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啊!?」彩脂唇瓣瞬間張到了的最大。

    「茉莉……你說什麼?」雲澈幾乎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

    「我說,你們兩個今天在此結為夫妻!」茉莉用更高的聲調,也更加堅定的語氣重複道。

    這次,雲澈聽得清楚到不能再清楚,當場懵逼,他看了一眼身邊目瞪口呆,似乎已經驚傻了的彩脂,有些結巴的道:「你……你在……開玩笑吧?」

    「我像是在開玩笑嗎?」茉莉道,臉上不僅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樣子,且比平時任何一刻都要嚴肅。

    「可是,我和彩脂怎麼能……」雲澈皺眉搖頭,心中十萬分的不解:「我和她……再怎麼也不該結為夫妻吧?」

    他和彩脂兩年前初遇,勉強算是共過患難,自己也承蒙了她不少恩情。彩脂是星神帝之女,是天狼星神,最重要的身份是茉莉的妹妹,他和彩脂兩人,再怎麼也不至於觸碰到「夫妻」二字。

    「為什麼不能?」茉莉凝目問道:「是彩脂配不上你嗎?」

    「不是不是,」雲澈搖頭:「彩脂是星神界公主,還是星神之一,是我根本不可能配的上彩脂。」

    「哼,」茉莉纖眉微沉:「你可是神界眾知的『天道之子』,連千葉影兒都急不可耐的想要嫁你,你又怎麼會配不上彩脂。」

    雲澈一時聽不出這種一種肯定還是不滿之下的暗諷,只能道:「但,這種事情,至少要彼此兩情相悅,而我和彩脂……」

    「那你當年和夏傾月成婚時,也是兩情相悅嗎?」茉莉冷冷反問道。

    雲澈頓時語塞。

    「雲澈,你是什麼樣的人,這世上還有人比我更清楚嗎?」茉莉皺眉道:「好色如命,無女不歡,才二十幾歲就三妻四妾,後宮成群,簡直該遭天打雷劈!」

    從茉莉的話語中,雲澈和彩脂都隱約聽出了咬牙切齒的意味。

    「論相貌,彩脂年紀尚小便已是絕色,將來必有傾世風姿,論出身,她是星神界的小公主,論修為,她是無人不懼的天狼星神。無論哪一點,都不弱於你在下界的妻妾。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可是……」

    「沒什麼可是!」茉莉冷哼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肯定是心裡暗爽還故作扭捏!」

    說完,茉莉用極低的聲音跟了一句:「超級大色魔!」

    雖然聲音很低,但云澈還是聽在耳中,臉色瞬間垮下……這個標籤,這輩子是別想從茉莉心裡摘下來了。

    茉莉的樣子無比堅決,他所有的抗拒,都會得到茉莉更加猛烈的反斥。雖然,這件「婚事」不但極為突然,且格外荒謬,但他知道,茉莉絕不是胡來的人,她會這麼決定,一定有什麼特別的深意。

    稍稍定心,雲澈看著茉莉的眼睛,滿臉認真的問道:「那你至少告訴我……和彩脂你這麼決定的原因。」

    彩脂怔怔的看著茉莉,似乎還沒從驚嚇中回過神來。

    茉莉絲毫沒有避開他的目光,同樣直視著他的眼睛:「因為,這個世上,只有你才可以娶我的妹妹。」

    「……」無比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聽的雲澈有些發懵,不知如何回應。

    「彩脂,這也是對你的回答。」目光轉向彩脂,茉莉的聲音柔和了下來:「不要多問了,開始吧,我會親自見證你們的結合。」

    「不……不要,」彩脂搖頭,臉兒上儘是懵然:「不要不要,我才不要!」

    彩脂轉身,便向外面跑去。

    「彩脂!你又要不聽我話嗎!」

    茉莉一聲厲斥,讓彩脂乖乖的停了下來,臉兒轉過,慌亂著道:「我……我聽姐姐的話,可是……可是……」

    看著彩脂惶然無措的樣子,茉莉呼吸一滯,聲音和眸光都柔和了下來:「彩脂,婚配對一個女子而言,是人生最重要的大事,而我卻一言為你決定……我知道,這對你是很大的傷害和不公,你可以盡情的怪我,怨我。」

    「不,我沒有怪姐姐。」彩脂用力的搖頭:「我只是……只是覺得太奇怪了。」

    茉莉的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輕輕說道:「你現在一定難以接受,但是,相信我,用不了太久,你會慢慢的被他所吸引,直至無法自拔。那時,你會完全接受這個結果,甚至……會永遠慶幸這一天。」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

    雲澈:「……」

    「可是,他是姐夫啊。」彩脂依舊茫然不解,現在的她也根本不可能理解:「明明應該是姐姐和他……明明……」

    「彩脂,」茉莉輕喘一聲:「這是我最自私,也最重要的心愿,你可以幫我實現嗎?」

    「我……」彩脂唇瓣微張,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也一定,是你母親,還有哥哥的心愿。」茉莉輕輕的道。

    「……」彩脂的目光越來越朦朧,像是蒙著一層化不開的霧氣。

    相比於雲澈這個經驗豐富到令人髮指的過來者,茉莉的決定對她造成的衝擊無疑要強烈的多。她雖然繼承了天狼星神的記憶,卻無法幫她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奇怪的事情。

    心愿,她為什麼會說是心愿?雲澈在心中念道。

    「雲澈,彩脂,跪下。」茉莉輕閉眼眸,掩去複雜到極點的眸光。

    但云澈和彩脂都是一動不動。

    似乎早知如此,在聲音落下之後,茉莉直接小手伸出,輕輕一攏。

    一股柔軟的力量忽然壓下,雲澈又怎麼可能抗拒得了茉莉的力量,當即跪到了地上,持續發懵中的彩脂也是同步跪了下來。

    「拜天地!」茉莉聲音加重。

    「姐姐,我……」

    彩脂還想說什麼,卻被茉莉厲聲打斷:「不許說話!」

    茉莉手勢微變,壓在兩人身上的力量頓時前移,帶著兩人上身齊齊叩下。

    雲澈抗拒不了茉莉的力量,而彩脂可以……但她不敢。在這世上,她最不願,最不敢做的事,就是讓姐姐生氣。

    「我身後的靈位,是彩脂的母親和姨母,我曾是雲澈的師父,自然也算作雲澈的長輩,如此,你們二人皆有長輩在側……拜吧!」

    茉莉說完,手勢再變,目睹著兩人二拜完成。

    輕緩一口氣,茉莉手指輕攏,無形的氣息轉過兩人身體,讓雲澈和彩脂相對而跪,四目對視。

    只是,他們的目光才剛剛碰觸,上身便已被壓下。

    「三拜!」

    這一下拜的很重,雲澈的頭和彩脂的螓首也很重的碰觸在了一起。

    茉莉力量收回,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緒卻忽然變得更加複雜:「三拜完成,雲澈,茉莉,從此刻開始,你們二人已為夫妻,命運相連,將來須相互扶持,榮辱與共!」

    雲澈:「……」

    彩脂:「……」

    從跪下到三拜之儀,皆是茉莉強制完成,而且進行的很快很快,兩人甚至都來不及回味發生了什麼。

    雲澈雖已是經歷過三次成婚儀式的男人,這一次卻也是不知所措。只知道這個儀式的完成意味著什麼……

    繼夏傾月、蒼月、小妖后之後,他又多了一個妻子……

    彩脂……

    和夏傾月是指腹為婚,和蒼月是兩情相悅,和小妖后是普天同慶,而和彩脂……

    他悄悄側目看了彩脂一眼,卻發現她依舊呆傻傻的跪在那裡,茫然無助的讓人心疼。

    似乎直到現在,她都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

    茉莉走過來,默默的看著兩人,一直看了許久,她的臉上很是平靜,但心中,卻無時無刻不在泛動著波瀾……

    雲澈,我離開之後,會有彩脂代我保護你,她將來一定可以成為最強大的星神,為你擋下所有的災厄……

    彩脂,你要記得,沒有了我,這個世上依然還有一個可以讓你盡情依賴的人,再不要讓自己陷入「唯恨」的深淵……

    心魂中的聲音逐漸淡去,她無法說出,但見證著兩人命運的結合,她的唇角終於露出了一抹很輕的笑:「彩脂,把你手上的指環給我。」

    彩脂抬頭,怔了一怔,才小心翼翼的把一直帶在左手上的指環取下,交到了茉莉的手中。

    這是一枚亮銀色的指環,上面隱約纏繞著很淡的藍光。將指環合在手中,茉莉輕語道:「這枚指環,是當年哥哥臨終前所留下,他說他在指環中留下了他最後的靈魂,可以保佑我一生一世。」

    「十二年前,我前往南神域之前,將這枚指環交給了彩脂,現在,我將它交給你。」

    「啊!?」彩脂一聲驚呼,這枚指環,一直都是她身上最珍視的東西。

    茉莉向前,拿起雲澈左手,親手把指環戴在了他的中指之上:「雲澈,希望你每次看到這枚指環時,都能想起彩脂是你的妻子,是你要呵護一生的人,你對別的女人的好,哪怕是討其歡心的小手段,在彩脂這裡也一點都不許少!」

    「……」雲澈看著茉莉,又看了一眼被強行套在手指上的指環,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枚指環算是彩脂的嫁妝,你也總該拿出什麼聘禮吧?」茉莉放下雲澈的手。

    雲澈吐了口氣,從天毒珠里抓出了一把外表普通的長劍,劍身隱有翠綠的流光。

    「這把劍,名為天毒劍,它曾隨我濟世救人,也曾隨我屠戮蒼生,亦見證了我的兩段人生。也是它,在絕雲崖救了苓兒的命。」

    茉莉拿過天毒劍,在劍身之上,她隱約感知到了天毒珠的氣息。

    將天毒劍放在了彩脂的手中,茉莉柔聲說道:「彩脂,收好這把劍。這是你的夫君給你的聘禮,也是他將一生守護你的證明。」

    「姐夫那麼弱,我才不需要他守護。」

    彩脂小聲念著,但手兒還是輕觸在劍身之上,眸光朦朦朧朧,不知在想著什麼。

    「他不是你的姐夫,而是你的夫君,不許再叫錯!」茉莉提醒道。

    「我才不要!」彩脂反駁,她看了雲澈一眼,卻又閃電般的把目光移開,然後抓起天毒劍,匆匆的跑開,似乎在茫然無措中,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雲澈和姐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