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砰!

    又一隻巨型玄獸被雲澈和宙清塵合力轟殺,千葉影兒向前,手指一劃,無比熟練的將其氣息未散的玄丹完好取出,直接收起。

    “千影姑娘的手法漂亮的很,看來兩位的確經常來此。”宙清塵讚歎道。這已經不知是他第多少次誇讚千葉影兒……雖然從來沒有得到過她任何的迴應。

    “取玄丹這種事,她的確做的不錯。”雲澈口中似乎也在讚許,卻是聽的千葉影兒冷冷一哼。

    “說起來,塵兄第一次到來此地,卻無論何等資源都分毫不取,眼中也毫無慾念。”雲澈微微一笑,看着宙清塵道:“單說這些神君古獸,其皮毛亦是無價之珍,卻絲毫不能入塵兄之眼,看來塵兄的出身定是高貴非常。”

    宙清塵微笑,他沒有否認,目光又不自禁的瞥向了千葉影兒,看着她的背影道:“我與凌兄弟意氣相投,相處甚歡,實不想欺瞞。論及出身,我的確稱得上‘高貴’二字。但,再高貴的出身,身體也都是由血骨皮肉堆徹而成,靈魂也塞滿了相同的七情六慾,本質上,又有何分別。”

    “相反,我倒是有些羨慕凌兄弟。”

    “羨慕我?”雲澈側目。

    宙清塵笑了笑,沒有回答,但眼神微微飄忽。

    “莫非,塵兄是羨慕我身邊有一個這樣的女子相陪?”雲澈忽然道,臉上似笑非笑。

    宙清塵的神情猛的怔住。

    “我先前一直好奇,如塵兄這般修爲高絕,一言一行皆高貴非凡的人,爲何會主動要與我們同行。”雲澈笑着道:“後來我注意到,塵兄的目光,總會是有意無意的落在千影身上,每次遭遇太初玄獸,塵兄出手時,都會第一時間封死她所在的方位,以免她遭遇任何可能的危險。”

    “而且……”感覺到宙清塵稍稍侷促了些許的氣息,雲澈暗中冷然,繼續道:“塵兄對她的誇讚,未免也太多了。”

    宙清塵避過目光,隨之笑着搖頭:“凌兄弟真是心細如髮,讓你笑話了。”

    “這麼說來,塵兄還真是對她有意?”雲澈面露訝異,斜了一眼千葉影兒,而後者離的很遠,似乎並不會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宙清塵卻是搖頭,隨之忽然仰首望天,幽幽一嘆,道:“凌兄弟,你覺得……這世上最難的事是什麼?”

    雲澈沒有回答,很是隨意的道:“這個問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我想先聽聽塵兄的答案。”

    宙清塵閉上眼睛,聲音變得有着綿長:“我的出身頗爲特別,很小的時候,我就被告知有着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樣的身份,但同時亦將揹負着‘使命’。我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是‘正道’,而最不該有的,便是‘慾望’。”

    雲澈:“……”

    “也是因此,我一直都是個慾望感極低的人,對待一切都唯有平和,對任何形式的爭鬥都難有興趣。”

    “後來,我到了婚配之齡,我的父王、族人爲我找了很多的人選,但……或許是因修心所致,我對女子始終無感,哪怕偶有好感,轉目便會忘懷消散。我本以爲會一直如此,直到有一天,我見到了一個人……”

    “凌兄弟,”宙清塵問道:“你相信……這個世界上,存在着讓你只需一眼,便會銘心一生的人嗎?”

    “不信。”雲澈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

    當年,他墜落棲鳳谷,昏迷前對鳳雪児的驚鴻一瞥……輪迴禁地,神曦散去光霧剎那的心墮魂離……

    曾經有過,且一生都會刻印心間。但她們都不在了……而以後不會再有,永遠也不會再有。

    “我曾經也不相信,但那個人……”宙清塵的聲音出現了輕微的戰慄,他的五官亦在不自覺的收緊:“我只是遠遠的看了她一眼,卻像是忽然墜入了永遠無法醒來的夢魘一樣。”

    “是麼?”雲澈道,似乎不以爲然。

    “凌兄弟,我明白這些話聽來有些可笑。”宙清塵道:“但……若有一天,你窺到一眼她的真顏,你就會明白這種‘夢魘’是什麼。即使……她沒有一絲的笑顏,那雙眼睛只有冷漠,甚至還有一些的嘲弄,依舊會將你永遠禁錮在‘夢魘’之中,任何人都無法逃脫。”

    “這樣啊……”雲澈伸手觸了觸下巴:“如此說來,對塵兄而言,世上最難的事,就是釋懷這個人?”

    “對。”宙清塵道:“我曾經試過無數種方法,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擺脫。即使她某一天竟成爲……”

    他的話戛然而止。

    雲澈微笑道:“能讓塵兄這樣的人物如此,我着實好奇那個女子到底禍水成什麼樣子。”

    “我反倒希望凌兄弟永遠不要見到她。遇到心悅之人是幸事,而遇到她……卻是劫難。”宙清塵吐了一口氣,然後說了一句很輕的話:“這個世上,也從來沒有人配得上她,哪怕只是她的一眼溫情。”

    “並不一定。有些女子,只是看似傲慢而已,實則嘛……”雲澈雙手枕在腦後,一臉笑眯眯,後面的說卻沒有說出來。

    宙清塵笑着搖頭,目光遠遠看着千葉影兒:“千影姑娘和她有頗多相似之處,所以就不自禁的想要多看她一段時間。也算是一種……”

    他自嘲的笑了笑:“些許可憐的寄託吧。”

    “原來如此。”雲澈道:“不過,我對她一直疏於調教,在外很是不懂禮數,塵兄勿怪。”

    “無妨。”宙清塵道:“對不相識,卻主動接近之人,當保持這樣的疏遠和戒心。而且……就連這一點上,她們也同樣有一點相像。”

    遠處,千葉影兒看着前方,靈覺默然搜尋着宙天守護者的氣息,宙清塵的聲音清晰的被她收入耳中,但她沒有對之有任何的反應,哪怕一聲冷哼。

    遠處,祛穢一直遠遠的跟着他們。他感覺到雲澈和千葉影兒對宙清塵沒有任何的企圖,反而保持着距離和戒心,這反倒讓他徹底放下心來……畢竟,是宙清塵主動要和他們同行。

    宙清塵的話,他同樣聽在耳中,自言自語道:“梵帝的妖女,當真是害人不淺,希望她真的已經死了。”

    宙清塵回神,似乎不想再這件事上繼續下去,轉移話題道:“凌兄弟,對你而言,這世上最難的事又是什麼?”

    雲澈閉目,道:“大概是分清善與惡吧。”

    “哦?”宙清塵面現疑惑:“凌兄弟爲何會糾結於此?”

    “對塵兄而言,何爲善惡?”雲澈反問。

    宙清塵想了想,道:“善有很多種,雨露仁心,皆爲善。世有無數小善,而大善卻鮮少有之。”

    “塵兄眼中的大善,是指什麼?”雲澈看似隨意的問道。

    “我有一敬重之人,”宙清塵有些感懷的道:“他爲保世之安寧,不許逆己原則,毀己承諾,污己清譽,甚至曾要對方取己之命來平息其憤,這是我生平至此,所目睹過的最大的大善。或許這個世上,再無人可做到如他這般。”

    “那惡呢?”雲澈問。

    “惡亦有萬萬千千。”宙清塵道:“父親曾教導於我,世無純粹的惡,很多惡可以被扼殺於萌芽,很多惡可以被感化救贖。不過,要說不可存世的惡,當屬北域魔人。”

    宙清塵這番話,雲澈真是一丁點都不覺得奇怪,他轉目道:“這麼說來,對塵兄而言,魔人便意味着不可容世的惡?”

    “那是當然。”宙清塵道:“魔人是被扭曲了人性的異端,黑暗玄力亦是不該存在的負面之力。若世上能永遠抹去黑暗玄力的存在,再無魔物魔人,不知會少多少的陰暗和劫難。”

    他看了雲澈一眼:“凌兄弟難道不如此認爲?”

    他的話意顯然在說……這不是最基本的認知和常識嗎?你爲何會有這種疑惑?

    雲澈笑了笑道:“我忽然想到一個有趣的問題,你說……一個拯救了世界的魔人,他算是惡人呢,還是善人呢?”

    “哈哈哈哈,”宙清塵笑了起來:“的確是個有趣的問題……”

    只是話剛出口,他笑聲忽止,神情一下子變得有些複雜……他想到了一個人,然後用很輕的聲音道:“魔人。是不可能有救世的善念的。但一個救世的人如果墮落成了魔人,那麼,他更不能被容世。因爲,他會比普通的魔人更可怕。爲善時能救世,爲魔時,說不定就能禍世。”

    “原來如此。”雲澈點頭,似乎在認同他的話,笑呵呵的道:“看來,只要要成了魔人,無論他曾經做過什麼,都是決不能存世的異端。塵兄之所見,深得我心。”

    “說起來,”雲澈接着道:“聽聞這兩年,東神域一直都在全力追剿一個名爲‘雲澈’的魔人。他曾是你們東神域的天之驕子,連我在南神域都聽過他的聲名,但他再怎麼驕子,也終究只是一個後起小輩,而爲了追剿他,聽聞東神域各大王界都不惜傾巢而出,這到底是爲何?”

    宙清塵臉色稍緊,他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甚至不想回憶起雲澈這個人。

    而就在這時,雲澈和千葉影兒的眉梢同時猛的一動。

    一個層面極其之高,卻又格外虛弱的氣息正快速飛至,從氣息和飛行詭異上感知……對方似乎受了重傷。

    遠處,祛穢尊者面色陡變……只有一道氣息,而且無比的虛弱,還帶着極重的血腥氣,一股森然寒意瞬間襲遍他的全身,他哪顧的上隱匿,一瞬間玄力全開,以最快的速度衝上。

    祛穢忽然現身全速遠去,面色駭人,宙清塵也在這時忽然察知到了那個氣息的到來,他同樣臉色驟變,低念一聲“太垠叔叔”,然後顧不得其他,猛的飛身而起,緊隨祛穢之後。

    “哎……塵兄,你去哪裏?”雲澈一聲叫喊,他和千葉影兒的氣息剎那交流,然後很自然的起身飛起,以並不快的速度跟在了後方。

    太垠尊者全身是血,大半的骨肉裸露在外,像是被人千刀萬剮後又浸泡入了煉獄血池,整隻右臂更是完全消失在了軀體上……但,他畢竟是宙天守護者,哪怕悽慘至此,一路之上那些想要近身的太初玄獸也全部葬身在他的手下。

    他手中牢牢持握着寰虛鼎,以防任何意外的出現,終於,他拖着殘軀,來到了祛穢和宙清塵的所在。

    遠遠看到了那個血紅的身影,祛穢的身型死死的定在了那裏,若不是那獨有的守護者氣息,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那竟是太垠……宙天神界排位第六的守護者!

    “太垠……”直到近在咫尺,祛穢才終於生生回魂,然後沉聲道:“發生了什麼事?逐流尊者呢?”

    太垠尊者重緩一口氣,然後快速吞下數滴靈液,劇烈喘息間,一時無暇開口。

    “太垠叔叔!!”

    宙清塵倉惶的聲音遙遙傳來,隨之身影衝至,看到太垠的樣子,一下子愣在了那裏,和祛穢一樣,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垠靜默的壓制傷勢,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視線之中,他看到兩個人影遠遠而落,滿臉疑惑的看着這邊。

    “放心,他們不是敵人。”祛穢雙手攥緊,又一次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逐流尊者他……難道……”

    兩個四級神君,哪怕是死敵,都不可能有丁點的威脅。太垠尊者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緩聲道:“逐流……隕了。”

    “什……什麼!?”祛穢和宙清塵同時身體劇晃。

    隕落一名守護者,這對宙天神界,對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意味着什麼,他們無比清楚。

    “不過,”太垠一邊調整氣息,一邊急促的道:“幸不辱命……獻給太子的禮物已經得手,我們馬上回去……快走!”

    得手……太初神果得手!

    在逐流已隕的噩耗下,這無疑是個巨大的安慰。祛穢迅速頷首:“好!”

    沒有剎那耽擱,他手掌一揮,一個十丈來長的小型玄舟出現,他一把抓起宙清塵,道:“走!其他的事,回去再說。”

    而云澈和千葉影兒的眼神在這時同時微變。

    宙天從太初龍族手中取到了太初神果,這無疑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也是雲澈設計接近宙清塵的原因。

    但得手後的發展卻和他們預想的完全不同。

    原本,兩大守護者若能取到太初神果,得手歸來時,巨大的好奇心,定會讓祛穢和宙清塵想要馬上一睹神果的真顏和沐浴它的獨有氣息,甚至有可能,他們會直接將神果就此交給宙清塵。

    而有兩大守護者在側,誰又能在這個過程中將之奪走。

    這是雲澈和千葉影兒最好,也是唯一的機會……他們已經離得足夠近,且兩個宙天守護者怎麼可能對區區兩個四級神君有什麼戒心。

    但,死了一個守護者,自身又受到重創,太垠尊者的危機意識明顯達到了極致,不但要馬上離開太初神境,而且完全沒有將神果拿出的意思。

    因爲太初神果在他身上是最安全的,哪怕他已重傷至此,修爲也遠勝宙清塵和祛穢,何況他還有寰虛鼎在手。

    “我明白了。”宙清塵也肅然頷首,道:“容我先向兩位新友道個別。”

    說完,他轉身擡手,快速說道:“凌兄弟,千影姑娘,適有急事,需馬上離開,他日兩位若往東神域,或有再見之期。”

    他的目光在千葉影兒身上停留了整整一息,才終於回身,準備離開。

    雲澈點頭,腳步輕輕向前……但他的手卻被千葉影兒瞬間抓住。

    “我們不是太垠的對手。”千葉影兒低低的道:“宙天的守護者,可遠比你想象的可怕的多。就算現在這個樣子……一樣有將我們反撲至死的能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