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一愣,心中陡生警覺,短暫遲疑后道:「晚輩自入神界后后,一心修鍊玄道,所以……無心婚配一事。」

    雲澈這句話說的很取巧……他入神界之後,滿腦子都是怎麼找到茉莉,哪有什麼「婚配之類」的心思想法。

    但來神界之前嘛……

    「嗯。」梵天神帝微笑頷首:「如此甚好。本王兒孫無數,但女兒卻只有一個,也是本王所有兒女中最寶貝的一個。」

    「影兒一切都好,在神界還有著『神女』之稱。論修為,同齡同輩之中,無人可敵。論相貌,神界之中,唯有『龍后』堪與之相較,論出身……本王的女兒,自然不會遜於這神界任何一人!」

    「卻也因此,影兒的婚事,成為了本王最大的心事,因為在本王眼中,浩大東神域,卻是根本找不到配得上影兒的男兒!亦沒有那個男兒能入影兒之目。」

    提到自己唯一的女兒千葉影兒,梵天神帝一改姿態,滿臉驕傲中甚至頗具狂傲,似乎在告訴世人,相比他東域玄道第一人的身份,千葉影兒才是他畢生最大的驕傲。

    尤其最後幾句話,根本就是在說其他東神域的所謂俊傑,甚至包括其他王界子孫,和他的女兒相比……皆如土雞瓦狗!

    眾人靜靜的聽著,隨之不自禁的心潮動蕩……梵天神帝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難道他是要……

    不對……不可能吧!?

    「梵天神帝,你這番話……何意?」宙天神帝目視梵天神帝,又看了一眼無比安靜的千葉影兒,臉上劇烈動容。

    梵天神帝向前一步,笑呵呵的道:「如今,能配得上本王女兒的男兒總算是出現了。雲澈,本王想將影兒許配給你,你意如何?」

    雲澈:(⊙o⊙)……

    雲澈:「……」

    雲澈:(ヾ)

    噗通……

    封神台無數玄者一屁股栽到了坐席底下。

    梵帝神界隨同而至的人不多,但驟聽此言,全部驚立而起,宙天神界、星神界、月神界眾人也都是面色驟變,反應之劇,完全不下於先前降下的九重雷劫。

    星神帝和月神帝的坐席同時碎裂,兩人站起,滿面驚色,宙天神帝亦是雙眉沉下,目光驚然。

    千葉影兒何許人物?

    梵天神帝之女,神界的「神女」,在神界的名望,在梵帝神界的權勢,都絲毫不下於梵天神帝。

    甚至,梵天神帝還曾親口說過,將來會繼承他梵帝界王之位的,唯有可能是千葉影兒!

    論出身地位,她是梵天神帝之女,未來的梵帝界王。

    論相貌,她與「龍后」並稱世間兩大仙姝。傳聞只要看她一眼,平生所見,再無風華。

    論玄道修為,她何止是在同輩之中無人可敵……傳聞,她比之她的父親梵天神帝,也已相差不遠。

    千葉影兒,這是一個在地位、玄道、相貌……都達到極致的女子。

    一個完美到近乎虛幻的「神女」。

    與她並稱的「龍后」是龍皇之妻……而龍皇,可是這神界當世第一人!

    當世第一人方配得起龍后……

    這些年間,無數的玄者在猜測,在幻想,在臆想究竟是誰能夠得到神女……又或者,這世上,究竟有沒有人真正配的上神女?

    在雲澈之前,洛長生為東域四神子之首,東域年輕一輩第一人,但縱然是這樣的洛長生,也絕對不敢奢望能親近千葉影兒……因為他就連最最基本的資格都沒有。

    而能有底氣追求千葉影兒的都是些什麼人物!?

    星神……月神……守護者……神帝之子……甚至,王界界王!

    但卻從未有一人能讓千葉影兒哪怕稍有動容。

    現在,梵天神帝居然主動提出……要把她許配給雲澈!?

    這簡直是他們這輩子聽過的最不可思議的一句話。

    且不論結果如何……單憑梵天神帝這句話,雲澈就算沒有什麼「封神第一」、『九重天劫』、『真神預言』之類,就算他只是個一無是處的草包,也將一夜之間名震諸界。

    也會引來無數的震驚、不解,以及……嫉恨!

    「這……這……不可能……是真的吧?」

    「梵天神帝要把『神女』……許配給雲澈?」

    「啪」的一聲,沐渙之抬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然後愣在那裡,好一會兒喃喃自語:「妃雪可怎麼辦啊……那可是神女……梵帝神女啊……」

    這個消息,絕對要比雲澈成為神帝親傳弟子還要驚心十倍百倍,也意味著眾神帝對雲澈的重視程度,遠遠超出了其他玄者的想象。

    不過,相比於吟雪界其他人的激動不休,沐冰雲卻是眉頭緊皺。

    「龍后嫁給了龍皇,而神女,要被許配給雲澈哥哥……也就是說,我的雲澈哥哥是可以和龍皇相比的人……啊不對!爹爹說過,龍皇當年是追求龍后,而且追求了好多好多好多年,為了她終生沒碰過任何其他女色,才好不容易得到龍后傾心,而雲澈哥哥,卻是『神女』主動要嫁呢!」

    「也就是說,我的雲澈哥哥,要比龍皇還了不起呢!爹爹,我說的對不對!」

    水媚音笑顏盈盈,對於這件事,她沒有一丁點的不舒服,反而驕傲慢慢,還不忘記得出一個邏輯有些奇怪的結論。

    水千珩:「……」

    「梵天神帝,你……」宙天神帝臉色連變數次……在「爭奪」雲澈一事上,因宙天珠的存在,他感覺自己已是穩佔上風,卻絕沒想到,梵天神帝居然拉出了千葉影兒!

    身為東域四神帝之一,他自然見過千葉影兒的真容,以他宙天神帝的閱歷,卻也不得不承認,這世上,絕對沒有男人能拒絕得了神女……

    更何況雲澈一個方才不到半個甲子的年輕人。

    「嘖嘖,」釋天神帝雙手枕到腦後,軟綿綿的道:「梵天神帝,你還真是捨得啊。」

    「呵呵呵,」梵天神帝淡淡而笑:「不是『捨得』,而是……雲澈之外,怕是再找不到一個配得上影兒的人。」

    「這麼說?梵天神帝是真的相信了那所謂的『真神』預言?哈哈哈哈……」釋天神帝一聲滿是嘲諷的大笑。

    「你有一句話,本王很是贊同,凡人的確不可能有資格預言真神。」梵天神帝笑呵呵的道:「所以,『真神預言』,本王不信,但『九重天劫』,可是就在眼前啊。單憑這一點,就足夠了。」

    釋天神帝眼睛一眯,忽然話鋒一轉,笑眯眯的道:「你想把女兒嫁給誰,當然是你的自由。不過有件事,本王可要提醒你,『南溟神帝』對『神女』可是痴戀已久,他這些年每次來東神域,可都是為了『神女』,他若是知道了這件事,怕是會生氣的很啊。」

    南溟神帝,南域四神帝之首,亦是南神域玄道第一人。

    星神帝臉色猛地一沉,卻並未言語。

    茉莉當年所中的「弒神絕殤」,便是來自南溟界。

    「本王一直都視南溟神帝為好友,但他要做本王女婿,怕是還沒那資格!」

    梵天神帝笑呵呵的說著可謂整個神界最狂妄,再無第二人敢出口的言語,然後不再理會蒼釋天,向雲澈道:「如何?你可願娶本王的女兒?」

    咕嘟……

    不知有多少人在狠咽口水,這絕對是整個神界最不可能有人拒絕的一句話。

    只需點個頭,便可直接擁有這世上最美的女人,最巔峰的權勢,最華貴的身份……甚至成為整個神界最讓人嫉妒的男人!

    怎麼可能有人拒絕?怎麼可能有理由拒絕?

    宙天神帝性情最為平和,和梵天神帝也算是相處甚睦……至少表面上如此。此刻卻是第一次想要不顧場合的指著他鼻子大罵!

    用自己的女兒來「引誘」算什麼本事……算什麼本事!!

    但,面對梵天神帝的女兒,他卻是找不出任何能與之匹敵的「籌碼」……雖然他也有不少未嫁的女兒,雖然也個個天姿國色……

    但若是和「神女」相比……坦白說,他實在是不好意思提。

    雲澈暗吸一口氣,剛要回答,卻聽到一個急促的聲音忽然響起:「此事,在下有話要說。」

    水千珩站起,驚得身邊的水映痕一個激靈。

    「哦?千珩界王?」梵天神帝目光一側。

    水千珩臉色微微有些泛紅,但很快便神情一肅,認真的道:「梵天神帝若是嫁女,那必是我們東神域的大盛事。不過,事關雲澈,千珩不得不說明一件事,其實……」

    「其實早在半月之前,雲澈與小女媚音因封神之戰而互生情愫。小女年紀尚幼,千珩有所勸阻,但小女卻對雲澈卻是用情至深,雲澈對小女也是……咳咳,因而千珩終是不忍強斷一對有情人,便應允此事,並為兩人定下婚約,待兩人三年後離開宙天神境,便為他們完婚。」

    嘩——

    水千珩此言無疑瞬間驚起千層浪。

    「……」雲澈目瞪口呆。

    水映痕嘴巴大張,探過腦袋弱弱的道:「父王,你……之前不是這麼說的啊。」

    「閉嘴!」水千珩一巴掌將他腦袋按了回去。

    封神之時,水千珩對雲澈極為讚賞。但讚賞是一回事,要是讓他把最寶貝的小女兒嫁給他,那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

    因為雲澈就算天賦再驚艷,實力再強,但他的出身實在太低微了……下界,基本是整個神界最底層的位面,他豈能把自己如天上星辰般的女兒嫁給一個下界出身的人。

    而且出身這種東西,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更改的。

    但現在不一樣了……

    九重天劫,真神預言……

    在這樣的光環之下,連梵帝、宙天兩大神帝為了爭奪雲澈都激動的跟**了一樣。出身?那就是個屁!

    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雲澈能不能配得上他女兒的問題了,而是他的女兒能不能配得上雲澈!

    忽然橫降在水媚音面前的,可是千葉影兒!整個神界最可怕的對手!水媚音雖被譽為東神域這一代最耀眼的明珠,但至少現在,她根本沒有和「神女」相較的資格。

    他要是再不豁出老臉站出來……水媚音將來能不能做小都夠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