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剛形成的護宮結界,在裂痕之下轉眼化作一個龐大的黑暗蛛網,又在下一瞬……轟然崩碎。

    九曜天劇烈震盪,崩潰的黑暗之力下,本是護宮的力量頓時化作暴走的毀滅之力,將下方大量的九曜天宮弟子無情吞沒殘噬,死傷無數,慘叫連天。

    瞬間崩潰的不僅僅是護宮結界,還有九曜天宮所有人的意志和信念。

    結界被雲澈一指崩裂的剎那,藏宇尊者的眼球險些暴凸到炸裂,隨之又化作一片恍惚的灰白……他多麼的希望,這一切只是噩夢。

    待他目光終於恢復些許焦距時,視線中首先映出的,是雲澈的身影。

    他就站在自己身前不到三步之距,毫無感情的眼睛俯視着他,周圍,是和他一樣面色灰白,瞳孔瑟縮,遍體灼傷的九曜宮主……只是他們此刻已看不到半點宮主的風姿,活像是一羣被撕碎了信念和靈魂,再無一絲掙扎意志的廢犬。

    “你很幸運,我現在非常不想浪費時間殺一羣無用的雜魚。”雲澈冷冷的道:“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

    藏宇宮主的嘴巴足足開合了三次,才終於發出虛軟的聲音:“我……我……帶……你們……去。”

    說完這句話,涌入心間最多的竟不是屈辱,而是解脫。

    帶着雲澈和千葉影兒,穿過層層結界,藏宇宮主腳步顫巍的來到了全宗最大的禁地之前,打開了寶物庫的結界……也將全宗的積累和最大的隱祕,完全展露在兩人外人面前。

    “很好。”雲澈掃了一眼:“你可以滾了。”

    藏宇宮主全身劇烈一晃,咬齒道:“寶物庫中機關重重,若無我……”

    “滾!”

    藏宇宮主全身一慄,再不敢多說一個字,瑟縮着離開。

    身爲九曜天宮的宮主之一,一個俯瞰萬靈的九級神君,他這輩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會卑微、恐懼到這般地步。

    還未進入寶物庫,裏面逸出的氣息已是千葉影兒金眸微微亮燦了幾分:“看來,這次的收穫應該不錯。以你那莫名其妙的吸納能力,足夠你短時間內成就神君。”

    “話說回來,”千葉影兒目光斜過:“剛纔那個護宮結界,就氣息來看,大概要五級神主之力才能破開,在你的黑暗玄力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擊潰九曜天宮信念的不是雲澈的力量,而是他破開護宮結界的一指。

    “纔是初成的‘黑暗永劫’之力,竟已霸道到如此程度,若是將來大成……怕不是所有的黑暗存在,都要臣服在你腳下?”

    “包括你。”雲澈冷冷道,然後一步踏入保護庫。

    “那可不一定!”千葉影兒一聲低吟,緊隨其後。

    一刻鐘過去……兩刻鐘過去……時間漫長的可怕。

    半個時辰過去,藏宇宮主終於再無法忍耐,他鼓起所有膽量,直奔寶物庫……然後,他站在寶物庫之中,面對着空蕩蕩的空間呆滯了許久許久。

    不知多久之後,他才終於回過神來。他拿起傳音玉,發出了或許是這輩子最虛軟無力的傳音:“不要傳音千荒神教……以後全宗上下,任何人不得提雲澈這個名字和關於他的任何事。”

    “不,不是怕他知曉後又回來報復。我總有一種感覺……這個人太可怕了,千荒神教,都有可能會栽在他的手上。”

    ————

    九曜天之下,羣山之中,一艘只有掌大的玄舟安靜嵌於兩塊毫不起眼的山石之間,周圍蒙着一層若有若無的寒冰結界,將其氣息完全掩下。

    偶爾有玄獸經過,也並不會注意到其存在。

    太古玄舟的世界,雲澈靜坐於枯蕪的大地上,周圍飄浮着大量的魔晶魔玉,一縷縷純淨無垢的氣息從它們身上釋放,如道道看不見的溪流,涌入向雲澈的身體。

    太古玄舟氣息低等渾濁,極不適合修煉。但由於是獨立世界,完全不用擔心氣息被人察覺……尤其是完成大突破時。

    逆世天書,虛無法則,萬物皆虛,萬靈歸玄。

    雲澈所閱的,是不完整的逆世天書。虛無法則究竟爲何物,他無法用言語去詮釋半分,只是真切又模糊的觸碰到了邊緣。

    距離“萬靈歸玄”更是極其遙遠,卻能無比微妙而奇異的將玄晶玄玉中的靈氣直接轉化爲自己的玄力。

    這在虛無法則中,無疑是最最基礎,甚至可能連“基礎”都算不上的能力,但在世人眼中,在千葉影兒這等曾立於玄道巔峯的人眼中,都是不折不扣的逆世之力。

    二十個時辰,短短不到兩天的時間,那個無數玄者窮盡一生都無法突破的瓶頸,在雲澈的身上格外平順的衝開。

    那一瞬間,雲澈周圍的所有玄晶無聲而碎,百里空間的所有空氣都被排空,雲澈身上玄氣釋放,又在轉瞬之後快速回流……

    待一切平靜下來,他的玄脈世界,已化做一個更加浩瀚的星空。

    包容着神君之力的玄力世界!

    雲澈睜開眼睛,一道黑芒驟閃而過。他擡起手來,感受着指間涌動的氣息和又一次變得不同的世界,內心卻唯有一片死寂,毫無波瀾。

    從他踏入北神域到現在,纔過去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卻是從神王境一級,突破至了神君境一級,跨越了整整一個大境界。

    這個過程,千葉影兒完整見證。

    雲澈很平靜,她也很平靜……雖然,這對任何玄者,在任何位面而言,都該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看來,三方神域距離末日又近了一步。”千葉影兒走過來,看着此刻的雲澈,語氣很不善的道:“你也可以放心讓我恢復到神主境了,對麼!”

    雲澈沒有迴應,他雙手擡起,火光閃耀,掌心分別燃起金烏炎與鳳凰炎,雙手交錯間,快速融合成威力巨大的緋紅神炎。

    如今,他融合緋紅神炎的速度,比之當年快了數倍。衍生於神君之力,其焚滅能力更是恐怖了不知多少倍。

    雙手捧着緋紅神炎,雲澈目光冷凝,掌心緩緩溢起黑暗之芒。

    這不是尋常的黑暗玄力,而是融合着黑暗永劫的黑暗之芒!

    黑暗之芒與緋紅神炎碰觸,頓時相互湮滅,但,在某一個剎那,千葉影兒感覺到空間、視線忽然猛的扭曲了一下。

    排斥與湮滅停止了,黑暗之力緩緩的“流”入火焰之中,將緋紅色的火焰一點點染成一簇無比詭異的灰白。

    “!!?”千葉影兒猛的驚住。

    火焰開始劇烈搖曳,不知是掙扎,還是興奮。火光將雲澈的雙手、臉龐映成灰色,短暫的停滯,灰色的火焰,又開始一點點的轉爲黑色……

    也是在這一剎那,太古玄舟的世界光線忽然暗淡下來。

    隨着火焰逐漸趨於越來越純粹的漆黑,世界的光線,也變得越來越陰暗。

    火焰伴隨着光芒,這不僅僅是玄道,在任何世界,都是最最基本的認知與常識。

    但,千葉影兒以她劇烈瑟縮的金瞳,目睹着一種分明在吞噬光明的火焰!

    不,它吞噬不僅僅是光明……周圍的空間,亦在快速而劇烈的收縮,不知不覺間,已在黑色火焰的周圍,形成了一圈似漩渦般的……空間黑洞!

    黑炎依舊在變化,即將褪去最後的灰白……這時,雲澈的身體猛地一晃,手中黑炎瞬間崩滅,他一道血箭直噴十幾丈之外,一下子半癱在地,劇烈喘息。

    千葉影兒未動,眸中是久久沒有退散的驚然。

    “嗄……嗄……”雲澈大口的喘着氣,足足十幾息才總算平靜下來。

    手指緩緩抹去脣邊的血跡,他的嘴角裂開的,卻是一抹森然的笑意。

    “那是……什麼?”縱早已見慣了雲澈身上各種匪夷所思之處,千葉影兒依舊被深深驚到。

    “又發現了一種火焰而已。”雲澈低沉的聲音裏,帶着少有的興奮。

    剛纔那黑色的火焰,並非單純黑暗之力與緋紅火焰的融合……亦是邪神神力和黑暗永劫的奇異融合!

    邪神神力能促成鳳凰炎和金烏炎融成緋紅神炎,可逆轉法則,將火焰之力與寒冰之力融成不該存在的“冰炎”,這些,都依賴於獨屬邪神,混沌世界最極致,甚至可以逆反法則的元素之力。

    而作爲和邪神神力同等位面的黑暗永劫,本不該被邪神神力所幹涉纔對。

    但,剛纔的融合,還有那短暫乍現,幽暗神祕到讓他毛骨悚然的力量,卻分明是邪神神力和黑暗永劫的融合!

    只是,他不知道爲何這兩種創世神力,竟能在自己的身上,以這種方式達成融合……而且似乎並不是那麼的艱難。

    就如劫天魔帝都無法理解,爲什麼光明玄力和黑暗玄力可以在他身上實現共存。

    這種融合,他無法確定多久可以做到駕輕就熟……但有一點無比肯定,它的威力,定還要超過緋紅神炎!

    平緩氣息,站起身來,雲澈盯向千葉影兒,目光泛動起毫不掩飾的淫邪之芒:“六個時辰之內,我會讓你恢復至神主境,不過在這之前……”

    他身影一晃,手掌猛的抓出。

    但卻一把抓空,只掠過一抹快速消失的虛影。

    看着遠遠避開的千葉影兒,雲澈眼眸半眯:“怎麼?我可不會白白給你恢復!”

    千葉影兒輕哼一聲,絕美的玉顏冰冷一片:“想淫辱我可以……淡不許再撕毀……你!”

    砰!

    話音未落,她已被雲澈猛的壓倒在地,一聲分外響亮的“嘶啦”聲,她的淺藍外裳連同裏衣已被無比粗暴的撕開,上身漾起一片讓人失魂的瑩白。

    “你現在沒資格反抗!”雲澈的音調不容置疑,目光一片貪婪。

    雲澈成就神君,實力空前暴漲。邪神境關一旦開啓,恢復神主之力前的千葉影兒在他面前的確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