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入千荒神教,一股無形的壓迫感便迎面而至。

    比之尋常宗門,這裏的氛圍頗顯肅重。一眼望去,視線中有數種穿着不同顏色外衣的教衆,他們嚴密把守着所在區域,皆目光含威,一動不動。

    “想潛進去的話,你自己匿影不就好了麼。”千葉影兒道。

    她很清楚自己露出真顏會引發什麼。當年,她還不習慣以面罩遮顏時,那些見到她的男人,從凡夫到神帝,無不是露出各種不堪之態。

    她對男人的不屑與厭惡,亦是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形成。

    “你真以爲,我只是單純爲了雲裳,來毀掉這個千荒神教?”雲澈冷冷道。

    “還有資源對麼。”千葉影兒玉脣輕抿:“只是這兩者,哪一個是‘順便’呢?”

    雲澈能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從神王境一級突破至神君境一級,最大的助力是冰凰神靈所賜予的最後神力。

    若只是單純的修煉,他不知要多少年。

    如今雲澈已至神君境。到了這等境界,縱他天賦之高無人可及,每一次突破也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和極長的時間……哪怕每一個小境界的突破只需驚世駭俗的十年,滿心盈恨的他也絕不甘蟄伏這明明很短暫的時間。

    他模糊感悟到的虛無法則,讓他可以讓玄晶中的玄道靈氣直接轉化爲自身修爲,這無疑是一種逆天之力。

    只要有足夠的玄晶,他提升的速度,要遠遠超過尋常的修煉,而且不會有任何的風險和艱辛。

    但前提,是要有足夠的玄晶!

    從九曜天宮劫來的玄晶玄玉,只是輔助突破至神君境,便消耗了近三成。而神君境的提升,所需要的能量大過神王境不知多少倍……何況因玄脈的特殊性,他的突破本就比普通玄者艱難的多。

    因而,藉助千葉影兒融合魔血與修煉黑暗永劫之外,他最需要做的事,便是傾盡一切手段,獲取極大量的資源!

    腳下的這個千荒神教,雖然歷史相對淺薄,但好歹是個上位星界的界王大宗。若能將它的資源給攫空,那對雲澈而言,無疑會是個相當之大的助力。

    但難度之大,怕是和把整個千荒神教滅了也相去不遠。

    “腳下,有一個很大的攻擊玄陣,我感知到的陣脈便有三千多個。”雲澈忽然道:“若是觸發,我應該死不了,你肯定死。”

    隨着黑暗永劫的進境,他對黑暗玄力的感知也已是無比敏感。

    一個龐大的勢力,總有自己的底牌。下方那個暗藏的龐大攻擊玄陣,便應該是千荒神教最後,也是最可怕的屏障,一旦被迫開啓,必將驚天動地。

    但反過來,若將這個龐大玄陣的陣脈絞亂摧毀,將其所蘊的力量強行引動的話……

    “呵,那我可真是謝謝你。”千葉影兒不屑冷哼:“你準備要我做什麼?”

    “不用做什麼。”雲澈道:“乖乖站在那裏就足夠了。自然會有人把機會主動送上來……而且還是最完美不過的機會。”

    “失敗了呢?”

    “那就硬來便是。”雲澈沒有丁點忌憚之意,他忽然伸手,捏起千葉影兒精巧的下巴,看着她的臉道:“而且我並不認爲會失敗……美色這種東西,不同的程度會讓男人有不同的反應。”

    “有的讓人側目,有的讓人心迷,有的讓人生欲,有的讓人失智,還有的會讓人癲狂。你覺得你屬於哪一種呢?”

    “啪”的一聲,雲澈的手被千葉影兒狠狠打開,她冷笑一聲道:“我這個工具,還真是好用!”

    “不過,有一件事你給我記住。”千葉影兒金眸半眯,冷意徹心:“若是有誰‘癲狂’過頭,無論是誰,敢觸一下我的衣角,我可絕~對~不會退忍,必讓他碎屍當場!管你什麼計劃!”

    “聽懂了麼!”

    “……”雲澈看着她,忽然低笑了起來:“我現在還就喜歡你這幅厭惡男人的樣子。”

    千葉影兒:“??”

    ————

    因雲澈刻意拖延了時間,他們到來千荒太子殿時,太子壽宴已經開始。

    殿門之前,雲澈和千葉影兒的眉頭同時一動。

    殿中有大量的神君氣息,包括整整四個巔峯神君。但,卻並沒有神主境的氣息。

    千荒教主不在?

    千荒太子的百甲子壽宴,無疑是足以震動整個千荒界的大事。身爲千荒教主,太子之父,他是最應該在場之人,還大概率是主持者,但他們反覆確認,殿中並無神主境界的氣息。

    雖不知其因,但目前看來,似乎不是件壞事。

    “東域白氏一族到!”

    千荒太子,未來的千荒界王百甲子壽辰,毫無疑問會引八方攜重禮來賀,少有人敢遲至……而“東域白氏”,顯然沒有遲到的資格。

    雲澈還未踏入,一個絲毫不加掩飾的冷哼聲便傳來:“白氏一族這些年越來越不濟,據說在東域都快淪爲二流,可這架子,倒是越來越大了,連太子殿下百年壽宴這等大事都敢遲至,簡直豈有此理!”

    說話的,是一個坐於側席的中年人,他與白氏一族並不相熟,也無舊怨,但他當先幾句話,卻一個馬屁拍向了千荒太子。

    得罪小小白氏一族討千荒太子一眼注目,只賺不虧,何樂不爲。

    此言之下,附和聲頓時響起。

    “的確,太不像話了。”

    “我等都滿懷欣奮,提前數日早早趕至。白氏一族能得邀請都是盛恩,竟敢遲至,真是不知死活。”

    大殿主座,千荒太子一臉淡笑,對衆人之斥不置可否,無比隨意的向殿門方向掃了一眼……而就是這一眼,他的大腦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靈魂像是被魔鬼忽然劫持,眼球,還有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死死的定在了那裏。

    殿內的斥聲也在這時忽然停止,從喧譁,直接轉爲近乎可怕的安靜。

    雲澈大步走入,但沒有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駐,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他……因爲天地間,乃至每一個人眼眸中的光彩,都全部聚攏在了他身後的女子身上。

    當年,雲澈初見千葉影兒真顏時,回神的剎那,他心間首先涌上的意念,便是“可怕”……她的存在,能抹殺一個人畢生所見的所有光彩,乃至理智與意志。

    尤其她金色的瞳眸,哪怕不蘊任何的情感,也如一個讓人癲狂的金色深淵,讓人甘願永世沉淪,哪怕千死萬死。

    這樣的場面,千葉影兒見過簡直不要太多。縱如神帝,在她面前都會露出徹底的癡態。早在她只有十幾歲的時候,世間男子在她眼中,便皆爲卑賤的劣生。

    只可惜,這樣的她,如今卻淪落到任由一個男人玩弄……不僅她自己,三方神域任何人,都不可能想到高不可攀,連仰望都是褻瀆的梵帝神女會有這樣的“下場”。

    雲澈殿中站定,高聲道:“東域白氏一族白柒,恭賀千荒太子百甲子壽辰。因途中遭遇變數,故有來遲,還請太子降罪。”

    頗爲震耳的聲音之下,如夢境離散,屏住許久的呼吸也在這時恢復,只是變得頗爲混亂。全場無論是年齡尚不及甲子的年輕人,還是壽元已超萬載的一方霸主,盡皆如此。

    雲澈發聲之後,殿中許久無人迴應。千荒太子在這時從主座上站了起來,動作無比的緩慢僵硬,雙目更是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就像是被牽着線的木偶一般。

    他不是普通的玄者,而是千荒神教的太子,他這一生,都從未露出過如此癡態。

    “咳咳!”他的耳邊,忽然傳來一聲輕咳,不重的咳聲卻是直震心魂,讓千荒太子猛的清醒了幾分。

    這個老者是千荒神教的副教主神葵道人,千荒神教的第二號人物,巔峯神君的巔峯。

    “哦……呵,呵呵,”千荒太子的五官一陣亂搐,卻是怎麼都撐不出平日裏威壓平和的樣子:“原來是……是……是……”

    “是白家小子。”神葵道人傳音,並再次以音清魂。千荒太子不堪的樣子讓他眉頭大皺,但卻並沒有嘆息失望,因爲就連他,都再不敢看向千葉影兒第二眼——而在這之前,他可是早已視女人爲紅粉骷髏,足足萬年未近過女色。

    “原本是白家小……白家公子。”被神葵道人兩次以音清魂,千荒太子的理智才總算被拉回小半。也是在這時,他才發覺自己竟然站了起來。

    他千荒太子,站起來迎接白氏一族的人,這畫面着實是……

    “奉禮,入座。”神葵道人喊道。

    “呃,這個……”雲澈卻未向前奉禮,臉上露出了明顯的爲難之色。

    “怎麼?莫非賀禮在途中被歹人劫了去?”神葵道人冷哼一聲道……但說話時卻是垂首閉目,愣是不敢看千葉影兒一眼。

    “不不,”雲澈連忙道:“太子殿下百甲子壽辰,我白氏一族能得邀請,爲全族大幸,又豈敢空手而至。只不過……族中吩咐,此禮,需私下裏單獨奉給太子殿下。”

    說話間,他的目光似無意,似忐忑的瞥了千葉影兒一眼。

    雖只是很不明顯的一個動作,但衆人哪還不明白什麼。千荒太子纔剛剛坐下的屁股一下子彈了起來,嘴脣子居然開始了劇烈的哆嗦:“哦……哦!原來如此……啊哈……哈哈哈,白氏一族能夠到來,已是盡心,賀禮反倒並無緊要。對了,不知這位……姑娘如何稱呼?可是你們白氏一族的人?”

    他感覺到自己音調的扭曲和聲音的哆嗦,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可以說是“醜態畢現”,但他無法控制,甚至無暇去在意……心中只有灼熱、激動、興奮……激動到恍惚,興奮到幾乎要想要瘋癲。

    這幅姿態,遠比雲澈預想的要不堪的多。

    畢竟……他身邊的,是梵帝神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