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殺星神專屬的星塵殿中,彩脂和雲澈四目相對,兩人俱是一臉糾結。

    「你姐說……讓你教我天狼獄神典。」雲澈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先前和茉莉學總訣和第一劍也就罷了,但現在可是站在真正的天狼星神面前……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知道啦。」彩脂小聲嘟囔:「也不知道姐姐怎麼想的。」

    「不過姐夫,我可要先提醒你,天狼獄神典是十二星神的神訣中最難以修成的,不要以為你領悟了總訣,修成了第一劍,就以為可以很輕鬆的修成後面的劍訣,第一劍只是最最基礎的起手式,姐姐說你在這裡只有十五天的時間,這一點時間,你能不能稍稍領悟第二劍都很難說。」

    「這個……我盡量努力。」雲澈揉了揉額頭,星神神訣絕不可外傳,但他從彩脂身上並沒有察覺到任何排斥的情緒,很顯然,彩脂平時是真的很聽茉莉的話。

    「話說,你怎麼還叫我姐夫?」

    「哼,我樂意。」彩脂哼道:「連姐姐都不反對,你難道還有意見啊?」

    「嗯?你姐姐不反對?」雲澈面露驚訝,隨之眸中閃過一抹異光:「她真的不反對你喊我姐夫?」

    「對啊!」

    「那……她平時和你提起我時,都是怎麼說我的?」雲澈心底泛起波瀾,滿是期待的問道。

    彩脂星眸一轉,都不用思索,脫口而出:「姐姐和我說過你的很多很多事,姐姐最常說的,就是你是個超級大白痴,固執、自戀、自以為是、不聽話,還是個為了女人不顧命,連自己門下的弟子師伯師叔都調戲的超級大色魔!要我以後遇到像你這樣的人一定要躲的越遠越好。」

    「……」雲澈的臉瞬間黑了下來,忿忿道:「污衊!**裸的污衊!我怎麼可能會是這種事人!」

    「是這樣嗎?」彩脂眨了眨眼睛,小聲自語起來:「小姨子的屁股是一半是姐夫的,好像有人和我說過這樣一句話……要不要告訴姐姐呢?」

    「~!@#¥%……」雲澈瞬間敗下陣來,弱弱的道:「難道茉莉就沒和你說過我的什麼優點嗎?」

    「優點?」這次,彩脂很認真的想了好一會兒,才眸兒一亮:「有啊有啊!姐姐說你最大的優點就是運氣好,遇到了她,不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雲澈的聲音有些哆嗦了起來:「要不……我們還是說一下天狼獄神典的事吧。」

    看著雲澈露出的窘態,彩脂比寶石還要清亮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調戲」成功的得意,她笑眯眯的道:「好!你已經領悟了總訣和天狼第一劍,那我就從第二劍開始教你,」

    「姐夫,看好了哦!」

    彩脂後撤一步,小指為劍,虛空點下,星眸之中藍光微閃。

    嗡————

    一聲沉悶的響動,無際的星塵殿瞬間風起雲湧。雲澈的眼前,一隻深藍巨狼張開足以覆天的大口像他撲至,他全身衣袍鼓起,衣帶長發甩向後方,就連靈魂都似已被帶的離體而出……唯獨他的身體像是被無形之力釘死在地上,一動不能動。

    又是下一個瞬間,一切皆消散無蹤。雲澈頭髮和衣帶飄下,眼前是彩脂那張天使般純美,精靈般靈動的臉頰,她笑嘻嘻的道:「這一劍,名為『蠻荒牙』,看清楚了嗎?」

    「……」雲澈許久無言。

    彩脂這一劍,沒有動用任何的玄力,僅僅只是劍勢……而劍,還是她的小指。

    他全力轟出的天狼第一劍,在這沒有玄力,空有劍勢的一劍前,都渺小如滄海之下的一粒微沙……但,雲澈震撼之餘,卻也並沒有不可接受感。因為眼前笑意盈盈,讓人會不禁生出呵護慾望的少女,卻是真正的天狼星神。

    雖然,如今的彩脂還只是一隻「幼狼」,但依舊是世間最高層面的存在。

    「蠻荒牙。」雲澈輕念了一遍這個名字。

    彩脂手兒一轉,小指輕點,一抹微光飛入雲澈的眉心:「這是天狼第二劍的劍訣。天狼獄神典每一劍的玄氣運轉與劍勢釋放都極為複雜,而且很難駕馭和操控,要是不小心的話,還會反傷自己。尤其你還沒有天狼神力為基礎,要修成就更加難了。總之不要急於求成,先好好領悟劍訣,等你……唉唉唉?」

    彩脂話未說完,卻見雲澈閉著眼睛,手臂伸出,身上玄氣涌動,小指晃動著微小的弧度,一抹劍勢從無到有,緩緩生成。

    「我剛說了不要急於求成,你怎麼……」

    雲澈的玄氣一定,小指忽然點下。

    嗡!

    一股氣浪以雲澈的小指為中心猛烈盪開,帶起彩脂的七綵衣帶輕盈飄蕩。

    彩脂的聲音戛然而止,小口張成大大的「〇」形。

    雲澈的眼睛睜開,輕舒一口氣,自言自語道:「的確有些難,而且意境之上,要明顯超過第一劍。」

    彩脂盯著他,忽然說道:「原來姐姐已經教過你這一劍!」

    「呃?沒有啊!」雲澈不明所以。

    彩脂明顯不信:「那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施展出來!」

    雲澈剛才那一劍,分明已經有了「蠻荒牙」的近乎兩分威勢。

    從她將第二劍的劍訣印入雲澈心魂,到雲澈剛才忽然釋放的那一「劍」,也就隔了短短不到十息!

    單單頓悟劍訣,十天半個月,甚至十年八年都是正常,之後還要將頓悟的劍訣與自己的身體與玄氣「融合」。

    而雲澈才隔了十息,居然就直接勉強施展了出來。

    「這個……雖然有點難,但也不是特別難吧?」雲澈一臉無辜的反問道,說話間,他眉頭一動,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又有了新的領悟。

    手臂再出,依舊是以指為劍,一股氣浪攜著愈加完整的劍勢猛烈盪開。

    彩脂的嫩唇再次張成「〇」形。

    這一次,分明已有了三分威勢!

    而且,她隱隱聽到了一瞬的狼哮之音。

    第二次施展后,雲澈的眼睛再度閉合,眉頭也微微緊起,全身氣息盡斂,一動不動,竟是忽然就進入了「頓悟」狀態。

    彩脂獃獃的看著他,瞠然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個怪物。

    她曾不止一次的聽茉莉提及到雲澈的悟性極其之高,到了此刻她才知曉,雲澈的悟性豈止是「極高」,根本就是……不可理解!

    雲澈的這一次頓悟,持續了三個時辰,當他睜開眼睛時,一抹奇異的精芒閃過,手臂抬起,劍勢涌動。

    「用劍!」彩脂忽然道。

    朱芒一閃,劫天劍已現於雲澈手中,瞬間盤動起浩瀚劍威。

    …………

    …………

    「蠻荒牙!!」

    一道巨大狼影在雲澈身上閃現,雖只有一瞬間,卻讓空間為之震蕩,劍威亦在這一瞬達到頂點。

    劫天劍帶著天狼噬世般的威勢,直轟彩脂。

    彩脂手指伸出,輕輕一點,霎時,劫天劍所有的劍威劍勢完全消散無蹤,就連雲澈的身形也定格在空中。她瞪大無辜的眼睛,星眸異彩閃閃:「姐夫,你真的好厲害。」

    一根小指頭瞬間化解對方的全力攻擊,口中還誇讚對方厲害……

    雲澈在空中翻滾,落在地上。他口中劇烈喘息,身體更是如散架一般,但眼中卻閃動著興奮的光芒。

    因為剛才那一劍,他終於轟出了完完整整的「蠻荒牙」!

    彩脂的誇讚,也是因為如此。此時,距離她開始傳授雲澈這一劍,只過去了不到一天的時間。

    十息領悟,不到一天便修鍊至圓滿……而這,絕非是什麼普通的玄功玄技,而是世間最頂級,最難領悟與修鍊的重劍劍訣!

    此事若是公開,從星神界到整個東神域,都絕不會有人相信。

    若說缺憾,那就是雲澈沒有天狼神力,他施展的天狼之劍,註定缺少「神韻」。

    除非……

    「你現在已經完全修成天狼第二劍,剩下的,便是通過長久的修鍊,來達到隨心駕馭的境界。」

    彩脂掩下心中的震蕩,雙臂攏胸,臉色肅然,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那麼,我現在便教你第三劍!」

    「好!」雖然全身酸痛疲憊,還有反傷之下的內創,但云澈沒有任何猶豫,馬上應聲。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縱然沒有「神韻」,天狼獄神典的威力依舊強橫無比,最基礎的第一劍「天狼斬」便曾是雲澈極為依仗的絕殺之劍,而第二劍「蠻荒牙」,其威其勢,都要遠勝天狼斬。

    而天狼獄神典一共七劍,對於後面的五劍,雲澈自是有著極高的期待。

    「第三劍,名為『天星慟』。」

    「……」這個怪異的名字,讓雲澈微微一愕。

    「第一劍天狼斬,第二劍蠻荒牙,算是天狼獄神典的基礎劍式,而從第三劍開始,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天狼之劍』。」彩脂的雙手緩緩舒開,眼瞳中泛動著雲澈從未見過的神光:「因為從這一劍開始,不但要有形、勢、威、神,還要有『意』!」

    「意……哪一種意?」雲澈問道。

    「恨意!」

    「……」雲澈頓時愣住。

    劍意或飄渺、或鋒利、或浩瀚、或霸道、或空無……他從未聽說過,哪一種劍的劍意是「恨意」。

    「在諸神時代,天狼星神在位列星神之前,曾被魔族所俘,封入九幽魔獄,受到無盡折磨,生出無盡怨恨,後來,他的執念與怨恨衍生出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這股力量讓他破獄而出,並憑一己之力脫離魔域,逃回神界。」

    憑一己之力逃出魔域,其強大可想而知。

    「而這股執念與怨恨之力,便是後來的『天狼獄神典』。」彩脂繼續說道:「後來,他的怨恨被凈化,並位列十二星神之一,但,其『天狼獄神典』卻也因此失威,唯有怨恨之火重燃時,才會恢復曾經的神威……一旦怨恨之下的神威迸發,其他十一星神無一是其對手。」

    「所以,天狼星神還有一個稱號——怨恨之神。而怨恨是負面情緒的一種,因而,天狼神力也被認做是最接近『魔』的神力。」

    彩脂聲音微頓,然後忽然笑了起來:「姐夫,說不定有一天,我就會墮落成魔哦,嘻嘻。」

    彩脂眼眉彎翹,笑的格外嬌甜,但不知為什麼,雲澈的心臟像是忽然被什麼撞擊,狠狠抽動了一下。

    「哼,不跟你說笑啦。」彩脂恢復認真的樣子,小指橫起:「我先給你演示這一劍,要看仔細了哦。」

    …………

    …………

    星塵殿,一個遙遠的角落,茉莉一直默默的看著他們,目光從未移開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