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寢殿中只剩下雲澈和茉莉兩人,沒有了彩脂,氣氛反而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呼,」雲澈長舒一口氣:「茉莉,你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嗎?」

    茉莉絕不是胡來的人,更不可能在彩脂的終身大事上胡來,所以雲澈雖然一頭霧水,卻並沒有太過強烈的抗拒。

    「哼!」茉莉小臉別過:「自作多情。你和彩脂交換了信物,拜了天地,現在已經是夫妻了。既已成事實,就不許再問了。以後……你會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害我和彩脂,只是……這種事也太奇怪了,這可是人生大事啊!換誰一時之間都難以接受吧。」

    「難以接受?」茉莉斜了雲澈一眼,再次哼道:「從你身上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哼!得了便宜還賣乖。」

    「咳咳,」雲澈老臉一紅,爭辯道:「我當然還好,如果這真是你的心愿,別說你的妹妹,讓我娶一頭老母豬都沒關係。但這個對彩脂……肯定會比較嚴重。」

    「是嗎?」茉莉冷笑:「那我現在就去抓一頭老母豬回來。」

    「等等等等!」雲澈腳下一軟,慌不跌的伸手抓住茉莉的手臂:「好好,我不問你這麼做的原因。但是,這件事該怎麼和你的父親……呃,星神帝交代?」

    「彩脂沒有父親,」茉莉聲音冷下:「不必和那老賊交代,他不配!」

    每次提及「老賊」,茉莉的氣息都會冷下,全身幾乎條件反射般的泛起刺骨的恨意……甚至殺意。

    她對星絕空的恨意,早已深入骨髓,或許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化解。

    「而且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會說什麼。」

    雲澈一愕,問道:「為什麼?」

    「這你就不要管了。」茉莉沒有正面回答,轉而說道:「記住我之前的話,你對你其他的女人有多好,就必須對彩脂多好,半點都不許偏頗,否則……我可不會饒過你!」

    「好。」雲澈笑著答應:「我對茉莉有多好,就會對彩脂有多好。」

    本以為這句話說出來必定遭茉莉傲嬌的冷眼,說不定還會被她一腳踹開,沒想到,茉莉竟是沒有反駁,而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無比認真的道:「好,記住你這句話。」

    「嗯?」雲澈愣了一愣,目光帶著狐疑上下看著茉莉:「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

    「哪裡奇怪!?」茉莉輕哼一聲,卻是把目光別過,有些不敢和雲澈對視,同時冷硬的把話題轉開:「不管你願不願意,你和彩脂已經拜了天地,交換了信物,還有她的母親、姨母以及我為見證,你們兩個已經是夫妻!你……對彩脂的印象如何?」

    雲澈想了想,道:「我和彩脂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不過我對她,大概有兩個特別的印象。」

    「哪兩個?」

    「一個是她把你看得比她自己重要,而且重要的多。」雲澈看著茉莉,格外認真的道。

    在黑琊界,她在識出他的身份后,對他的各種暗中幫助……對他一個出身、修為極低的人興奮的喊著「姐夫」……在星神界見到他時的雀躍……毫無保留的向他傳授本該只屬於她自己的天狼獄神典……對茉莉強加在她身上的婚事的委屈順從……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著雲澈,茉莉在彩脂心中佔有著極其重要的位置。

    「……」茉莉輕輕咬動了一下嘴唇:「還有呢?」

    「還有就是……」雲澈目光微閃:「她遠不是看上去的那麼天真無邪不諳世事,相反……她極其的聰明,而且很善於隱藏自己。」

    茉莉轉眸,臉上露出些微的驚訝:「為什麼會這麼認為?」

    「在黑琊界的時候,我一直以為她是個被某個大家族寵壞了的小公主,各種莫名其妙和不知天高地厚……但現在回想她當時說的話,做的事,幾乎每一句話,每一個舉動,都是有著很強針對性的試探。」

    「當她第一次喊我姐夫的時候,其實已經是完全確定了我的身份。」

    「而且在黑琊界,我可以說是被她耍的團團轉。」雲澈一臉的無奈狀:「能把我耍的團團轉的人,這輩子我還真沒遇到幾個。不過,她倒不是在刻意戲弄我,而是在試探我對你的感情。」

    「大概是她對試探的結果很滿意,最後才會幫我找到『九星佛神玉』,還附送我一顆空幻石。」

    相比於雲澈,武歸克簡直被彩脂戲弄算計到欲生欲死……

    但她在茉莉面前時,雲澈卻又看不到絲毫的心機城府,只是一個完全敞開一切,沒有任何防備與保留,不願有任何抗拒的稚嫩少女。

    甚至,似乎還有那麼些許的小心翼翼,不願讓自己的姐姐有丁點的生氣。

    「你說的沒錯,」茉莉微微閉目,聲音輕了許多:「彩脂的確很聰明,也很善於隱藏自己。但是,她並非天生如此,而是對於自己的一種保護。」

    「自我保護?」雲澈不解:「她生下來就是星神界的小公主,現在還是天狼星神,我覺得……她幾乎都算是世上最不需要自我保護的人了。」

    茉莉搖頭,目光幽暗:「星神界,遠不是你看到的那麼純凈……所有王界都是如此。」

    雲澈:「……」

    眸光轉向彩脂離去的方向,茉莉徐徐說道:「我們星神界信奉星辰之力,相信每一個在世的人,都有著一顆對應的星辰。」

    「彩脂還有一月出生時,那老賊讓長老院的那些老傢伙測算彩脂所對應的星辰,得出的結果卻是……」

    「會帶來無盡厄難的天煞孤星!」

    雲澈搖頭:「這種東西怎能相信,我從來不相信什麼命由天定。到了星神界這等層面,應該更不相信才對。」

    「不,他們相信。」茉莉繼續道:「而之後發生的事,卻也無不在印證著『天煞孤星』四個字。」

    雲澈:「……!?」

    「彩脂一出生,帶走了她母親所有元氣,讓姨母氣虛而逝。那老賊,還有星神城所有人也更加認定了她是『天煞孤星』,全都排斥於她,絕不與她靠近,將她丟棄在那個廢棄的寢殿任由她自生自滅,如不是哥哥把她抱回,母親將她收留,她早已隨姨母而去。」

    「怎麼會有這種事?」雲澈眉頭深深沉下:「星神帝就算再怎麼相信這種事,彩脂也畢竟是他的親生女兒,怎麼可能做出……任由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自生自滅這種事?」

    茉莉一聲諷刺的冷笑,繼續說道:「將彩脂帶回來不久之後,我母親便被月神界所俘獲,自盡而逝,後來,哥哥被千葉影兒所害,也離我們而去,再之後,我在南神域被暗算,所有人也都以為我已經死了……」

    「繼生母之後,這世上僅有的三個對她好的人,卻是一個接一個遭遇厄難,強如星神都無法避免。所有人都認為,這全都是因為彩脂,因為她是會給身邊人帶來災厄的天煞孤星……連她自己,也如此認為。」

    「……」雲澈的心中忽然一陣壓抑。

    自己的出生帶來生母的死亡,從生命的起始便被所有人排斥厭棄,所有對她好的人一個接一個遭遇厄難……以他的經歷,都無法想象那會是怎樣的一種心靈重壓與折磨。

    何況,她只是一個如此稚嫩的少女。

    「在我母親和哥哥相繼離去后,彩脂就陷入自責和自我怨恨的夢魘中,她相信這些災難都是因她而至。那段時間,如果不是我還在她的身邊,她或許早已心靈崩潰。」

    「那時的彩脂,才只有六歲。」

    「後來,我偶然得到南神域出現邪神傳承的消息,便只身前往南神域。那時的我雖已繼承了天殺神力,卻無比渴求更加強大的力量,為了替母親和哥哥報仇,也為了能帶著彩脂永遠離開星神界。」

    而這些,只是一部分的原因,另一個重要的原因,茉莉永遠不會對雲澈說出。

    「但,我雖拚命取到了『邪神不滅之血』,卻遭了暗算,中了弒神絕殤毒。暗算我的人為了不給我任何驅毒的時機,將我追殺了很遠很遠……我雖擺脫了追殺,但也毒蔓靈魂。那之後,所有人都以為我死了,連我自己,也不相信還能活下去。」

    她看了雲澈一眼,又把目光移開。她從未想過,那會是她命運的折點……因為她遇到了雲澈。

    同樣,那也是雲澈命運的折點,因為他遇到了茉莉。

    「我不敢去想,我的死訊傳到星神界后,彩脂那段時間是如何渡過的。在天玄大陸的那段時間,彩脂也是我在星神界唯一的牽挂,我跟隨獄蘿回到星神界,彩脂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自然是雲澈,因為若她不走,雲澈,乃至整個藍極星都將遭遇滅頂之災。

    「四年前,我回到星神界時,彩脂已繼承了天狼星神的神力。長老院的那些老傢伙也說她的星運已從『天煞孤星』轉為了『天狼星』,彩脂的地位也自然和以往全然不同,從人人厭棄,到舉世敬畏。」

    聽到這裡,雲澈心中的壓抑總算稍緩了一下。他從未想過,也不可能想到,那個思路清奇,古靈精怪,眼眸如精靈般純凈,又似乎永遠巧笑倩兮的女孩,竟曾經走過那樣的夢魘。

    「天狼星神的神力,在十二星神中是公認的最強,同時也是最難找到繼承者的星神神力。當年,我哥哥之所以能得到天狼神力的認可,是因他玄道天賦和悟性都極其之高。」

    「而彩脂……她的玄道天賦卻格外平庸,卻在十二歲那年,得到了天狼神力的主動認可,並且,達到了近乎完美的契合度。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雲澈低眉思索,忽然心裡猛一咯噔:「難道是……怨恨?」

    彩脂今天才告訴過他,天狼星神又被稱作怨恨之神,天狼獄神典也是因執念與怨恨而生,怨恨越重,天狼獄神典威力越是強大。

    「……」茉莉微微點頭,動作很輕,卻透著一股極其沉重的壓抑:「在得到我的死訊后,彩脂便徹底把自己封閉在怨恨中……對整個世界的怨恨,以及……對自己的怨恨。」

    雲澈的心魂之中,忽然閃過天狼第七劍的劍訣:

    地慟天傷,唯恨無心。

    唯恨……

    「這一劍和『天賦』、『悟性』沒有任何的關係,你就算再想上一萬年也不可能悟出來的!像你這麼笨的人,那個『契機』也永遠不可能出現在你的身上,明白了嗎!」

    「我不希望你會有那樣的契機,姐姐更不希望……總之!不要再浪費力氣去想了,你還不如多修習一下前五劍!」

    「……」雲澈閉上了眼睛。彩脂說這些話時眉飛色舞,神采飛揚,此時想來,這些話的背後,每一個字都帶著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沉重。

    茉莉看著雲澈,唇間的聲音徐徐滲入他的靈魂深處:「彩脂的心中,一直有著一個深淵,你現在是彩脂的夫君,你有責任……讓她永遠不要陷落這個深淵!」

    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做到……茉莉在心中念道。

    「……好。」雲澈輕輕的點頭。

    一個字,卻是一生的承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