。此二人皆生於我東神域,此為天賜,更為天佑。將來,必為我東神域閃起耀世天光……」

    這場玄神大會,是因劫而生。而封神之戰眾神子風華極盛,遠勝以往,也無形中給人一種「應劫而生」的猜想。

    隨著宙天神帝的親自宣讀,這屆玄神大會終於正式落幕。很快,光幕之上,也顯示出了三十一封神之子的排名。

    封神之戰只有勝敗戰,而無排位戰。勝敗之外的排名,則是由諸神帝依照實力和綜合表現而排位。

    第一位:雲澈。

    第二位:洛長生。

    第三位:水映月。

    第四位:君惜淚。

    前四位的排名,也代表著新生東域四神子的降生,雲澈高立首位,立於曾經的四神子之上,傲視東神域年輕一輩的所有。

    而第五位,則赫然是水媚音,亦是封神之戰,乃至整場玄神大會年紀最小之人。

    吟雪界眾人都是正襟危坐,臉色泛紅……他們並不是激動,而是在久久的發懵中。從一個中庸的存在,成為了整個東神域的目光焦點,這等殊榮,他們從未有過,更從未想過。

    此時籠罩他們的,唯有強烈到極點的不真實感。

    沐渙之手掌一直緊抓著自己的蒼白長須,直拽的臉都變形也沒有鬆開,彷彿只有如此才能相信自己並不是身處最虛幻的夢境之中。

    沐冰雲脈脈看著雲澈,目光久久朦朧……封神第一,他終於得償所願,他竟真的成功了。

    他的成功,是踩過太多個奇迹。

    而奇迹的背後,是他的執著、信念、拼搏、鮮血……甚至生命。

    他該得到這樣的結果!

    只求……他終可得償所願,不要再節外生枝。

    只是……

    沐冰雲在欣然的同時,冰眸深處,卻是多了一分深深的擔憂。

    因為此刻的雲澈實在太過耀眼……

    神劫敗神靈。

    神靈敗神王。

    等同洛長生的三神力、三元素之外,還身兼極強的龍魂。

    神界前所未有的九重雷劫……

    引導天道之力重創洛孤邪……

    …………

    其中的任何一個,都足以引得玄界震動,而齊聚一人之身,會引發怎樣的轟動,會引來怎樣的注目和後果……

    沐冰雲無法想象,無法預料……因為,雲澈此刻的光環,已熾烈到足以讓王界都為之耀目。

    「……雲澈、洛長生、水映月、君惜淚為此屆玄神大會的封神四子,將分別得一枚『天辰玉』為獎賞。」

    「天辰玉?那是什麼?」火破雲低聲問道。

    「是神界最高層次的玄玉之一。」火如烈解釋道:「有著『永恆之石』之稱,猶在九陽玉之上。」

    「在九陽玉之上?」火破雲猛的一驚。

    「天辰玉只存在於太初神境之中,每一顆天辰玉中的能量,都堪比一顆小型星辰,這也是天辰玉之名的由來。它即可用來鑄造最頂級的玄器或玄陣,也可作為玄舟玄艦之類的能源。一顆天辰玉,哪怕是你先前所見的神武界的『神武天宮』,也可以持續催動數十年之久!」

    火破雲直聽得嘴巴大張。

    「雲澈,」宙天神帝繼續道:「你既為封神第一,將得一份前所未有的特殊獎賞,可從梵帝神帝、星神界、月神界,還有我宙天神界四王界中,擇選一門你中意的玄功或玄技,只要不觸犯禁忌,皆可完整相授。」

    宙天神帝微微一笑:「你若已有目標,現在便可說出,亦可思慮幾日,再做決斷。」

    雲澈還未回答,梵天神帝卻是忽然出口道:「在這之前,千葉倒是有話要說。」

    「哦?」宙天神帝側目。

    梵天神帝微微一笑,目光卻是直指雲澈:「雲澈,本王有一事甚為不明。你會引來九重雷劫,自然是天賦驚天,可謂曠古絕今,連本王都驚嘆不

    已。而那九重雷劫之威,更是讓本王都不得不懼,若是落在本王身上,怕是本王都已成灰燼。而你,卻安然無恙。不知這是何原因?」

    雲澈:「……」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雲澈的身上,盯緊著他每一瞬的神情,每一絲的眼神變化。梵天神帝所問的,也無疑是所有人的巨大疑惑。

    「問得好!」釋天神帝笑眯眯道:「沒想到梵天神帝居然比我還要沉不住氣,嘖嘖,這也難怪,能讓堂堂梵天神帝都理解不了的事,那可真是稀奇的緊啊。」

    他目標一側,向龍皇道:「雲澈身為一個東域人類,卻身負高等龍魂……若無意外,那極可能是主龍之魂。身為這世上最高位面的生靈,卻將自己的龍魂賜給一個年輕的人類,龍皇殿下,你想必也好奇的很吧。」

    龍皇臉色卻是毫無變動,無比平淡的道:「雲澈身上的龍魂,的確是主龍之魂。」

    龍皇此言,引得眾人一陣騷動……主龍,唯有達到神主境的龍才可被稱之為主龍。龍作為萬靈之尊,神主境的龍亦是萬靈之中,神界之內最高層面的存在。主龍面前,萬靈皆要俯首。

    雲澈:「……」

    「不過,」龍皇繼續道:「龍魂只可心甘賜予,而絕不可強行奪舍。那位主龍既甘願將部分龍魂賜予雲澈,或者是雲澈對它有著大恩,或者是它看重雲澈異人的天賦。而無論是出於何種原因,它都是心甘情願。」

    「既如此,是哪只主龍所賜,雲澈又是因何而得,又與他人何干?」

    釋天神帝頓時語塞,梵天神帝的眉頭也動了動。

    龍皇這句話的另一個意思分明是:雲澈如何渡過九重雷劫是他自己的事,又與他人何干。

    「龍皇前輩之意,影兒深為贊同。」

    一聲女子之音,如天外幽弦,忽然撩過所有人的心間,讓他們的靈魂都為之一盪。

    千葉影兒。

    問鼎之戰忽然現身觀戰,卻全程無比安靜,幾乎毫無言語的她,卻在這時悠然而語,雖只是短短一句話,卻是瞬間吸引了全場所有的目光和心魂,就連梵天神帝也是眉頭一動,眼眸深處閃過疑惑……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女兒絕非「善解人意」之人。

    除非……

    「雲澈,你如何安渡九重雷劫一事,若不想說,便不必說,無人有資格強迫你。」千葉影兒緩緩而語:「秘密這種東西,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身邊一眾神帝,她的言語卻如天闕聖諭般帶著凌然於一切之上的漠然。

    諸神帝紛紛皺眉,反倒是梵天神帝面露疑色,卻不再追問,更不駁斥千葉影兒之言。

    雲澈的心底猛的一悸。

    千葉影兒之言分明是在給他解圍,但不知為何,被她的言語所向時,他的全身卻陡然泛起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那神秘的金色面罩遮蔽著她的半張容顏和瞳眸,無法解除到她的目光。但,雲澈卻分明有一種全身上下,從內到外,從軀體到靈魂,所有一切都被她窺破的恐怖感覺。

    這種感覺,以往在面對遠勝自己的強者時也曾有過,但絕沒有哪一次如此刻般極致。

    梵帝神女……千葉影兒……

    這個名字,在這一刻被雲澈牢牢記住,深深的烙在心裡。

    在這短短几個剎那間,便已被雲澈列入此生遇到的最危險人物……沒有之一!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