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耀金色的十個大字,帶着神秘而遙遠的天機之力印入所有人眼瞳和靈魂深處。

    譁——

    短暫的靜寂,隨之忽然爆發出風暴一般的聲潮。

    單單天機三老的親口言語,已是讓人內心震駭。而如今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鑲嵌在天機神典,還是銘刻在第一頁的遠古預言。

    在場的一衆玄道強者又豈會識別不出,這十個金色銘印所釋放的氣息無比之古樸遙遠,至少來自數十萬年以前,絕非近期或臨時刻印。

    也就意味着,天機三老所說絕無虛假!

    天機界玄道低微,但因其窺破天機之力而在東神域有着極高的地位,在這封神臺上,也是唯一有資格與王界同席的星界。其天機之力的強大可見一斑。

    天機界從無虛言,其預言和窺破更是奇準無比,這是東神域人盡皆知之事,否則斷然不會被四王界如此看重。甚至,就連西神域、南神域也經常有一些絕世強者不惜遠跨星界,親身拜訪天機界。

    而天機界的一些重大預言,往往都是一些天機之主臨終所留。因爲臨終之前,靈魂浮離之時,據說將可以窺探到平生無法窺視的領域……

    而這個預言,亦是臨終所留……還是來自天機太祖!

    因而其給所有人帶來的震撼,無疑如驚濤駭浪。

    “天機太祖的預言……雲澈將來可能成爲真神……真神啊!”

    “這……這不可能吧?真神是遠古時代的事,現在的世界,根本不可能出現真正的神。這都是最基本的常識了!”

    “那你用你所知道的常識告訴我,這世上有沒有可能出現九重雷劫!?”

    “……”

    “天機太祖居然早就預言到了會有九重雷劫,那麼……真神重臨……也會是真的嗎……”

    “如果這世上真的出現一個真神,那……那豈不是主宰天地……還要在所有王界之上!?”

    “豈止是王界之上,遠古傳說中的真神可以移星換月,一念萬生,怕是神界所有王界加起來,也不可能威脅到一個真正的神靈。”

    “嘶……這是真的嗎?這種預言……真的會有人信?”

    “天機界是什麼地方?天機太祖是什麼人物,我們的確不知道……但你好好看諸位神帝的臉色……”

    “……”

    封神臺譁然一片,驚亂不休,但衆神帝的目光卻都是死死的定格在天機神典上,任憑周圍驚濤駭浪,目光和心神都沒有一剎那的偏離,似乎想要極力看穿這十字預言所蘊藏的更深天機。

    真神……

    這兩個他們一生都在渴求的字眼,從未像現在這一刻般,在他們靈魂中激盪的如此劇烈。

    就連一直滿口不屑的釋天神帝,也是眼珠外凸,如被定身般許久一動不動。

    反倒是雲澈只是稍稍愕然,隨之卻是微微撇了撇嘴。

    這天機界……簡直扯淡啊!

    我不懼雷劫,是因我擁有邪神玄脈,不懼世間任何形式的雷電,是個毛線的“天機之子”!先前的那九重雷劫帶着強到極點的兇暴與憤怒,恨不能將我毀得一丁點渣都不剩,怎麼可能是如這個三個老頭說的一樣“爲了向世間宣告天道之子的降生”!

    不過話說回來……

    這三個天機老頭說的很棒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圓,只能強行咬死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居然就給圓上了!

    而且看樣子,這些人,包括各大神帝在內,居然都信了!?

    天機太祖啊……

    天機神典第一頁啊……

    完美對上的“九重天劫”啊……

    簡直連我都快信了啊!

    吟雪界還未從九重雷劫帶來的震駭和雲澈奪得封神首位的“夢境”中恢復過來,便再次被這個天機太祖的預言轟入另一個更震撼,更荒謬的夢境。

    “冰雲……”沐渙之艱澀無比的道:“這小子……真的是你……從下界帶回來的?”

    “……”沐冰雲久久不言。

    是啊……這個徹底撼動東神域,驚動神界,連衆神帝都爲之色變的青年人……

    真的就是當初自己爲了報救命之恩,順便將之帶入吟雪界的那個人嗎……

    那時,纔不過三年前。

    三年前,他連神道都未踏入,事事還要自己悄然在側維護。而今天,卻已達到了整個東神域年輕一輩的最頂峰,站在了整個吟雪界歷史都未曾碰觸過的高度。

    還引來了撼動諸天,神話一般的九重雷劫。又對應了必將讓整個神界天翻地覆的“真神”預言。

    這樣一個人……竟是由自己從下界帶回……

    火如烈和炎絕海對視一眼,卻俱是無言。

    “九重天劫,真神預言……”水映月低念一聲:“父王,你曾說過,天機界主要爲‘窺探’,而極少預言。但所有載入天機神典的預言,最終都會一一實現,從無例外。難道這次……也會是真的嗎?”

    水千珩卻是久久瞠目,毫無反應,如果細看,會發現他的嘴脣在不斷的哆嗦。

    地位越高,玄道修爲越強,越是明白“天機界的預言”和“真神”意味着什麼。

    “天機神典爲太祖所立,亦是太祖親自將這十字預言刻印在了神典第一頁。”莫語有些激動的道:“太祖一生七次預言,應驗其六,他的最終預言,在任何人聽來都荒謬之極的‘九重天劫’如今也已應驗,‘真神重臨’一事太過驚世駭俗,或許無人會真正相信,但老朽三人卻是堅信不疑!”

    莫語目視雲澈,音調陡升:“便如老朽先前所言,九重雷劫連諸位神帝都無法抵擋,卻未能傷及雲澈分毫,反而讓他煥然重生,還可駕馭天道劫雷……這些,都對應先祖所留的‘天道之子’之說!既爲天道之子,當爲天道所佑,將來若成真神,亦是天道之意,無人可逆!”

    “因爲無人可逆天道!”

    莫語之語,再次在衆人耳邊響起連串的轟雷。

    莫語說完,手掌一揮,天機神典頓時浮至天機三老身前,然後緩緩合上。

    十個耀金色的大字在瞳孔消失,各大神帝的臉色也都在同一個瞬間發生了各自的變化……但相同的是,他們的神識全部集中到了雲澈的身上。

    莫語伸手,準備將閉合中的天機神典收回……但,就在天機神典完全閉合前的那一瞬間,十字預言的下方,忽然浮現另外兩行金色字印:

    善則諸天永安;

    戾則魔神戮世。

    天機神典消失,而天機三老卻是在一瞬間面色陡變、

    雖然只是剎那閃現,但這十二字卻如有着奇異靈性一般,深深印入他們心魂。

    “這……”

    莫語卻是一擡手,然後緩緩搖頭:“先祖既不願公之於衆,那便決不可說!這十二字,唯我三人知曉!”

    “而且,雲澈此子雖性情剛烈,但目光清澈,身上毫無負面之氣,斷無可能會墮爲‘魔神’。”

    莫問和莫知也都微微點頭。

    身爲天機三老,他們識人極準。雖然,他們無法完全明瞭寰天太祖在十字預言後留下十二字究竟意味着什麼,但至少,他的一身剛硬剛直,和“魔神戮世”毫不沾邊。

    而且,他既爲“天道之子”,自是最不可能違逆天道的人。

    宙天神帝起身,一聲輕嘆:“沒想到,寰天太祖當年竟還留下如此驚世預言,可嘆,可嘆啊。”

    “宙天神帝莫不是真的相信了這所謂預言?”釋天神帝微微咧嘴:“天機界之名,本王在南神域也是多有耳聞,若是其他預言,本王或許會信上一二,純當樂子,但‘真神’,嘖嘖……區區凡人,也配‘預言’真神?”

    對於釋天神帝的嘲諷,天機三老毫無動容。

    宙天神帝道:“‘天機’不可盡信,卻也不可不信。‘真神重臨’的預言的確讓人無法相信,但‘九重天劫’爲真,雲澈神劫境戰勝神靈境,神靈境完勝神王境的天資更是衆目共賭,毫無虛假。”

    “所以呢?”釋天神帝眼睛一眯。

    宙天神帝卻沒有理會他,目視雲澈,神態凝重:“雲澈,天機預言雖不可盡信,但你的天賦、資質,的確是亙古少有,稍有荒廢,都會是我們東神域的莫大損失。”

    “因此,本王欲納你入我宙天界,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全場譁然……

    王界,神界最高層面的存在,權勢、玄道、名望,都是整個混沌的最巔峰,立於王界,哪怕只是地位最底下的守衛侍從,也可俯瞰諸世,藐視衆生。

    入王界,這無論在哪個神域,哪個星界,都是所有玄者最極致的追求,卻也是最不可能實現的奢望。

    而現在,宙天界竟主動要將雲澈納入宙天界!

    還是宙天神帝親口所邀!

    若是他人,必將引來滿場驚然……但,下意識的譁然之後,衆人心中卻並未泛起太過強烈的驚訝,反而逐漸開始覺得理所當然。

    封神第一,神靈完勝神王,身負三神力三元素,引來九重雷劫,再加上真神預言……任何一點都是驚世駭俗,會引來宙天界的青睞,簡直再正常不過。

    吟雪界先是驚愕,隨之全部面露狂喜之色。

    雲澈是吟雪界界王親傳弟子,又剛剛爲吟雪界贏得無上榮光,若是被其他星界“挖牆腳”,那絕對是很大的恥辱。但被宙天神界“挖牆腳”,那無論對雲澈還是吟雪界,都只會是莫大的榮光。

    “雲澈,快……快答應!”沐渙之道。

    其他吟雪長老、宮主都是面帶喜色,深感沐渙之的激動言語純屬多餘。宙天界……還是宙天神帝親自拋出的橄欖枝,雲澈又豈會拒絕?也根本沒有人會拒絕。

    從吟雪界一箇中位星界一步跨到王界,這絕對是神界歷史上最驚人的飛躍……但以雲澈的天賦和表現,這是他應得的!

    沐冰雲:“……”

    “如今的雲澈,已的確不是吟雪界所能配得上了。”炎絕海低聲嘆息。

    “九重雷劫,真神預言啊……”火如烈長長一嘆,內心無論如何都無法平靜。

    雲澈眉頭一動,還未迴應,卻見梵天神帝忽然起身笑道:“呵呵,宙天神帝之言,本王深爲贊同,以雲澈這引來九重雷劫的曠世天賦,的確容不得半點荒廢。”

    “不過,恕本王直言,單就玄道而言,東神域的第一領域卻並非是宙天神界,而是我梵帝神界!也就是說,若不想荒廢雲澈的天賦,東神域再無比我梵帝神界更適合的地方。”

    此言一出,衆人盡皆屏息。

    梵天神帝之言……分明是要和宙天神帝搶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