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要做什麼?”千葉影兒沉聲道。

    以太古玄舟脫離了兩大神主的追殺,但穿梭至的位置竟是千荒神教,且雲澈做的第一件事不是隱匿氣息遁離,而是魔劍當空,等同於將自己強行再次送入險地。

    雲澈不答,劫天魔帝劍黑芒罩空。千荒神教的人也在這時發現了雲澈的所在,開始急圍而上……就在這時,千荒神教的各處,數百道漆黑光柱沖天而起。

    光柱之下,一個籠罩整個千荒神教的黑暗玄陣陡然浮現,釋放出幽暗的黑暗玄光。

    黑暗玄陣出現的剎那,本就早已大亂的千荒神教頓起漫天驚喊。

    “這是……護宗大陣?”千葉影兒目光猛的一閃。

    “不,現在,是毀宗大陣。”雲澈森然低語。

    “……這也是黑暗永劫的能力!?”千葉影兒擡眸看着雲澈劍上的黑芒,一雙金瞳被耀成完全的黑色。

    黑暗永劫,屬於劫天魔帝的創世神力,這等層面的力量,本是獨屬劫天魔帝劫淵,不要說凡人,縱是真神和其他創世神,也絕無駕馭的可能。

    但,它在雲澈的身上,卻彰顯着越來越駭人的魔威,且進境極其之快。

    護宗大陣,一個宗門最後的底牌,也唯有在真正的絕境之下方可引動。其力量本源一般都會與宗門中最重要的數個人物靈魂同時連接,其他人想要強行引動完全是癡人說夢。

    而現在,她卻是親眼目睹着雲澈強行引動……且是無比輕易的將千荒神教的護宗大陣強行引動!

    轟————

    所有的黑暗之力被完全釋放,猛烈爆發,護宗大陣頃刻化爲恐怖絕倫的毀宗大陣,整個千荒神教完全被黑暗吞沒,像是忽然陷入了死亡的黑暗深淵,無盡的慘叫,匯成了一片讓天地戰慄的送葬曲。

    “你越來越像個合格的惡人了、”看着下方,千葉影兒道……以黑暗永劫強行催動他人主宰的黑暗玄陣,這個逆天的能力,將來又不知會成爲多少人的噩夢。

    雲澈收劍,卻沒有馬上離開,目光轉向先前所入的寶物庫方向,瞳中黑芒一閃,手指點在了眉心間,須臾,在他手指離開眉心時,一點微弱的黑芒在他指尖閃爍繚繞。

    然後隨着他手指的點出,輕飄飄的飛落向了下方。

    “那是什麼?”這又是千葉影兒未在雲澈身上見過的能力。

    “黑暗投影。”雲澈道:“算是黑暗永劫中最低等的能力之一。”

    涉及到蠻荒神髓,他們一定會去查看,說不定,會就此吐出它的來歷。

    “低等?”千葉影兒淡淡嗤聲:“魔帝的能力,哪怕再低等,對現世而言也是不折不扣的逆世之力。”

    投影之能並不鮮見,當年在炎神界,雲澈便見識了朱雀宗主焱萬蒼藉助葬神火獄之力施展的超長距離朱雀投影。

    玄神大會,宙天界更是將之投影至了東神域各個角落。

    雲澈所施展的這個黑暗投影,的確是源自黑暗永劫之力,也的確只是最正常不過的投影能力……但其特殊之處在於,以黑暗永劫那極其之高的層面,它的存在,不可能會被現世的任何人察覺!

    “改變氣息,走!”

    雲澈不再看下方一眼,帶起千葉影兒快速向南方而去。

    千葉影兒可藉助身上的逆淵石隨時改變氣息。而云澈有黑暗永劫在身,外溢的黑暗氣息可任意變更。如今脫離了兩大神主的靈覺,他們想要再找到他們,已是難上加難……因爲哪怕這兩大神主的靈覺掃過來,也會從他們這兩個“完全陌生”的氣息上直接略過。

    離開千荒神教,一直遁出很遠的距離,雲澈和千葉影兒的速度開始緩了下來。

    雲澈將幻光雷隱解除,忽然看了千葉影兒一眼,道:“把面罩戴上!”

    “那個東西,你讓我摘下的時候,我順手給棄了。”千葉影兒目光冷冷斜過:“怎麼,你沒注意?”

    “……”雲澈伸手一抓,一塊黑暗玄晶被他抓在手中,手中光芒一閃,黑暗玄光已是化作一箇中規中矩的面罩狀,然後遞給千葉影兒:“戴上!”

    千葉影兒卻沒有伸手去接,連臉都別了過去:“想不懂我爲什麼要棄掉麼?這黑乎乎的醜東西,你還是留着自己戴吧!”

    雲澈皺了皺眉,手掌一翻,玄晶中的黑暗氣息被快速驅散。稍稍想了想,手上玄光微變,向玄晶中注入了些許冰凰神力,將其化爲純淨晶瑩的冰藍色,又想了想,將其形狀,也化爲了還算精緻的鳳翼狀。

    “這還差不多。”千葉影兒目光總算轉回,玉手一抓,直接將其從雲澈手中拿過,戴在了臉上,也將她大半的玉顏再次掩下。

    “他們果然去了那裏。”雲澈在這時忽然道,他的眼中,有一團異樣的黑芒在閃動。

    “具現出來我看看。”千葉影兒道。事關蠻荒神髓這等問世必驚動天下的神物,她還難不產生興趣。

    雲澈沒有拒絕,目光一閃,身前黑霧浮動,黑霧中心一個畫面逐漸放大。畫面之中,赫然是剛纔追殺他們的兩人——千荒教主,和那一個很可能來**月王界的中年人!

    追趕中的目標忽然離奇消失,無影無蹤,兩人驚疑未定,千荒山那邊的動靜讓他們更是大驚,匆匆趕回,視線中的一切,讓他們無疑駭然到極點。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千荒教主四肢冰冷,頭皮發麻,幾欲崩潰。忽而,他想到了什麼,瞳孔一縮,呢喃了一聲“佃兒”,慌忙急竄而下。

    但他的手臂卻被一把抓住,一回首,卻發現對方的臉色比他還要可怕:“別管什麼佃兒!無塵結界……快去看無塵結界!”

    千荒教主一個激靈,頭腦清醒了大半,連忙道:“九叔放心……放心,寶物庫無人可侵,而且無塵結界這等存在,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人尋到。”

    “別廢話,快去……快去!”對他而言,無塵結界中的東西,比千荒神教……比十個百個千荒神教都要重要的多!

    兩人再顧不得其他,身影急掠而下。

    被強行引動的護宗大陣毀掉了近三成的千荒神教,寶物庫雖受到着最極致的保護,但它剛好處在護宗大陣的中心,當護宗之力被反向引動爲毀滅之力時,它受到的衝擊也無疑最大,被摧毀大半。

    看着暴露在天日之下,而且明顯被大肆搬空的寶物庫,兩人的臉色齊齊大變,他們以最快速度衝到那個隱藏無塵結界的角落,所見的畫面,讓兩人同時亡魂皆冒。

    “無塵……結界……”中年人腳步向後,渾身冰涼。他忽然一把抓住千荒教主,雙目暴凸,瘋了一般的吼道:“無塵結界呢!哪去了!哪去了!!”

    “我……我不知道……”千荒教主已是徹底魂飛天外:“六個時辰前,我還特意確認過……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你……你……”中年人全身哆嗦,一張臉黑如惡鬼,曲張的五指幾乎抓出血來:“你可知吾王有多看重無塵結界裏的東西!我告訴你,這個大罪,你就是千萬條命……都贖不起!”

    “吾王?”千葉影兒面色稍動,掃了一眼中年人的裝束,輕哼道:“這個人,果然是焚月王界的神使。也就是說,那枚蠻荒神髓,果然是焚月王界之物!”

    “只是焚月王界爲什麼沒有將其動用,反而隱在這種地方?”千葉影兒低念一聲。

    “是那兩個人!”千荒教主死死抓住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一定是被那兩個人所取走!只要抓到他們,就可以將無塵結界奪回。他們……他們一定跑不遠的。”

    “呵,”焚月神使冷笑:“你怎麼不用腦子好好想想,他們爲什麼會專程來到這裏,還如此精準的找到了無塵結界的所在!”

    千荒教主一愣,臉色再變:“難道,他們是……”

    “劫魂界。”焚月神使沉聲低念:“他們一定是劫魂界的人!無塵結界無息無形,也只有劫魂界,纔有可能感應到這個無塵結界的所在。”

    “……?”雲澈和千葉影兒同時一愣。

    “劫魂界?這枚蠻荒神髓,和劫魂界又有什麼關係?”千葉影兒自語道。

    她忽然有了些許的不安感。

    焚月神使不再說話,他放開千荒教主,騰空而起,雙手撐前,前方頓時耀起一個滿月狀的黑暗玄陣,隨着玄陣的旋轉,緩緩映出一個模糊的影像。

    雖然只是一個看不清五官,只能隱約捕捉到大致身影的影像,卻無聲釋放着一股如齊天穹般的威凌。

    面對這個模糊的影像,焚月神使在空中拜下:“拜見吾王。打擾吾王靜修,罪該萬死。”

    驟聞此言,千荒教主全身猛的一抖,一股僵冷直滲全身骨髓,雙膝一瞬間軟倒在地,無論軀體、聲音,都在極度的恐懼中瑟瑟發抖:“小……小……小王……千荒……拜見……拜見焚月神帝……”

    “真是精彩。”千葉影兒眯眸低語:“果然驚動了焚月神帝。可惜看不清他的面孔,我倒真想見識見識這北神域的神帝都長着怎樣一副面目。”

    “有何大事?”焚月神帝的聲音從玄陣中傳來,字字魔威撼魂。

    若無大事,一個焚月神使又豈敢發動此陣。焚月神使喉嚨鼓動,艱澀出聲:“回吾王……隱在千荒界的無塵結界,被……被……”

    焚月神使的聲音停住,再無法發出。因爲他清楚感覺到,一道無比可怕的目光在剛纔那一剎那幾乎刺穿了他戰慄的靈魂。

    一陣無比可怕的沉默,焚月神帝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有兩個字:“是……誰?”

    焚月神使的目光轉向了千荒教主,千荒教主懼中生智,忽然喊道:“我……我想起來了,那兩個人……那兩個人中有一個……名字叫……叫雲澈!”

    焚月神使猛的轉頭:“你說什麼?你確定是這個名字?我從未聽說劫魂界中有這等人物!”

    “不,他應該不是劫魂界的人。”千荒教主慌聲道:“就在數日前,我宗的大護法神虛道人因事前往天罡雲族,被一個名爲‘雲澈’的人所殺!據傳回的消息,與他同行的女人,有着極爲罕見的金髮。”

    “而剛纔那兩個人……那個女人,剛好也是金色頭髮!我在千荒界這麼多年從未見過有着金髮的女人,這絕不會是巧合。”

    “……”千里之外,雲澈斜了千葉影兒一眼,冷冷道:“你這頭髮真是礙事,爲什麼不隱下!”

    已沒有了梵神之力,對千葉梵天更恨之入骨的千葉影兒,卻始終不肯捨棄自己的髮色。

    千葉影兒道:“梵帝神界的玄功會釋出金色玄光,也可將頭髮化爲耀金色。但我的髮色並非源自我當初所用的梵神神力,而是來自我的母親。”

    雲澈:“……”

    “所以,這是我最不能捨棄的東西。”千葉影兒這句話沒有冰冷,唯有平淡的執着。

    “沒人讓你捨棄。”雲澈命令道:“隱下!你應該最討厭破綻這種東西吧?何況如此明顯的破綻!”

    千葉影兒冷哼一聲,瞳中黑芒一閃,瞬間,她的金髮在繚繞的黑光下,化爲暗夜般的漆黑之色。

    “雲澈……他是那個罪雲族的人?”焚月神使沉聲道。

    “不,”千荒教主道:“近幾日我籌備大事,未親身去往罪雲族,但亦查清了雲澈的來歷。他並非罪雲族的人,而是來自幽墟五界,在一個月前方纔到來千荒界。”

    “看來,天罡雲族之中有千荒神教的眼線。”千葉影兒道。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麼。”雲澈冷冷道。

    千荒教主的聲音變得殷切急促:“查到他的身份,以焚月王界的通天之力,他怎麼都不可能逃掉。無塵結界,一定會馬上重歸神帝大人之手。”

    玄陣之中,焚月神帝在沉默。

    而這時,一個女子聲音響起:“你確定那個人,是叫‘雲澈’?”

    這個聲音幽幽淡淡,又近在咫尺。焚月神使和千荒教主全身汗毛同時豎起,猛的轉身……

    一個女子靜立空中,周身彩光粼粼,距離他們,只有短短不到二十丈之距。

    而離得如此之近,這兩大神主,竟是毫無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