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事態的變化太過劇烈和戲劇性,雲澈一番應付下來,已是滿背冷汗。

    他知道自己拒絕的都是別人萬生都求不來的東西,更知道自己的拒絕在他人看來完全就是無法理解之舉,但……他心中所想所求,畢竟只有他自己知道。

    收起龍神印,雲澈怕再生什麼奇怪的事端,直接出口道:「晚輩已想好所求功法,可否現在言明?」

    「哦?當然。」宙天神帝頷首:「不過,王界的很多玄功需要特殊玄脈,有些則因禁忌而絕不可外傳。」

    「晚輩明白。」雲澈道,目光轉向星神界所在:「晚輩希望能有幸修習星神界的獨有神技——星神碎影!」

    「……原來如此。」宙天神帝點頭,未選擇宙天界,他心下難免稍有失望:「星神碎影的確為星神界的神技,不涉及血脈,亦不涉及禁忌。星神帝,你意如何?」

    「……」星神帝眉頭微動,顯然完全沒有想到雲澈選擇的居然會是星神界。

    拒絕了宙天神帝,拒絕了梵天神帝和神女,拒絕了龍皇,居然忽然選擇他星神界……

    雖然只是在擇選封神第一的獎勵,但有那麼幾個剎那,星神帝居然有了些許神奇的受寵若驚之感。

    星神帝剛要說話,卻聽月神帝忽然道:「這可就奇了,在本王看來,你們吟雪界的『斷月拂影』絲毫不比星神碎影差。且星神碎影難修難精,更萬萬做不到神奇的『匿影』,你這選擇,可是怪得很。」

    星神帝面浮慍怒,險險爆發。

    雲澈道:「師尊當初傳授弟子斷月拂影時,曾說過東神域身法的巔峰,便是星神界的天殺星神,尤其她的星神碎影精妙絕倫,變幻莫測,為當世最頂級的身法……之一,我宗斷月拂影雖然精妙,但萬萬不及星神碎影。因而晚輩早早便心生嚮往。」

    「若能得以修習星神碎影,就算天資愚鈍,難以精通,也算是親眼見識,了卻了一樁心愿……還望星神帝成全。」

    雲澈的語態真誠中帶著些許急切,星神帝緩緩頷首,難得一次在眾神帝面前臉上如此有光,微笑道:「星神碎影的確是東神域最頂級的身法之一,但也的確難修難精。若單憑神訣,或是極難修成……」

    話說一半,他轉目道:「宙天神帝,眾天選之子入宙天神境,是在一個月之後吧?」

    「不錯。」

    「好。」星神帝頷首:「這樣如何,雲澈,你隨本王回星神界,本王會命天殺星神親自授你星神碎影,待一個月後,再遣人將你送回宙天界。」

    星神帝身邊的天元星神荼蘼臉色稍動,隨之若有所思。

    宙天神帝眉頭微沉,卻忽聽雲澈激動萬分的應道:「這是晚輩夢寐以求,如此……多謝星神帝成全。」

    宙天神帝只得將即將出口的話咽回,轉而道:「怕是不用一個月後。月神帝,趁著東神域群雄皆在,你應該有大事要宣布吧?」

    月神帝聞言向前,微笑道:「玄神大會雖已落幕,但諸位不必急於歸去。再有半月,便是本王新婚之期,在場諸位應該大都收到了本王發下的請柬,還望到時賞面捧場。」

    「玄神大會決出的一千天選之子身系東神域未來,既然入宙天神境是在一月之後,那到時,也請一併到來吧。」

    月神帝言畢,自然一呼萬應。

    「恭賀月神帝大婚之喜。」

    「月神帝大婚,這是整個東神域的盛事,豈可錯過。」

    「能得月神帝相邀,是我等大幸,到時一定前往……」

    ………………

    月神帝相邀,誰敢拒絕?而且,能入月神界,這對極大多數人而言是平生第一次,或許也是今生唯一一次,也斷然沒有理由不去。

    只是,提及月神帝的新婚,任誰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當年的天大「醜聞」。

    那場醜聞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顏面喪盡,但才隔了三十幾年,月神帝居然又再次宣布即將大婚。

    在浩大神界,別說短短三十幾年,就是三百年,都不足以讓人淡忘那麼驚天動地的大丑聞。月神帝就算又找到了一個無比心儀的女子,也不該才隔了這麼短的時間又宣布新婚……因為這無異於自揭傷疤恥辱。

    但月神帝不但這麼做了,而且聲勢還格外浩大。

    請柬從三年前便已開始發放,在場這些有資格受邀觀戰封神之戰者,也的確大部分都收到了月神界的請柬……而當年月神帝與月無垢的婚事雖是鋪張的天下皆知,但也只邀請了王界和上位星界。

    這一次,卻連中位星界,甚至部分下位星界都受到了邀請。

    很顯然,月神帝這一次大婚不但同樣昭告天下,還要將場面弄的更浩大,更隆重。

    「師尊,我們也在受邀之列嗎?」火破雲問道。

    「當然。」火如烈道:「據我所知,所有的中位星界都受到了邀請。神帝新婚遍邀中位星界……這似乎還是從未有過的事。」

    「太好了!」火破雲激動道:「這樣一來,就可以去到傳說中的月神界了。」

    「呵呵,月神界啊……這樣的機會,怕是今生難有第二次了。」炎絕海感嘆道。身為炎神三宗主之一,他也從未能有資格踏入月神界半步。

    「月神帝設下如此場面,唯一的可能,就是要一洗當年之恥。」火如烈道:「看來,這未來的月神神后,絕非尋常啊。」

    「擁有無垢神體的月無垢已是當世唯一,能讓月神帝如此,說明這月神神后必定要猶在……不,是遠在月無垢之上。」炎絕海皺眉,隨之搖頭:「非我等所能想象。」

    「到時便知。」火如烈道。

    就在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忽然響起:「哼,聽聞月神帝這次大婚廣邀天下群雄,恨不能萬界婦孺皆知。這麼大的場面,月神帝可要小心一點,萬一再出點什麼意外,你自己也就罷了,早已沒有臉皮可扔,可別連累整個月神界都成為笑柄。」

    此言一出,封神台霎時安靜一片,所有人心驚肉跳。

    說話之人,赫然是星神帝!

    星神界和月神界宿怨已久,月神界當年之恥,亦都認定是星神界所為,更將兩界關係極度惡化。

    星神帝此言,無疑是當眾狠戳月神帝平生最大之辱。

    宙天神帝亦是嚇了一大跳……星神帝和月神帝皆答應他玄神大會期間暫且放下彼此之怨。沒想到,玄神大會這才剛落幕,星神帝便直接對月神帝發難。

    他剛要出言,卻見月神帝竟絲毫不怒,反而大笑起來:「哈哈哈,多謝星神帝提醒。半月之後,還請星神帝務必賞臉親至,不然,可是人生一大憾事啊。」

    月神帝的反應,讓眾人瞠目結舌。

    星神帝顯然沒有想到月神帝竟是絲毫不惱不怒,反而笑言相邀,心中頓時一股無名之氣湧起卻無處發泄,只得衣袖一甩,一聲冷哼。

    「到時,還要煩勞宙天神帝了。」月神帝向宙天神帝微微一禮,面帶微笑。提及半月後的大婚,他顯然變得心情極好,星神帝的刻意刺激倒像是無所謂的撓痒痒一般。

    這無疑讓眾人對那至今未公開身份的神秘「月神神后」更生驚奇和遐想。

    「呵呵,能為月神帝的大事略盡綿力也是幸事。」宙天神帝淡淡而笑,然後宣佈道:「此屆玄神大會,是因『緋紅裂痕』而生,若將來當真出現最壞的狀況,這一眾天選之子,將是我們東神域一股強大的助力與希望。」

    「不過眼下,玄神大會已完美落幕,月神帝又喜事將近,眾位暫且放下關於『緋紅裂痕』的擔憂,在我宙天界小住。半月之後,本王會將眾位一同送往月神界。」

    「雲澈,既然星神帝已應允,你便隨星神帝暫時前往星神界,半月之後再回來便是。月神帝大婚為千古盛事,若是錯過就太可惜了。」宙天神帝特意向雲澈道……或者,這番話是說給星神帝聽的。

    「……是。」雲澈應聲。他對月神界和月神帝的大婚都毫無興緻,若能在星神界如願遇到茉莉,他當然想停留更長的時間。但眼下,他亦無法當眾拒絕,只好姑且應下。

    遙遠的雲端,一抹紅影無聲遠去。

    ——————————————

    月神界,神後殿。

    女子一身月白長裙,裙擺委地,上綉華貴而神秘的玉紋,流光瑩然。一頭青絲以月白流蘇淺淺倌起,除此之外,身上卻無一絲玉飾,亦無半點粉黛,但脖頸和玉顏卻是如雪如脂,雖只可看到側影,卻已是恍若傾城,仙姿如夢。

    一個氣息在這時謹慎而快速的臨近,很快,一個少女從天而落,垂首步入大殿之中,在女子身後盈盈拜下。

    「瑾月,探聽到原因了么?」女子沒有回身,輕聲問道。雖是詢問,語調卻平淡的出奇,顯然並不太過關心。

    「回神後娘娘,」相比於神后的淡漠,少女卻是頗為激動:「先前的黑雲並非只在月神界,據說整個東神域都被黑雲所覆。而其因……說出來或許娘娘並不相信,是因一人突破神劫境所引至。」

    「……」神后的語調終於出現了些許的變化:「劫雷的雷雲?」

    「是。」少女回答:「那人引來了史無前例的九重雷劫,雷雲亦是出奇的誇張。而這並非是傳聞,它發生在進行封神之戰的宙天封神台上,神帝大人等親眼見證,東神域各處,也都通過星辰之碑親眼所見。」

    月神神后:「……」

    「那個人不但引來九重雷劫,還在雷劫之後安然突破至神靈境,打敗了號稱東域四神子之首的洛長生,成為了封神第一,現在已經驚動整個東神域了。」

    「九重雷劫,亘古未有,看來必定是個奇人了。」神后低語。

    「哦對了,那個人就是奴婢先前向娘娘提及的吟雪界弟子……雲澈。」想到神后先前聽到這個名字的反應,少女的聲音明顯小心了許多。

    「……」神后久久沉默。

    少女雙手捧起一枚玄影石:「這是從星辰之碑刻印下的玄影,神後娘娘若有興趣,可以……」

    「不必了。」

    這等撼動整個東神域的大事,神后卻是漠不關心:「去把今天的葯取來。」

    「娘娘又要親自給夫人送去嗎……奴婢這就是去取。」

    少女放輕腳步後退,在殿門前又停住腳步,脆聲道:「神帝大人應該再有幾個時辰便會回來,他定會第一時間來看望娘娘的。」

    「你去吧。」神后神情毫無動蕩,聲音輕柔,卻帶著讓人不敢臨近半步的冷漠。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