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

    雲澈抱緊懷中大哭的女孩,他和茉莉相處這麼多年,共用軀體,靈魂相融,每一個瞬間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卻還從未像現在這般緊緊的相擁在一起過。

    雲澈抬起頭,閉上眼睛,心中無比的溫暖和滿足,那是一種失卻殘缺的生命與靈魂終於恢復完整的感覺。感受著胸前鋪開的淚跡,這三年來所經歷和付諸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值得。

    彩脂唇瓣大張,獃獃的看著緊緊擁在一起的兩人……

    她剛剛明明那麼的怒氣洶洶,卻在見到他時,情緒與眼淚同時決堤。

    彩脂自認為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姐姐的人,卻從來不知道她竟可以哭的如此山崩地裂……

    「姐……姐……」她輕念一聲,小手捂唇,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逐漸變得一片模糊。

    她轉過身,悄然的離開,飛出很遠,耳邊依然是茉莉的大哭聲……她心中些微悲戚的同時,卻又深深的開心著。

    「姐姐,太好了。」彩脂輕喃著,她抹去眼角的淚滴,速度加快,然後離開了星神殿。

    她想去知道自己「反省」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雲澈是封神第一,又是星神帝親自帶回星神界,那麼,是不是意味著他和姐姐之間的「鴻溝」有了跨越的可能……

    ————————

    「你為什麼來找我?」

    茉莉臉上依然掛著淚跡,星眸也明顯泛紅,她看著雲澈,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

    雲澈想了想,回答道:「幻妖界的金烏魂靈告訴我,如果我五年之內不能見到你,這輩子就再也不可能見到你,所以……」

    「……如果沒有金烏魂靈的這句話,你就不會來了嗎?」茉莉輕輕的道:「那天我在封神台上看到你,我很害怕和震動,卻唯獨沒有太多的驚訝。因為我心底知道,你總有一天會來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更沒想到你會出現在宙天界。」

    「至於金烏魂靈的話,不過是你那時說服自己的借口而已。」

    茉莉無疑是最為了解雲澈的人。至於金烏魂靈……她明白它為什麼會說那句話。

    魂靈之間可互通魂音,那個金烏魂靈雖存在於幻妖界,卻也可以通過炎神界的金烏魂靈而知曉許多神界的事。那個傳聞,再加上金烏魂靈獨有的上古記憶,足以讓它猜到一些世人都並不知曉的事。

    「嗯。」雲澈一點都沒有否認。就算沒有金烏魂靈那句話,在遇到沐冰雲后,他也一定會選擇跟著她到來神界。

    「可是,金烏魂靈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它會說五年之內見不到你,就再也不可能見到你?」

    問出這句話時,雲澈的聲音里滿是急切和緊張。

    茉莉很平淡的哼了一聲:「要成為完整的星神,在繼承力量之後,還要進入一個特殊的秘境進行歷練。我遇到你時,才繼承神力不久,還未進行歷練,回到星神界,就自然要完成這個『儀式』。而這個歷練不但艱難,所耗費的時間也很長,可能要幾百,甚至幾千年。這個時間對神界而言很短,但對下界而言卻是極長,長到足以忘卻任何事,所以它才會如此說吧。」

    茉莉說的極為平靜,不肯露出絲毫的破綻。

    「……原來如此。」雲澈眉角動了動,也不知道是否相信。

    「先前我命你離開時,你說過你找到了邪神留下的黑暗種子,完全消除了身上的魔患……這是真的嗎?」茉莉轉開話題。

    「當然!」雲澈手掌張開,一團黑暗玄氣在掌心升騰,又瞬間消失。他在向茉莉展示著他對黑暗玄力的駕馭就如火焰與寒冰一般隨心所欲。

    茉莉的眉頭緊了緊,肅聲道:「當年在天玄大陸,我就曾告訴過你,黑暗玄氣是為天地所不容的異端,那個叫『唯恨』的魔人,他的下場,還有所有人對待他的態度,你都親眼所見。你絕對不可在任何人面前暴露你的黑暗玄力!否則,在這片神域,誰都可以殺你!」

    「我知道。」雲澈點頭:「你放心,有邪神力量在,只要我不願意,它永遠不會暴露。」

    「你為什麼會去絕雲崖底?又是怎麼找到這

    枚黑暗種子的?」茉莉星眸轉過:「能讓你不惜違抗我逼你立下的誓言……肯定是為了哪個女人吧!」

    「呃……」雲澈訕笑一聲:「是……因為苓兒。」

    「哼,我就知道。」茉莉冷哼一聲。

    「至於那枚黑暗種子,是在那個黑暗深淵下,一個很奇異的小女孩送給我的。」

    「……小女孩?」茉莉猛的轉首,訝然道:「那種地方,怎麼會有人存在?」

    「的確很難以置信。」雲澈緩緩說道:「她的頭髮是很特殊的銀色,眼睛則有四種色彩。更奇怪的是,我以前從未見過她,她卻似乎對我很……親近?那枚黑暗種子,是她主動給我的。對了,她並沒有身體,而是一個純粹的魂體,她所在的地方,有著一片全是幽冥婆羅花的花海,她也似乎從不離開那片花海。」

    茉莉蹙眉:「那個可怕的黑暗環境,對靈魂的殘噬是不可逆的。當年,我不敢以純粹魂體的狀態在弒月魔窟出現,那裡也同樣不能。而她既是魂體,卻可存在於那裡,還依賴於幽冥花海……手裡還有著邪神的黑暗種子……」

    茉莉陷入了沉思……

    除非……那是魔魂!

    純粹的魔魂!

    那個女孩,難道是從遠古時代存在至今的……魔?

    而擁有黑暗種子的邪神……

    「嘿嘿嘿……你們……真的以為……邪神……是神嗎……」

    弒月魔君滅亡前的那句話忽然響盪在茉莉的腦海之中,讓她眉頭驀地一沉。

    「對了,那天被你毀掉的婆羅花,就是她給的。」雲澈說著,臉上露出些微促狹。

    茉莉別過臉去,輕哼道:「你明知道我沒有毀掉它。」

    「哈哈……」雲澈笑了起來:「所以我和你說過,你那天的話,還有當年離開時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我們魂體相依那麼多年,我又怎麼會不知道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茉莉呼吸微亂,隨之輕輕說道:「你的身上有很多絕不能被他人發現的秘密,但你卻偏偏出現在這東神域最有可能暴露你身上秘密的地方。所以,那日,我只能全力趕你走,你多停留一瞬間,都會多一分的危險。沒想到,得到的卻是截然相反的結果。」

    「我知道。」雲澈點頭:「其實,那天只要能見到你,不需要你說任何一句話,我自己就會棄戰離開宙天界。或者,你傳音讓我到一個更合適的地方等待,我都絕不猶豫。可是……你那天說的實在太決絕,我即使不相信,但依然很害怕,害怕如果不拼盡一切得到封神第一,就真的再也見不到你了。」

    茉莉目光側過,不讓雲澈看到她眼眸深處閃過的凄然,她輕輕道:「你見到我之後,真的就會就此離開,再也不回神界了嗎……你不會。」

    「……」雲澈胸口起伏:「你這次,還會趕我走嗎?」

    茉莉搖頭:「情勢已經完全不同,現在的你最不該做的,就是回去。」

    「如今的你已經太耀眼。在你之前,東神域這一代最耀眼的兩人,是聖宇界的洛長生和琉光界的水媚音。他們的耀眼之處,一個在於天生異體,一個有著無垢神魂。他們的身後,分別有著強大的聖宇界與琉光界。」

    「而你,如今的光芒遠勝過他們,卻沒有足以自保的實力和足以保你的勢力,就像是一枚無主的明珠,必會引來無數的覬覦和搶奪。而最可怕的一點,是你身上有著太多連王界都無法理解的東西,『天道之子』雖是勉強解釋你身上的種種異處,但『真神預言』,卻可以讓王界因你而做出遠非你所能想象的瘋狂舉動……」

    「你根本無法理解『真神』二字對於王界而言意味著什麼。」

    雲澈:「……」

    「現在,所有人都想知道你究竟出身何處,那個地方又隱藏著怎樣的秘密竟會誕生你這個『天道之子』。如果被他們知曉你出身『藍極星』,那麼,無數的目光都會投向這個星球,其存在過鳳凰、金烏、龍神傳承的痕迹都會被發現,會讓他們更確信這個渺小的星球必定存在著天大的秘密……對藍極星,對那裡的人……尤其是和你有關的人,後果,無疑是萬劫不復!」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茉莉在心中輕念著。

    「這些,我都知道。」雲澈說道。

    「知道你還這麼做!」茉莉難抑激動,聲音高了數分,但隨之,她的眼眸又變得一片凄迷,似自語的輕聲道:「你總是這樣……一直都是這樣……」

    「雲澈,你絕對不會捨棄自己在意的事物……而這,也是你最大的性格弱點。」茉莉閉上了眼睛:「你會為了泠汐去屠焚天門,會為了雲家而直面淮王,會為了我用命去摘殘缺的婆羅花……你又怎麼可能會願意放棄你在藍極星的一切。」

    「可是,現在的你,又該怎麼回去……」

    「我……其實已經想好了一個辦法。」雲澈有些猶豫的道。

    茉莉瞬間側目:「什麼辦法?」

    雲澈伸出手裡,從天毒珠中取出空幻石:「用它。」

    「空幻石?是彩脂給你的那一顆?」

    「呃……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來這是小……彩脂特意留給我的。」對於「小茉莉」居然是真的是茉莉妹妹這件事,雲澈依然有些轉不過神來:「空幻石可以在任意空間進行瞬間轉移,且不會留下絲毫可以被追蹤的痕迹。」

    「所以呢?」

    雲澈繼續道:「一個月後,我就會和其他『天選之子』一起,進入宙天珠內的宙天神境。那既然是宙天珠的內部神境,就自然不會被任何人所窺探,進入之後,當然也無法自行脫離。所以,我準備在進入宙天神境之後,在裡面留下已死的假象,然後以空幻石脫離宙天神境,再回去藍極星。」

    茉莉:「……」

    「如此,我死在宙天神境的假象,加之我再未從宙天神境中出來,神界的人也就不會懷疑我已消亡。」

    雲澈說完,微微有些忐忑道:「應該……可以成功吧?」

    「你太天真了!」茉莉搖頭:「玄神大會的預選便是投影在宙天珠內進行,它制定規則,決定結果,足以想象它的靈性何其之高!你就算真的可以瞞過其他所有人的眼睛,你斷然不可能瞞過宙天珠!如今的宙天珠雖是無主之物,但畢竟一直甘願為宙天界所用,你就那麼確信它不會告知宙天界此事?」

    「……宙天珠畢竟是玄天至寶,它這個層面的東西,應該不屑於打這種小報告吧?」雲澈有些心虛的道。

    「好,就算如此。」茉莉纖眉緊沉:「你回到藍極星之後,真的會再不來找我,真的會就此永遠割捨你在神界的一切嗎?」

    「……」雲澈嘴巴微張,雙手猛的一緊。他當然不是沒有想過這件事,但,那忽然降下的九重雷劫讓他名震天下,卻也將他逼到了從未想過的「絕境」,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方法。

    「還有,你回到藍極星后真的會就此安心嗎?夏傾月和夏元霸的母親明顯是神界之人,她在蘇醒記憶和力量後為什麼會選擇離開,而且再未回去?」

    「你在神界的這幾年,應該聽說過,論及隱匿氣息,普天之下,沒有人能勝過我。但當年只因剎那疏忽,我還是被獄蘿所察覺。」

    「你如今的玄力已入神道,在下界本就極為惹眼。經過封神之戰,東神域最頂級的強者也都牢牢記住了你的氣息,你除非自廢玄力,否則,一旦『萬一』發生,便會引發最可怕的後果。就算真的沒有發生,你也會一直活在戰戰兢兢之中,你當真願意如此嗎?」

    茉莉的話,每一個字都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最直白,最殘酷的事實。

    在雲澈九劫驚世之後,茉莉為他的今後思及了很多很多。雲澈即將面對的是什麼,她遠比雲澈自己要清楚的多。

    藍極星會如何,對她自己而言毫無所謂,哪怕整個星球隕滅,她也不會皺半下眉頭。但她清楚那對雲澈意味著什麼。

    「茉莉,你是不是……想對我說什麼?」雲澈問道。

    茉莉看著他,字字沉重:「如果,你想保住自己,保住藍極星,那麼,你必須,也唯一要做的事,就算變得足夠強大!強大到讓神界所有生靈敬你、忌你、懼你,強大到只有你能掌控他人的命運,而任何人都無法掌控你的命運……就如你在天玄大陸和幻妖界一樣!」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