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屈辱的寒光從千葉影兒金瞳的最深處閃過,但也只有一瞬。

    她習慣了。

    是的,她居然都開始習慣了。

    “雲……澈!”千葉影兒玉齒微咬:“就算是工具,你也最好別太放肆,否則……”

    “否則怎樣?”雲澈非但沒有半點和緩,反而腿部一勾,將千葉影兒擺成一個無比羞恥,更極盡羞辱的姿勢。

    “……雲澈,我告訴你,你最大的錯誤,就是沒有在那天給我種下奴印!”千葉影兒無法掙扎,聲音裏直溢殺意:“待我親手殺了千葉梵天那個老賊,我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

    “不,我可一點都不後悔。”雲澈身體俯下,邪肆的道:“我就喜歡看你明明恨極,明明屈辱,明明想殺了我,卻又不得不屈從,任我玩弄的樣子!在我這裏,再沒有比這更適合你的命運!”

    “還有……”雲澈的手指在她如天雪神玉般完美的軀體上肆意遊走:“你殺不了我……永遠都不可能!”

    遠方,紅兒一手抱着一把黑色的大劍,一手拿着一把紫色的寬劍,左右開弓,吃的“咔咔”作響,兩把劍上滿是歪歪扭扭縱橫交錯的齒印。

    “又開始吵架了……啊嚒啊嚒!”紅兒腮幫高鼓,一邊大吃着,一邊含含糊糊的嘟囔道。這樣的場景,她早就見怪不怪。

    “紅兒,幽兒,我們該回去了。”禾菱悄悄移身,試圖擋住她們的視線。

    “唉?可是,我還沒有吃完。”紅兒有意識的加快了啃咬的速度:“而且,我想帶幽兒去看當年主人找到紅兒的地方。”

    “嗯,想看。”幽兒輕輕點頭,這三個字,已是說的頗爲順暢,彩眸閃動着期盼的異芒。

    “那我們現在過去好不好?”

    “嗯!”

    兩個女孩手牽手,飛向了南方,禾菱也終於暗暗舒了口氣。

    她悄悄回首,看着雲澈和千葉影兒……無法預料,在不遠的將來和遙遠的將來,他們究竟會變成怎樣的關係。

    ———

    千荒神教,位於千荒界之南,是千荒界凌駕於一切之上的界王宗門。縱只爲霸萬年,但背依焚月王界,其發展極其迅猛,在千荒界的地位早已無可撼動。

    “雖然才區區萬年,但好歹是個上位星界的界王大宗,還有王界爲靠山,你怎麼滅?”

    千葉影兒一身白裳,上鏽蝴蝶暗紋,裙襬的鑲珠搖曳間折射着華麗的光華。

    她很不喜歡這種過於單純無垢的顏色,但,她喜歡的衣裳,基本全被雲澈毀得粉碎。

    “下次逞能之前,先過過腦子!”千葉影兒沒好氣的道。

    “我看過雲裳的部分記憶。”雲澈道:“千荒神教當年是強行取代天罡雲族,雖爲上位星界的界王宗門,但底蘊和整體實力遠弱於平均,直到現在,都弱於巔峯時期的天罡雲族。”

    “千荒教主本是焚月王界的一個末位神使,雖然是個神主,但已經停駐在神主境一級一萬多年,大概是他的極限了。”雲澈的目光凝了凝:“對現在的我們而言,沒什麼可懼的。”

    “一個千荒教主,當然可以不懼。但……那可是一個界王大宗!”千葉影兒睇他一眼:“何況除了這些,你對千荒神教一無所知。”

    “區區一個千荒神教,還沒資格讓我浪費太多時間去探究。”雲澈目光冰冷而桀驁:“我熟知自己便夠了。”

    “呵。”千葉影兒冷嗤一聲。

    “而且,我從未說過要直接硬撼千荒神教。”雲澈的腳步在這時停下,眯眼看向了前方。

    視線中,兩個人影快速掠過。

    雖相隔極遠,但他們的聲音無比清晰的傳到了雲澈和千葉影兒的耳中。

    “七哥,我還是不明白,千荒太子百甲子壽辰這等大事,我們家族只得兩名額。七哥天賦絕頂,而這裏逢機理所應當。可父親爲何要我同你前來?父王親至,似乎才最合理。”

    兩人一男一女,看上去都頗爲年輕,聽他們的交談,似乎是一對兄妹。

    “已經到了這裏,告訴你也無妨。”男子淡笑道:“千荒太子此人玄道天賦絕頂,但好色成性,身邊姬妾無數。而這些年間,他在自己的壽宴之中,經常會從賓客中擇選姬妾。那些大貴大宗,也經常會以美人爲禮……如此,你可懂了?”

    “……”女子的身影在空中猛的停滯,面露惶然:“父親是要……是要將我……”

    “你怕什麼。”男子道:“那可是千荒太子!未來很可能是千荒大界王!若真能被他看上,哪怕只是一個侍妾,也能一步登天,明白嗎!”

    “而且,”看着女子的姿色,他微微皺了皺眉,道:“千荒太子可是閱女無數,雖然你在東域頗有豔名,但能不能稍人他眼都是未知。過會兒入了壽宴,你可要好好想想如何引他注意。”

    女子臉色一陣變動。

    “錯兒,”男子語重心長道:“千萬別以爲這是委屈了自己。好好想想千荒太子是何許存在。說不定,今日會是決定你未來,乃至我們家族未來……最重要的一天。”

    女子點頭:“我……我知道了。”

    話音剛落,耳邊忽然一聲輕響,兩人眼前同時一黑,再無知覺。

    雲澈的身影浮現,手掌伸出,玄罡釋放,直入男子的靈魂……又在轉瞬後飛出,侵入女子的心魂之中。

    砰!

    男子手上的空間戒指直接被雲澈捏碎,扭曲和崩碎的空間中,雲澈用手指捏出了一張黑光繚繞的請柬。

    “我叫白柒,你叫白錯兒。”

    轉過身時,雲澈的臉龐已變得和昏迷男子一模一樣,就連說話的聲音,也幾乎聽不出任何差別。

    千葉影兒輕哼一聲,算是回答。

    雲澈手掌一抓,男子的外衣已被直接扒下,換在了他的身上,然後目光瞥了一眼昏迷的女子,還未開口,話便收了回去……以千葉的性子,斷然不會接受其他女人剛剛穿過的衣裳。

    “玄氣控制到神靈境。”雲澈頓了一頓,忽然道:“把面罩摘了。”

    千葉影兒的美眸斜過,粉光瀲灩的脣角露出一抹危險的戲謔:“你…確…定?”

    “摘了!”雲澈重複。

    千葉影兒的手在臉上輕輕一抹,帶下了遮蔽容顏的黑色假面。

    真顏完全現出的那一刻,整個世界所有的明光猛然暗淡。

    她不需要任何的神情,不需要任何的姿儀和修飾,容顏展露的那一刻,便是在告訴當世何爲真正的傲世天華。

    “走。”

    雲澈飛身而起,千葉影兒則稍慢一分,手指輕描淡寫的向後一指,這對倒黴的兄妹便直接被黑氣殘噬成虛無,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千荒神山,千荒神教總教所在,綿延三千里。雖然其規模還遠不如冰凰神宗所在的冰凰界,但身爲千荒界王大宗,無人敢質疑其威凌。

    這段時間,千荒神教內部發生了一件大事……總護法神虛道人爲取天罡雲族的聖雲古丹和雲天鼎作爲太子百甲子壽辰之禮,以九曜天宮和荒天龍族爲槍,逼迫天罡雲族交出,卻慘死於一個來歷不明,名爲“雲澈”的人之手。

    這件事傳來,全宗震盪,千荒教主更是勃然大怒。他們身爲界王宗門,又有焚月神界爲依,還從無人敢逆他千荒神教之鱗……何況,神虛尊者還是總護法!

    眼下,太子百甲子壽辰在即,千荒界萬宗來賀,千荒神教並未就此發作。壽辰之後,便是天罡雲族大限之日,到時,他們無疑會追罪到底。

    千荒神教正門前,浩大的空間,卻是一片靜寂。

    太子百甲子壽辰便是今日,到來者,無不是一方大佬。但他們到來之時,皆是氣息收斂,降下身來,腳步和呼吸都儘量放輕,唯恐有丁點觸犯失禮之舉。

    但在這時,卻出現了一個意外。

    砰!

    雲澈從天而降,落地時力道頗重,地面都隱隱抖了一抖。

    迎客弟子眉頭一沉,面現怒色,向前一步道:“何方來人,今日太子壽辰,速出示請柬,否則滾出。”

    “東域白氏一族。”雲澈拿出請柬。

    迎客弟子皺眉拿過,剛要說話,千葉影兒的身影在這時緩緩降下,落在了雲澈的身後。

    迎客弟子張開的口定在了那裏,整個人都完全僵在了那裏。

    眼前的一切彷彿忽然全部消失了,視線中,世界中,靈魂中,都只餘一張宛如夢境……不,是比夢境還要虛幻的玉顏。

    超越了認知,超越了幻想。

    “啊……啊……”一息……兩息……三息……他依舊呆在那裏,直勾勾的看着千葉影兒,整個人像是被抽離了所有魂魄,唯有喉嚨裏不斷溢出着無意識的顫吟。

    手指一夾,將請柬直接從那個迎客弟子手中拿過,雲澈道:“走吧。”

    雲澈和千葉影兒穿過正門,踏入到了千荒神教的核心之地。而正門前的迎客弟子……又過了許久,他們才總算回神,只是每一個人都目光飄忽,失魂落魄,像是做了一場讓他們甘願永世沉淪的綺夢。

    ————

    【節奏臨時變動(把爲突出雲澈怨恨龍族的搗荒天龍族老窩情節全砍了),導致章節大刪大改,今天的兩章都延遲了很久更新,以後會盡量避免(手動捂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