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神殿內部世界。

    鳥語花香,流水潺潺。彩脂坐在一塊溪石之上,柔夷托著香腮,眸光迷離的看著遠方,兩隻白嫩嫩的小腳丫無意識的拍打著溪水,濺起片片水花。

    這時,她目光稍稍一動,看到雲澈不知從哪裡鑽出來,正不緊不慢的向她走來。

    彩脂的星眸「嗖」的轉過,唇瓣也不自覺的翹起了幾分:「你明天就要離開了,不陪姐姐,來這裡做什麼。」

    雲澈走過來,賤兮兮的道:「當然是來看我的新婚妻子啊。」

    這個太過曖昧的稱呼讓彩脂眸中明顯閃過一抹慌亂,連忙嗔斥道:「誰……誰是你的新婚妻子!」

    說完,她低下螓首,很小聲的嘟囔了一句:「小氣鬼!」

    「小氣鬼?」雲澈瞪大眼睛:「我哪裡小氣了?」

    「你還好意思說!」彩脂嫩白的臉兒轉過,伸手一指雲澈左手上的指環,氣憤道:「那枚指環是哥哥留下的東西,是我的護身符,也是我身上最重要的東西!」

    「我把最重要的東西給了你,你居然只給了我一把破劍,還說不是小氣鬼,哼!!」

    「……」雲澈瞬間無語,彩脂的腦迴路……實在讓他難以跟上。

    「那可不是破劍,而是我……」剛一開口,便看到彩脂的唇瓣已翹起到足以掛油瓶,雲澈只好停止辯解,擺手道:「好好好,那你想要什麼?如果我身上有的話,一定都送給你。」

    「這可是你說的哦!」彩脂星眸一亮,巧笑的唇間兩枚小虎牙閃動著皎白的玉光。

    「……」雲澈頓時有了一種著了道的預感,只能硬著頭皮道:「那你到底……想要什麼?」

    彩脂想都沒想,嬌聲道:「你送了姐姐好多漂亮的衣裙,我也要!而且要和姐姐的一樣漂亮!」

    「……就這個?」已準備好被狠宰一刀的雲澈再次懵逼。

    「對啊!」彩脂很是嚴肅的樣子:「下次來的時候,一定要帶過來!不然的話……我才不承認你是我夫君。」

    最後半句話說的很小聲,說話的時候,嫩顏上破天荒地閃過一絲嬌羞,螓首低垂下來,躲開雲澈的目光。

    那抹一閃而過的粉霞看得雲澈眼睛一直……我去?什麼情況?之前還委屈的不行,就差沒掉出眼淚來,最後還直接跑開,怎麼忽然就……

    難道這小丫頭從一開始就對我有意思?之前只是在傲嬌……雲澈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

    雲澈畢竟是個男人,再怎麼也不可能完全通曉少女的心思。茉莉強行讓他們結合,對雲澈而言,基本算是為了讓茉莉如願走個形式,頂多是有些彆扭——畢竟比這更盛大隆重的形式他都走了好幾次了。

    但對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而言,卻會讓她的整個心靈都天翻地覆,對於雲澈的感覺,也會跟著發生微妙的變化。

    「好,我一定送給你,不過不用下次。」

    雲澈左手在身前平平一抹,頓時,幾十件樣式各異的女子裙裳擺在了彩脂的眼前。

    「哇啊!」彩脂星眸睜大,唇間發出一聲長長的嬌呼。

    和茉莉在一起的那些年,他最大的愛好之一就是給茉莉買各種漂亮的衣裙。茉莉離開之後,他每次看到會讓茉莉喜歡的衣裙,都會觸動心弦,然後毫不猶豫的買下來。

    不知不覺,已經這麼多。

    畢竟,他蒼月老婆是一國之帝,還佔著半個黑月商會。雲家又是大戶人家……錢多的根本花不完的。

    「這……么……多!」彩脂的眸中如有萬千星辰在閃耀。雲澈為茉莉所看中的衣裙,任何一件都絕非凡品。或極盡華麗,或極盡雅緻,而由於茉莉一向鍾愛紅色,這些衣裙中,有一大半都是紅色。

    彩脂並沒有貪多,而是選擇了一件彩色的留仙裙。她將這件七彩留仙裙貼在身上,輕靈的轉了一個圈,裙擺曳動間,如有彩虹在輕盈飛舞。

    彩脂的年齡雖然和茉莉差了六歲,但兩人身形幾乎一模一樣,所以,這件七彩留仙裙在彩脂穿來也完全合適。

    「嘻嘻,謝謝姐夫。」將七彩留仙裙美美的收起,笑顏如清晨沾染了雨露的幼花,說不出的嬌艷可愛。

    到底還是個小丫頭……雲澈在心中念道。畢竟,彩脂今年也才十九歲,外表年齡撐死也才十三四歲。

    看著她因為一件衣裙就如此歡喜的樣子,雲澈心中默默舒了一口氣……或許,彩脂的狀況並沒有茉莉所擔心的那麼糟。

    看著彩脂的嫣然笑顏,雲澈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彎起,脫口問道:「真是奇怪,你剛才明明那麼的不情願,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怎麼會忽然變化這麼大?」

    聽了雲澈的話,彩脂笑容消失,嘴唇扁起:「不情願又能怎麼樣,總不能讓姐姐生氣。」

    她幽怨道:「人家才是這麼小的孩子,居然就要嫁人……都怪你!」

    「你都十九歲了,哪裡還是小孩子?」

    「十九歲就不能是小孩子了嗎!」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兒,彩脂氣呼呼的道:「我就是!!」

    「好好好,你是小孩子。」雲澈算是看出來,彩脂貌似對自己的年齡很敏感,兩年前見到她時,她就聲稱自己才十三歲,堅決否認已經十七歲……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

    難道是身材?

    「我之所以開始接受這件事,是有些想明白姐姐這麼做的原因了。」彩脂忽然話音一轉,發出了一聲不該屬於少女的嘆息,然後看著雲澈道:「姐姐她是不是對你說了什麼奇怪的話?比如,我的心裡有一個深淵這一類的。」

    「呃……」雲澈一愣。

    「就知道。」看到雲澈的反應,彩脂瑤鼻輕輕一哼,然後幽幽道:「雖然我已經表現的足夠好,但姐姐還是一直在悄悄的擔心我。不過,我才沒有姐姐想的那麼脆弱,只要姐姐一切都好,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姐姐的確很關心你,就像是你關心你姐姐一樣。」雲澈道。

    「哼,那當然!」彩脂螓首一歪:「因為姐姐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那是昨天。」雲澈微笑了起來:「從今天開始,我已經是你的夫君,也就是你另外一個親人了。常理來說的話,是要比姐姐還要親的。」

    「……」彩脂的呼吸明顯出現了些許的停滯。

    「雖然過程有一些奇怪,但事實已經鑄成,你現在已經是我老婆(之一)了,我會努力像茉莉一樣對你好,也會努力變得強大,強大到可以有資格讓你依賴。」

    雲澈說的很真誠,雙目之中,也閃動著堅定的光芒。

    彩脂的星眸在隱約的顫動,然後面泛嬌紅,很是生氣的斥道:「什麼老婆,把人家叫的那麼老!可惡!!」

    罵完之後,她很輕的跟了一句:「最多……是小老婆。」

    「呃?你說什麼?」雲澈沒有聽清。

    彩脂背過身去,小手一指:「要被你煩死啦,快去陪我姐姐,不許再來煩我!」

    這小丫頭,剛才還笑嘻嘻的,說翻臉就翻臉……雲澈無奈道:「好吧好吧,不過,你要記牢我剛才說的話,我既然已經認定了你,就算你是天狼星神,也別想逃掉。」

    或許是因茉莉的心愿,或許是因對茉莉的承諾,或許是因對彩脂過往的疼惜,也或者其他的什麼原因,這番話,雲澈每一個字都發自肺腑。

    彩脂:「……」

    雲澈離開,彩脂依然獃獃的站在那裡,心兒一片混亂。

    雲澈之前那一些話,她本該嗤之以鼻,本該嘲諷那是騙小孩子的花言巧語……但,她的心弦竟在那時被狠狠的撩撥,出口的話語,就像是在向一個敞開心扉的人撒嬌。

    「呼……」

    她輕輕舒了一口氣,然後努力板起臉兒,對著溪水自語道:「真是個好危險的人,難怪姐姐會喜歡他。他一定用相同的話騙過很多女孩了……我才不會那麼容易上當。」

    「還說讓我依賴他……那麼傻的大話也敢說……」

    「連姐姐都說他是超級大色魔,我才不會讓他得逞!」

    她一句句的訴說著,但心魂深處,卻一直盪動著一個揮之不去的意念。

    他說的那些話……是真的嗎……

    珍玉般的小腳輕輕的觸在清涼的溪水上,她抬眸看著遠方,當內心終於不再混亂時,呈現著,卻全都是和雲澈相處時的畫面……

    他多管閑事用天狼獄神典救她……

    他在她連番言語攻勢下落荒而逃……

    他第二次救她,她卻反害他落入險境,被他大罵一頓后,第三次依然冒著性命之危去將她救起……

    他將她緊緊抱在懷中,為她而流的血液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臉頰上……卻從未想過要將她放開……

    …………

    不知不覺間,彩脂的星眸已是一片迷離,連她自己都沒發現,她的唇角不知何時悄悄的彎起,如一彎絕美的新月。
最近更新小說