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罡雲族瀰漫着濃烈的血腥,比血腥更濃重的是灰暗的死氣。

    荒天龍主、九曜天尊、神虛道人皆死在這裏,天罡雲族的末日已是註定。

    他們現在最該想的,也是唯一能想的,便是該怎麼逃……但,他們的“罪族”烙印,是焚月王界所刻上,在最終裁決前畏罪而逃,罪上加罪。北神域雖大,他們又能逃到哪裏,又有誰敢收留他們。

    龍血染滿了腳下的土地,雲澈走出很遠,才忽然止步。

    “失去女兒的父親,也要更加……更加的堅強。”

    多麼蒼白的一句話,來自雲裳的脣間,卻讓他心魂近潰。

    長長的呼了一口氣,他目光轉過,看向始終一言不發的千葉影兒,冷聲道:“你居然沒嘲笑我?”

    千葉影兒的雙眸正看着遠方,聽着雲澈的話,她很輕的一笑:“那個小丫頭的父親死了,而我父親還活着;她的玄力盡廢,而我則可以彈指決定她生死,但我居然有點羨慕她。”

    “呵,”她的笑意變得有些淒冷:“曾經視萬靈爲土雞瓦狗的梵帝神女,居然羨慕起一個被廢了的小丫頭……太可笑了!”

    雲澈看他一眼,走向前方。

    這裏是天罡雲族祖廟的所在,只不過已化作一片廢墟。

    始祖之地,若是曾經的雲澈,定會心懷敬畏。但此刻唯有冷漠。他站在祖廟廢墟的中心,右腳猛的一踏。

    轟隆!

    地面塌陷,連同下方的結界一起崩碎。雲澈沉到了一個隱藏的獨立小世界,面對上了一羣駭然欲絕的雲氏族人。

    族長雲霆,和一衆受傷相對比較輕的長老,顯然,是在這裏商議大事。

    “雲澈,你……”

    話剛出口,千葉影兒的身影也輕渺降下,站在了雲澈的身側,聲音頓時戛然而止,幾乎每個人都瑟縮着後退了一步。

    雲澈臉色陰寒,沉聲道:“除了雲族長,其他人,全部滾出去!”

    以雲澈今日所展露的殘暴狠絕,加之先前祖廟發生的事,雲澈直接出手將他們當場殘殺,他們丁點都不會覺得奇怪。

    但他說的,卻只是“滾出去”。

    或許,唯一的理由,就是雲裳醒來後說的那句話……那句讓他們羞愧欲死的求情。

    雲霆臉色透着一層不正常的灰白,不知是因爲身傷還是心傷,他面色劇動,然後擺了擺手:“你們去吧。”

    短暫沉寂,衆長老都無聲退離。如果雲澈真的要對雲霆做什麼,他們就算全部在場,也阻擋不了。

    千葉影兒手指一拂,一個隔音結界形成。雲澈想要說什麼,做什麼,她能猜到個七七八八,但顯然並無阻止之意。

    “雲尊者……咳,咳咳咳咳……”剛一開口,雲霆便已一陣無比痛苦急促的咳嗽,每一道咳聲,都會帶出褐色的血沫。

    他大喘幾口氣,才繼續道:“不知有何……吩咐。”

    “知道你們爲什麼還活着嗎?”雲澈道。

    雲霆垂下頭來,愧然無力的一聲輕喃:“裳兒……”

    “她並不知道你們在她重創之後,想要以血移禁術殘忍剝奪她紫色天罡的事。”雲澈的聲音陡然冷了數分,字字刺魂:“你們最好……永遠都別讓她知道!”

    “……”雲霆嘴角搐動,許久,他一聲太過沉重的嘆息,道:“你就是……恩賜裳兒的那個高人?”

    見識過雲澈的可怕實力,以及他對雲裳遠超尋常的愛護,他哪還想不到,帶給雲裳各種奇異變化的高人,其實就是雲澈。

    先前,九曜天尊喊出“半步神主”時,他們驚駭到極點。但之後,強如荒天龍主和神虛尊者都被他輕易碾殺,這等實力,又豈止於半步神主!

    “對。”

    “如你這般人物,爲何會對裳兒如此之好?”雲霆問道。

    他所看到的雲澈不但實力強大,性情更是可怕,那連千荒神教都不放在眼中的狠絕,還有他造就遍地龍血龍屍的殘暴……以他的閱歷,都深感驚怵。而這樣一個人,爲何唯獨對雲裳超出尋常的好。

    他想不到理由。

    雲澈擡起手臂,在雲霆愕然的視線中,一道橙色的光華一閃而過。

    “!!”雲霆如遭雷擊,失聲喊道:“天……天罡神力!”

    “你!”他猛的擡頭,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雲澈:“你……你……你是我天罡雲族的人!”

    “我不是。”雲澈目寒如初,冷冷回道:“我的祖上,早已脫離了天罡雲族。”

    “……”雲霆嘴巴張開,五官顫動,劇烈的激動、驚訝之後,是無盡的複雜,看着雲澈的目光,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許久,他的手臂放下,老目朦朧,聲音輕渺的如在夢中:“原來,你是他的後人。”

    “他……現在還活着嗎?”

    “死了。”雲澈道:“我幻妖雲族,現在只有我一個人還活着。”

    “……”雲霆再次愣住,然後失魂低念:“死了……幻妖雲族……死了……呵……呵呵……”

    他笑了起來,笑的無比悲慼。

    明明對他恨之入骨,但聽到他的死訊,首先涌上的,卻不是快意,而是悲傷。

    “也好,也好……”他念道:“死了,就沒有了痛苦和牽掛;死了,就不用抉擇和掙扎;死了,就恩怨兩清……也真正解脫了。”

    他的自語,帶着深深的淒涼,甚至還有濃濃的死志。

    絕望來臨前的死志。

    “你那麼想死?”雲澈看他一眼,忽然冷笑一想:“我還就偏不讓你死!”

    他身影忽然一晃,瞬身至雲霆的身後,手掌直轟他的後背,生命神蹟之力瞬間釋放,瞬間收回。

    砰!

    雲霆一聲驚吟,向前猛然一個踉蹌,一口黑血狂噴而出。他手捂胸口……忽然,他猛的擡頭轉身,呆呆的盯着雲澈,滿臉的難以置信。

    “焚月神界留在你體內的詛咒之印已經解了。”雲澈雙手負後:“以你自身的底蘊和天罡雲族的資源,用不了太久,你就能恢復到當年的狀態。”

    雲霆體內的詛咒之印是將他的玄力鎮壓在神君境界,無法回到神主之境。這種詛咒之印雖強,但遠遠不及梵魂求死印那般霸道,且是最受光明玄力剋制的黑暗咒印,以層面超過一切的生命神蹟,雲澈隨手也就解了。

    修爲恢復,將盡的壽元也將因此而大幅延長。感知着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態,雲霆激動的無以復加。

    他以爲雲澈此番是爲問罪而來,但卻……

    他向前一步,便要躬身大拜,卻見雲澈直接背過身去,道:“你不必謝我,我救你,只因你還有點用!”

    雲霆身體僵在那裏,雲澈的冷語斷無法澆滅他心中的激動,激動到一時都不知該如何言語。

    “我救雲裳,是因她的玄功和天罡神力引起了我的注意。”雲澈背對他沉聲道:“我留她在身邊,是想通過她,親眼看看你們一族的現狀……只是後來,我從她的身上,看到了我逝去女兒的影子。”

    雲霆:“……”

    “萬年前,焚月王界因某個原因,知曉了你們天罡雲族所守護的‘聖物’爲何物,於是逼你們交出。”雲澈並不是詢問,而是陳述:“因這件事,族中產生了極大的分歧。你主張交出聖物,護全族安平,而第二族長,則寧死也不願讓‘聖物’落入他人之手。”

    “最終,無法協調的巨大分歧之下,第二族長帶着追隨者和‘聖物’,離開了天罡雲族,也離開了北神域,再無音訊,也讓你們一脈,從此承受了巨大的災禍。”

    “……是他留下來的嗎?”雲霆眼前有些恍惚。

    “不,一半是雲裳說的,一半是我猜的。”雲澈道:“我的祖上,沒有留下任何關於天罡雲族的記載和痕跡。幻妖雲族,除了久遠的血脈之系,和天罡雲族早已沒有了任何聯繫。”

    “是嗎……”雲霆慘然一笑:“當年的事,焚月王界非我族所能忤逆,以交出聖物換全族安平,我從不認爲自己錯;而守護聖物,是先祖之訓,是我族的使命,他同樣沒有錯。”

    “但,他帶着聖物瀟灑的逃了,卻將天罡雲族從巔峯推入地獄!他想就此和天罡雲族決斷,卻似乎忘了,那是天罡雲族的聖物,而不是幻妖雲族的聖物,更不是他自己的聖物……咳……咳咳……”

    氣急攻心,雲霆臉色和身體都是一陣痛苦的抽搐。

    雲澈沒有說話,沒有反駁。

    “呼……”好一會兒,雲霆的氣息才緩和了下來,他苦澀一笑,搖頭道:“罷了,一切早已鑄成,他又已不在世上,這些已毫無意義,與你更無任何關係。”

    “不過,有你這樣一個後人,他定是安慰的很吧。”

    “那個聖物,”雲澈忽然道:“是不是輪迴鏡?”

    “……!?”依在牆邊,懨懨欲睡狀的千葉影兒美眸猛的睜開。

    雲霆擡首,雙瞳猝然放大。

    雖然背對雲霆,但身後剎那的靈魂悸動已是給了他答案。

    “當年事情的真正起因和具體經過,我不想知道。誰對誰錯,我也不想探究。以後,我與天罡雲族也毫無關係,無恩亦無怨。”

    “我此番見你,是要告訴你一件事。”雲澈回過身來,看着雲霆:“我會去滅了千荒神教,暫時終結你們的厄難。”

    雲澈之言,對雲霆而言無疑字字石破天驚。

    “但,你記住,”雲澈的聲音變得低緩而冷冽:“我不是爲了你們天罡雲族,更不是在給祖上贖罪,而是爲了雲裳……爲了她的一句話。”

    他邁步,從完全呆住的雲霆身邊走過:“我不殺你們任何一人,是不想她的心靈蒙上任何的灰塵;我救你們全族,是不想她的世界陷入灰暗……至於你,不要懷疑我能不能做到,而是好好想想將來該怎麼彌補她!”

    就連爲雲霆解除封鎖修爲的咒印,都是爲了讓她身邊多一個可以保護她的神主之力。

    雲霆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當他如夢方醒,倉惶回身時,視線和靈覺之中,早已沒有了雲澈和千葉影兒的身影。

    砰!

    一塊數千丈之巨的龍屍被一腳踢開,雲澈走入雷域之中,穿過雷域,離開天罡雲族,下一次再入此地不知會是何時。也或者永遠不會再回來。

    “輪迴鏡在你身上?”千葉影兒冷不丁問道。

    雲澈沒有回答。

    “換個問題,”千葉影兒眉梢微翹:“你當年在龍神界的時候,是不是把龍後給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