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琉光界當年藏匿魔人云澈,被月神界和宙天神界制裁的事很快傳開,在東神域引起許久的譁然。

    宙天三千年,琉光界多了一箇中位神主水映月和奇蹟之女水媚音,風頭之盛已是幾乎凌然所有上位星界之上,在很多人眼中,琉光界已是取代聖宇界,成爲衆上位星界之首。

    如今,琉光界最核心的兩個人……水千珩被廢,水媚音被禁,再加上揹負上了不可洗刷的罪名,琉光界原本如日中天的聲威毫無疑問一落萬丈。

    而世人更知,若不是宙天神帝求情,水千珩連性命都將保不住。

    九日之後,水千珩黯然退去琉光界王之位,傳位長女水映月。這本該是轟動東神域,萬界來賀的大事,琉光界卻是在一片靜寂中完成,沒有盛大的儀式,沒有邀請任何的來客。

    至於水媚音接下來千年的命運,無人可以知曉和預測。

    …………

    太初神境。

    蒼白的世界,像是永恆蒙着一層灰燼。

    轟鳴、撕裂……最後,是沉悶而絕望的哭嚎。

    三隻千丈巨獸在地動山搖中同時倒下,緩緩沉落的灰塵之下現出了千葉影兒的身姿。她手中軟劍飛出,將三隻巨獸的屍體切裂,帶起它們完好無損的玄丹,然後丟到了雲澈的身側。

    雲澈端坐在一片廢墟之中,雙目閉合,氣息平穩,對周遭一切毫無反應。

    他保持這個狀態,已有七日之久。

    太初神境,傳聞中唯一一個從混沌之初存在至今都沒有崩壞的“小世界”,而更有傳聞,這個“小世界”,說不定比神界,甚至比混沌空間還要龐大。

    它的氣息,和外界全然不同。

    其中所存在的生靈,無論花草木林,還是鳥蟲魚獸,同樣和外界不同。

    在世人認知中,太初神境是屬於混沌世界的小世界,但所有進入其中的人,都會發現它又和認知中的小世界完全不同,更像是獨立於混沌之外的另一個龐大世界。

    而且它的存在,竟似比混沌世界還要高等。

    因爲知曉太初神境存在的玄者,都會知道那是一個都麼危險的地方。雖然它的層面上限和神界一樣是神主巔峯,但它的階層下限卻高的可怕……神君境,纔是踏足太初神境的門檻!神主若是深入,都要冒着越來越大的風險。

    神界百萬年,那些立於玄道之巔,最難隕落的神主,除了壽終正寢者,殞命最多的地方,便是太初神境。

    滅除臨近的玄獸,千葉影兒回到雲澈之側,卻沒有繼續修煉,而是默然看着他此刻平靜的樣子。

    一年前到來太初神境,大半原因是出於無奈。他們絕不能冒任何落入劫魂界或焚月王界的風險。

    太初神境的風險和資源超過任何地方,在到來數月之後,隨着他們獵殺的太初玄獸越來越多,雲澈的身上,忽然出現了另外一個詭異到可怕的能力……

    繼直接吸納轉化玄晶的力量之後,將一枚太初玄獸的玄丹拿在手中的他,竟如吸納玄晶一般,直接吸納起玄丹中的力量……並且同樣是直接轉化爲自身之力!

    最初還比較艱澀,兩個月之後,便已如吸納玄晶般駕輕就熟。

    她無法理解雲澈的這種詭異能力是什麼,雲澈也從未和她說起過半個字。

    從天地靈氣形成的玄晶到玄獸凝結的玄丹,看起來,這種詭異能力的極限還並不止於此,無法想象將來又會表現出多麼可怕的能力。

    甚至,她有過數次一閃而過的可怕念想……將來,會不會有可能直接掠奪其他玄者的修爲!?

    這裏並非是太初神境的深處,卻已是遍地的神王獸和神君獸,而玄獸的玄丹是等同人類玄脈的存在,其中所蘊的不是一般的玄氣,而是強大玄獸的源力,和玄晶所蘊的靈氣不可同日而語。

    大量當初從千荒神教奪來的玄晶,以及吸納玄丹之力的駕輕就熟,雲澈沒有任何常規的修煉,修爲卻是與日劇增。

    到來太初神境時,他初入神君境,如今,卻已是神君境四級。

    神君境每一個小境界的跨越,都無疑是在登天,不但需要龐大的資源,還要傾盡一個天才玄者千年乃至萬年的努力。而云澈,短短一年,未經任何修煉,卻是連跨三道天塹。

    可惜,見證這駭世之跡的,唯有千葉影兒。

    無需玄道上的刻意修煉,這一年,雲澈基本所有的精力,都在修煉黑暗永劫之上。

    而有千葉影兒這個絕佳的爐鼎在,黑暗永劫的進境之快,亦超出了他自己的預期。

    這時,他忽然睜開了眼睛,對上了千葉影兒正盯視着他的目光。

    七天,這是他進入太初神境後,入定時間最長的一次。

    而在這個極度危險之地,怕是強如神帝,都不敢單獨在此入定。

    眼眸睜開的剎那,他瞳孔的中心,陡然晃過一抹幽邃的黑光。

    黑色的玄光,對“魔人”而言再正常不過。但,這抹黑光卻從千葉影兒的眼瞳直接耀至心魂,讓她的心臟,乃至玄脈都狠狠的震動了一下。

    這是?

    “忽然沉寂了這麼久,看來是有什麼大突破了。”千葉影兒道,驚訝之餘,心中倒很是期待。

    雲澈緩緩擡手,看着自己的掌心,低聲道:“終於……魔血的融合,已經完成了一半。”

    “魔血?”千葉影兒微微眯眸:“還有呢?”

    魔血的融合,都是在他們身體交融的時候進行。雲澈忽然靜止不動的七天,顯然不可能只是因爲這個。

    雲澈忽然詭異的笑了起來,他向千葉影兒伸出手臂,五指緩緩收攏。

    忽然間,千葉影兒全身劇震,她的黑暗玄氣竟自發的升騰而起,猛然釋放。

    這一驚非同小可,千葉影兒面色陡變,迅速凝心壓制莫名動盪的玄氣。她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黑暗玄氣竟在被一股不知來自何處的意念,又像是一隻無形的手所操控。

    雲澈的手臂放下,瞳中黑芒消逝,那種自身力量被他人操控的感覺才隨之消失,千葉影兒退後兩步,金眸直盯雲澈……以她的玄道認知,短短數息之下,她的玉顏上竟是佈滿了細密的汗珠。

    “這就是……你曾經說過的,可以駕馭北神域所有魔人的魔帝之力?”千葉影兒聲音異常的緩慢。

    她很早之前,便聽雲澈說過黑暗永劫修至大成後,所有修煉黑暗玄力的生靈都將成爲他的工具。她從無懷疑……因爲那是來自劫天魔帝的力量!

    但此刻親身面對,她心中的駭然無論如何都無法壓下。

    竟可以直接操縱他人的黑暗玄力……世上,竟真的存在這種事!

    “不,還不夠,遠遠不夠。”雲澈低聲道:“目前,只是勉強踏入了中境,距離大成之境和極境,還差的很遠。”

    “你現在,可以對他人的黑暗玄氣干涉到什麼程度?”千葉影兒道。她如今的修爲,已被雲澈恢復至神主境四級,力量卻被如此輕易和猛烈的引動……如此程度,纔是初入黑暗永劫的中境嗎?

    “剛纔的程度,大概就是我的極限了。”雲澈冷然道:“這種程度,依舊沒有和魔後平起‘合作’的資格。不過……”

    他目光微陰:“明年這個時候,或許就差不多了。”

    “不,用不着明年。”千葉影兒想了想,道:“從今天開始,你大可在我身上修煉你的黑暗永劫。我想以你的能力,要達到你所期望的大成之境,應該……”

    千葉影兒聲音忽止,目光猛的轉向南方:“有人來了。而且這個氣息……”

    “宙天神界的人!”雲澈出聲,聲音低沉到了極點。

    宙天神界……這個當年他最敬重的地方,如今,這四個字,在他心中卻沾染着無盡的兇戾和恨意。

    “兩個人,”千葉影兒靈覺釋放,繼續道:“祛穢,宙天裁決者之首,你參加的那屆玄神大會的主持者。另一個人……嗯?”

    她的眉頭皺了一下,似乎有些詫異這個人爲什麼會來到這裏。

    “宙天太子……宙清塵!”雲澈無比準確的低念出了另一個氣息的主人。

    祛穢尊者,宙天太子,這兩個人,竟出現在了太初神境!

    “走!”千葉影兒無比果斷道。

    “變更氣息。”雲澈道。

    千葉影兒猛一皺眉:“你要做什麼?雖然宙清塵是個廢物,但他是宙天神帝欽定的宙天太子!他出現在這種地方,身邊相護的絕無可能只有祛穢一人,很可能有守護者在側!”

    雲澈站起身來,手掌往臉上隨意一抹,已是換了一張全然不同的面孔,身周的風元素無聲動盪,偶爾帶起平和的風旋。

    舒展的五官之下,他的面孔已再無幽冷,而是一片平和,就連眼神都透着讓人極其生出好感的溫善。

    千葉影兒伸手,死死抓住雲澈的手臂:“你究竟要做什麼?現在不是時候,你給我忍住!”

    “忍?”雲澈一聲分外可怖的冷笑:“他是誰……他是宙天神帝最鍾愛的兒子啊!他的兒子啊!!”

    千葉影兒:“……”

    “他現在距我如此之近,我怎麼能忍!我爲何要忍!”

    “你殺了他又能怎樣?”千葉影兒的手依然死死抓着雲澈:“泄一時之恨冒這麼大風險,當真划算嗎?”

    “殺他?”雲澈依然在笑,本就駭人的笑意竟又變得更加可怕:“我爲何要殺他?我會讓他完完整整的回到他父親宙天老狗那裏去……一根頭髮都不會少。哦不,說不定,還會多一些東西。”

    千葉影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