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彩脂出了星塵殿,依舊有些驚魂未定。但她沒忘了茉莉的話,靈覺一掃,鎖定星翎的氣息所在,直飛而去,心中卻是一片疑惑……

    奇怪,姐姐居然會主動要帶人去她的星神殿,這好像是從來沒有過的事。那個所謂的「封神第一」究竟是什麼人呢?

    短短數息,她便已來到星翎所在,彩影一飄落了下來,待看到星翎身邊的人時,她美眸一睜,唇瓣大張:「姐……唔!」

    好在她馬上反應過來,小手閃電般的捂住唇瓣上。

    當初她被茉莉狠狠訓斥一番並責令她回去關禁閉,她就乖乖回了自己的星神殿,沒有踏出來半步。所以之後的事,她也完全不知曉。

    那個時候,封神之戰還未開始,雲澈的玄力是所有人中墊底的墊底,她再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茉莉口中的「封神第一」會是雲澈。

    看到彩脂,雲澈更是吃驚不小,差點以為自己眼睛出了問題:「小茉莉!?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話音剛落,身旁的星翎已是慌忙拜了下去:「天殺星衛星翎,拜見小公主。」

    「……」雲澈愣了一下,隨之下巴「咣當」砸在地上。

    小……小公主!?

    雖然,雲澈在神界可謂孤陋寡聞,但因為茉莉,他好歹知道一些星神界的事。星神界一共只有兩個公主,且皆為星神。茉莉是長公主,而小公主稱號「彩脂」,是新的天狼星神!

    這個任性妄為心思奇特三番四次闖禍還有點神經不正常的小茉莉……是星神界小公主……天狼星神彩脂!?

    雲澈雙目圓瞪,大腦一陣發懵,而彩脂更是眼睛瞪得大大的,手指雲澈道:「他……就是『封神第一』的那個人?」

    星翎回道:「回小公主,這位雲澈公子正是此屆玄神大會的封神第一,亦是神帝大人親自將他帶回。」

    兩人大眼對小眼足足數息,彩脂「嗖」的向前,一把帶起雲澈:「先跟我去星神殿!」

    「小公主!」星翎連忙道:「神帝有令,要在下陪伴雲澈公子在此等候。」

    彩脂斜他一眼,道:「把他帶走是我姐姐的命令,你要不聽嗎?」

    星翎全身一抖,直接就跪了下去:「不……不敢。」

    「哼!」彩脂輕哼一聲,拉起雲澈:「走啦!」

    星翎的反應著實讓雲澈心中驚訝:他對茉莉的忌憚,怎麼感覺還要猶勝星神帝?茉莉有那麼可怕嗎?明明沒有吧……

    「小茉莉,你……」

    「不許說話!」

    雲澈剛要開口詢問,便已被彩脂出言制止。她速度極快,沒過多久,便已將雲澈帶入星神殿中……且是茉莉的天殺星神殿。

    彩脂帶著雲澈直接穿過主殿,呈現在雲澈眼前的,是一個讓人難以置信的獨立天地。

    天空湛藍,奇異的布滿點點星辰,一眼望去,有著無數的山川、草木、河流、宮殿……一些宮殿赫然漂浮在雲端之上,宛若天外仙宮。

    遠方,隱約傳來著不同玄獸的吼叫聲,抬起頭來,蒼穹之上不時的飛過各種雲澈從未見過的靈獸。

    每一個星神殿都是自成一世界,這個世界不算太大,但也有數千里之闊。

    雲澈看得呆了一小會兒,心思便迅速收了回來,他看著身邊綵衣飄飄,眼眸靈動中透著狡黠的少女,大腦依舊有些轉不過彎來。

    「你……你……真的是星神界的……彩脂公主?」不算長的一句話,愣是被雲澈說的結結巴巴。

    因為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將「小茉莉」這個名字和「天狼星神」聯繫到一起。

    「哼!」茉莉鼻尖一翹:「你果然是個大笨蛋。」

    雲澈:「!@#¥%……」

    「小茉莉」是彩脂……是天狼星神……是茉莉的妹妹……

    和兩年前相比,彩脂幾乎是毫無變化。雲澈盯著她,愣愣的看了許久……

    …………

    「好,決定啦!我的名字就叫……小茉莉!」

    …………

    「原來是這樣呢。唔……茉莉是大哥哥的妻子,那麼小茉莉就是大哥哥的……小姨子!那這樣的話呢,大哥哥就是我的姐夫了……呀!姐夫好!」

    …………

    「姐夫你看,茉莉姐姐是你的妻子,而我是小茉莉,那當然就是茉莉姐姐的小妹妹,既然是茉莉姐姐的妹妹,當然就是你的小姨子哦,而你就是我的姐夫啦,完全正確呢。」

    …………

    「她是茉莉,我是小茉莉,又都是女孩子,茉莉當然是小茉莉的姐姐,小茉莉當然就是茉莉的妹妹!這麼明顯的事,你居然還想賴賬嗎!」

    …………

    此時回想起她當初那神經質一樣的話語和邏輯,原來都是這個原因下的刻意。

    她最初說自己名字叫「茉莉」,就是為了試探他的反應。她強行說「小茉莉」是「茉莉」的妹妹,因她本來就是茉莉的妹妹……包括她罵人時的用語,都和茉莉基本一模一樣。

    嗯?等等!

    她為什麼要試探自己?還有她之後的一系列奇怪舉動……自己那之前分明就沒和她有過任何的接觸!

    「你……知道我和你姐姐的事?」雲澈問道,一出口,便感覺自己問了一句廢話。

    「當然是姐姐告訴我的。」彩脂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姐姐和我是最親最親的姐妹,她的事情,我當然全部知道。不過,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哦。」

    若非是至親的人,以茉莉的個性,又怎麼會和別人說起有關他的事。他心中稍稍感慨,又問道:「你那個時候為什麼會知道我……就是你姐姐說的那個人?」

    「當然是你自己告訴我的!」

    「我……告訴你?」雲澈一臉懵。

    「對啊。」彩脂一臉笑眯眯:「要不是姐夫用天狼獄神典第一劍打跑了壞人,人家說不定就要被壞人給欺負了,嘻嘻嘻,姐夫真的好厲害哦。」

    雲澈愣了一愣,然後一巴掌捂在了自己的臉上。

    他此刻才忽然想起,自己當初「救」小茉莉時的那一劍,用的是火焰加持的天狼斬……

    自己居然用天狼第一劍……去救天狼星神……

    想想都覺得羞恥啊……

    雖然有火焰加持,但天狼星神又豈會認不出「天狼獄神典」的第一劍——因為天狼獄神典可是天狼星神的專屬劍訣!

    而他的天狼斬是茉莉所授,讓他成了天狼星神外唯一可施展這一劍的人……再回想那時「小茉莉」毫無害怕,卻滿是怪異的表情,分明是憑藉那一劍直接懷疑到他就是「姐姐」說的那個人。

    而之後的一連串「天真無邪」讓人毫不設防的言行,以及忽然自稱的「茉莉」之名,全都是為了確定他的身份。

    雲澈驚訝、哭笑不得,又深為感嘆……緣分真是奇妙的東西,自己從炎神界落荒而逃到了黑琊界,無意間遇到、救起的這個女孩,竟然會是茉莉的妹妹……

    簡直奇妙的有些扯淡。

    難怪她會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黑魂宗的地盤,難怪走到哪裡都能遇到她,難怪她各種給自己製造危機麻煩……

    原來自己當初以為的性命之危,根本屁事都不會有!虧自己那麼拚命,不惜祭出月挽星回才化解危機!

    更過分的是……那夜從雷千峰手下逃離后,自己在重傷醒來,意識薄弱間,還和小茉莉說了很多心裡話……

    魂宗和雷千峰……

    雲澈忽然目光一轉,問道:「魂宗的人一夕之間全部被廢,原來是你做的?」

    「對啊!」彩脂一臉不滿的道:「免得某個大笨蛋明明那麼弱,還總是莫名其妙的去送死。」

    「……」雲澈嘴角抽了抽:「這麼說,雷千峰也是你殺的?」

    「哼,才不是!」彩脂輕哼一聲:「姐姐說過,不可以隨便殺人。殺他的人是神武界的那個小烏龜!肯定是因為那小烏龜和那個叫蕭青彤的女人被我揭開后惱羞成怒,才會……唔!!」

    一下子驚覺自己暴露了什麼,彩脂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唇,黑漆漆的眼眸一片無辜。

    雲澈瞬間反應了過來,失口道:「原來那兩枚玄影石是你搞出來的!還有……還有那枚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也是你刻意留下的?」

    他那時就在深深疑惑,以雷千峰之能,怎麼可能會有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這個層面的東西,又怎麼會有能力、有膽量刻印下那兩枚直擊武歸克命脈的影像。

    原來,都是彩脂所為!

    以天狼星神之能,武歸克身邊就是跟著十個神君,也絕對發現不了她的存在。

    彩脂星眸轉了轉,只好很乾脆的承認:「對啊!不過,那都不是我的東西,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都是小烏龜的,但是但是,那可不是我從小烏龜那裡搶來的,是我用兩枚玄影石光明正大的換來的,公平交易,全憑自願,童叟無欺,不許說我欺負人!」

    雲澈嘴巴大張,半天無法合攏。

    「對啦!玄影石我還專門預留了兩個送給你玩。嘻嘻嘻嘻,是不是很好玩呀。」彩脂得意洋洋的道。

    雲澈:「……」

    好不好玩另說,彩脂絕對沒有想到,她因為「好玩」而留下的那兩枚玄影石,給了雲澈可謂天大的幫助……比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的幫助還要大的太多。

    若沒有那兩枚玄影石,雲澈別說封神第一,根本連第一輪預選都無法通過……也就自然沒有了後面的事。

    此刻雲澈才知道,武歸克竟已不是第一次被那兩枚玄影石敲詐……第一次被彩脂詐走……哦不是,換走了一枚九星佛神玉和一塊空幻石,必定已是虧得嘔血,然後又在玄神大會上遇到自己……

    也是挺不容易的……

    感慨之餘,雲澈心中隨之湧上深深的感激……如果不是因為彩脂,他不可能通過玄神大會的預選,也不可能得到乾坤五瓊丹,也就不可能踏入宙天界,更不可能像現在這般,站在星神界的土地上。

    他本以為,一切都是命運的眷顧。原來,卻是這個他本以為各種莫名其妙,還只會任性闖禍的女孩在他背後為他默默鋪墊著找到茉莉的道路。

    那段時間,她喊他「姐夫」,而且喊得很順口,很心甘情願。

    「奇怪,你真的是封神第一?」彩脂目光怪異的看向雲澈,這才忽然注意到他的玄力,一聲誇張的驚叫:「哇啊啊!?神靈境中期?可是……明明一個月前你才是神劫境初期,你你你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當然要多虧你留下的那塊九星佛神玉。」雲澈半真半假的道。

    「哼,我都是為了姐姐,才不是為了你。」彩脂小臉轉過,唇瓣扁起,用很小的聲音道:「還因為這件事被姐姐狠狠罵了一頓。」

    「你姐姐她現在在哪裡?」雲澈問道:「你之前說,是她讓你把我帶到這裡,她……是不是就在這裡?」

    提及「茉莉」,雲澈的語氣明顯一下子急促了許多。彩脂看他一眼,纖眉凝起一絲憂慮:「姐姐她不在這裡,她剛剛……闖了大禍,可能……可能……」

    「闖了大禍?」雲澈眉頭一緊:「什麼大禍?」

    「還不是為了你!」

    彩脂在心中狠狠念道。見到雲澈,她已是明白過來為什麼茉莉會不惜冒著極大風險去殺獄蘿。獄蘿雖然已死,但後果會如何……無法預料。

    「你……你現在留在這裡,不許亂走,我去看看姐姐,說不定會和她一起回來,然後你就可以見到她了。」

    「還有!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哦,姐姐對你來神界的事情非常非常生氣,過會兒她要是大罵你一頓,我才不會幫你說話。」

    「好。」雲澈點頭,心中卻唯有無法遏制的激蕩。

    茉莉,終於可以再見到你……四年的時間,一切都快如雲煙,為何唯獨看不到你這件事,卻是如此的漫長。

    彩脂連續瞬身,來到了星神殿門前,剛剛推開殿門,卻一眼看到茉莉正飄身而至,落在她的身前。

    「姐姐!」看到茉莉無恙,而且這麼快回來,彩脂憂喜參半:「獄蘿她……」

    「老賊會處理這件事的,不用管了。」茉莉音調平淡無比,似是完全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雲澈呢?」

    「他……現在就在星神殿里。」

    茉莉的身影驀地停在那裡。雖然她在極力掩飾,但彩脂依舊清楚察覺到了她呼吸的紊亂。

    「就為了見我,拋家棄祖,自以為是,任性妄為,膽大包天!呵,他以為自己這麼做很偉大,很了不起嗎!根本就是蠢到極點,蠢不可及!」

    茉莉身上忽然爆發的怒氣讓彩脂嚇了一大跳:「姐姐,你……不要生氣,他……也都是為了你……」

    「哼!為了我?那他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有沒有想過我願不願意見他?有沒有想過他當年活下來多麼不容易,卻偏要來這裡送死!」茉莉胸口起伏,越說越怒:「我當年對他的教導,告誡他的話,他全都當了耳旁風!居然還有膽量和臉面來見我!」

    「彩脂,過會兒……我就算打斷他兩條腿,你也不許幫他說半個字,聽到沒有!」

    「我……我知道了。」面對忽然爆發盛怒的茉莉,彩脂弱弱的回答。

    這裡是天殺星神殿,是茉莉的領域。這裡的一切都在她的感知之下……包括雲澈的氣息。茉莉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兒,才總算讓自己稍稍平靜,開口道:「帶我過去。」

    以茉莉和彩脂的玄力,百里也不過一瞬。但茉莉卻飛行的很慢,臉上一片嚇人的煞氣,彩脂也自然不敢加快,有些心怯的跟在後面。她無法預料茉莉見到雲澈後會發生什麼。

    過了主殿,前方是一片雲霧繚繞的世界,雲澈的身影正在一片雲霧之下,靜靜的看著前方如同夢幻般的世界。

    這時,他似有所覺,忽然轉過身來。兩人的目光如有無形的磁石吸引,碰撞在了一起。

    視線中的茉莉依舊是一身她最喜歡的紅衣,依舊是綺麗到過分的紅髮,依舊是那雙總是釋放著血刃般的冰冷瞳光,卻從來不會讓他有丁點害怕的眼眸。

    四年時間,他變了許多,但他的茉莉卻似乎一點都沒有變,彷彿近在昨日,而四年的分離,只是一場不存在的幻夢。

    雲澈定在那裡,茉莉也定在那裡。漫天星芒的溫暖照耀下,兩人的眸光隔著遙遠的空間相融,畫面久久定格,整個世界忽然陷入了無聲,直到雲澈的一聲輕輕的呼喚:

    「茉……莉……」

    對雲澈而言,或許這世上再沒有比這更熟悉的兩個字。

    茉莉帶著煞氣和怒氣而至,她想好了無數責罵他的言語,想好了要怎麼罵的他狗血淋頭讓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多麼大的錯誤……封神之戰以來,雲澈看不到她,她卻是一直都在遠遠看著雲澈,她確信自己此刻見到他時完全可以保持足夠的平靜,至少絕不會情緒失控。

    但,在這個再無外人,再不需要顧忌和防備的世界,看著近在咫尺的雲澈,看著他的面容和劇烈顫抖的瞳光,她的視線卻是快速變得一片模糊,所有的情緒,所有準備好的言語全部變得無比混亂,大腦唯有一片懵然。

    雲澈的一聲呼喚,直入她的靈魂最深處,輕渺的兩個字,卻是無比之重的碰觸著她心底曾以為再不可能重現的幻夢。

    茉莉身體顫盪,然後忽然飛墜而下,重重的撲在了雲澈的身上。

    「雲……澈……」

    一語出口,茉莉卻已是淚不成聲,她緊緊的抱住身前的男子,幾乎要把自己揉進他的身體里:「你……這個……白痴……大白痴……嗚嗚……嗚哇……」

    「嗚哇哇哇哇…………」

    被雲澈的氣息包裹,茉莉的情緒終於全線崩潰,死忍的泣音頃刻間化作嚎啕大哭,直哭得地裂天崩,昏天暗地,再發不出其他的聲音。

    雲澈他為什麼拋下一切來到神界……為什麼不擇手段進入宙天……為什麼不惜陷入萬劫之境也要當著世人之面將自己的秘密一次一次的暴露……為什麼被洛長生逼到瀕死絕境也不肯昏去……

    還有為什麼他拒絕梵帝、拒絕宙天、拒絕龍皇……為什麼卻要跟著來星神界……

    她全都知道,全都明白……比這世上任何人一個人都要明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