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宙天神帝卻是微微一笑:「梵天神帝之言,本王並不否認。但梵天神帝似乎並未完全了解本王的意思。」

    他看著雲澈,面帶微笑,目光溫和:「本王絕不單單隻是要將雲澈納入我宙天界,而是……收為本王的親傳弟子!」

    宙天神帝輕描淡寫的一言,卻又是一聲炸雷響徹眾人耳際。

    就連一眾守護者、祛穢尊者等都是驀然抬首,滿面震驚。

    成為宙天神界的人,和成為宙天界王的親傳弟子,這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大至天壤之別。

    因為後者……是神帝親傳!

    入宙天神界,以雲澈如今修為,只會淪為底層。但,神帝親傳……在地位之上,卻是幾乎堪比守護者!

    而在宙天界,守護者是僅次於宙天神帝的存在。

    「啊……啊……啊……」吟雪界一眾弟子、宮主都是嘴巴大張,驚得下巴都半天無法合上。

    「親……親傳……弟子?」沐渙之右手死死拽緊鬍子,即使已痛的滿臉抽搐,卻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入王界,所有玄者的夢中奢求,而成為神帝親傳弟子,這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我的天啊……」火如烈眼睛瞪大,宙天神帝的親傳弟子,地位絕不下於任何一個上位界王,至於他們這些中位界王……簡直都可以不屑一顧。

    「哈哈哈哈!」滿場驚然,梵天神帝卻是平和而笑:「那可真是巧,本王也正缺一個親傳弟子。」

    梵天神帝此言一出,剛才勉強沒掉的下巴也「咣當」一聲砸在地上。

    雲澈:「……」

    宙天神帝目光轉過,同樣淡淡一笑:「玄道之上,本王與你梵天神帝相比,的確稍有不及。但,你梵天神帝如今成就,皆因你一生修玄成痴,心無旁騖,也從不捨得分散心力在後輩之身。若本王沒有記錯,你還從未有過親傳弟子。」

    「所以,誨人之上,你梵天神帝怕是遠不及本王。」

    「哈哈哈哈,」梵天神帝大笑一聲:「宙天神帝此言差矣,本王之所以從不收親傳弟子,非是不想,而是無人配得上!而若是雲澈這等天資絕頂之人,本王不但甘願親身相授,還會不遺餘力。」

    「另外,本王雖從無親傳弟子,但絕非如宙天神帝所言從不誨人。」他目光轉向千葉影兒,面浮傲然:「影兒當年便是本王親自所教,她如今之成就,怕是要稍在宙天神帝眾兒孫之上。」

    千葉影兒:「……」

    封神台一片安靜,除了兩個神帝之音,再無一絲雜聲。

    「……」宙天神帝短暫沉默,他很清楚的知道,千葉影兒的修為,又豈是「稍在」他的兒孫之上。

    梵天神帝向前一步,繼續道:「卻也正因本王一生修玄成痴,因而在玄道理解上,本王自問要勝過東神域任何一人。」

    「我梵帝神界為東神域第一王界,歷史、底蘊、積累之上,皆要稍勝你宙天神界,各等寶丹神玉,怕是也無人能及。」

    梵天神帝淡淡一笑:「不敢說一日萬里,但,本王可以斷言,雲澈若為本王弟子,不出百年,必為神君!」

    不出百年,必為神君……這八個字出自梵天神帝之口,驚得所有玄者心魂劇震。

    「呵呵,百年?」宙天神帝微笑:「梵天神帝,你可知你的『百年』,在我宙天界是為多久?」

    他伸出一根手指:「區區一月而已。」

    「宙天珠的確是宙天界的天賜至寶,可在『最短』時間內讓一個人成長到巔峰。但,雲澈既是天選之子,本就有入宙天珠的資格。」梵天神帝毫不相讓:「宙天三千年後,宙天珠的力量怕是也已枯竭,難不成,那時的宙天珠還會有餘力讓雲澈再入一次么?」

    「不不,」宙天神帝搖頭:「梵天神帝似乎忘了,先定的一千天選之子,因出了一個魔人『唯恨』而只餘下九百九十八人,厲劍鳴雖不幸亡命封神台,但其身份猶在。而唯恨,卻留下了一個空缺,而這個空缺……」

    宙天神帝微微一笑:「若雲澈為本王親傳弟子,本王便會同入宙天珠,在宙天神境教輔雲澈……而你梵天神帝,怕是做不到這一點吧。」

    「……」梵天神帝眉頭一擰。

    封神台上,無數張嘴巴大大張開,瞠目結舌的看著兩大神帝之爭。梵天神帝、宙天神帝,東神域玄道、權勢、聲望最極致的兩人,此時竟為了爭奪一個親傳弟子氣勢相對,言語爭鋒,甚至不惜自薦優勢,自爆家底……堂堂宙天神帝,連宙天珠都給拉了出來。

    東神域歷史上,從未出現過如此「離奇」的畫面,也從未有人能得到這樣的殊榮。

    星神帝和月神帝都端坐原地,無一出言。他們又豈會不想將雲澈帶走,但……東神域四大王界,梵帝神界玄道最強,宙天神界聲望最高,而星神界和月神界終歸要弱於他們,梵天神帝和宙天神帝已直接開始不顧臉皮的爭搶,哪還有他們星神界和月神界的事。

    「兩位且安。」

    龍皇出言,字字鎮魂,他目視雲澈道:「兩位神帝為了一個年輕人如此相爭,也是奇觀。不過此事結果如此,當由雲澈自己來決定。」

    「呵呵,這是自然。」宙天神帝微笑道:「雲澈,我宙天界為東神域最光明正道之地,若為本王親傳弟子,你將來定有資格繼承宙天之志,為東域萬生所仰!」

    「呵,」梵天神帝淡笑一聲,朗聲道:「雲澈,你的心志與抱負我毫不關心,但,若你想追求玄道極致,便來我梵帝神界。因為本王,便是這東神域的玄道極致!」

    東神域最強大的兩神帝,當眾爭搶一個來自中位星界的年輕玄者為親傳弟子……在場之人個個眼珠外凸,大張的嘴巴無論如何都無法合上。

    兩神帝說完,皆是目光灼灼的鎖死在雲澈的身上,唯恐雲澈看不到他們的誠意和熾熱。神帝的威凌?神帝的矜持?神帝的顏面……在這一刻統統是狗屁。

    這一幕,雲澈也是始料未及。

    換做他人,早該是受寵若驚,狂喜難抑,但詫然之後,眾人從雲澈臉上看到的,居然只是一片完全不該有的平靜。

    雲澈抬手而拜,恭敬道:「兩位神帝的錯愛,晚輩惶恐萬分。只是……晚輩已有師門和師尊。當年初入神界,是師門所收留,師尊對晚輩更是恩重如山,永生難報。若晚輩為了前程而背離,不但對不起師門和師尊,相信天下人,包括兩位神帝在內,也會對晚輩低視三分。」

    宙天神帝微笑道:「雲澈,你能有此想,說明你非見利忘恩之人,這很好。不過,你完全不必擔心,你若成為本王的親傳弟子,你的師門和師尊非但不會因此而蒙羞,只會榮光萬千,更不會有人對你有任何的非議,只會敬佩與艷羨。」

    宙天神帝的話絕無半個字虛言。若是雲澈叛離冰凰神宗入了其他宗門,以雲澈宗主親傳弟子的身份,無疑會引來冰凰神宗的暴怒。但宙天神界和梵帝神界那是什麼地方?神帝的親傳弟子是來自冰凰神宗,這對冰凰神宗而言是何等的榮耀!整個吟雪界在東神域的地位也將因此而飆升。

    吟雪界上下俱是激動的臉色通紅,等待著雲澈答應……哦不,是選擇的那一刻。在任何人看來,雲澈沒有任何理由,也不可能拒絕。

    但,雲澈卻依然低著頭,平靜無比的道:「晚輩來自於下界,出身卑微,能入吟雪界已是人生大幸,自愧無資格入王界這等神聖之地。且……晚輩對師門和師尊都有著很深的眷戀,從未想過要離開,所以……只能辜負兩位神帝的恩賜。」

    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同時眉頭一低,封神台也俱是目瞪口呆。

    雲澈先前的話,在任何人看來都只是給自己打個鋪墊,而且也合情合理。但他現在所說的話……卻分明是拒絕!?

    拒絕入王界,拒絕成為神帝的親傳弟子!?

    「他……他在說什麼?他是不是瘋了?」

    「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的親傳弟子啊!單這一個身份就可以在所有上位星界都橫著走,別人千世萬世都求不來……他他他……他這是在拒絕?」

    「王界和吟雪界……雲泥之別啊!他居然選擇留在吟雪界?腦子長坑了嗎!」

    「說不定,還會引得兩位神帝震怒……他到底在想什麼?」

    「雲澈!」沐渙之急得差點跳起來:「你在瞎說什麼!你要是能成為神帝的親傳弟子,宗主她一定比誰都高興,你你你……」

    留在吟雪界,哪怕他封神第一,也終究只是一個中位星界的弟子。如成為神帝親傳弟子,背後可是神帝和偌大王界!兩者何啻天壤之別。

    豈不說身份、高度、未來的差距……單就一點:這場封神之戰,雲澈可是徹徹底底的和聖宇界結怨。背後是吟雪界的雲澈,聖宇界若要報復,吟雪界傾全界之力也不可能為他擋下。而背後是王界的雲澈……再給聖宇界十個膽子,也絕不敢動雲澈一根頭髮。

    「這小子不是一直精明的很么,怎麼腦子忽然就被驢給踢了。」水千珩晃了晃頭。雲澈此番引來九重天劫,又契合了「真神」的預言,勢必驚動整個神界,無數雙眼睛會盯在他的身上,所以對現在的他而言,最需要的東西,就是一個強大的保護.傘。

    而他居然不要!?

    而且就算真的腦抽不願……當眾拒絕兩大神帝,這已不是腦抽的問題了!

    但,更讓人不可理解的畫面出現……

    宙天神帝在錯愕之後,卻是溫和一笑,道:「與師門感情深厚,這當然不是壞事。此事關係到你的人生,的確該慎重思慮,所以也無需就在今日回答,待你慎重思慮后,再做決斷吧。」

    「……」堂堂神帝被一個年輕玄者當眾拒絕,絲毫不惱不怒,連冷臉都沒有,還溫言相勸!?

    梵天神帝同樣毫無慍色,而是淡淡一笑,剛要說話,耳邊,忽然傳來一縷女子傳音。

    他臉色一變,驀得側首看向千葉影兒:「你……是認真的?」

    千葉影兒唇角微勾,嬌美的唇瓣似是塗抹了鳳仙花汁般流光瀲灧:「九重天劫,真神預言……難道,他不值得我認真嗎?」

    「……」梵天神帝轉身,笑呵呵的道:「雲澈,是否入我梵帝神界一事,自然要遵從你的意願,你若願意,本王歡喜之極,你願不願,本王也定不會逼迫。不過……本王有另一件事想要一問。」

    「你……可有妻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