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神大會落幕,但其帶來的震撼卻是久久不息,遠勝歷史上任何一屆。

    尤其封神第一的雲澈,他的名字響徹的東神域的所有角落,又以極快的速度輻射至南神域與西神域。

    神劫敗神靈,神靈敗神王……

    身兼冰凰、鳳凰、金烏三種神力,還可將兩種神炎融合,衍生出打破所有人認知的緋紅之火……

    身上有著極高層面的龍魂,更可施展讓一眾神主為之失色的「幻神術」……

    神劫境突破時黑雲漫天,引來驚天動地的九重雷劫……

    在九重雷劫下安然無恙,還引導天劫神雷重創孤邪仙子……

    ………………

    ………………

    其中的任何一件,都可謂驚世駭俗。但這些卻都並非是傳聞,而是無數人在封神台,以及通過星辰之碑親眼所見!

    而曾經的東域四神子之首,被所有人認定必是封神第一的洛長生,卻成就最年輕的神主后乍現了一瞬耀眼光華,之後卻慘成雲澈名動萬界的踏腳石,就連一直以來的形象也是徹底崩塌。

    相比於洛長生曾經的「神話」之名,雲澈並不單單是取而代之,而是世人眼中真正意義上的神話,震撼的不僅僅是年輕一輩的玄者,讓那些玄道前輩,甚至界王都一次次為之驚駭。

    尤其是來自天機界的「真神」預言,更是讓王界都為之失態……宙天神帝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他收為親傳弟子,梵天神帝想將神女下嫁給他,釋天神帝想將他帶回南神域,更嚇人的是混沌第一的龍皇,將當眾要收他為義子……

    …………

    毫無疑問,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雲澈」將是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被提到最多的名字,亦可稱之為最符合「神話」二字的人物。

    玄神大會結束,但各大星界並未就此離開,再有半月便是月神帝的新婚大典,而四大王界的外圍都是互通的次元玄陣,半個之後,便可經由次元玄陣從宙天神界直接進入月神界。

    吟雪界早已徹底沸騰,亘古未有的熱烈氣息讓漫天飛雪都有了不一樣的溫度。尤其是冰凰神宗,直到現在,大半的人都如經歷了夢境一場,依然不敢相信這些竟然是真的。

    若說整個冰凰神宗最平靜的,反而是雲澈。

    不過平靜不代表他心中淡定……九重雷劫,他自己也做夢都沒想過會引來如此震世異象。他在雷劫之後打敗了洛長生,如願取得封神第一,卻也因此……狠狠的驚動了整個神界。

    王界那幾乎是不顧形象的拉攏,對別人而言是做夢都不敢想的天賜,對他而言,卻是天大的重負。

    雲澈一個人坐在水池旁邊,安靜思索著什麼。沒有人去打擾他,不要說那些隨同而至的吟雪弟子,就連冰凰宮主以及各大長老,在靠近他時都要馬上收斂呼吸和氣息,唯恐對他造成絲毫的干擾。

    先前,雲澈是宗主親傳弟子,所有弟子要敬重,長老宮主也要重視七分。但現在的雲澈……他只要點點頭,就可以是宙天神帝的親傳弟子……梵天神帝的女婿……龍皇的義子……隨便一個身份都要壓過整個吟雪界不知多少個層面,

    不過有一個人例外。

    「在想什麼?」沐冰雲雪影裊裊,腳步無聲的走過來:「馬上要見到她了,你不應該高興嗎?」

    雲澈目光一動,回過神來,嘆聲道:「若能見過她,我當然高興。只是,我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嚴重的事。今後,在想到離開的方法前,我註定只能一直留在神界,不敢回去。若是哪一天,我找到了回去的方法,卻又註定我再也不能回來。」

    沐冰雲深深看他一眼,輕語道:「雲澈,你的確是個很特別的人。宙天神帝的親傳弟子……梵天神帝的女婿……龍皇的義子……任何一個身份,都足以讓一個意志堅定的玄者為之付出任何代價,哪怕背棄先祖,拋棄所有的妻妾父母兒女也幾乎不會有任何猶豫。」

    「而你,同樣是毫不猶豫,卻是毫猶豫不的拒絕,現在想的,也都是該如何避開所有人的察覺而回到出身的世界。你的所作所想,在他人看來,或許根本無法理解吧。」沐冰雲輕輕一嘆。

    雲澈看著前方,微微發怔:

    「在宗門這幾年,我每天都在修鍊,在宗門其他人看來,我如此拚命,必定是對玄道有著很大的追求和野心……就像破雲兄那樣。其實……或許冰雲宮主也不會相信,我當初修鍊玄道,從一開始就沒有過任何野心,僅僅是想要守護我在意的人,讓他們不再被人欺凌,所以,我被迫,也不知不覺的超過了一個又一個人。」

    「我到來神界,也從未想過要在這個更高的位面闖出一片天地,僅僅是想要見到她而已,完全沒想到會走到今天這個局面。」

    「……」沐冰雲看著他,用很輕的聲音自語道:「難怪,你會有如此多的紅顏知己,連姐姐都……」

    「啊?」雲澈抬頭:「冰雲宮主你說什麼?」

    沐冰雲不自覺的避開眸光:「自言自語罷了。你會拒絕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我並不太意外,但你為何要拒絕龍皇?他親口,還是當眾說出收你為義子只是要給你一個身份,絕不會強迫你做什麼,而這也是你目前最需要的,你為何要拒絕?難道真的就是如你所想,怕對不起自己的父親?」

    雲澈搖了搖頭:「這個世上,沒有什麼『恩賜』是平白無故,不求回報的。」

    「但我感覺的出,龍皇對你並無企圖。」沐冰雲道。

    「現在沒有,不代表將來沒有。」雲澈目光閃動,壓低聲音道:「龍本高傲,遠不如人類那般貪婪。但……師尊曾教導過我,貪婪,為印在萬靈骨子裡的本性,要自己不甚了解之人,絕不可放下警惕之心……哪怕那是龍皇。」

    沐冰云:「……」

    「龍皇想收我為義子,外人看來,必定是因那個所謂的『真神』預言,但其實不然。」雲澈坦然道:「真正的原因,是我身上的龍魂極為特殊。」

    「你是擔心……龍皇會想要奪舍你的龍魂?」沐冰雲微微皺眉:「但真龍之魂,只可主動賜予,而不可能強行奪舍的。」

    「我知道。」雲澈目光微凝:「和冰雲宮主一樣,我也感覺的出龍皇對我並無複雜意圖,只是單純的想要庇護我——因為我擁有的特殊龍魂。但,龍魂雖不會讓他對我產生貪念……我的身上,卻還有另外一種,很大可能會讓他想要奪取的東西。」

    「什麼?」沐冰雲面露驚異。

    龍神之髓!

    龍神之髓的存在,不但讓雲澈的骨骼剛硬到極致,還會不斷的衍生龍神之血,讓雲澈的龍神血脈一日比一日濃郁。

    龍神之魂不可被奪舍,但龍神之髓卻可以!

    若是被西神域真龍一族知曉這太古龍神之髓的存在……後果可想而知。

    「……」雲澈沒有言明,沐冰雲也沒有追問,兩人沉默少許,沐冰雲忽然道:「雲澈,你是不是已經想好該怎麼『回去』了?」

    雲澈一愣,思慮一會兒,終是點了點頭,然後低聲道:「龍皇來了。」

    「……!?」沐冰雲月眉一蹙,就在這時,一股浩世威壓忽然從天而降,一剎那間,沐冰雲的靈覺全部消失……如被無盡汪洋覆沒。

    一個高大的身影,無聲的出現在了雲澈身前。

    正是龍皇。

    沐冰雲驚然轉身,冰凰神宗眾人更是齊齊大駭。他們呆看著這個現身在眼前的混沌第一人,一時間如在夢中。

    「吟雪沐冰雲,拜見龍皇前輩。」沐冰雲迅速拉著雲澈拜下,她的聲音也頓時將所有人從驚恐中喚醒,全部慌忙下拜,但大腦依舊一片懵然。

    龍皇何許人物,連他們東神域四大神帝都要俯首的萬界之尊,吟雪界在他面前,當真是渺如沙塵。而現在,他竟是親身降臨吟雪界下榻之地……毫無疑問,只有可能是因為雲澈。

    若無雲澈,以龍皇之尊,或許根本連吟雪界之名都未曾記住。

    「你們退下。」

    短短四個字,溫和平淡,卻如天降神諭,讓眾人心魂驟緊,身體幾乎是先於意志遠遠退離,沐冰雲看了雲澈一眼,也不敢提醒什麼,飄身離開。

    龍皇手掌一翻,一聲輕響,一個隔音結界已將他和雲澈罩入其中。

    「晚輩雲澈,拜見龍皇前輩。」雲澈再次拜道。

    龍皇目光微俯,深深看了雲澈一眼,一雙龍眸如暗夜蒼穹般幽邃:「為何拒絕?」

    聲音落下,龍皇忽然微微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忽然發現,身前拜下身的雲澈……他的呼吸竟是一片平穩。

    龍皇根本不需要刻意釋放什麼氣勢,他只需站在那裡,存在於那裡,萬靈皆會在那無人可拒的龍威下俯首。

    唯一的例外,大概只有龍后。

    但現在,卻是又多了一個……那就是雲澈。

    神主這等層面,如沐玄音稍稍釋放一點威壓,便會讓他全身繃緊,無法呼吸。

    萬靈之中,更以龍威為最。同等層面,龍之威壓絕對要勝過,還是遠勝其他任何生靈。

    但偏偏,雲澈最不懼的就是龍威。

    雲澈沒有起身,俯首回答道:「龍皇前輩為當世之尊,晚輩……實在不敢。」

    「不敢?」龍皇道:「不敢答應,卻反而敢拒絕?我都已經忘記上一次被如此忤逆是在何年何月。」

    雲澈:「……」

    「你起來吧,我並非是來逼迫你。」

    未見龍皇有什麼動作,一股奇異的氣場已托在了雲澈身上,雲澈也順勢起身,端端正正的站在龍皇身前……雖然他不懼龍威,但不代表他不緊張。眼前,可是當世最恐怖的人物,隨便吹口氣都能將他將世間完全抹去。

    「我為何要收你為義子,又為何會如此迫不及待的主動來找你,你應該很清楚。」龍皇徐徐道:「你所擁有的龍魂,是來自你出身的世界嗎?」

    「是。」雲澈無比簡短的回答。

    「除了龍魂,你還被賜予了『血脈』吧。」龍皇道,似是詢問,卻是無比肯定的語氣。

    「是。」

    「你不必緊張。」龍皇的語氣更加溫和了幾分,感嘆道:「太古龍神……它竟在神界之外的世界留下了傳承,看來,對太古龍神而言,那必定是個極其重要的世界。」

    雲澈:「……」

    「你放心,我不會追問你的出身世界。」龍皇似是看破了雲澈的擔憂,隨之深深感慨道:「我龍神一族因繼承著龍神血脈,成為萬界之尊,無可匹敵,卻無一有幸能繼承龍神神魂。本以為龍神神魂已隨太古龍神而逝滅,沒想到,世間竟還有有一縷龍神神魂殘存,對我龍神一族而言,這或許是這無數年來,最好的消息了。」

    龍皇的感慨發自肺腑,這世間也難有什麼事能讓他如此動容:「我欲收你為義子,既為保你,更為保護這最後的龍神神魂。不會強迫你入龍神界,亦不會強求你做任何事……你當真不願?」

    「龍皇前輩之恩,晚輩會銘記於心。」雲澈道。

    龍皇微微緊了緊眉頭,輕嘆一聲:「罷了,若無足夠的意志,又怎麼被龍神神靈賜予最後的神魂。你既選擇了完全的自由,那就要有自己承擔一切的覺悟……你畢竟太年輕,倒也正是天真的年齡。」

    「先前的話,我再說一次。」龍皇正色道:「若哪一天,你覺得自己不適合留在此處,那就來我龍神界。憑你擁有的龍神血脈和神魂,龍神界會是你在這世上最安生的地方!」

    「晚輩謹記……其實,有龍皇前輩所賜的龍神印,以及欲收晚輩為義子這句話,已經是對晚輩的一種莫大保護了。」雲澈道。

    「那你也太小看這東神域的人了!」龍皇聲音稍稍轉冷:「雲澈,我問你,以你在東神域這些年,以及這段時間在宙天界的所見所聞所知所感,你覺得這東神域最讓你覺得危險,最該忌憚的人是誰?」

    雲澈抬頭,微微一想,如實說道:「梵帝神女。」

    「哦?」龍皇面露明顯訝色,隨之淡淡一笑:「倒不愧是身具太古龍神的神魂,你和千葉影兒應該並無接觸,卻能有如此感觸……不錯,千葉影兒的確是個很危險的人物,猶勝她的父親。但,她是其一,還有一人你要防備,也必須防備……」

    「那就是即將帶去你星神界的星神帝——星絕空!」

    ——————————

    【有點難寫,稍緩一下……】(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