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彩脂一臉驚訝:「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你儘管教便是。」

    「可是,天狼獄神典很難以修鍊,他學會的第一劍是最簡單的一劍,後面幾劍,沒有天狼神力為基礎,幾乎不可能修成的。就算真的修成了,沒有天狼神力催動,也空有形而無神。」彩脂很認真的說道,畢竟,她是這世上最了解天狼獄神典的人。

    茉莉不為所動:「我說了,你儘管教便是。」

    「唔……可他就算真的全部修成又能怎樣?」彩脂依舊不解:「天狼獄神典絕對不可能外傳的,要是被父王他們知道,只會給姐夫帶來很大的麻煩。」

    「今時不同往日,這一點,我自有辦法,你不用擔心。」茉莉說完,忽然視線一轉,盯向殿門方向,目光瞬間幽冷。

    「他就在最近的星塵殿,你現在就去,我來把這老賊轟走。」

    紅影一晃,茉莉已是消失在彩脂身前。

    「噢……」雖然滿心疑惑,但彩脂還是乖巧的答應。

    …………

    天殺星神殿前,星翎單膝跪拜在地。他的身前,站立著兩個高大的身影,兩人身上毫無玄氣波動,卻釋放著一股讓人不敢直視的無形威壓。

    星神帝星絕空。

    天元星神荼蘼。

    星翎全身緊繃,一動不動。他素知星神帝從不踏入星神殿,非他不願,而是每次都必吃閉門羹。而這次忽然到來,還帶著天元星神,其因顯而易見。

    紅影一晃,茉莉立於殿前,面對星神帝,她的眸光卻是一片冰寒,沒有哪怕一絲的情感,冷聲道:「老賊,你來做什麼!」

    茉莉的如此對待,星神帝早已習慣,他毫無怒色,淡聲道:「我來帶走雲澈,我有些話要問他。」

    「哦?」茉莉星眸微眯,一聲很輕的冷笑:「一個出身低微,修為才堪堪神靈境的人,居然要勞駕你堂堂星神大帝親自來邀請,這可真是稀奇的很啊。你這麼一個連最基本的人性都沒有的無恥老賊,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平易近人了!」

    茉莉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帶著尖刻的嘲諷,星神帝臉色未變,但眉頭卻是稍稍動了動。天元星神荼蘼嘆息一聲,道:「殿下,雲澈此子非同尋常,吾王……」

    「你給我閉嘴!」茉莉一聲冷斥,讓天元星神的聲音戛然而止,她看都沒有看荼蘼一眼,冷冷道:「呵,老賊,你沒過問我半個字,就當著全東神域的面宣稱你將雲澈帶回來是要我親授他星神碎影,雖然你的自作主張讓我噁心,不過嘛……你這次運氣不錯,這個叫雲澈的小子很順我的眼,我已經如你所願,開始傳授他星神碎影,而且會一直教到他融會貫通為止!」

    「不過在這之前,誰都不可打擾!你可滿意!?」

    最後一句話,茉莉說的極重,並帶著濃濃的警告意味。

    星神帝皺眉,聲音依舊毫無波瀾:「你願親自教他自然最好。我只是有些話要問詢他,一天之內,我自會讓人把他送回來。」

    「一天?」茉莉冷笑:「我再說一次,在他將星神碎影融會貫通之前,誰都不可以打擾!別說一天,半刻都不行!!」

    說完,茉莉紅袖一甩,冷然轉身。

    「站住!」星神帝眉頭沉下:「這件事極為重要,容不得你放肆!馬上把雲澈帶出來!」

    「那你大可以試試看!」茉莉沒有回身,但周圍空氣卻驟然冷下,寒徹骨髓。

    天元星神荼蘼伸手拉住星神帝,微微搖頭,然後和聲道:「由殿下親授雲澈星神碎影,本就是吾王之意,殿下如此看重,當然是再好不過。」

    星神帝臉色微微變幻,但終是沒再出口。

    「哦對了,順便告訴你一件事。」茉莉忽然冷冷出聲:「我準備把彩脂許配給雲澈,聽懂了嗎?」

    「你說什麼!?」星神帝和天元星神同時一驚。

    茉莉的眉頭稍稍動了動,她知曉自己這句話必會讓他們驚訝,但,兩人的反應之劇,卻是明顯超出了她的預期。

    星神帝向前一步,滿臉慍怒,茉莉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對他而言可謂石破天驚:「簡直……胡言亂語!」

    「怎麼?你不願意?」茉莉斜眉冷語。

    「哼,這種荒謬之事,我怎麼可能同意!」星神帝沉聲音:「彩脂……許給雲澈?你怎麼會有如此荒謬的想法!」

    「老賊,你好像搞錯了一件事。」茉莉冷笑道:「這件事,我是在『告訴』你,而不是在徵詢你的意見!」

    「我是她的父親,她的婚配大事,當是由我來全權決定!」

    「她的父親?」茉莉星眸之中儘是嘲諷:「憑……你……也……配!?」

    星神帝臉色僵住,噎了整整數息才出聲道:「彩脂不僅是我的女兒,還是我座下的星神,無論如何,都必須聽我之命!這件事,我絕對不許!」

    茉莉雙手抱胸,眼眸微眯,幽幽道:「這可就奇怪了。雲澈雖然出身低微,但他如今可是整個神界都最為炙手可熱的人物,天機預言中的『天道之子』,更有著所謂的真神預言。龍皇想認他為義子,宙天神帝想收他為親傳弟子,梵天神帝更是迫不及待的要將千葉影兒嫁於他……而我說要把彩脂許配給他,你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如此強烈的反對?」

    星神帝臉色稍變,又被他迅速掩下:「雲澈此子未來的確不可限量,若能將他留在星神界,自然是好事。但,彩脂年紀尚小,遠不到論及婚嫁的時候。她又剛繼承天狼神力不久,神力尚未完全融合,豈能因這種事而分心!」

    「再者,彩脂既是星神,又是本王的女兒,她的終身大事,是整個東神域的盛事,必須極盡慎重。雲澈雖然天賦異人,但你對他的出身、品性一無所知……怎能如此草率!」

    天元星神目光微動……到了星神帝這等地位層面,當是惜字如金,他卻是一下子解釋了如此多的言語,已是等於露了些許「破綻」。

    茉莉絲毫不為所動,目若冷刃,聲音低緩:「老賊,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你就算有萬千緣由,也干涉不了此事!我會在母親和姨母的遺位前,將彩脂許配給雲澈,無需你告知天下,無需盛禮擺宴,更不需要你認可和出面,因為你不配!我專門告訴你一聲,已是給了你天大的顏面!」

    「你……」星神帝頭髮瞬間豎起,勃然大怒,但他的手臂卻忽然被一隻手快速抓緊,天元星神向前,笑呵呵的道:「此事太過突然,也難怪吾王如此激動。不過,殿下此舉,細想之下卻是難得的一件美事。雲澈九重雷劫之身,亘古未有,而若論容貌、修為、地位,東域女子之中,無人可及梵帝神女,連她都欲下嫁雲澈而不得,若彩脂殿下能和雲澈結得良緣,對我們星神界而言,自是好事。」

    星神帝眉頭大動,他深深看了天元星神一眼,終是沒再說話。

    「只是,連梵帝神女都被雲澈所拒,殿下欲行此事,怕是最大的阻礙不在吾王,而是雲澈。」

    「哼,這就無須你們操心!」茉莉冷冷道:「雲澈已經答應了!」

    「……?」天元星神面露驚愕。

    「雲澈以重劍為器,而世間最強的重劍劍訣,當屬『天狼獄神典』。我告知他娶彩脂為妻,便可得彩脂傳授『天狼獄神典』,他豈會有拒絕的理由!」

    星神帝臉色再變,出口時已是低吼:「天狼獄神典是天狼神訣,豈可外傳,簡直……」

    「我配合『儀式』的第三個條件,便是你對這件事永遠閉嘴!」茉莉的眸光再度冰寒數分:「老賊,你最好認識清楚,『儀式』的主動權不在你的手上,而是在我的手裡!你若敢出爾反爾,我有無數種方法讓你的野心永遠化為烏有!」

    不等星神帝有半個字回應,茉莉身影一掠,帶著瞬逝的寒風消失在兩人面前。

    星神殿門自始至終緊緊閉合,拒絕任何人的踏入……哪怕星神神帝。

    「豈有此理!」星神帝面孔抽搐,全身發顫。普天之下能讓他如此盛怒卻又發作不得的,也唯有茉莉。

    「星翎,你退下,剛才的話,一個字都不許泄露出去。」天元星神道。

    星翎一聲不吭,遠遠退開。

    「唉。」天元星神荼蘼一聲輕嘆,道:「吾王,你動怒了。」

    「你為何不讓本王阻攔此事?你明明知道彩脂……」星神帝話說一半,胸口重重起伏。

    「『儀式』將近,我們等待這一天,已經太久太久了。」天元星神緩聲道:「這場『儀式』,不僅事關吾王,還事關星神界的未來,容不得半點差錯。」

    「如今,距離『儀式』只余最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萬事皆備。梵天神帝欲將神女下嫁雲澈,這已是神界皆知之事,而你對彩脂殿下許給雲澈一事若是無比激烈的反對,很有可能會讓茉莉殿下生疑。若被她因此察覺『儀式』的『核心』是彩脂殿下,將會萬事皆休。」

    「……」星神帝默然。

    「在事關吾王與星神界未來的『儀式』面前,萬事皆可退讓,任何可能引發意外的因素,都絕不該存在。」

    星神帝胸口連續十幾個起伏,才終於平靜下來,他微微閉目,低聲道:「你說的沒錯,『儀式』之外,皆是小事!」

    荼蘼頷首,道:「還有一事:天毒星神的神力已經歸位,是時候開始尋找下一個契合者了。」

    「此事,也在儀式之後再說吧。」

    星神帝轉過身去,竟是不再堅持要將雲澈帶離,直接離開。

    天元星神抬首,看著星光浮遊的上空,蒼老的眼瞳中閃動足以穿破滄桑的神芒:「『時辰』將至,『儀式』若成,吾王將神臨天下,無可匹敵。星神界亦將成為耀世之星,睥睨諸世。」

    「這一日,終於要到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