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算了,隨你吧。”

    朝夕不離兩年多,千葉影兒對雲澈的脾性早已熟知。看着他此時的樣子,知道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勸的動他。

    而以他們兩人的隱匿之力,只要不強行作死,暴露的風險的確微乎其微。畢竟,逆淵石的隱匿無人可窺破,而云澈……先不論外貌聲音的完美變更,在三方神域的認知中,他並沒有暴風之力,修爲,也斷無可能在短短兩年之中成就中期神君。

    若非她一直在雲澈之側,連她都絕對不會相信。

    千葉影兒身上玄氣變化,已將氣息壓制至和雲澈等同的神君境四級,就在她準備改變髮色時,雲澈卻忽然道:“頭髮不用變,這樣剛剛好。”

    千葉影兒:“……”

    шшш ●ттkan ●¢○

    ————

    灰白的天空,兩個人影緩緩飛至,只是速度很慢,氣息也儘可能內斂。

    這兩個人,正是宙天神界的祛穢尊者的和宙天太子宙清塵。

    “少主,雖然主上早已給了你關於此地的記憶,但親臨太初神境尚是首次。這裏危險重重,異獸衆多,切記不要離我太遠。”祛穢反覆的叮囑道。

    宙清塵看着遠方,卻是微笑道:“父王讓我來此,是爲了歷練。若過多依賴於祛穢叔叔,豈不是有違初衷。”

    “話雖如此,少主的安危終歸是重過一切。畢竟,少主身上所擔負的,可是宙天,乃至東神域的未來啊。”祛穢道:“不過,少主雖玄道天賦絕佳,但從未真正經歷過險境,這方面的實戰閱歷的確淺薄,眼下,是個最好不過的歷練之地。”

    “所以,在這期間,除非有生命之危,否則,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不會相助,如此可應少主之意?”

    “這樣再好不過。”宙清塵頷首,又問道:“祛穢叔叔,父王身上究竟發生了何事?兩年前,他還屢屢訓誡我心性和閱歷都極爲淺薄欠缺,但這兩年卻又頻頻表現出欲將界王之位和力量傳承於我的意願。”

    “我自知距父王的期待還差的很遠很遠,無論界王之位還是力量,都無資格勝任……但父王之意越來越明顯,卻又從不願對我說起緣由。”

    祛穢僵硬的面孔難得露出一絲不明顯的淡笑:“少主閱歷的確還有些淺薄,但無需如此妄自菲薄。若少主不足夠優秀,又豈會被主上擇爲繼承者。至於主上的異狀……”

    他微微皺眉,道:“主上一生剛正,最輕視的便是背信棄義。但當年他對邪嬰出手,終究是有負雲澈……即使之後雲澈暴露魔人之身。”

    “之後藍極星被月神帝所滅,無數生靈葬生,主上亦將此罪孽歸於己身。這些年,他的心魂都被深困於此吧。”祛穢一聲嘆息:“也或者,是主上真的累了。”

    “唉。”宙清塵同樣一聲嘆息,道:“毀清譽而滅邪嬰,毫無私心,保下的是整個神界的安生。世人無不讚譽,唯獨父王自己……”

    “主上之偉,當世無二。”祛穢看着宙清塵,道:“主上聖名,當被萬世銘記,少主在承過界王之位後,亦要承過主上之志啊。”

    “我會的。”宙清塵道,從祛穢的話中,他聽出了什麼,忽然沉默了好一會兒了,又一次問道:“祛穢叔叔,父王他……是真的要將力量傳承給我嗎?”

    從很多年前開始,宙清塵便在期待着這一天,也在爲這一天而努力。但,這一天卻又來的實在太早,太突然,讓他始終難以相信,無所適從。

    太初神境的氣息特殊,對靈覺的壓制遠遠超過神界。當初雲澈第一次被帶來此處時,夏傾月就和他說過。

    因而,無論祛穢,還是宙清塵,都絲毫沒有察覺到,兩個身影已靠近到他們五里之內。兩人的交談聲,也清楚的落到了對方的耳中。

    “宙天要傳位宙清塵?這可真是稀奇。”千葉影兒倒是頗爲驚奇:“全神界都知道他親手抹掉了邪嬰隱患,聲威之盛正值巔峯,卻要在這個時候傳位他的廢物兒子?”

    雲澈沒有說話。

    祛穢轉身,向宙清塵道:“我知道此事對你而言太過突然,就連我們,至今依然都有些無措。但主上卻似是心意已決。而且,今日到來太初神境,歷練,只是目的之一,你可知爲何此番,會有太垠、逐流兩位尊者暗中隨行?”

    “太垠和逐流!?”千葉影兒金眉猛的一沉。

    “守護者?”雲澈道。

    “對。”千葉影兒道:“太垠尊者,宙天守護者排位第六,一個九級神主,空間法則的造詣登峯造極。逐流尊者,宙天守護者排位第十三,一個八級神主,是衆守護者中,除無垠之外,另一個最擅長空間之力的人。”

    說完,千葉影兒低聲自語:“只要不作死深入,有一個守護者在側,便足以保宙清塵萬無一失,爲何竟出動兩人……既然出動了兩個守護者,又爲什麼要讓祛穢跟在一旁。”

    “你剛纔說,他們是衆守護者中,最擅長空間之力的兩人。”雲澈沉聲道:“很可能,他們的首要目的,並不是保護宙清塵。”

    “難道太垠、逐流兩位叔伯,並不是純粹爲暗中護我而來?”宙清塵道。

    “少主安危自然重過一切,但另有一重要之事。”祛穢目掃四周,壓低聲音道:“宙天神靈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探知一番太初神境。而就在半月前,主上將宙天神靈的神識引入太初神境時,察覺到了一線極爲高等的氣息。”

    以宙天珠這般存在,能讓它的神識判定爲“高等”,且直接捕獲的氣息,當然絕非尋常。祛穢緩緩道:“是太初神果的氣息。”

    “太初神果!?”宙清塵頓時失聲驚吟。

    雖然祛穢在刻意壓低聲音,雖足夠讓雲澈和千葉影兒聽的一清二楚……何況宙清塵那一聲驚喊。

    兩人對視一眼,都察覺到了對方那一瞬的靈魂悸動。

    太初神果,正是他們如今最夢寐以求的東西!

    “真……真的是太初神果?”宙清塵無比激動的道,話到一半,纔有意識的將聲音壓下。

    “嗯。”祛穢點頭:“其實,近千年來,宙天神靈無比頻繁的探知太初神境,一個重要原因,便是找尋太初神果的氣息,目的,自然是爲了在你身上實現最完美的神帝傳承。”

    “終於,主上的偉跡得到天憐,在半月前捕獲到了太初神果的氣息。”祛穢繼續說道:“多延一日,便會多一分被他人察覺的風險,主上便行此策,明面上送你入太初神境歷練,以兩位尊者暗中相護,實則,他們會悄然直取太初神果的所在。”

    “太初神果在神界歷史有限的幾次記載,都是在‘太初龍族’的領地。那裏危險之極,父王說過連他都不敢輕易靠近。尤其太初神果結成之時,其靈氣能溫潤龍魂,會得萬龍親近守護……兩位叔伯真的能取到嗎?”

    宙清塵三分忐忑。七分激動……因爲那是太初神果!

    太初神境的資源無數,且都極爲高等,而太初神果,在太初神境這般地方都是神物中的神物。它是由太初神境最核心、最精純的靈氣所凝結而成,雖不及鴻蒙之氣所凝化的天地異寶,但亦相去不遠。

    神界百萬年歷史,曾六度摘得太初神果,均十數萬年方有一次,能遇到一次,便堪爲天賜。

    不要說宙清塵,哪怕諸神帝,都會爲之激動萬分。

    “少主放心,”祛穢似是頗有信心:“主上不便親自出手,否則必引他界注意。而太垠、逐流兩位尊者極擅空間神力,可在被太初龍族察覺前臨近太初神果。取得神果後縱被萬龍所圍,亦可輕易脫身。”

    “神界歷史,太初神果共被諸界摘得六次,其中三次爲我宙天。”說及此言,祛穢臉上不免現出傲然:“此次太初神果的神息在今時再次出現,冥冥之中,似是對主上偉跡的天憐,又似是對少主,對我宙天的成全。”

    “既爲天賜,定可成功。”

    “呼……”宙清塵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道:“難道說,兩位叔伯現在已經……”

    “嗯。”祛穢點頭:“時間算來,無垠和逐流兩位尊者,應該已經臨近太初龍族之地了。”

    遠處,雲澈和千葉影兒同時皺眉。

    “這算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千葉影兒道。

    他們意外得到了焚月王界暗藏萬年的蠻荒神髓,若能再得太初神果,便可融成傳說中有着神蹟之力的蠻荒世界丹。

    只不過,得到蠻荒神髓已是天大的意外,而太初神果,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現在,他們卻親耳確認了太初神境正有一顆太初神果凝成……只不過,就算拋開他們斷不可能匹敵的太初龍族,這枚太初神果,也已被宙天神界早早的發現和盯上。

    如今,兩人極擅空間之力的宙天守護者,更可能已到了太初神果之側。

    雲澈和千葉影兒雖進境神速,但,那是宙天守護者!他們縱然聯手,也絕無可能抗爭其一。若被他們得手,想要奪之,無異於癡人說夢。

    “當然是好消息。”雲澈緩緩道。

    “哦?”千葉影兒美眸轉過。

    “以我們目前的實力,即使知曉太初神果的所在,也沒有取走的可能。但,那兩大守護者卻有可能做到。”雲澈緩慢而低沉的道:“那就讓他們好好賣命,可千萬不要失手。”

    “然後呢?”千葉影兒的脣瓣輕微的勾起了些許。

    “然後不就很簡單了麼?”雲澈雙目遠視着宙清塵:“你說,對他們這些所謂秉持正道,不屑私心的人而言,一枚太初神果,和宙清塵的命,哪一個更重要呢?”

    雲澈的臉上沒有任何的神情,但目光卻透着駭人的幽寒。看着雲澈此時的樣子,千葉影兒的笑意綻開,輕然軟語:“你現在的行事風格,真是越來越來讓我喜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