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面對梵天神帝的“疑問”和全場緊凝的目光,雲澈的臉上呈現的卻不是衆人預料中的惶恐緊張,反而是一臉茫然,他微微皺着眉頭說道:“回梵天神帝,方纔的雷劫……倒不是什麼秘密,其實晚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哦?你不知道?”梵天神帝雙目微微一眯。

    雲澈點頭:“晚輩先前和洛長生交手,全身重傷,意識渙散,根本不知道爲什麼會忽然突破,還引來雷劫。不敢隱瞞梵天神帝和諸位前輩,雷劫降下時,晚輩已是意識模糊,都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等晚輩清醒過來時,身上傷勢已經痊癒,玄氣和精神也完全恢復,玄力還直接步入了神靈境中期。然後雷劫也跟着消失了。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晚輩到現在還茫然不知,正想向諸位前輩請教。”

    雲澈緊皺眉頭,訝異道:“晚輩從未經歷過雷劫,只在師尊教誨下稍有了解。但方纔雷劫,和師尊所提及的大有不同,晚輩年紀尚輕,閱歷淺薄,所以無法理解其中緣由也是應該。難道……連諸位前輩也不知曉?”

    雲澈輕描淡寫一番話,反將“逼問”推回給了各大神帝。

    他的話換言之就是:連你們堂堂神帝都不知道的事,我又怎麼會知道?

    雲澈的話,讓一衆東神域強者紛紛皺眉,臉上或有疑惑,但更多的卻是沉思之色。

    雲澈年齡不足半個甲子,閱歷的確是極爲淺薄,而他之前和洛長生之戰被碾壓重創,直至瀕死,也是所有人親眼目睹,他若真有什麼連天道劫雷都可抵禦的大秘密,又怎麼抵禦不了洛長生的神王之力。

    九重雷劫在神界歷史上是首次,雲澈自然也不可能經歷過,所以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稍稍一想,卻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而他不但在九重雷劫下安然無恙,還傷勢玄氣痊癒,修爲一步躍至神靈境中期,更是一衆神主神帝都無法理解之事……

    “你……真的完全不知道?”梵天神帝目光直視着雲澈的一雙瞳孔,語氣平淡,臉色似笑非笑。

    神帝的逼視,怕是一衆界王都難以承受,何況只是一個年輕玄者。雲澈的精神明顯被無形壓制,面露怯色,但言語上卻沒有絲毫掙扎猶疑:“是,晚輩愚鈍,至今都不知發生了什麼,還望諸位前輩能夠稍加提點。”

    沐玄音曾經嚴厲叮囑過,他突破神劫境時,雷劫必定異於常人,讓他不可擅自突破,必須有她在側。

    他沒有想到自己竟會在和洛長生交戰之時,在重傷之下忽然突破,更沒想過,自己竟引來史無前例的九重雷劫……

    當年在金烏雷炎谷,金烏魂靈在將邪神雷種給予他時,曾說過身具邪神的雷電之力,就算是天譴劫雷都傷不了他。九重劫雷的確沒能傷了他,反而因天道之力的衝擊,讓他的大道浮屠訣和玄力雙雙突破,但同時也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副作用……

    那就是驚嚇到了所有人。

    事已至此,他在雷劫之中反覆思慮,想到的最好方法,便是死咬着自己也“茫然不知”這一點。

    “……”千葉影兒脣角微勾,輕哼一聲,卻也沒有說話。

    這時,一個激動無比的蒼老聲音響起:“雲澈爲何不被雷劫所傷……其中緣由,老朽或許知曉!”

    這個蒼老的聲音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赫然是天機三老之首莫語!

    天機三老平時都是極爲寡言少語,因爲他們的言語都是“天道之言”,字字萬鈞。若是旁人說出相同的話,各大神帝或許會不屑一顧,但莫語之言,任誰都不會輕視和質疑。

    “當真!?”宙天神帝道。

    “……”雲澈眉頭微緊,心裡猛一“咯噔”。

    天機界是上位星界,卻可與王界同席,其在東神域的地位可見一斑。在雲澈所聽過的關於天機界的一些傳說,更是將之近乎神話……

    難道,他們真的看出了什麼?

    莫語緩緩點頭,而他此時所呈現的激動之色,讓宙天神帝等人心中都極爲震驚。不止莫語,莫知和莫問也皆是如此。

    而這一生窺視天機,連生死都看淡的天機三老,世間之事,根本泛不起他們心中的半點漣漪,此時,卻分明激動的像是見到了真正的神明。

    天機三老都目視雲澈,眸光顫蕩不休,莫語緩緩的道:“因爲此子,極有可能……是天道之子!”

    雲澈:“……?”

    “什麼?!”宙天神帝面色一滯。

    “天……天道之子?”這四個字,這駭人聽聞的稱謂,讓一衆玄者瞠目結舌。

    “既是天道之子,又豈會被天道之力所傷!”莫語繼續道:“方纔的覆世黑雲,九重雷劫,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認知的雷劫,而是天道在向諸世宣告天道之子已然降世!”

    這些話,可謂是字字荒謬。但出自天機三老之口,卻又是字字驚雷。

    “哈哈哈哈!”蒼釋天仰頭大笑:“真是一派胡言。本王活了數萬載,還從未聽過什麼‘天道之子’。如此荒謬可笑之言,也虧你們說的出口。”

    東神域極爲敬重天機界,但不代表南神域也是如此。

    “龍某也從未聽說過‘天道之子’之說。”龍皇淡淡出聲:“但,龍某亦是深知,天機界從無妄言,還望三位賜教,何爲‘天道之子’?又爲何認定雲澈爲‘天道之子’?”

    莫語卻是搖頭:“我們三人,亦並不知‘天道之子’究竟爲何意。”

    “呵,”蒼釋天不屑撇嘴:“難不成,你剛纔是在戲弄我們?”

    宙天神帝一擡手,臉色凝重道:“莫語大師,說下去。”

    莫語短暫閉目,長緩一口氣,徐徐道:“‘天道之子’四字,是來自久遠年代的先祖預言。且……是我宗寰天太祖仙去前所窺破的最後天機。”

    “什麼?寰天太祖!?”宙天神帝身體明顯一震,其他神帝也都是臉色微變。

    “寰天太祖?那是誰?”火破雲小聲問道。

    “是天機宗的開宗太祖,亦是神界第一個可以窺視天道的奇人。”火如烈低聲道:“當年,他與宙天太祖有着極深的交情,他做出的第一個預言,便是宙天必成王界。”

    “啊!”火破雲一聲輕呼。

    提及“寰天太祖”太祖,宙天神帝的臉上分明浮現了深深的敬仰之色,就連聲調也少了幾分平淡的威凌:“寰天太祖最終預言的‘天道之子’究竟是什麼意思?爲何你們會認定這個‘天道之子’就是雲澈?”

    “太祖預言,我東神域終於一天,會誕生一位‘天道之子’,他將沐浴九重雷劫而生,並將最終……”莫語胸口起伏,字字帶着如信仰一般的虔誠:“成……爲……真……神。”

    宙天神帝:“……”

    千葉影兒:“……”

    雲澈:“…………”

    ……………………

    ……………………

    “真神”二字,如在所有人耳邊、心間響起震世驚雷,隨之,整個世界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像是忽然被什麼推入了虛幻的迷濛之中。而神色變化最劇烈的,卻赫然是各大神帝,梵天神帝、宙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如遭天雷定身,軀體、五官、瞳光全部久久僵住,龍皇驟然回身,就連一直歪在那裡懨懨欲睡的釋天神帝也瞬間站起,瞳光瞠直。

    對玄者而言,尤其是對已達人之極致的玄者而言,再沒有什麼,能比“真神”二字更具衝擊。

    從初玄境到君玄境,這是凡道九境,是凡人的玄道。

    從神元境至神主境,這是神玄七境,是人類突破人之界限的神道……但,這終究只是人的神道,它突破了人的界限,竭力向神靠近,卻註定無法真正達到神之領域。

    而真神,那是完完全全超脫了人之層面,擁有無上神力的存在,是在遠古時代已經覆滅的種族與力量。

    屬於真神的時代已經結束。在越來越渾濁的混沌氣息下,人、獸、妖、靈……一切一切的生靈,都註定不可能成爲真神,在這玄道之中,已堪稱常識或真理。

    “真神”二字,如今只是遙遠的神話。

    但,那些站在玄道頂尖的玄者,他們心中一邊相信着人或許註定不可能成神,真神也註定不會再出現,一邊卻又奢望和追尋着虛無縹緲的“真神之道”,甚至爲之不惜一切。

    因爲一旦神話實現,擁有的,將是齊天的壽命,和掌控諸天,俯視一切的力量。

    但,神話終究只是神話,雖然所有的王界都在追尋,但從未有人能真正實現。

    而現在,他們竟然從天機三老口中,從天機界太祖的語言之中,聽到了“真神”。

    而且還是“成爲真神”!

    宙天神帝向前數步,才終於開口:“此話……當真是……寰天太祖預言?”

    世間能有資格追求那飄渺真神之道的,唯有王界。所以,王界之下,誰說出“成爲真神”這類的話,他們只會不屑一顧。

    但,天機界不同,天機三老這等人物,更是絕不會說半個字的虛言妄言……更不要說,那還是來自天機太祖。

    “呵,簡直笑話。”蒼釋天一臉的不屑:“剛纔什麼所謂‘天道之子’,現在居然連‘真神’都跳出來了。這就是你們東神域的所謂‘天機預言’?神之時代早就覆滅,人註定不可能成神,世間也再也不可能有真神降生,這是三歲小兒都知道的事。”

    “本王也曾試求神道,但整整萬載都一無所獲,就憑你們幾個修爲區區神王境的老傢伙,居然也敢張口說出‘成爲真神’這等妄言……呵,本王這輩子還從未聽過如此荒謬的笑話,哈哈哈哈哈!”

    蒼釋天雖在不屑,雖在狂笑,但他瞳眸深處,卻分明蕩動着無與倫比的熾熱。

    他雖然不信,或者說所有人都不相信,但,只要有那麼一丁點的可能,就足以讓他們瘋狂。

    莫語深吸一口氣,徐徐道:“真神之道,我等的確沒有半點資格妄議。天道之子,九重雷劫,真神降世……老朽雖從不敢忘卻和質疑先祖預言,實則,卻也從未相信過它真的會發生。因爲六重雷劫已是消逝的神話,又怎可能會有九重雷劫!”

    “但方纔,不可能的九重雷劫就在眼前!”

    “先祖預言,就在眼前!”

    “諸位若還是不信……”莫語忽然眉目一肅,雙手伸出,前方玄光閃耀,一部巨大的白色書典出現。

    書典數丈之巨,周身浮動着平和的玄光。雖只是一部書典,卻釋放着一股古樸而神聖的氣息。

    “天機神典!”宙天神帝一聲低語。

    莫語緩緩道:“這部天機神典,是我天機界無上的聖物,它刻印着歷史先祖之名以及他們窺破的天機與留下的預言。諸位神帝都曾參閱過天機神典,亦都曾問詢過同一個問題:爲何天機神典的第一頁竟是空白?”

    龍皇、釋天神帝、宙天神帝、梵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全部目光緊凝,心絃更是牢牢繃緊。

    “預言已現,那老朽,也是時候爲諸位神帝解惑。”

    莫語手掌一揮,天機神典在衆目之下打開,翻開了第一頁。

    一片空白,沒有半點紋路,沒有半個字的刻印。

    天機三老目光碰觸,同時頷首,三人右臂伸出,心念凝聚之下,他們的掌心閃耀起天機界獨有的特殊玄光。

    在玄光映照之下,兩行金色的銘文,清晰無比的映現在空白的天機神典上:

    九重天劫現,

    真神重臨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